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白話解經 > 解「密」
 
神聖的遊戲場【五】:海印行法與海印三昧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7-06-20
資糧拿不出來,不可能證阿羅漢!
海印三昧行法(九):象限轉移的三階五次第
海印三昧行法(六):覺悟的方法才叫佛法
釋迦牟尼佛因為有深厚的基礎在,到最後一調過來,馬上就入了。各位想想看,自己是否也有這麼深的基礎?我們在社會上經歷那麼多,總是好事做一點,壞事做一點,不過好事定然多於壞事,不然也不會坐在這裡了,對不對?在這種情況下,假如心念能予以定位、轉過來,那就很快了。剛才談到的那些雜質、社會資糧,馬上變成雜花莊嚴。釋迦牟尼佛當時是這樣,我們每個人也都一樣。雜質一旦能夠轉過來,立刻雜花莊嚴,否則永遠是雜質,帶著你生死輪迴,永無止息。
回目錄
網路護持【和上講經出書─編輯/排版/印刷】護法功德
謝宗宏、林素日
蔡宜蓁
戴承正
孔承軒
盧春火閤家
張超
  本章介紹海印行法。海印行法如何將佛陀於菩提樹下成道的境界兌現出來?

  釋迦牟尼佛當時其實並非一開始就這樣修,先前他修苦行,雖然最後失敗了,但還是有很多人喜歡苦行,甚且有一種著迷、迷信的現象。佛陀經過六年的外道修行,二十五歲很年輕就證得「非想非非想處定」,這在當時的印度來說,已是修行人至高的成就,就連他的師父也非常讚歎,但他透過「六行觀」的修法發現,這樣還是不對。

一條新道路——七菩提分、八正道

  我們一般都聽說佛陀認為不對以後,便離開師父自己去精進苦行,其實他是從實際的行法中去印證,因為「六行觀」行法是透過比較法一再地超越,那是他已經達三界九地最高的境界——非想非非想處天。用比較的話,上面已經沒得比了,所以無法出三界,但他認為上面還能再超越,但無人能教他,於是他自己找這個法。所以從二十五、六歲開始再修苦行,每天一粒麻、一粒麥,撐了六年。結果,恐怕不只胃穿孔、營養不良,甚且百病叢生。他後來昏倒,被牧羊女灌了羊奶而甦醒獲救。各位最好不要效法這種苦行,因為台灣沒有牧羊女。羊奶也不是仙丹,這是記載過程中的一種簡化,我想實際上應該是經過好一段時間,至少是半年的調養罷,才可能恢復。

  這時,他發現如果沒有這個色身,根本無法修行,所以苦行不對。逐漸地,他走出一條路來,這條路就是七菩提分、八正道。大約半年後,他才到尼連禪河去沐浴,象徵洗心革面,用正確的方法重新修行。用七菩提分、八正道修行多久,史無記載。一般以為他被牧羊女救醒後,就到尼連禪河去洗澡,然後菩提樹下一坐,七天七夜就開悟了。演戲可以這樣馬馬虎虎,但修行要有臨場感,實際上應該不是這麼快。

  總之,洗心革面以後的他,用全然的新方法,那個方法其實也一定是經過一段時間實習得來的。我相信應該最少有半年,因為是自己慢慢摸索出來的。當時七菩提分、八正道在他的心中是否已有這麼完善的架構,實在難說,不過雛型肯定已經具足了。

  七菩提分的修法前面已然提過,怎麼定位、擇法,乃至產生輕安、喜悅、精進、禪定,最後捨去一切。那個「捨」,就是捨掉三界輪迴,是很重要的一個步驟。佛陀這樣實習以後,認為沒錯,一定能超越「非想非非想處定」,因此決然於菩提樹下最後一坐。誓願此法若不能成就,就不起坐。

