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十九):發願定位你的性德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8-01-04
和上開示集:發願是宏觀佛法第一特色
《藥師經》東南亞開示(六): 發願不能模仿
世主妙嚴品卷三11--主方神眾:依循內在性德的指引
我常講,你要怎麼發願?現在回去就要寫下來。明年的這一天,再來看一遍,不好意思,怎麼發這種願?表示你進步很快。你就重新再寫一個。第三年,你又發現,這個好像不太好,你會再修改。第四年,你看了以後,調一下。第五年,你會說,這個願發得不錯。到那個時候這個願就穩定了。你的性德就會從這邊出來。
回目錄
陳泉名閤家
查念慈、魏玲玲、林素惠
林芳伃
劉逢春
林吉川
林才東合家(普皆迴向)(中國四川成都市)
仁善(中國廣州市)
爾時精進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言:

諸法無差別 無有能知者 唯佛與佛知 智慧究竟故
如金與金色 其性無差別 法非法亦然 體性無有異
眾生非眾生 二俱無真實 如是諸法性 實義俱非有
譬如未來世 無有過去相 諸法亦如是 無有一切相


  精進林與慚愧林,兩個表法的方法,完全不一樣。二個狀況,慚愧林偈頌,有點像我們在懺悔一樣;精進林這邊,好像我們在發願一樣。這兩個法門,我從懺悔與發願上面來做例子,來給各位看看修行怎麼下手?

懺悔法門

  譬如你怎麼懺悔?懺悔是個修行的法門,你可以盡其一輩子去懺悔,照樣可以成就。你也可以盡其一輩子去發願,照樣也可以成就。你要綜合起來,也可以成就。可是你要有方法。

  比如說懺悔,跪下來拜,想一想我哪裡錯了?沒有錯,為什麼要懺悔?可是他就要懺悔,就很奇怪。正常人大概都這樣,表象上沒什麼好懺悔的。你假如一開始有很多缺點,你大概是不乖的孩子。

  可是當你逐漸深入的時候,你會發現,我可能常常比如說事業,為了多賺一點錢,客人不知道,會多賣一點,這個時候,你會發覺這個不對,有人吃虧,我才會得利益。官場上,有人說他人壞話,你不作聲,好像踩在他身上向上爬,你深入想,這個也不對。類似這種情況,人家要做好事,我們可能很小心地自忖:「要小心,不要被騙了。」這句話好像沒有錯,事實上已經障人家的道。

  他一再深入地想,會發現,我真的做了很多很多,自己不知道,不以為錯誤的事,不管是做的、是講的、是想的,身口意三業上面為什麼會產生這些事,看起來很微細了,逐漸你會去發現,林林總總好多。以前在考試的時候不作弊,只是瞄一下,他答錯了,我對了,我好高興,有沒有這種心態。這些我想我們都有,都不是嚴重的,但是,我們要能夠這樣去反省。

  當我們跟人家競爭,對方失敗,我們勝利的時候,你有沒有很高興?高興自己的成功,還是高興他輸給我了?當這種心態產生的時候,又怎麼樣?我們常常沒有去注意,認為這是我能幹、聰明、厲害。只要有競爭,你會發現,當我們打敗對方的時候,沒有人去同情對方的;有也的是貓哭耗子惺惺作態。

  當這種心態產生,在我們人性的作用中,我們有沒有去留意到,這是非常不好的生命品質?現在雖然是和平的,但是人性上已經很不好了,我們有沒有覺察到?

  當我們逐漸深入的時候,發現這些狀況,都來自哪裡,你會由這樣個別相一個一個走進去,走到最後,我們弄出來的貪嗔痴。貪嗔痴到最後歸因於哪裡?無明!

