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 華嚴法脈 > 略說華嚴
 
海為龍世界,雲是鶴家鄉─略談華嚴總本山建寺緣由 【整理/普光編輯室 攝影/陳穎玫】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5-08-04
海雲和上 弘法事述
總本山建寺-【普光明殿】佛像認供功德
【金剛天王殿】塑像認供功德
根據鹿谷地方耆老的說法,早在民國38年,鹿谷深坑地區要蓋鶴山廟,本來信眾選中的就是現今大華嚴寺鹿谷道場的這塊土地,那年當地信徒請示神明時,慚愧祖師說廟不能蓋在這裡,說是這塊土地日後另有「重要人物」要使用,因此改換到現今所見的位址。隔年,正是導師 海雲和上出生的年份,巧的是,導師的俗家名字恰好就是「鶴山」,而現今鹿谷道場所在的那座大崙山,以前也叫鶴山。許多相應的事蹟交疊在一起,與其說是大華嚴寺找上的那塊寶地,不如說是寶地等待了我們五十多年。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簡映偉
陳鈺秉、謝恢和閤家
李嘉容
戴承正閤家
陳志聰、陳英杰、陳文玲
廖真如
林菩君、賴秋貴
  歷經多年耐心等待,經過多位師兄姐居間不斷努力,大華嚴寺鹿谷道場暨生命教育中心,使用執照終於2015年6月9日正式核發,台灣大華嚴寺一個嶄新的階段即將展開。這樣一處弘揚正法的基地得以興建完成,不僅仰賴世間眾等弟子攜手努力,同時也要感恩諸佛菩薩、龍天護法的關照護持。

  根據鹿谷地方耆老的說法,早在民國38年,鹿谷深坑地區要蓋鶴山廟,本來信眾選中的就是現今大華嚴寺鹿谷道場的這塊土地,那年當地信徒請示神明時,慚愧祖師說廟不能蓋在這裡,說是這塊土地日後另有「重要人物」要使用,因此改換到現今所見的位址。隔年,正是導師 海雲和上出生的年份,巧的是,導師的俗家名字恰好就是「鶴山」,而現今鹿谷道場所在的那座大崙山,以前也叫鶴山。許多相應的事蹟交疊在一起,與其說是大華嚴寺找上的那塊寶地,不如說是寶地等待了我們五十多年。

  促使大華嚴寺與寶地結識的因緣,湊合此樁美事的能泰師兄提及當年的因緣:當年他在三義開店時結識了地主賴榮俊董事長,賴董事長因為有了新的事業規畫,打算將鹿谷山區一塊土地出售,希望師兄幫忙留意合適買主。第一次相約看地時,正是九二一地震過後不久,從竹山往鹿谷方向,沿路都是土石流區,滿目瘡痍,災情非常嚴重,但奇怪的是,僅有道場這塊用地安然無恙,據說救難時期還曾被用作臨時指揮中心。走近一看,那裡不但有大樹、大石,旁邊還有山澗,尤其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點——沒有蚊子,當時他嘴巴上說需要時間想想,但是其實他心裡第一時間就覺得這個地方很適合 海雲和上安養生息,長久住世,未來正法就可以從這邊弘傳出去。當時師兄心裡不由自主起了這樣的念頭。

  向和上報告這件事後,不到一個星期他就隨同和上前往鹿谷勘查場地,雙方第一次碰面就敲定了買賣,過程非常順利。事後另一位認識賴董事長的黃師兄補充提到,先前賴董事長與一位計畫買地的客戶相談甚歡,價格也都已商議妥當,只剩下簽約,不料去吃了頓午餐後,對方臨時生變,計劃告吹。有位精通地理風水的大師告訴黃師兄,會有這種情況並不讓人訝異,因為這塊地是可蓋佛寺的風水寶地,因此減再多的價上天都不會讓人賣出去的。在賴老闆之前,這塊地已經易手幾次我們不知道,但是到了他手上以後,再要賣就賣不成了,因為「重要人物」已經出現了,剩的就是等待因緣了。