  簡單歸納,釋迦牟尼佛修行的層次經過七個階段。第一階段,他很富貴,雖只是一個小國的太子,基本上卻衣食無缺。第二,他武功好,很健康。第三,他學問好。第四,他感情圓滿;當時全印度的奧林匹克運動大會,他獲得第一名,把另一個國家的公主迎娶回家。
他有這些前提條件,基本人格很完整。有些人談三次戀愛都失敗,之後便開始痛恨異性,這種已是人格扭曲了,或因為老是找不到對象結婚,一氣之下遁入空門,這哪叫看破紅塵?其實是社會的逃兵敗將,這種人連阿彌陀佛都會討厭。所以說,人格性、人生觀、人性很重要,必須健全,人際關係要圓滿。那種開口就想打架,打輸了就想害人或抹黑者,無法修行。這種人一旦投入修行,會很精進,因為他在別地方競爭都輸,唯有寄託於修行,學的盡是飛天鑽地、金光閃閃的那一種。人格性不健全的情況下精進修行,男成魔,女成精。

  釋迦牟尼佛由於具足了上述的四項條件,他做了一個決定,就是出家。出家後,先師從外道的師父修,這是第五階段。之後,覺得不究竟,於是自己苦修、反省,此屬第六階段。尼連禪河出浴之後屬第七階段。這個已接近成就的階段,我想,一年的時間是難免的。以這樣一段時間所體證出來的一個行法到底是什麽,從未有人記載,因為世尊也不曾特別提過。然而這部分的行法,事實上完全體現在《華嚴經》裡,因為佛陀在菩提樹下成就的境界,就是《華嚴經》的境界。我們從《華嚴經》裡將它整理出來,稱之為「海印行法」。因為佛陀在菩提樹下所證得的那個境界,就叫「海印三昧」,簡單地說就是:古今中外、十方三世所有一切境界,一時炳然齊現。

  〈如來出現品〉上這樣記載,佛陀坐在菩提樹下經六天六夜之後,在第七天黎明之際,滿天繁星,其中有一顆星星那麼一閃,被這位修行者微弱的眼光,啪!捕捉住了!這時,他開悟了。他眼望星斗,口中說道:「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迷惑顛倒不能證得。」關鍵在這裡!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這已經告訴我們,整個法界中一切境界全部顯現,只因迷惑顛倒不能證得,所以行法也全部出現。

成佛之後……

  《華嚴經》有兩個重點,一是佛境界,是如來智慧德相的那個境界;第二個重點是成佛之道。大地眾生的迷惑顛倒是什麽?修行當中,這必須各位自己去參!去觀照眾生心念的存在!眾生心念到底是什麽?你不跟眾生相處,怎麼觀?

  大家都是行者,都很認真地想修學,可是行者要有護法,各位總是希望天龍來護我們的法,但那只是畫像,真正的護法必須自己去找,從現實社會中找人來護你的法。各位有沒有護法?從未留意過啊!你去買水果,是否曾想過,對方可以是你的護法?他已經把水果帶來了,你算幾張鈔票給他,就可以拿水果去供佛,只要再說動他:「每個月繳兩百塊供養道場。」那他就是你的護法了。買菜時也可以講啊!你跟人家開口以後,才會發現,他心念的作用是怎麼樣?

  當然,你不必刻意站在十字路口掛個麥克風去拉人,但想想看,嫁女兒、討媳婦時,既然能發帖子給對方,當然就可能邀他來當你的護法。你不開口,絕對難以從眾生的反應、想法中瞭解他的心。佛陀非常瞭解眾生心,所以才具足各種法門。我們不瞭解眾生心,頂多只有一個法門——執著法門。不能體會眾生者,會到處都用自己的方法。留意看看,很多同修都這樣,你告訴他做一件事情,他說好,知道了,結果一弄出來完全走樣,他其實是用自己的想法去做。這種人很難接納眾生。平常你說什麼,他都說好,拜佛很好!一旦叫他來拜佛,他推說沒空。做什麽都好,就是不要動到他身上,否則就不好了。為什麽?去瞭解看看,這時候你會遇到很多挫折,此時再反觀回來審視自己的內心。

