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白話解經 > 解「空」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1):諸佛妙理,非關文字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12-18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2):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
師自黃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 時,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 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 尼曰:「字尚不識,曷能會義?」 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 有晉武侯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師自黃梅得法,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
時,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 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
尼曰:「字尚不識,曷能會義?」 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
有晉武侯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


  此段是講一個因緣。能大師從黃梅得法之後,回到韶州曹侯村這個地方,無人知曉。「儒士」即俗稱的讀書人,當時有個讀書人劉志略,現代則稱劉志略居士,很禮遇能大師。

  我們要懂得因緣,你看,惠能大師這時尚未出名,而劉志略對這種真有成就的人,能用至誠心來供養,這是第一福田。例如,你現在雖以至誠心供養星雲大師,但福田不大,因為他名滿天下,你是慕名而供養的。又如惟覺法師,他是御史大夫的師父,你慕名而去供養,所以沒什麼。大家都喜歡找出名的人物,但最主要的功德已被人摘走了,剩下的只是分享而已。能大師這時已經得法,他是真的大阿羅漢,但無人知曉,而劉志略率先供養他,這個殊勝吧!這是明眼人,他有慧眼,福德因緣具足,所以這個功德福報很大。

  我常提醒各位,多培養一些新進法師,有人初發心要弘法、修行,你就必須加以護持,將來才會產生大德。不要等他修成了,名滿四方才要護持,那時候還需要你護持嗎?像現在的星雲大師,你不護持他都沒問題,他的名聲已如雪球般愈滾愈大。問題 ,剛開雪球很難滾得出來,這時你懂得護持,將來他的成就不可思議,整個福報也都在你身上,他每度一人,那個福報都會降臨到你身上。譬如,現在我們讀誦這部經典,你所修的功德福報,劉愚略這位老先生就通通抽成了。所以真要當護法、擁護修行人,就從這地方開始。不要先問人家修得好不好,只要他發心,你就供養、護持。「禮遇甚厚」,表示他對六祖非常恭敬供養。

  「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劉志略有位姑姑是出家的修行人。因為這句「有姑為尼」,後人便稱女眾出家人為「尼姑」,所以最好不要稱人家「尼姑」,否則這一叫,她就變成你姑姑啦!這比丘尼的法號為「無盡藏」。她也是一位大成就者,常誦《大涅槃經》。有成就的人畢竟不同凡響,惠能一聽便知妙義,於是為無盡藏比丘尼解說道理、意義。

  「尼乃執卷問字。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尼曰:字尚不識,曷能會義?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比丘尼拿起經卷問惠能,惠能道:「字啊!我看不懂,如果要問法義,那可以,你就問問看吧!」比丘尼道:「字都不懂了,意義怎會知道?」惠能回答:「佛不一定與文字有關,文字是將佛法妙理記載下來,所以你念出來,我就知道。」這一點,與我們講的「思惟力」有關係,我們藉此再說明一遍。

  世尊當時說的話,經記載下來,都屬可說的部分。可說的部分,是佛陀語言表達的一種技巧,藉此將法義傳遞給我們,我們是否也能從中進入佛陀的境界、進入他的心境裡面?心境難以透過語言文字表達,但你能否透過語言文字進入那個「非語言文字所能表達的境界」,這是讀佛經者絕對要注意的地方。假如沒有這個心理準備,沒有這層認識,就會被文字「轉」過去了,即使窮盡一生,也都在文字相上打轉,難以成就。學佛,尤其學經教者,若想解開這個謎團,絕不要被文字綁住了。文字僅為階梯,引導我們一步步向上,若不能透過文字而進入佛境界,文字於你即成一個大障礙,變成「文字障」了。如此便是一種不幸。

「文義」與「妙義」不同

  這地方惠告訴比丘尼:「文字我不懂,不過意義我知道,可以告訴你。」但一般人會覺得奇怪:「你字都不認識,法義怎麼會知道呢?」先知道文字,才知道法義,那叫「文義」;而惠能這裡指的法義,是文字背後所表達的義理部分,那叫「妙義」,現在話稱「法義」,亦即經文本身所表露的佛法義理。透過經文文句去體會那個部分,這有點類似中國成語所說的「弘外之音」,即文字以外的意義,套句華嚴的術語,即為「托事顯法生解門」,這個法門就是藉著文字所講的事相,讓你了解所要表達的法義。此處已經講到這個重點,其思惟方式與傳統不同,所以不要再用世間傳統的思惟來推理,否則會產生很大的障礙。

  講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我們順便提個公案。世尊在靈山會上講經,那時來聽經的人很多,不曉得是否上,但少說也有一千二百五十位常隨眾在場。那時,世尊什麼都不說,就拿著一朵花停在那裡,一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幾個鐘頭過去了,光拿著花都不說話,一群人便開始毛躁起來,坐立不安地竊竊私語:「到底要講什麼?怎麼不開口?」就在此時,摩訶迦葉破顏微笑了。世尊道:「迦葉過來!花給你。」正當大家一頭霧水時,世尊說:「我法講完了,能講的法通通教給你們了,不能講的法我交給了迦葉。」那個經驗,是不能講的法。

