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五大行法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五大行法 >
    經教
 
基礎禪修釋疑【七】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5-24
我們在培養這十無盡無疲厭心,趣大乘法十無疲厭心,你要學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要發心,有十個無疲厭心,當中第十條講到「為成熟一眾生故,修行一切佛剎微塵數波羅蜜,成就如來十力,如是次第,為成熟一切眾生界,成就如來一切力,心無疲厭」。為一眾生故修這麼多法門,花這麼長的時間來度一個眾生,那你知道嗎,為了一個眾生你要修無數法門,無數波羅蜜來度這個眾生。那無數當中你以為波羅蜜是什麼,你有多少事要做,而那些事有多少個矛盾跟衝突,你可能都不知道,所以當你不知道的時候,就不要批判,那要不批判,最好就是通通不要批判,全部用稱讚如來的方法…。
回目錄
  眼睛睜開是我們一個要求,密法班的同修,很多人在持咒、唱字母的時候,眼睛都閉著,不是不好,閉著有閉著的狀況,如何處理,我們這裡不做這種指導,你必須睜開眼睛,有問題我們才好解決,大家的模式才會一樣,而且這是很微細的工程。像我身體不好,人家在調整做按摩時,我都閉著,閉著我在睡覺,按摩師跟我說:「你要不要睡覺?」我說:「你按摩我就好睡覺了。」他說:「我這樣抓來抓去,把你翻來翻去,你也有辦法睡?」我說:「這個時候是最好睡,你催眠我好睡覺。」

  同樣你閉眼跟睜眼就是不一樣,睜眼你一定睡不著,閉眼很好睡,這裡面有很多微細的工程,那是每個人的,沒辦法談。睜開眼睛跟閉著眼睛是兩種不同的模式,我們採取睜開眼睛的模式,這樣好像大家一致了,不是。在這個模式下面,每個人運行的都不一樣,所以語言會說大家都一樣,其實大家都不一樣,要不然你要怎麼講?我們是把睜開眼睛、閉著眼睛這兩個區塊分開來,我們的模式都在睜開眼睛的這個模式下面,下面每一個人用功的情況都不一樣,所以在這個不一樣當中我們做調整,有一個準則。

  但是你會發現,在睜開眼睛的這一個系統裡,幫你所做的調整,可能在閉著眼睛的系統那邊是相反的,所以為什麼叫雜訊,就在這裡啊。你以前在那邊訓練,現在來到這邊訓練,那邊對的這邊是不對喔,不是說你這個不對,是你這一個狀況在這個地方是不對的,但是你回到那邊又對喔。同樣你在這邊是對的,你到那邊去是不對的。所以修行者在造口業都不知道,「唉呀,我們那邊教錯了,人家這邊這樣教….」,因為是兩套不同的模式。水往下流,氣往上飛。這邊教你的是水,那邊教你的是氣,你說哪個對?這邊叫你往下,那邊叫你往上,你的結論就變成,我們教錯了,我們教向下是錯了,人家是向上才對,可是那邊是氣這邊是水,但是你能說他不對嗎?所以我們跟各位講說,修行你一定要敞開心量,不要從單一相上那一節,你就去說對不對,那你不知道。

  我們在培養這十無盡無疲厭心,趣大乘法十無疲厭心,你要學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要發心,有十個無疲厭心,當中第十條講到「為成熟一眾生故,修行一切佛剎微塵數波羅蜜,成就如來十力,如是次第,為成熟一切眾生界,成就如來一切力,心無疲厭」。為一眾生故修這麼多法門,花這麼長的時間來度一個眾生,那你知道嗎,為了一個眾生你要修無數法門,無數波羅蜜來度這個眾生。那無數當中你以為波羅蜜是什麼,你有多少事要做,而那些事有多少個矛盾跟衝突,你可能都不知道,所以當你不知道的時候,就不要批判,那要不批判,最好就是通通不要批判,全部用稱讚如來的方法,因為那個菩薩在行法的過程中,他在修學無量波羅蜜,為了度一眾生,你怎麼會知道?你不知道啊。

  你不要用現在單一的道德律就去批判,你沒有辦法批判這個部分,所以我們到最後就是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就是這個樣子,人家做什麼我們都給予讚揚,因為不懂嘛。人家問:「他為什麼做這個?」你說:「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做這個,但是我肯定他動機是為度眾生故。」這樣就好了。因為他要修的法門是這樣嘛,你不是修那個法門,但是至少你不要批判。法官判斷是法官的事,法官是基於現有的標準,可是我們是基於十方三世的一切標準,所以你對現有的狀況不要批判。當然有時候站在現有的社會道德,我們也會氣得要死,氣歸氣,可是至少在面對群眾、第三者的時候,我們不批判,你要留意到這一點。