  當歸因於無明,那就破無明。無明滅,這一切滅,智慧光明就顯現了,成就了。

  所以,剛開始我們可能找不到一個下手處,「我哪有錯?」這輩子想一想,問心無愧,可是你逐漸在追查,逐漸由很粗獷的,逐漸到一直很微細的思惟;由很微細的,會到達很具體的;然後再由具體的個案一直展開;然後我們會歸納起來,這些個案來自於某一些貪嗔痴上面。然後從貪嗔痴,你再歸因到無明。然後,你會想我要怎麼滅無明?把無明給滅了,就一切解決了。

  可是,你要知道,我們現在一直在講說,我要怎麼樣滅無明?你一定沒辦法滅。你知道無明在哪裡?可是,當你從個別的個案,一條一條,歸納起來,從身口意發的,身口意是從貪嗔痴來的,貪嗔痴是從無明來的,這個很清楚的時候,你逐漸會去發覺無明是什麼?那你要破它就簡單了。

  怎麼破無明,怎麼斷無明,怎麼滅無明?無明是什麼都不知道,你怎麼破?不可能。

  這個前行階段很重要,懺悔就在這個地方,整個法門從這裡來。到這裡,無明確定了,無明是什麼,無明是什麼?你窮追猛打的時候,它自然就瓦解了,你就破了。

  不要十分鐘就講完了,沒有十年你也做不到。十年要做到,又要很精進,經常每天要這樣反省。終生懺悔,必然成就。

  心要有那個動力,生命有一個動力,向前前進的動力,每個人都有,你一定要先訓練出來。假如這個動力消失,你是一個無可塑性的人,即一闡提人,無藥可救;他的成佛,要把可塑性恢復起來,才有可能,他有一個生命的動能,一直會往前進,那找到法門才有用。

  各位不要從終端來找,那懺悔,我要怎麼修?你不要說:「無明我要怎麼破?」你還沒有到那個程度。很多人都會說:「師父,你看我要怎麼轉識成智?要怎麼捨識用根?」問題不在這個地方,你首先要瞭解識性是什麼,根性是什麼?你把整個識性的運作過程都瞭解了,根性的那個是什麼,都知道了。你就不要識,用根就對了,就不要人講了。

  要捨識用根,已經到終端了,現在前行的部分,這個摸索階段,你要弄清楚,才有可能。摸索、摸索,你一定要把它弄清楚,這個不弄清楚不行。這是懺悔的部分。懺悔法門,通常要先微觀,後宏觀。具體的事相下去,然後會講到總原則。

發願法門

  精進林菩薩發願,通常先大後小。先宏觀,後微觀。眾生無邊誓願度,沒去做,你怎麼知道?要破我執,我要能先找到我執,我執不是師父我幫你破,凡是要師父跟你破我執的人,我斧子拿起來,你就走了。看到那狀況,你早就嚇死了,師父那麼凶。

  我執要自己破。你要怎麼自己破?就在自己看,自己去找,找到我執是什麼?啊,原來我的我執是怎麼表達的?你要一直看得很清楚,然後你會去醞釀,我用什麼方法來破?

  我執自己會隱瞞。「我們學佛人沒有我執,不要執著了」,這個就是在隱瞞。我執會自然地出現,我們要看得很清楚。當你要破的時候,你會找理由。「師父,這個是擇善固執,不是我執」「要行菩薩道,要一些資糧」。看到我執,想想這個也沒錯。「唉呀!過午不食,可是為了行菩薩道,身體不好,吃一些是應該的。」你有很多這些理由。講起來又都對。那個時候不是對不對的問題,是你到底有沒有那個情操?我讓它突顯出來,這個不對就是不對,就這麼簡單。

  你首先要把這些理由放下,讓那個我執像竹筍一樣,跑出來在地上,一刀下去就把它挖出來,才有辦法破。你要知道,你的我執,你會怎麼樣去隱瞞它。你要注意隱瞞的方法,就是你的思維模式,一種非常錯誤的思維模式,而這個模式你自己不知道。

