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白話解經 > 解「經」
 
耳根圓通章(十三):訓練「聞性」而不是聽覺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7-01-11
楞嚴經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心法揭櫫(下)
和上開示集:什麼是「參話頭」?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六): 能所顯現,修行第一關
你說「師父我這樣叫不叫聞性」,師父跟你說「是」,你還是沒有啊,對不對?你是不是聞性,你自己要有,你不要問嘛。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你最少有百分之一。因為那個東西不是沒有,你本來具足,但是你不會用,你不是沒有聞性,你本來就有,本來具足,但是你被污染了,聽覺適應慣了,所以你不會用聞性,所以跟你講你最少有百分之一。你來問我說「這個叫不叫聞性?」我說「都是聞性」——聞而不信!
回目錄
陳泉名闔家
黃智宏闔家
黃麗萍
盧超群
賴俊徽
白志清闔家
張瓊文
陳宏彰、陳瑞枝
  今天佛教界之所以到末法,要到無法的階段,就在那邊亂剪貼,用大腦亂剪貼。

  大概在十年前,有個初學,大概也學不久,我想三五年一定有啦,也是屬於很精進的,他就告訴我:「《楞嚴經》要趕快修。」我說:「為什麼?」「因為第一部被滅的就是《楞嚴經》。」我說:「被誰滅?」「到時候,你知道那個印刷都印不出來。」我說:「你去死啦。」印刷會印不出來?那不知道從哪一個大德那邊亂聽來的。所以我說這不叫大德,那叫大竹(台語竹與德同音),不是大德,孟宗竹的大竹。怎麼會是這種講法呢?但是這一個我們認為都無所謂,它只是一個枝末,冰山一角。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你要特別注意,你不要光是文字中剪來剪去,用文字剪來剪去法就滅了,你放心,所以我們一再跟你講,你要去找到那個實體,真實的是什麼?

你要去找到那個真實的是什麼

  現在,我們在跟各位講的是整個結構當中的那一個結構而已,皮肉都還沒講,大的格局還沒跟你講。假如要講法界三觀,那你就知道,三法印怎麼樣子轉到空性一法印來,那空性一法印又怎麼轉入人性,人性又怎麼轉入到人情味,那一脈的變化那你可不知道了。從真空絶相觀到理事無礙觀,理事無礙觀又到事事無礙觀,那是什麼?那個變化在哪裡?都不知道啊,就是語言文字在那邊轉來轉去,怎麼會轉到佛法裡面去?你完全轉不到位。

  所以我們希望每一個人在修行的時候——修行,你不是做知識。有些人他當學者我們也會鼓勵他進到禪堂、進到佛堂,參加一點活動。就是有些人他辦學問,什麼都不去,自己在那邊亂搞瞎搞,一定出問題。你要進來一下,那你才知道「為什麼修行人都在創造第一手資料?」「為什麼這些修行人都是偉大的思想家、偉大的哲學家?」你到三民書局去看看,世界一百位哲學家,你看在中國所選的每一個都是出家人,為什麼?你就要知道說這些出家人的那個親身體驗的那個體驗是多麼的重要!那你今天要修行了,要講體驗的東西,絕對不是你口頭語言接來接去就可以,這個先弄清楚。

  我們昨天講到「入流亡所」,這個地方我們要跟各位講的(內容)沒那麼容易講。就是你前面要先揀別清楚,你那個心境不先調好、心態不健全,你根本沒辦法碰。心態有兩個:一個是很高興的,來到這裡像看偶像一樣,「劉德華講的都對」,你不要把我當劉德華;「林志玲講的都對」,還好,我不是女生。偶像崇拜的時候,他講什麼都對,他打個噴嚏也很好!那你什麼也沒聽到,你聽不到真的,因為你變成偶像的話,就跟影歌星一樣,沒用了,你聽不到東西了。你要很真誠地去接受那個真理,不是你看我對眼那我講的都對,那就完了,不能這個樣子。那個人我很討厭,但人家講的是對,我還是接納,討厭歸討厭。可是真理呀,你要有這種情況,你不能夠說不看真理只看人,那你就依人不依法,那不對。另外一種狀況,是那情境心境很惡劣,你什麼也聽不進去,聽進去也沒用,那就皮皮的過去了,那不起作用的。