  類似的公案在中國也曾發生過。有一次梁武帝請傅大士講《金剛經》,傅大士一上台,拿起一把經尺便往案上一拍,啪!接著手畫個圓圈便下台了。他說,《金剛經》已經講完了。梁武帝不解道:「等等!你講了什麼?我沒聽到啊!」梁武帝不懂。其實,他講的是經驗,經驗是透過感受的,難以言傳。這就是告訴我們那種義理、義趣,但你感受不到。

  還有個例子,是我讀書時得知的,一直覺得頗有意思。某上海人問一位猶太人:「你們怎麼那麼厲害!小小一個國家,周圍又有那麼多敵人,還能如此強悍,不被打倒?」

  「其實也沒什麼啦!都跟你們中國人學的。」猶太人答。
  「跟我們學的?我們以往總是被打亂七八糟啊!雖然擊倒了法國,可是英法聯軍、八國聯軍一來,都毫無招架之力,又是割地、又是賠款的……」
  「中國人有個供桌,我們也學你們在那裡教孩子獨立。」猶太人說。

  這個上海人很納悶,是怎麼教呢?他說,因為孩子對父母有很大的依賴心,所以就讓孩子坐在供桌上,然後拍拍手喊:「爸爸抱!」孩子就會趴過來給他抱。等孩子再坐回去,他又說:「爸爸抱!」重複幾次後,孩子突然要再趴過來時,他往後退一步,孩子便摔倒了。於是把孩子抱回去坐好,繼續:「來!爸爸抱!」因為剛剛摔過一次了,這孩子開始猶豫,他開始感受能否上前給爸爸抱?他發現,爸爸往前時可以趕快靠過去,爸爸往後退時就不要上前了。這是一種經驗,孩子摔個一兩次就學到了很好的技巧。如果是對孩子用說的,小孩腦筋恐怕會秀逗,他會分辨不出來,但經驗則是直接感受的。

  修行就是一種感受的方法,難以用語言傳遞。有沒有這種感覺?多同修在廚房炒菜,同樣的材料、器具、工具,炒出來的菜卻都不一樣。為什麼?關鍵就在於經驗。此即佛法所言:「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文字是材料,必須悟得那個方法,而非那個材料,你能透過文字而達成目標,才是關鍵所在。學佛若掌握不住此一關鍵,那就進不去了。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惠能講完這番話以後,無盡藏比丘尼深感驚訝,立刻轉告鄰里中有修的大德說:「這人是有道之士,絕非普通人,大家應該供養。」可見她蠻有善根的,慧眼識英雄,不然一定與惠能起衝突。一般懂文字的人常有一種我慢,增上慢,認為惠能大師不識字,根本不可能懂得佛法嘛!其實,識字者所懂的是文字佛法,稱為「文字般若」,惠能大師懂的是「實相般若」,是實相的部分。

  「有晉武侯玄孫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這時,便有晉武侯玄孫曹叔良等名人與村落居民,競相來瞻仰、禮敬。

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於故基,重建梵宇,延師居之。俄成寶坊,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遁于前山,被其縱火焚草木,師隱身挨入石中得免。石今有師趺坐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于二邑焉。

  這時的寶林寺,因燬於隨末之兵燹,便在舊有的基礎上加以重建,請這些出家人來寶林寺住,短短的時間內就將佛寺蓋好了。惠能大師住了九個多月,又被壞人找到,於是逃到前面的山裡,那群人便縱火焚燒草木。學佛人不管在家出家,放火燒山都是犯戒的,可見 那些人真是惡黨,根本沒學佛。於是,惠能大師隱身躲到石頭裡。一句「挨到石中」便帶過去 ,你要怎麼解釋都可以。惠能大師是躲到兩塊石頭的縫隙裡,還是現神通躲進石頭呢?用隱身術躲到石頭裡,這講起來是現神通啊!這塊石頭因為有惠能大師結跏趺坐的膝蓋印痕,甚至衣服的紋路都在,所以稱為「避難石」。

  惠能在禪宗歷史裡一花開五葉啊!如此能大師的子孫滿天下,曹洞宗、臨濟宗皆為其弟子。有道是:「臨濟子孫遍天下」,不僅曹洞宗遍進去了,法眼宗、溈山宗、仰山宗也都算進去了,五宗七派盡為其弟子啊!

  然而禪宗不重事相,所以並未特別標榜。西藏密宗則相反,所以蓮花生大士、阿底峽尊者……非常受藏人推崇,就因藏密在信仰儀式上很重視這一類,自然覺得他們在這方面的成就很大。假如冷靜地比較,能大師的成就絕不亞於他們,但中國禪宗並不重視這種事相的渲染,因此在這方面就不顯得那麼有名。即使如此,每個中國佛教徒都認識惠能大師,即使不確定「惠能」兩個字怎麼寫,也會寫「六祖」。這就是他的成就,毋庸刻意渲染;惠能大師畢竟有其實質的成就存在。

  「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於二邑焉。」惠能在避難之時,想起五祖告訴他「懷會止藏」的叮嚀,「遂行隱於二邑焉」。囑咐惠能到哪個地方,就要注意,可以停止了。這叫後記,亦即懸記、授記的意思,告訴他今生到哪裡可以在那邊停止,法化可以如何弘揚傳衍。之後,惠能也經常告訴弟子,該朝哪個地方,到哪裡停止,法脈會如何延展,這一系統經常有這樣的告知。

  到此,是惠能大師前半部的機緣;接著,是他與弟子的關係。這地方很精采,一位弟子就是一個公案。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