  你要有很敏鋭的觀察力,自己慢慢地去找,這個不對的。所以,我們對自己,你不要常常一直去做掩蓋我執的這種事,這個是你自己要先把它分辨清楚。我們在找,你要發願的時候,不要從細部下手,要從宏觀的地方下手。懺悔的時候,則由細部微觀的地方下手。

  現在發願很簡單,你從宏觀的,「眾生無邊誓願度」,怎麼度?我先看看,度家人度老半天,我看還是以後再度。因為我一開口講,他就知道了,家人太近了,你的思維模式、行為模式,人家已經很清楚了;你的語言模式,人家更清楚了。你現在不要講了。你說好,我現在保留,我要把自己成長到一個階段,把自己改造到某一個階段,再來度你們。可以!但是你不能放著,這輩子都不管。你這個成長很重要。我一定要成長到改變以後再來度眾生,度家人的這些人。可是有些家人很好度,那根本不是你度的,是因為你的資糧道已經具足,這是你的福報。你說:「爸,我覺得人生沒什麼意思」是啊!「我覺得還是學佛修行比較好」。他說,「好啊!你要不要學佛?」「那你學,我就學」。這老爸真不錯。

  有的老爸精明能幹,你不吃肉,他就看到了,不好度,這時你就要顯現得出來,要能夠顯現你真的改變,你比他更成熟。那你才有辦法度他。這個時候,你會發現,我要度眾生,我要怎麼進行?

  度眾生是一個宏觀,然後我現在開始要進行,我要從哪邊下手?首先,你生活要做一個調整。原來的一些朋友當中,你要先過濾,哪些人可以談的?你再看看,談的不一定談佛法。他們對人生有進一步在探討的人生的價值與意義,有些是社會事件,談談看。他只是跟著流行走,或有他自己獨立見解的,你可以從這裡看到,這種人都可以學佛。能夠有獨立見解。

  最近颱風,有個醫師爬山,迷路了,過幾天自己下來了,在大飯店裡睡覺,家人很高興。他在山上失蹤的時候,動用了多少人去救,動用了多少社會成本。這個人要不要負責?可是現在沒有人敢說要他賠償。這個關鍵是不對的。你要登山,首先要弄清楚,不要把社會資源當做你個人的。社會動用這麼多財力人力物力去救你,你就應該出錢來償還。運用廣大群眾去滿足這些人不當的行為,颱風季節,你不能上去。這就是教育不夠。所以,這種社會價值判斷與社會倫理要怎麼建立?這是非常重要的。

  在看這些社會事件的人,你能不能進一步去探討?這一類的標準要怎麼訂,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我們一般人要能看到這裡就好了。

  我們溫室裡面生活慣了。我們要跟年輕朋友講,要有一種野外求生訓練,事前你要準備什麼;在那當下你要做什麼。當你跟這些人談論事情中,你就會發現他們在人生中,他會比較深入。你從這樣過濾來談,怎樣再跟他共同討論探討這些事情,再進一步去看。從這個地方,你就會找到說,再進一步,再進一步以後,佛法裡面都有啊!這不是社會推理問題而已,佛法能夠在最究竟的地方,一直延續到一般生活中,都可以銜接起來的這一種狀況。

  我們現在剛好相反,關著山門普度眾生。跟你談社會事,你說世間生活事與佛法無關。佛法有關的是誦經、唸佛、吃素。你說這叫度眾生嗎?

  你要怎麼參與這個世界,這個社會,這世界一再地向前推動,我們要怎麼樣介入,這是一個主要關鍵。修學佛法,你從宏觀的下手,你這個願才發得起來。然後,你從這裡,一個一個,就會逐漸越走越細。那麼,自己在這個以這一個法門來講,眾生無邊誓願度,你一直走下來,不斷走下來,你會逐漸歸納,眾生有哪些?你會去磨練你自己的心性,對於剛烈的眾生怎麼跟他相處?對於柔順的眾生怎麼跟他相處?有些人單純,有些人蠻橫;有些人變化萬端,有些人講什麼都好的,有些人你說一,他有一百個理由出來。