  那兩個心境一定要除掉。我們跟各位講說,你在人生中情緒很高、情緒很低的時候,不要做任何決定,只有錯誤。你一做了決定以後,要後悔就來不及了,你已經決定了。所以我們說為什麼離婚,你離了就昏,為什麼什麼昏倒,你在情緒最低的時候蓋章,那你一蓋下去就完了,等後悔「哎呀,不該」,不該,已經離了,不該?所以假戲真做的很多,問題就出在這個地方。你在情緒不好的時候,你沒有辦法接納,真理給你也沒有用。

  而且你就最容易對號入座:人家在講真理跟你也沒關係,你也聽聽到萬箭穿心哪,通通射到你這邊來了,都在說你了,因為你的心境就這樣啊。我們在講修行、講心性的東西就有缺點要改,有優點要學。你看,情緒好的時候人家講有優點要學,你看都在說我,我都是優點,情緒不好的時候有缺點要改,你看都在說我!沒人說你,只是人家講這樣子而已,跟你有什麼關係?所以你要進禪堂,還沒進禪堂之前自己先調好,調好以後再進禪堂。

修行人假如一直還有情緒,那不叫修行人

  那個時候,你自己在打坐的時候,那個心境、那個塵境要怎麼出現,你才有辦法掌握。所以我們常常入座的時候會有這種情況:這枝香完了,完了歸完了,還是要坐,因為你已經知道你的情緒不穩。不穩那個時候就是調心、調氣、調心的時候,要調進來。看我功夫夠不夠,我幾分鐘調進來?本來三分鐘可以的現在三十分了還調不好,也調到那個地方而已再也進不去。情緒很不好的時候會有,那個應該不多。修行人常有這種狀況啊!那你根本就沒修,情緒會有變化你就一直在變異念那邊,你連善惡念都進不來,那怎麼到生滅念呢?哪有可能修行呢,所以當你那個情緒一直在起伏的時候,你別想,你只要好好做人不造業、不墮落、不入三惡道,那就叫做阿彌陀佛。所以情緒一定要調好,修行人假如一直還有情緒,那不叫修行人。這個先弄好。

  弄好以後你才能知道什麼叫入流,因為你做了,這個時候你一直調到這個地方。一個身心健康的人要入流,大概三個月,所以你說「我才接觸」,你不用擔心;一個層次比較低的,差不多一年;身心健康再差的人,三年;一定會過會到這裡來。那麼你假如一直在那裡被波動,環境一直波動你,譬如說事業一直纏繞著你,放不下;子女有特別狀況,你也放不下;這種情況你一直沒辦法入流,你一直在變異念跟善惡念那邊,你不可能到生滅念這邊來。有些人三不五時,半年一年發作一次,這個大概都是人格有問題,這是他福報大,所以他有權利發作,因為他有福報就可以發作,那個不算,那個再怎麼修都進不來。不是佛門不歡迎你,是你自己無法進佛門。你不要以為說我們談到這裡都在說你,沒有那回事,是你自己的問題。

  那麼入流這個部分,現在我們要講到最微細的這個部分了。那聲塵你要抓不到的話,你就只有在善惡念那裡。聲塵,你要抓到的是水聲,那就變水塵了,那不是水聲,要留意到這裡。那你說狗叫,那是狗塵,那也不是聲塵,留意!這個你要怎麼去分別,我們叫「綜合法塵」,你要有辦法把它除掉。這個是假如從修行技術面來講,這是真正的資糧道,前行的功夫。這「綜合法塵」你不除掉,你沒有辦法到六塵的元素裡面來,六塵的元素你抓不到你怎麼去參?所以這一個要領我們很期望你真的能夠好好去訓練這些,好好去訓練。

  再怎麼講,回過頭來還是到你人格性的問題來,你這個調整好,要掌握到這裡,你才分辨的出來,要不然坐下去你都是「綜合法塵」,既不是法塵,也不是五塵,是「綜合法塵」。有的是從意識形態來的「法塵的綜合法塵」,那你就更扯不清楚了,你坐在那邊「就是這樣、就是那樣」,都你想的,你沒有聽到對方的聲音,都是你自己的聲音發出來的。這個時候你就很容易產生有個聲音在告訴我,然後那個聲音說:「我是文殊師利菩薩、我是觀世音菩薩」,大概這兩個最多了。從來沒有普賢菩薩告訴人家什麼,因為你也不認識他,你的潛意識跟意識流裡沒有;你也不敢說地藏菩薩告訴你,因為你嚇就死了;要不然就是大智的文殊師利菩薩告訴你的,要不然就是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告訴你的,所以你看一貫道出來都是濟公跟他說的,因為那是你意識流裡頭的法塵起作用的綜合法塵。我們跟各位講說你最好少碰這些,你也碰不到啊,要碰到你也不認識,反正他就起作用就對了,所以這些我們都跟你講叫做「鬼通」,那「法塵的綜合法塵」是你意識流裡頭的東西去跟鬼道相結合的。鬼,不是有一隻鬼跑到你這裡來,那不可能的,那是你的腦筋那個綜合法塵在起作用的時候,有那個下流的因素在起作用,不是上流的因素起作用,你才有那個東西,所以我們告訴你不要去扯那些東西。法塵你不要動,動了都是那些。所以我常跟各位講不要通!你通的都是這一通,為什麼叫「神通六號」,因為第六塵起作用。