  大華嚴寺鹿谷道場從土地取得到寺院興建完工,經歷了相當長的時間和艱辛過程,僅止申請地目變更一項,即已花費好幾年時間;2006年舉行動土大典後,因設計稿送審未過,興建進度再三延宕,有捐款建寺的師兄姐因為久等不到動靜,而有微言。所幸有蘇卿堯主任和黃永洲等多位師兄,居間不辭辛勞不斷奔走。回首整個興建過程,黃師兄說在道場興建的三年期間,他往鹿谷跑了至少六百個來回。而蘇主任的臉色也因長年日曬,始終不曾白皙過。

  談起鹿谷道場的種種特別,受訪時正好感冒的黃師兄,精神特別振奮,他說:「我們鹿谷這個道場若從空中鳥瞰,從大殿一直沿著山坡朝下,經過中間走廊到一樓天王殿,整個基地的形狀正有如一根S型的兩頭大中間小的如意。」興建過程中,一樓施工階段還無法往前遠眺,一直蓋到三樓時,才赫然發現獅和象的山形就在眼前,從禪堂往外看,右前方是象山,獅子則要到禪堂另一側陽台才能看到。一為普賢,一為文殊,與華嚴道場的壇城非常相應。而因導師以普賢行者自居,所以象的形貌又顯現得格外清楚。對此,地方耆老也有流傳一個說法,他們說溪頭和杉林溪這一帶有兩頭大象,大溪頭這個很好的風水寶地正是雙鼻穴。

  鹿谷道場五樓普光明殿的五方大佛法相非常莊嚴,主要是由黃師兄負責規畫監造。為了雕造五方大佛,師兄曾千里奔往北京法源寺蒐集資料,當年尚未小三通,待他轉機候機匆忙趕到時,已接近寺院休息時間,寺方人員正要關上大門,他急忙衝上前推門,對方原本拒絕再讓人進寺,但是聽過說明來意,同時見師兄一直道歉說「來晚了」,沒想到對方居然告訴他:「來得晚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為他特別破了例。畢竟同是菩提道上修行人,珍惜弘揚正法的難得夥伴,憶起這段往事,連旁聽的我也覺心頭有一陣暖意。

  對於鹿谷道場的規畫興建,和上多由學會工作人員自行討論規畫,而工作人員則努力體會導師的理念,將理念兌現。能泰師兄認為,和上內在始終有個華嚴賢首宗的思惟模式,就他所知,和上早期就著《華嚴經》的立場,希望將金剛界和胎藏界的理路能夠貫穿,現今如何在這個道場上呈現「金胎合曼」,把合曼的精神弘揚出來?這是華嚴弟子的重要課題,因為在華嚴,終究不是只有我們所看到的文字敘述,裡面隱藏著甚深妙法,金剛界、胎藏界只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呈現模式而已,它和華嚴的系統是完全合而為一的。

  今天蓋了這樣一座道場,以一個弟子的角度來揣摩上師的內心深意,無非是想留下思想道統,為後代子孫備下一個骨架,所以他總覺得時間不夠用,必須不斷講經說法,不斷闡述理念,問題是弟子是否明白這個骨架是什麼,如何依這骨架再去弘開?順著因緣,師兄們清楚,今天整個鹿谷道場如果能夠完全依照 和上的思想骨架呈現,那麼華嚴賢首宗的精神將會在台灣開始茁壯擴大,其中的思想和修法會與許多寺院大不相同,將來的弟子可以很清楚看到他學佛的未來方向。和上所強調的骨架現還在不斷抽換更新,不斷在推廣與加強鞏固。弟子受益後,也必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摸索前進,去推動這樣的理念。

  摸索的過程固然辛苦,但也充滿樂趣。許多古大德的法源,到了台灣這一代都已消失,包含歷代祖師傳承也一樣。既然我們是華嚴系統,那麼就要有華嚴祖師,隨時可以回來參拜祖師,回來禮敬自己法的源頭,思想傳承所來之處,不斷自我糾正觀照,有這個心理依靠和態度很重要。如今總本山興建已邁入另一個新階段,眾等弟子是否也已摩拳擦掌做好了下一階段的前行準備?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