  經過這樣的情況,很自然地,你也會個別的具體的部分很清楚。這樣子,你的法門就逐漸在這個狀況當中形成。通常在這過程當中,你會一再地去調整你的願力。眾生無邊誓願度,再來你會說我要度這些苦眾生,或我要度的是發生困苦的眾生而不是本來就很困苦的,我要怎麼樣。你會一直地使你的願力由很抽象而變成很具體,會由沒有目標的願,變成目標很具體的願。然後會由世間法的願,轉變成出世間法的願。

  我常講,你要怎麼發願?現在回去就要寫下來。明年的這一天,再來看一遍,不好意思,怎麼發這種願?表示你進步很快。你就重新再寫一個。第三年,你又發現,這個好像不太好,你會再修改。第四年,你看了以後,調一下。第五年,你會說,這個願發得不錯。到那個時候這個願就穩定了。你的性德就會從這邊出來。

  發願以後,你會發現,有一種狀況,就是你這個願由一條變二條,變三條,會增加,會擴大,也會具體,這都表示我們的成長。這樣下來大概四五年的時間,你的願力就會下來,穩定了,你就可以朝這個方向。然後再過來的話,不是五年以後,或十年後,你再來看一次。你會發現自己的成長,除了這邊以外,這邊還有,你會再增加另外一類的願。你看藥師佛,你看阿彌陀佛,他那幾個願,不是一下子就寫這麼多,他是從生命歷程當中,多生累劫當中,他把它累積起來的,是這個樣子。所以,他每一條每一條都會出現,很具體的,那是生命的菁華,我們生命中性德的一個顯現。你慢慢去體會。

  這是一種願的發展方式。他從宏觀進入,然後一直從微觀上面來產生。這個部分與前面慚愧林菩薩的,剛好是不同的方向。跟你講的方法,是我個人的心路歷程。你把它方向倒過來,懺悔從宏觀下手,發願從微觀下手也可以。只是我沒有這樣走過。這兩個法門是交互的。

諸法無差別,無有能知者,唯佛與佛知,智慧究竟故。

  四偈總說,很好的偈子,應抄下來,打起來,經常看,有很好的啟示。這個是指只有覺悟的人,你才能知道。

  覺悟中,有全證;有分證,十地菩薩。分證,才懂一部分,這時候都可以叫唯佛與佛,始能知之。賢位菩薩,已經是法身,也能知,但所知的範圍更小,程度更淺。對於法界性部分,只要是入法身之流,就都能夠掌握。

  我們未入法身,只在應化身上面團團轉,只能看前面相,一切相分別各不同;你的潛意識裡面就發現,一切性分別各不同。我們現在能發覺此性,比如說木質性與金屬性,各有特色,金屬性與金屬性相同無差別,木性與木性相同,無差別,這樣子就已經有所認知了。同樣地,在人性裡,你能夠分證一些部分,那已經叫作覺悟者。真正整體的法界性,那要悟入甚深,要悟得很深,才能瞭解到法界性部分。

  「唯佛與佛知」,佛所知的智慧,是能夠通達,所以叫「智慧究竟故」,通達是這個樣子。比如我們看銅性,你深入到什麼程度?銅做東西,靜態的東西你很會做,但要把銅做成有聲的,就不一定了。銅做佛像簡單,要做搖鈴就不簡單,鈴是要會響的。這就是對物的物性要有所瞭解。

  有些人只通達一部分的智慧,為什麼說社會都是用大腦的,它一分工以後,你的智慧只能通達某一個部分。分工,就是要發揮效率,它只要你這一段的智慧,會運用就好了。要你完全通達,這個有困難。

  那你可不可以完全通達?可以,你要有將風,當大主管的那種氣度。別人與你同樣薪水,你對這一件事情的瞭解與透徹,你願不願意比別人付更多的心思下去?你將來才有可能長得比別人大。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你常會弄顛倒,因為你會鎖在某一個角落裡面,那個智慧就算你那個地方做得很好,還是不究竟。從這一個部分,你就要去通達它,那個智慧究竟才有可能。