  前面五塵它起綜合法塵的時候,那你很容易變成起各種通,你用色塵起綜合法塵,色塵變成綜合法塵去起作用,那你就會有眼通,那個眼通不是真正的五通。那五通仙人你看看,都是從色塵變成綜合法塵以後,你一再去鍛鍊的。所以在這個地方假如拿捏不好,你在「生滅念」跟「善惡念」之間去修的話,那就是「五通仙人」,這是指你修得好的,「外道成就」五通仙人。那個不是不行,所以你要修什麼神通我是可以教你,只要你交個幾千萬把我們廟裡蓋好我就可以教你這一招,你出去你就破產了,你財產全部繳光了。我跟你講這個是絕對可以修的,而且那個技術面我們也很清楚,但是副作用很多,這是保證你得副作用我不負責的。我們之所以告訴大家不要這樣修,原因就在這裡。

  你必須把綜合法塵給除掉,剩下來的那才是這個五塵,我們不講六塵。法塵我是跟你講最好是不要修,你有那個根器再來講,要不然不用,因為你那個綜合法塵跟法塵你根本分不清楚,但是五塵跟綜合法塵你就分的清楚了。這個時候,你用這五塵的元素的哪一個修這五根都可以。好修啊,你在分辨這個部分「綜合法塵跟五塵之間的區別」,只要你稍微進入狀況你就可以發現到,在打坐上、靜心上……
所以你那個心要平靜下來,你就不能夠心的頻率不穩定——我們的術語叫「心的頻率不穩定」,事實上就你的情緒波動太大。為什麼說修行的時候,到那個時候不能吃太油的、不能喝汽水,有沒有?我們在前行都跟各位講了,要打坐你不要滷肉飯吃完再來,坐下去你就坐在豬油裡面,你全身會油滾滾的。不能喝汽水,那刺激性的,不能吃太辣,這些都是一個基本條件,因為會造成你的情緒不穩定,不是不能吃,你知道嗎?下了坐以後可能肚子很餓,你說「那下了坐不要緊」,那也不行,下了坐大概要經過半個鐘頭到一個鐘頭以後,讓你的生理機能的運作恢復正常以後,你說:「我是四川人一定要吃辣,我是重慶人一定要又麻又辣。」那可以。那個時候一個鐘頭以後都不要緊,可是在下了坐一個鐘頭之內,不能夠太刺激,也不能吃太補太熱的,或者太冷太寒的。太補太熱的就像龍眼乾、人參,那不能太補;太涼的就是苦瓜、苦茶那一些太寒的那也不行。這些都是前行工作,講到這裡就不講那裡了,可是不講那裡你又忘了又跑進去了,所以這個都是你自己平常要留意,為什麼我們講你要身心健康你才來,不是到這裡,想修行就要身心健康。

聽覺是識性,是耳識;修行要用聞性,聞性是耳根

  到這個時候,你能夠捕捉到塵境那才能進入。可是傳統的叫做「反聞聞自性」,這入流就講「聞」,「聞所聞滅」等等都講這些,這些你懂不懂我不知道。那麼有人教你這些那你就要跟他弄清楚:聞,什麼叫「聞性」,不是聽覺,是那個「聞性」是什麼?你不用聽覺你用聞性,你有辦法你去用,我要跟你講我的語言這裡還講不清楚、要講很簡單,不要用聽覺。聽覺是識性,是耳識,現在要用聞性,聞性是耳根,聽覺跟聞性有什麼區別,你要弄清楚啊。

  你的善知識怎麼教你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這兩個這樣講,我不滿意,我已經從根本上跟你分清楚了,一路走到這裡,你不要又說:「你這樣講是要用聞性還是用聽覺?」這個地方我沒有辦法這樣跟你區別,因為它有另外一套的思維模式跟語言模式,你自己要去弄清楚。但是我們所期望的是你不要在文字上打轉,那聞性到底是什麼你會用嗎?那個聽覺到底是什麼你知道嗎?你能不用嗎?這個才重點。