  有些人一碰到挫折,就說:「唉呀!算了,以後不講了。」有的人甚至會說:「唉呀!以後不去道場了。」結果還沒找到護法,自己倒先陣亡了。修行過程中,要能看到自己心念、眾生心念。觀自己的心,智慧;觀眾生的心,慈悲。佛陀的智慧和慈悲,就從這裡培養起來,這是一個基礎。

  佛陀菩提樹下的境界是怎麼來的?就是透過這樣一個行法。這一年當中他如何獲得,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前面的基礎深厚——人格完整,基本禪定功夫具足,所有戒律也沒問題。我們呢?問題一大堆,一談到受戒,就猶疑了:「不過……師父!我還在做生意……」
「做生意不能受戒嗎?」
「可以啦!不過,有一條不太好受……」沒有決心嘛!要她受菩薩戒,「嗯…可是媳婦坐月子要燉雞……」總是有很多障礙在那兒。佛陀不見得都無障礙,但他能下定決心放下一切。你能否做到呢?還是有很多無關緊要的理由來障你的道?

  家庭、健康、事業,財富、還有種種嗜好等,那都屬雜質。在我們的生命中,如果將這些雜質看得比道心重要,修行就不可能精進。換言之,當雜質的絕對值大於求道的絕對值時,修行對你來說就會「罔修」(台語,即不甚在意)啦!師父說這法很好,他加減修,罔拜、罔念、罔聽。如此修行,怎麼成就?

如何躋身法身大士?

  釋迦牟尼佛因為有深厚的基礎在,到最後一調過來,馬上就入了。各位想想看,自己是否也有這麼深的基礎?我們在社會上經歷那麼多,總是好事做一點,壞事做一點,不過好事定然多於壞事,不然也不會坐在這裡了,對不對?在這種情況下,假如心念能予以定位、轉過來,那就很快了。剛才談到的那些雜質、社會資糧,馬上變成雜花莊嚴。釋迦牟尼佛當時是這樣,我們每個人也都一樣。雜質一旦能夠轉過來,立刻雜花莊嚴,否則永遠是雜質,帶著你生死輪迴,永無止息。

  看看自己有多少雜質啊?要輪迴多久?而且生生世世都在增長雜質,生死輪迴永不停息。華嚴修法最殊勝之處,即是告訴我們,只要當下一轉,所有雜質通通成為雜花莊嚴。套用現在的數學理論來說,就叫象限轉移。你馬上由第一象限轉到第三象限去,幡然超越到另一個時空去;所有境界一體呈現,這叫「海印三昧」。我們道場就在修這個法,故稱「海印行法」。

  第一、二響大家都修過了,請閉著眼睛回想一下,其中是否修十大願王?第一支香是修第一、第二及第三大願;第二支香是第三大願到第十大願;第三支香是準提會,有很多會,所以叫「華嚴海會」,十大願王就是這樣修。這四十二響結束,已經按《華嚴經》修過一遍了;我們已把整個《華嚴經》分配在這「十大願王」當中了。

  按這樣修法,到最後「十大願王」指引我們到極樂世界,但這個極樂世界是常寂光土的極樂世界,跟一般外道所說的天國、天堂等極樂世界不同,那是相對有為法的極樂世界,名詞雖同,實質上卻不一樣啊!