  真正聰明的人是我做這件事,領跟你同樣的薪水,但是這一件事我要做得比別人好上幾十倍。人家五點下班,我可能就要八點,甚至於還帶回家去做。這個是他的智慧。因為他不是把它弄好就好,他要徹底瞭解整個的狀況,這個智慧在這個部分他就能夠通達,能夠究竟。同樣的,隨著層次的逐漸提升,他那個通達智慧的部分,他會一直擴大,生命的全方位、整體性,他才有可能掌握得到。

  世間也看到這種狀況,例如當兵當到將軍以後,就超越了,不受軍種的限制了。校官以下有軍種的限制,兵種的限制,就是他的智慧只限在某一部分。當你到達某一個層次以後,必須要開拓那個視野。心胸、度量、氣勢要比別的將官來得大,那才有可能究竟。

  同樣的,修行人隨著你的層次提升,你的那個多元性,會越來越廣,越來越多元,這個是生命的智慧。你可以看到修行是怎麼進行的,所以它一開始就總說出來。

如金與金色 其性無差別 法非法亦然 體性無有異

  這兩個是佛門中常常用的,拿黃金,你是看到黃金,還是看到金色?這個是金的顏色,還是看到金子?我們大概搞不清楚。看到哪一部分,因為兩者是同時出現的,所以在分別上面,你會看不清楚。

  例如說,黑板上寫一個小小的「大,寫一個大大的「小」,我問:「哪一個大?」下面學生大概全部都亂了。「高」寫在下面,「低」寫在上面,哪一個高?因為它顯現出來的相,跟你所認知的剛好一個矛盾的對立。低,是上面字的低,還是下面位置的低?這個「低」的意義完全不同。

  對立對照以後,會發現講話當中常常有問題,因為你是平行在用的,所以沒感覺,感覺不到。金與金色,這兩個也是平行的,可這裡面的差別,你看不出來,注意不到。用一個大字,一個小字,你就比較出來了。

性沒差別,不是相無差別

  比如宮殿,大概只看到金色,沒看到金子。它們兩個一樣不一樣?性沒差別,不是相無差別。金子的相與金色的相,是不一樣,所以《金師子章》裡面,在講那個獅子與金,獅子其實是金色,金是做一個形狀叫金色。金色跟金是不一樣的。你說它是獅子,它也是金;說它是金,它也是獅子。這個差別在哪裡,你要慢慢思考;然後它的體性是一樣的。

  這是從諸法無差別,來講其性無差別。這個例子,他用金與金色,是從諸法無差別那邊來講其性無差別。那兩個東西,從這裡來看。

  下面講,「法非法亦然」。金與金色是很近的東西(例子),法與非法是很遠的東西(例子)。這麼近的情況,性無差別。那麼遠的狀況,體性無有異,也是體性無差別。這個通通是指法界性來看,無差別。佛經不是跟你講理論性東西,可是理論性就已經很具足了。

  它第一偈四句總說。第二偈,別說,來印證總說。兩個都是總說,它由最近講到最遠,已經涵蓋了。前面講一,第二句講二,用二來證明一,所以,一即是二,二即是一,都是講性、體性的部分。我們自己從這個地方來慢慢地去體會。

  華嚴經本身有兩大特色:第一:哲學性很高,哲學的理論性很高。第二:文學性很高。前面,後面都有。講到毗盧遮那佛前生大威光太子,文學性質都很高。講到五十三參,那文學性更高,就是胡適之先生說,章回體小說(如西遊記)的前生就是《華嚴經》。所以華嚴經的哲學性,文學性,是非常值得我們好好仿學的地方。

  這地方講理論性的東西,在華嚴的本身裡面來講,它是很普遍存在的。慚愧林的部分,也提到這種情況,理論的結構不同。這裡是總說的理論結構。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