  你說「我只要用聞性來聽經就好,我不用聽覺來聽經」,有沒有可能?這不可能,所以用聞性絕對是講「聲塵」,用聽覺大致上你都是用綜合法塵,就「聲塵所起的綜合法塵」,今天你來聽經那你說你用聞性還用聽覺?你不可能用聞性嘛!很簡單的講,用一個譬喻,不太像,但也可以用的,你自己要去心領神會的:我說你會唱國歌吧,會唱吧,「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大概你要是這個國歌是類似那個文詞你會的,那就是用聽覺;那我不聽文詞、我只聽那個曲子,曲子就只有聲音而已,那個聲音就是聞性。這個譬喻不真,但很像,我聽一首歌曲下來我就聽到DO、RE、Me那些,沒有聽到三民主義,你能不能?人家在唱國歌了,你就奇怪都是DO、RE、Me,不是三民主義,有沒有,能嗎?這個是譬喻這樣子。就水聲來是水聲來,但是我只聽到聲塵沒有聽到水聲,是指這個意思。人家在唱歌唱什麼歌不管,我只聽到DO、RE、Me,我沒有聽到它的歌詞,你有這種本事嗎?現在你就以聲塵跟耳根之間來講是指這種情況。這譬喻不是很好,但是可以類比,你可以進行這個工作。真修行你就要把這種情境弄清楚你才知道。

  不然這一次開始之前本來想說把這資料發給你們,後來想一想不要,給你們以後,你們通通掉到綜合法塵裡面去了,而且要,你自己回去要買也比較快。這種東西不是不講,後面我會講,交光大師這裡有一些東西,下一次來我會告訴你交光大師的成就在哪裡。他當時講這些話就可以,因為當時語言文字的理論工具只有那些,他當然用這樣來講,但是能這樣講的成就已經非常的高了,他今天再來的話(說不定前輩子就是交光也不一定),他一定照我這樣講。因為一個行者,他在不同的時代出現,他一定有不同的講法,不能夠完全照古代的,因為那個時代跟這個時代不一樣。

  我跟你舉個例子:在東北那才民國初年而已,也不是初年,民國那個時候應該二十幾年,倓虛大師在那邊蓋極樂寺,蓋完了請人講經,那講經的和尚就喜歡吃豆腐,那一天菜市場賣豆腐的休市,這一個買菜的就沒買到豆腐,吃飯的時候,他沒看到豆腐發脾氣,不講了。你知道這個人,那豆腐迷是嘛,沒豆腐就不能活下去了?那個心境是怎麼樣?你要回到他的心境裡頭去看,這個人怎麼會這樣?一餐不吃有什麼關係呢?明天再來,天天吃,一天不吃會死啊?你知不知道那時候的生活環境?你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麼發脾氣?你根本不知道。因為用豆腐是招待上賓,沒有豆腐你把他當下賓。「我堂堂首座,方丈請我來講經,你們這些小鬼這樣對我」,他就是這樣來的。那你知道為什麼當時豆腐那麼珍貴?——整個社會會認為那是招待上賓的東西,今天在台灣你會相信嗎?因為你沒有那種情境,那時候的人為什麼這樣講你根本不懂,然後你就把那些東西現在剪貼來琅琅上口好像你開悟了。叫交光大師來聽你講的話,他說你是鸚鵡,還是八哥啊。你只是照著講那些詞句,沒有用。所以我們一再告訴你,修行你一定要走到那個地方去,一定要走到那邊去,千萬不要再有別的狀況出來。

  你語言文字不要弄太多,我跟你講那麼久,到現在經文講幾句?還帶有批判性質。看別人註解好像都看不慣,不是。我為什麼跟你們挑這兩部《正脈疏》跟《寶鏡疏》,人家是成就者,你要從他的著作當中看他在哪裡成就,不是盲目的說他成就我就說他成就,你要知道為什麼成就。當然我們因地的人你看不到,那無所謂。我想跟你談這些,你應該就可以深信、可以依這個去學,但是依這個去學,裡面有很多轉折的地方會造成你的盲點,所以我們才需要這樣跟你補充。要不然大家照本宣科你也「正脈疏」、我也「正脈疏」,來試試看,看誰會成就?不是這個樣子,所以這個部分你先弄清楚。