  一般所求生的淨土都屬相對性的、有生有滅的淨土,而華嚴體系所說的淨土,通通都指一真法界常寂光土,是無為法而不是有為法。修華嚴要是修到有為法的極樂世界去,那就弄錯了。一真法界的常寂光土,也包含了緣起緣滅的那個有為世界,所以極樂世界有很多個,不是只有一個。淨土宗的幾位祖師,慧遠、曇鸞、道綽、法照等,他們都在哪個世界啊?通通都在兜率內院。極樂世界是後來經印光大師提倡以後,一群迷迷糊糊的人才跟著說要去極樂世界。當時他說划船就可以到了,現在我們則說搭飛機可至,那是相對的極樂世界,而非華嚴的極樂世界。

  華嚴常寂光土的極樂世界,不同於一般所謂的極樂世界。要瞭解,淨土宗那些大德們為什麽會在兜率內院?兜率內院是在彌勒樓閣裡,那也是常寂光土啊!

  各位必須瞭解自己在修什麽、佛法與外道的不共法差別在哪裡?既然學了華嚴,華嚴本身是不共圓教,此一不共別圓與其他佛法迥異之處,即在於直接修、直接成就,這是它最大的特色。

  一般不是如此,你看小乘是佛法,聲聞乘、緣覺乘、大乘也是佛法,但要知道,聲聞乘修苦集滅道,是先行後證,所以修行先得觸功德,然後所證得的正知見與其一致。緣覺則是先得正知見,再修行得觸功德。兩者層次有所不同,故一稱羅漢,一稱辟支佛。

  大乘就不一樣了,大乘重視正知見,不重視觸功德,透過正知見行六度萬行。辟支佛因為要先得正知見,所以修十二因緣法證辟支佛。大乘行六度萬行是建立在正知見的前提上,其本身並不求果報,所以成就了菩薩。

華嚴修普賢行願,最大的特色是正知見、觸功德和六度萬行同時修,直接成就佛果位

  華嚴修普賢行願,其最大的特色是正知見、觸功德和六度萬行同時修,直接成就佛果位,這個佛果位不好說,我們就叫法身大士。換句話說,大乘是以證得空性為目標,從華嚴的行法來說,透過這樣的修行,你會很快得到諸法實相,證得空性,然而其真正的修行卻是在證得空性以後,這才是不共別圓的特色。故在聲聞、緣覺與六度萬行上來看,它融會貫通,一行一切行,而這一行一切行則指由因地向果地來,一旦證得了空性,那就一成一切成;此處所謂的「成佛」,是指成就法身大士。

  法身大士有四十一位次,故稱四十一位法身大士。基本來說,這個法身大士比菩薩乘的菩薩位階高,因為菩薩乘的菩薩是在十信位裡面,尚未進入十住位。當然有成就以後再繼續精進的,也有十住位以後的法身大士,但不多。然而華嚴的要求,基本上要先入法身位,這個差別就很大了。

  此外,聲聞、緣覺乘所證得的阿羅漢有兩種,一種是單破我執阿羅漢,一種是雙破我執、法執阿羅漢。單破我執阿羅漢在華嚴的定位裡,屬於七信位菩薩;雙破我執、法執阿羅漢在華嚴裡的定位則屬九信位菩薩;證得九信位的阿羅漢尚需一分保衽,等到很純熟以後,才能夠參破空性,這時所進入的境界就是圓教初住位了,稱為「初發心住」。此時,才是真正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我們現在所發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都叫發名字相菩提心,而不是發真實相菩提心。修學華嚴到達圓教初住之後,只能算是得到入學證明、拿到學生證而已,而對別人來說則算是拿到畢業證書了。

  海印行法如此修行,可以想見證果是很不容易的啊!由於華嚴內容太豐富了,以致於你覺得很難,那是因為直接要從這個地方入,所以基本條件也一定要先具足:人生觀健全、人格完整、人性不扭曲、人際關係和諧圓滿,通通得具足啊!不一定要一百分,但要成為法身大士,絕不能低於八十、八十五分。偶有一些脾氣、習氣,應該不是很嚴重的問題,即使有些個性,講話比較衝或比較直,也有機會成為法身大士;至少有心和眾生圓滿相處,對於眾生的過失能包容,並且將生命的性德一再地兌現。我想這是非常重要的關鍵。

