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心得與分享 > 好文共賞
 
尋找自我的路 【文/普賢行者】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4-18
猶記中小學時,沒事常伸出手指動一動,然後就一直想著:「到底是誰在指揮手指啊?是「我」嗎?那『我』又是什麼?」。當被責罵或激怒,面子掛不住而生氣時,也會想著:到底是誰在生氣啊?是我這張臉皮承受別人的激怒,還是內在的什麼東西在起作用?這種對自我的疑問與探求解答,尋尋覓覓一直持續了很久,但都不得其解。 在屏東念書時,參加學校的佛學社,聽了許多的佛學講座,也曾騎腳踏車去當時尚在草創階段的佛光山,聆聽 星雲大師說法。後來不知怎麼的陰錯陽差,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原本在外租房子,竟然租著租著住進了一所道場裡。從此,讀書與辦道併行,並開始吃素,到當完兵及開始上班時亦然,當時此舉讓爸媽操心不已。此時,只粗淺的喜歡閱讀儒、釋、道的一些經典與哲理,也深信,只要「有信仰」,就能超越自我、解脫生死。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猶記中小學時,沒事常伸出手指動一動,然後就一直想著:「到底是誰在指揮手指啊?是「我」嗎?那『我』又是什麼?」。當被責罵或激怒,面子掛不住而生氣時,也會想著:到底是誰在生氣啊?是我這張臉皮承受別人的激怒,還是內在的什麼東西在起作用?這種對自我的疑問與探求解答,尋尋覓覓一直持續了很久,但都不得其解。

  在屏東念書時,參加學校的佛學社,聽了許多的佛學講座,也曾騎腳踏車去當時尚在草創階段的佛光山,聆聽 星雲大師說法。後來不知怎麼的陰錯陽差,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原本在外租房子,竟然租著租著住進了一所道場裡。從此,讀書與辦道併行,並開始吃素,到當完兵及開始上班時亦然,當時此舉讓爸媽操心不已。此時,只粗淺的喜歡閱讀儒、釋、道的一些經典與哲理,也深信,只要「有信仰」,就能超越自我、解脫生死。

  到了圓山動物園,當時稱之為姚大師的 姚重志先生,博覽於天主教及佛教之經典,本來信天主的他,後來改信佛教,那時北投農禪寺開始草創,學禪之風風行,在他的帶領下,去農禪寺皈依 聖嚴師父,開始學禪坐。當時,常冥想著另一個不知名的世界,並大量閱讀有關佛學的書,包括許多跟神通有關的書籍。此時認為,我就是宇宙,整個宇宙就是我的內心世界。

  在木柵擔任副園長時期,園裡成立了佛學社,有一群同好常邀請人到園裡演說佛法。有次邀請 海雲法師來講法,按例都會提一些問題請益。當時劈頭就問法師:「請問什麼是禪?」,沒想到師父看了我一眼,冷冷地回答道:「你問的是樹上的蟬?還是纏住你的纏?」這當頭棒喝,讓我愣在那裡,接不上話。後來師父又加上一句:「許多人看了很多佛書,學了很久的佛學,都成了學佛的老油條,只知名相,卻不知其所以然」。當時,心中嘀咕怎麼會有如此的師父,之後,同仁拿了本 海雲師父的著作「十大願王」給我看,並說,看完這本書,就知道師父在說什麼了。看完書後,從此對 海雲師父信服,開始全心的閱讀師父的書籍。

  海雲師父講解經文的書有幾十本,我應都閱讀過,也越看越歡喜,但,純粹喜歡閱讀罷了,卻沒深入探討他的行法及思索其中之理論架構。看了十幾年後才知道,師父是專研佛教的「華嚴經」,並且以現代的語言詮釋古典的經典,也才知道「華嚴經」是講整個佛法的修行過程與境界,也是講尋求自我的覺悟過程,及不同層次的生命品質。

  退休前後去參見 海雲師父,並請教佛教經典上「兜率天」、「彌勒內院」、「彌勒菩薩」、「地藏菩薩」等的意涵,師父回答:「這些天,不是天上的天,而是修行的一種境界,而菩薩則是自己內心的一種性德,要清楚它,只有打坐入定才會知道」,並希望我從研讀「賢首五教儀」開始,並開始禪坐。漸漸從佛法的知識轉為實際修行的過程。

  閱讀「賢首五教儀」經論,才知它將佛法分成小、始、終、頓及圓等五教,以各種佛教經典來說明佛法的不同層次,可說是修學佛法的途徑,從基礎的「揀邪正、辨聖凡、分欣厭、析因果」的起步開始,到最後圓滿的修行方法及境界,終於解開了多年來的一些困惑。

  海雲師父說,最重要及最基礎的是,從清清楚楚地數自己的呼吸中,練就定力,並瞭解自己生命的存在,並將念頭與自己生命合而為一,再配合「觀身、觀受、觀心、觀法等,去體會苦空、無我、無常、不淨」的禪觀,這是基礎,基礎紮好,再配合廣讀經典,及大悲心去關心身邊的人事物,自然就會逐步走上更高及永無止境的生命品質中。

  小時一直想的,「誰」讓我的手指動?是「我」嗎?「我」又是誰?幾十年來追尋的問題,在基礎的禪觀中,有了初步的答案,期望未來幾年,能更努力體會「我」的本質,並逐步進入不同的生命品質境界。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