  那麼講到「塵」,你能夠抓住,你才有可能「入流」,那麼在一般的註解裡講這個入流就講到「能」,一講能,那就是「聞的能力」,那就講到「聞性」跟「聽覺」的問題了,很簡單講就是這樣子。那麼現在問題是,聞性跟聽覺不是語言上的區別,是你自己的「感受」,你分別得出來嗎?我跟你舉的那個例子,你自己下去以後那你聽聽看,叫你聽國歌你大概幾十年沒聽了,也找不到國歌的唱片了,要叫你聽外面的靡靡之音,你說那犯戒,那就沒得聽了。那沒的聽,有一個你一定會聽到的,每天早課都會唱《爐香讚》,維那一起腔的時候,你能不能不聽《爐香讚》的歌詞而聽到《爐香贊》的Do、Re、Me,你說爐香讚沒有Do、Re、Me,《爐香讚》只有木魚跟大磬,只有板有眼而已,沒有Do、Re、Me。你去聽聲塵,你不要去聽綜合法塵,你聽到歌曲都是綜合法塵,你根本聽不到聲塵。你說,用聽當然聽不到聲塵,要用聞才能聞到聲塵,那你就用聞性吧,不要用聽覺。這個要真正區別得出來你才有可能修,這個你要區別不出來,就是你生命裡的那種感覺差異分不出來,那就沒辦法。

  你用另外一個譬喻來講,聞性聞聲塵,聽覺聽綜合法塵,那就好像這裡有一杯聞性的聲塵,有一杯是聽覺的綜合法塵,給你品嚐你分別得出來嗎?這樣你就聽不懂了,那我要是跟你講這裡有一杯咖啡、有一杯茶,你分的出來嗎?你一定說分的出來,對不對?你有這個能力不是沒有這個能力,現在問題是聲塵跟綜合法塵,你就沒用了、沒轍了,修行就在訓練這個。咖啡跟茶你分別得出來,可見得你會分別嘛,可是你要知道這個分別你是「了別識性的分別」,「聲塵跟綜合法塵的分別」,它不是了別識性,你要知道,這不是了別識性,所以修行就在這裡,它也是分別,但是,不是「第六意識的了別」,知道嗎?那個東西你自己要去摸索,我跟你講這個就是你的疑情。要想不可思議成就,就在這個地方,那個到底是什麼?現在講我又好像懂了,所以我跟你講世間事的舉例讓你去會意法身的東西都是不正確的,但它必須要用這樣譬喻讓你去知道那裡面的那個東西是什麼。你把那個東西抓住,把心安住在這裡,這就是「置心一處」,這個一破的話,你大概就知道了,你實際的禪坐兩下子你就過去了。因為你抓不到聲塵,你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你怎麼入流?你聞性根本沒有辦法起作用,聞性不能起作用,你這個修法根本就空過了。

  那要聞性起作用,聲塵你要明確,所以這兩個一定是通的。你說「我只要有聞性就好」,聞性你抓不到聲塵嘛,對不對?你的見性抓不到色塵嘛,色塵你看得到嗎?你看到光線、你看到桌子、你看到是黃色,這叫色塵嗎?這個已經都是綜合法塵了,但你不知道了!那裡有一個人來了,好,一個人來了,這是什麼?我看到了,我就捕捉到色塵了,這個都綜合法塵,哪叫色塵,有沒有?「師父啊,今天天氣比較冷,今天台北要出來的時候特別冷,你要多穿一點」,圍的一團好像米其林,是啊,冷啊,冷是觸塵還是綜合法塵?觸塵的話你根本就講不出來了,你只會在那邊抖了,那個時候就觸塵了;你說「那很冷」,那個已經不是觸塵了,那是綜合法塵了,對不對?那老菩薩說:「師父要多穿一點,不然不行哪。」你聽到了,聲塵嗎?綜合法塵啊!聲塵是什麼?聲塵是什麼你知道嗎?你內心的溫暖。老菩薩說:「多穿一點,這樣太少,不行,再拿一條再加上去。」那內心的溫暖就產生了,那個你就聽到聲塵了,對不對?你感受到他那一個聲塵的東西出來了,你接觸到的是那一個,那一堆話都是綜合法塵吶!你要去感受,那個部分進到那裡面不好說了,講不清楚了,你真的接受是什麼?那把「塵」給弄清楚。