禪定與戒律亦不可免

  有了以上所說的基礎後,禪定與戒律的基礎也不可免,否則要進入很深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像釋迦牟尼佛一樣,種種基礎都具備以後,便可證得海印三昧。

  很多人花了很長的時間,十幾、二十年,到頭來一直問:「師父!怎麼開智慧?」為何花了那麼長的時間勤苦修學,還不能得力?正如《楞嚴經》上所說:「錯亂修習,猶如煮沙,欲成佳饌,縱經塵劫,終不能得。」現在的你猶如沙子而不是米,即使煮個一千年,也只能叫熱沙而已,不能成米飯。你是否具足那些條件?那就是米啊!你是迷而不是米,迷在終端處。要修行,卻一定得從最基礎的原點開始。

  反省自己的人格、人生觀如何?人性有無扭曲?有些人的爸爸很兇,所以從小就很怕爸爸,明明想去看電影,卻不敢說,於是就這樣扭曲著長大。很多人來到道場,問他吃飯沒,其實他肚子餓得很,明明想吃卻又不敢。爲什麽?他已經扭曲了。「還有沒有飯?我肚子好餓。」敢不敢這麼說?修行人其實本來就該保持一顆稚子之心,肚子餓就說肚子餓嘛!「人家道場可能過午不食耶……」想那麼多幹嘛?肚子餓想吃飯是事實,為何還要這樣無謂地扭曲?

  明明很生氣,卻裝作一付沒事的樣子;口裡說很好,肚子裡卻罵的要死,那不是扭曲了嗎?這種人修行會成功嗎?你問:「師父!我瞋心很重怎麼辦?」叫你不瞋,你辦得到嗎?因為你已經扭曲了!其實你也不是瞋心,只是不敢表達出來而已,那種壓抑就是一種扭曲。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物競天擇,爲了適應社會的生存,調整一下不要緊,可是一般人不是調整,而是壓抑,將自己壓到變質、變形了,最後都沒辦法修行了。

  人際關係也一樣,老是自視不凡,鼻孔像長在額頭上似地,一講話就跟人家不和,那怎麼在社會上混下去?好啦,社會混不下去了,想想當個菩薩也不錯,所以就進到佛門來。這樣怎麼開智慧、怎麼明心見性呢?只會背那幾個名相,又怎麼了生死?

  基礎一定先弄好,然後再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來修。在這之前,人格首先要完整,這一點務必記住。「師父!我都照你的話修,怎麼還變這樣?」爲什麽會種瓠仔瓜,卻生出來菜瓜來?種子拿錯了嘛!現在先看看自己到底是什麽種子?你先調整、篩選好,不要貪大,否則長出來會變形。「華嚴最好,馬上就成佛!」不是這樣啦!你得先看看自己是什麽種子。華嚴裡可以修聲聞,可以修緣覺,不一定要跟人家擠法身大士那道門。

  一定要先肯定自己,先破我執、法執,證阿羅漢後,再一分保衽,然後進入法身大士。然而很多人就是不按部就班來,「我才不當阿羅漢,我要直接成佛!」弄了老半天就是跳不上去,反倒摔得粉身碎骨。何必呢?我們道場就有這個好處,十方三世一切境界全部現前,所以叫雜花莊嚴。不要看人家是牡丹,也自認是牡丹,其實卻是多刺的花。如果是小白花,那麼好好開花就好了嘛,雜花莊嚴啊!為什麽非得要硬撐成一朵大牡丹呢?那是意識形態作祟,不是修行人的本色。

  佛陀的那些大阿羅漢弟子們,難道都沒聽過佛陀講的大法嗎?他們為何不上來呢?不必嘛!他的種子、根性就是如此,在這大花園裡,什麽料子就怎麼成長,不會被排斥的。生命充分完整地獲得成長,才是緊要之務,切莫東施效顰,弄得四不像,否則什麽也成就不了,這是我們應有的基本認識。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