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華嚴前行 > 華藏工程
 
華藏工程--父子之間 【文/蔡玉瑰】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5-25
在這個新的模式產生之前,每天起床就像上戰場,兩個人常常一言不和怒目相視,我可能只是說一句:吃快一點!他就會故意拖的更慢,我心裡怕遲到已經急了,對兒子說話就直接用命令的,他就故意唱反調。我打從心裡就覺得他是故意找碴,常常被他氣哭了,覺得滿腹委曲,我都這麼用心這麼努力的做,可是得到的都不是我要的結果。在這個磨合期裡,只有對立沒有溝通,只有目標達成沒有關懷孩子內心的須要是什麼,這就是我做很多但效果很差的原因,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問題在哪裡。原來在他小小的心裡要的只是一份絕對的安全感和信任。他一直在試探這個。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從自己身體裡蹦出一個獨立的生命來,其實是蠻令我震撼的。當他乖乖待在肚子裡時,真的充滿蘊育生命的喜悅。我會跟肚子對話,輕揉肚皮感受他在肚子裡的拳打腳踢。一直到他會爬的時候我都覺得兒子是隱藏了翅膀的天使,好可愛!嬰幼兒時他的眼眸裡閃著一種天真的光采,當時親吻摟抱就是最好,最完美的溝通,看著他熟睡的臉龐,很詫異人間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人,彼此也都很享受這樣的相處方式,那時兒子跟我一星期才見面兩天,到我接他回來上幼稚園之後,一切都變了。

  為了能應付工作的需要,我們兩個人要同時一起出門上班上學。我每天早上都扮演不同的角色,可能是直昇機、火車、飛碟、太空船甚至化身成斑馬或長頸鹿把兒子載到一樓吃早餐,當時那天大的耐心不知哪來的,反正只要每天能順利準時出門,要我化身成什麼都可以。當時所謂的溝通,就是我盡可能的去觀察他的須要,然後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去符合他的須求;我在現有的條件裡,做我認為最好的選擇,產生適合我們兩個人的模式來。

  在這個新的模式產生之前,每天起床就像上戰場,兩個人常常一言不和怒目相視,我可能只是說一句:吃快一點!他就會故意拖的更慢,我心裡怕遲到已經急了,對兒子說話就直接用命令的,他就故意唱反調。我打從心裡就覺得他是故意找碴,常常被他氣哭了,覺得滿腹委曲,我都這麼用心這麼努力的做,可是得到的都不是我要的結果。在這個磨合期裡,只有對立沒有溝通,只有目標達成沒有關懷孩子內心的須要是什麼,這就是我做很多但效果很差的原因,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問題在哪裡。原來在他小小的心裡要的只是一份絕對的安全感和信任。他一直在試探這個。

  在磨合期裡,我一直在跟自己對話。我常常想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對?我要因這不可改變的血緣關係做點什麼,我要改變現狀。於是我請教別人怎麼和小孩相處,評估別人的方法我合不合用。我也想到換工作,配合兒子的坐息,甚至想到再把他送回保姆那裡。但那些方法我終究都沒有用,我姐只告訴我:必須去了解孩子的心,對孩子心量要放大,而且她相信我會自己找到辦法。當時我覺得她什麼都沒說,甚至是在刁難我,因為她就是我兒子的保姆。求人不如求己,當時我也讀經一年多了吧,剛好在讀金剛經,可是我覺得一點都沒用,因為每天早上都一樣苦,哪有無常,都繃得緊緊的上戰場,這世間隔很逼迫一點也不空。倒是後來讀和上的解心經,「觀」這個字對我當時的狀況有點啟示。所以我開始訓練自己,要細密的觀察兒子的情緒,只要有什麼導火線要被引燃成對立的局面,我就先把場面搞輕鬆,甚至轉移到他喜歡的事上,過一會兒再回來談主題.漸漸的他也覺得我不像以前那麼剛強了,可以有討論的空間了,他會告訴我他要搭哪種交通工具才要下樓吃早餐。偶爾我會說身體不舒服,直昇機載不動小獅子,他也會很體貼的自己下樓吃早餐。一直到現在我都不曾再憂心過他起床上學吃早餐的事。

  我對他的觀察在這幾年都沒有停止,我和他之間養成了一種默契:兩個人都要把自己本份的事做好(他處理自己的事,我料理家事)。當然有時候也要互相體諒。我對他有任何的期望,我們會討論彼此的接受度到哪裡,然後決定怎麼做,以後大家就遵守這樣的公約.當然有時候也會微調,公約不是一成不變的。

  這幾年下來,我發現親子之間溝通的最大阻礙是家長無法放大心量來看待孩子,做父母的不信任自己的小孩有能力用自己的方法到達目標。做父母也許有很多很好的資源、價值觀、建議要給孩子,可是彼此之間沒有默契,你再好的東西也灌不到他心裡。像我就常覺得我媽只要我打開一點心窗,她就要把整卡車的油灌到我的心裡來,她都沒花心思去觀察我要的是豬油還是橄欖油,反正她有什麼油就灌什麼,她認為她的油是全天下最優質的,用她的就沒錯。我是左耳輸入,右耳輸出,不染!基本上沒有溝通只有強迫接受。媽媽年紀大了,我就接受她這樣吧,因為改變自己的想法只是移個小石塊,改變她是移一座山耶!

  平常,我喜歡和兒子聊天,我從他會說話開始就跟他聊天,讓他學會傾訴心事,這樣我也能知道他內心的狀況,學校有什麼事,他都會回來講給我聽。其實聊天也是是為了讓他再一次去察覺自己內心真正的感受,他才會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透過和別人聊天他可以看到自己是什麼。

  對我而言,親子溝通就是讓他體悟到自己要儲備獨立生存的能力,並且經營他自己想過的生活。為人父母常常想要改變或引導子女往哪個方向走,這樣的心態和立場本身已經偏差了,就不會有真正的溝通產生。溝通只是把問題弄清楚而已,至於如何解決問題,那不在溝通的範圍裡。如果錯把解決問題當作是溝通,那不過是一場有目的的角力戰,會把彼此的距離越扯越遠。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