「文殊」是能夠感覺生命存在的能力的這個智慧,「普賢」是生命存在的原型

  我們要跟各位談的是,這個地方講入流要講的是那個「能力」。我們在整個修行的結構裡跟各位談一個問題就是「華嚴三聖」。你看這個都扯不清楚的,華嚴三聖是講文殊跟普賢,文殊是能夠感覺生命存在的能力的這個智慧,對不對?那普賢呢,是生命存在的原型,把這個感覺生命存在的能力跟對於普賢這個生命存在的原形去感受,這個叫做有智慧。當智慧越高呢,感受的對象就是「所」,那普賢他就怎麼樣,會越提升。當你這個智慧提升到百分之百的時候,你對普賢存在的感受能力也是百分之百,所以我們說用百分之百的文殊智慧來感受百分之百的普賢存在,這個時候,當下這兩者合一,那叫做毗盧遮那佛,對嗎?那現在呢,「入流亡所」大概入流(是)百分之六十的文殊智慧去感受百分之六十的普賢存在。

  只要「能」「所」兩個的話,「能」就是文殊,「所」就是普賢,所以文殊、普賢這華嚴三聖在每一個修行者的身上來講他是無所不在,只要你一修行,文殊、普賢就出現,可是你都不知道,這裡都沒有講到文殊、普賢,但是「入流亡所」就很清楚的告訴你文殊、普賢的存在。這「能」「所」你印證有多少,現在關鍵在這裡。但現在各位聞性的能力——那種智慧的能力,你有嗎?那個「所」——普賢生命存在的原形,你覺知嗎?你先體會這個部分,先去感受這個部分,從這個地方開始修,所以這個修法不離華嚴的行法,你先把它弄清楚啊,「能」弄清楚,再弄「所」。

你這「所」的存在能肯定,修行的「能」再怎麼失敗都不要緊,下輩子再回來成就,普賢法門的不可思議就在此!

  在我們來講,「所」是一定要弄得很清楚的,所以我們都把「所」弄清楚了,那你就叫普賢行者。「能」可能不夠,所以來這裡修行的人,我們都告訴你,你不要覺得你不會,你不要覺得你能力不夠,你不要覺得你太老了,你不要覺得你沒讀書,你對「所」的存在要肯定,關鍵就在這裡!你這「所」的存在能肯定,那你修行的「能」再怎麼失敗都不要緊,下輩子再來,那你絕對很清楚!清楚什麼?要修行!而且一定回到我們道場來,你放心,你這個「所」不能確定的人,你就沒地方去了,你就跟浮萍一樣到處飛,飛到哪裡去就不知道,你只好寄生在人家的地方。但是當你「所」確定的時候,你下輩子就放心你自己就會走回來,普賢法門不可思議就在這裡。他「所」一定了以後你就知道了,所以敢跟你肯定說這輩子修沒成就不要緊,下輩子一定成就,而且會非常亮麗。

  你說:「我才不要,我要到極樂世界去」,那你去吧,下輩子我到小溪裡面找你就可以了,你是跟著社會意識流走嘛。「我這淨土的、唸佛的要往生……」你見鬼啊,怎麼往生啊?「人家經文講,念佛穩當啊!」,那是人家對外道講「念佛穩當」,是佛教比其他宗教穩當,你文字都看不懂!

  同樣修行,法法平等啊,對不對?我告訴你吃麵、吃飯、吃餃子、吃饅頭都平等,都要付錢,對嗎?有那個最簡單的不要錢,誰給你白吃的午餐?「法法平等」你弄清楚嘛,哪一法不要用功的,有哪一種不要用功的法,釋迦牟尼佛頭殻壞去呀,不可能的,那是因為你都沒有深入實修的法門。尤其現在社會上在流行那是民間信仰的念佛,民間信仰嘛,對不對,他念佛穩當,比隔壁的神教、道教…那外道邪教那當然穩當。你把那個當做你的終身職業,你也阿彌陀佛一點。修行是拼老命的,哪有隨便坐在那裡「翹腳捻鬍鬚」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看到螞蟻又把它捻死,所以蘇東坡問他太太:「你去哪裡?」她說:「我去放生。」「放生,你在幹什麼?」「這螞蟻討厭,就把它踩死了。」民間信仰就這樣。蘇東坡的老婆是民間信仰的祖先,她前面有沒有不管,至少蘇東坡把她記載下來了。

  我們要瞭解到,你修行先把這個弄清楚,所以「能」你一定要去培養,那聞性,你這個地方來講叫「聞性」,聞性沒有你怎麼修,聲塵沒有你怎麼修?當你聞性、聲塵具足的時候一拍即合,我跟你講修行只要打坐兩支香一定開悟,第一支香生疏,陌生,很生疏,第一支香生疏試一試,第二支香兩個就一拍即合。所以你這輩子修不成不要緊,跟法結上好因緣,下輩子一坐……本來就這樣啊。你怎麼開悟的?哪有?本來就這樣。什麼叫本來就這樣,隔壁的老參參了五十年輸你了,他就在那邊念佛穩當要往生了。我告訴你生生世世都來這裡穩當。

  那個基本理念、基本的理論、那一種民間信仰的基本理論就是矛盾嘛,就是不對,可是你不知道,因為那講的人根本講不清楚,他只要你來念佛就好了,他只是這樣子「你念佛就好」,為了滿足你來念佛他什麼條件通通押給你,誰負責啊!世間善法我們不忍苛責,可是你是個修行人,你不要把那一套搬進來,你知道嗎?那絕對都是雜訊,要掃除掉,你要修行就不管在哪個善知識那邊都不要緊,雜訊都不要帶進去,你就按那個方法來。

  這樣的一個方法你弄得清楚嗎?就跟你講這兩個要怎麼修?聞性找出來,你自己那能力培養起來,「所」——聲塵,因為這裡傳統都講耳根圓通,那你的聞性要找出來不要用聽覺,那我跟你講你全部用聽覺了,不可能了,因為你體會根本沒辦法分別嘛,雖然我這樣舉例給你了,你還是沒辦法分別。你一定要在禪坐中慢慢的去體會,我到底用聽覺還是用聞性?你一定是用聽覺,因為你用聽覺就是綜合法塵,所以狗一叫「阿美又叫了」,你要知道說用聽覺跟用聞性,你一定要把心靜下來、靜下來,這個靜不能有情緒,要一直靜下來,因為等一下不然情緒會一直干擾你,你要一直靜下來、一直靜下來。所以各位你要到能具有「聞性」,不要百分之百啊,聞性能夠淺嚐到百分之十,你的個性就變了,絕對變。因為你情緒不穩定你一定訓練不出來,當你把情緒訓練穩定下來的時候,我告訴你,你全家一定看得到、一定看得到你變了,你知道嗎?在這裡講是不會講到外面的妙用,但是你實際在修的那種狀況外面的人已經看到。

  當你的聞性一直增加到百分之五十的時候,你的整個氣質就變了,人家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有修行,一定就出來了。你那個寧靜到那種程度,當你這聞性到百分之五十,又開始運用到生活中來的時候,你放心,你全身全變了,你只要靜下來,人家一看就知道,這都不用裝,不用「假仙」,本來就「仙」了。你要瞭解到真的用功,聞性,能的部分,這只是「能」。

  那你從「所」的部分,因為聞性增加以後,你那個「綜合法塵」跟「聲塵」,你自然會分別出來了。百分之十的時候還分別不出來,那個用百分之十去感受聲塵那就有一點要靈光乍現的情況,要碰運氣了。但是,你有沒有辦法把那「聲塵」給確定?你在確定大概也是百分之十的能力而已,多不了多少。但是你要是專修「塵境」的話,那聲塵可以擴大很快,當聲塵擴大的時候,同樣你也產生變化。

  所以當你的「聞性」跟你的「聲塵」相結合,而你感受到是這樣子,開始去訓練的話是訓練你的聞性要在你的聲塵上面,這個就修行開始了。只要你有百分之十的聞性、百分之十的聲塵的塵境。因為少,越少的話距離越遠,你要把它們謀合在一起越難,那偶爾碰一次,你再算第二次,再碰進去。當你訓練到第二次碰進去的時候,你原來百分之一就會到百分之十。

  你假如從百分之十才要開始訓練,這個叫「善根」,善根越高你要訓練就越快,百分之十就比百分之一的概率大,所以你在訓練的時候會很快。所以第一次可能不注意,第二次你會抓到,通常我們在修行都抓第二次,進去以後不給它離開。因為第一次的經驗我知道,第二次呢,第一次到第二次的距離那麼久我不願讓它放棄,就會一直在那邊訓練……第三次、第四次……訓練到你有一個概念知道那個要領是什麼,大概你已經很疲倦了,這時候你會放下,算了不玩了,這個叫「破參」,因為這是你作意到達的目標。

  第一次進去是不小心擠進去的,對不對,我是很用功沒有錯,什麼叫「聞性」,什麼叫「聲塵」,在打坐的時候一直試一直試,這個不知道失敗幾千萬次了、幾百萬次了,我想幾萬次以上一定有的,其實你感覺幾萬次已經是幾千萬次了。這裡面我們在試的時候微細的很多。好了,第一次過去了,「哇!那個對嗎,那是什麼?」過一段時間你才發現,對啊!就是那個!那你要再進去了,這時候你就要很作意要再進去,但是你塞不進去,百分之一要來第二次的那很難,要好多年,要好多年,還要再失敗幾千萬次。那百分之十就比較快了,你要百分之四十善根的人那來修就很快了;百分之六十的人,頭一轉就兩頭都進去了,因為他善根高嘛,那含金的成分高,所以他要進去的比率就快,所以我跟各位講說你不用擔心,你這輩子都沒修好,下輩子來含金量很高。你這個部分有過實驗,所以當你再試驗第二次,二三四那個時候一直在訓練只算一次。

  好,過了以後我再來一次,這個破參以後再來就很快了,因為你有過訓練。但是第三次他還有一個距離,不是很熟嘛?怎麼到這裡又弄不來,但是你的範圍很小了、很近了,不會很遠了,所以第三次再幾次謀合又進去了。第四次你就知道了,它模式你大概要架起來了,所以第四次一次沒進去第二次就進去了,第四次大概都是這個樣子。到五六次你就知道這就是我的模式,我不一定這樣坐進去,我可能這樣進去,你看阿羅漢有的一打哈欠就進去了。為什麼,因為他隨時在運用。到這個時候他就會很熟,這個熟……又不死,年紀那麼輕,對不對,又要活到一百八,這個時候他就會訓練叫做「陀羅尼門」跟「三昧門」,就是「三摩地」。他那個訓練不一定人家講,他自己去訓練就會去運用,所以我們看到很多這些「獨覺」型的修行人。修成功的叫「獨覺」,沒修成功的叫做「步罡踏鬥」,都是自己摸索的。

  那我們感覺到很幸福、很有福報,是因為我們有經文的指導,雖然這個經文看得也是「步罡踏鬥」,但是我們總有依據。像這種經文,當初也是看不懂,《楞嚴經》我看了六年,一再的思惟這講什麼?六年其實都看第一卷,第一卷你看懂嗎?天才啊,真的,我看六年才通,才知道原來阿難比我還笨,他在佛陀身邊聽了二十年還搞不清楚,連《楞嚴經》他都一問再問,你看了六年你通了,一通就通了,所以後面我只是一天的時間看過去而已,因為它的關鍵就在最前面,在跟你講心理的理論狀況,就心理的基本結構。我們講的是跟他講的又不一樣,因為阿難那麼笨所以佛陀才跟他講那麼多,我們跟你講就很簡單了,幾節課就講過去了,因為各位善根比較強,阿難只有百分之一,百分之一的意思就是說他剛好只有是他的表弟,然後看到自己表哥又有所謂那麼有成就,又長的那麼莊嚴,所以他也出家,他這個是純偶像崇拜。我想各位我們都不是偶像崇拜來的,所以你的善根發相是比他猛利。所以這一點你要去訓練好,無論如何這個沒有辦法賣人情。

  你說「師父我這樣叫不叫聞性」,師父跟你說「是」,你還是沒有啊,對不對?你是不是聞性,你自己要有,你不要問嘛。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你最少有百分之一。因為那個東西不是沒有,你本來具足,但是你不會用,你不是沒有聞性,你本來就有,本來具足,但是你被污染了,聽覺適應慣了,所以你不會用聞性,所以跟你講你最少有百分之一。你來問我說「這個叫不叫聞性?」我說「都是聞性」——聞而不信!

  一定要自己好好去訓練,這沒有辦法送人情。師父跟你貼標籤說你開悟了,開悟要幹嘛,對不對?掛個牌子掛在這裡「海雲法師說我開悟了」,你也沒用啊,台北很多「你見心,他明性,我是見心明性」,這個有用嗎?不是這樣子,你要留意到這一點,這個都是我們自己要留意的。那你也要培養,就是這兩個:「聞性」你本來是本自具足,沒錯,但是現在被蓋住了,你要怎麼樣把它掀開;第二個就是「塵境」,那從聞性來講就是「聲塵」,集中在這裡,「能」、「所」怎麼鍛鍊起來?傳統有傳統的講法,我想我們這一套系統各位照樣可以訓練得很完整。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