  這是一個行者的本色,因為你是站在生命全方位,十方三世的立場來看,現在這樣的一個菩薩在修這樣的一個波羅蜜,我看不懂啊,沒有走過那條路,我們就不要批判,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因果由他算嘛,我們不管,這是講修學的部分。

------------------------

問:只要看好呼吸即使爬山也不會喘,息平穩只是較粗較短。

和上:
  這看呼吸不只爬山,所有的運動都一樣,這裡沒有人學賽跑的,要賽跑跑第一很簡單,用數息法。這個數息法我再跟各位講,當你息越來越長的時候叫龜息,像烏龜一樣,所以動作就很慢,可是同樣的,你的息把它縮短到老虎追著你要吃你的時候,坐在那裡你就會飛起來。但是你沒有辦法把你的呼吸坐在那裡弄到像老虎追你這樣,這裡面其實你全身起變化,包括內分泌。你要呼吸呼得那麼短促,坐在這裡怎麼短促?那一定假的。身體的內部要起變化,第一個。打坐的時候,通常腎上腺素是不分泌的,你要讓呼吸短促,你要讓腎上腺素激發出來,但是剛好相反,靜坐的時候腎上腺素是不起作用的,除非一種情況就是,你的腦神經受到刺激,那時候呼吸就急促了,看黃色電影的人就是這種情況,眼根直接受刺激,腦神經一起動腎上腺素就起來了,那時候他就變成另外一個人。

  那你在意想當中訓練的時候,這叫外道法,用意想去刺激,老虎一追來的時候你的腎上腺素就起來了,那時候你的呼吸就急促了。好了,現在這種東西你知道他的運作狀況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個運動員在跑步訓練的時候,他是動的不是靜的,當他的息調好,在跑步也是那個息,當你息越來越長的時候,其實那步伐一邁出去的時候是很大步的,也就是說你的腳假設一百公分長,但是因為你的息加長以後,你跑起來等於兩百公分的腳,同樣的速度,你跨距就變大了,再加上你要加速,那加速你的息就會縮短,息縮短的時候速度加快,原來是兩百公分的腳,現在又加快了,那就沒有人能夠比上你了。這就是透過息數,而且這一穩定它有一個特色──不喘。老虎追你,你是喘得要死,但是這個息在加速的時候他不喘,這是不一樣的。

  換句話說,你的身體它變成一種機械,你的心臟沒有負荷,不增加心臟的負荷,透過息是讓你的肺活量加強,而且在息的長短一致的情況之下,這個是非常驚人的。所以數息運用到這種小技巧上面來,它是很有用,這不只爬山。

問:打坐的狀況可以瞭解生活的應對,覺察妄念的時間短,而且想辦法解決生活上的覺性也較高,而且會解決事情的心會活起來,那妄想難拉回,雖知道自己的狀況但較難放下。

和上:
  妄想要能夠放下這有兩個原因──第一個要覺知,第二個有些習氣要改。有很多人他事情很多、責任很多,當責任上的妄想起來的時候,大概一般人都放不下,那你就必須要讓生活簡單化,不要有那麼多的責任,尤其很多的道德規矩,那你就會更放不下。所以我們說生活越單純的人越好修行,意志、意識形態不是很明顯的人越好修行。可是我們知道好壞,知道好壞就好,但是嫉惡如仇就難修行。你連好壞都分不清楚,那大腦有問題啊;你分得清好壞那就好了,那個好壞你變成嫉惡如仇的話,那就不好修啦,大概是這樣的一種狀況。所以打坐中產生的那一種妄想你看要怎麼放下。

問:除了上次禪七觀到自然呼吸後,持續一段時間,生活的壓迫已經好長一段時間觀不到自然呼吸了,總感覺胸悶腹部無法放鬆,此次禪五一直調整身體,回調到一個點卡進去,全身會有點偏右才又觀到自然呼吸,想把身體調正但整個身體好像完全不能動,直到下一支香,一開始把身體坐正,把這個放鬆的感覺帶入才改善,但還不熟練,不見得每次都能夠抓到。

和上:
  身體歪一邊的情況,跟你自己的身體原來工作職業的那種慣性,或者是身體某些地方出了狀況有關,只要你開始坐它就慢慢調,它是會慢慢調回來,不一定刻意把它調回來。有些人一打坐他就歪一邊,他不一定這樣傾斜的歪,有的時候是臀部向下壓身體又往右邊轉這樣歪,這個是我們早期在銀行裡面收付的櫃臺小姐(收納員),臀部坐椅子坐一點點,然後轉來轉去又歪一邊坐,現在電腦又放一邊都不正,她身體就是這樣坐,這邊在工作,人是往那一邊歪著,你想想看她一整天都坐這個樣子,三年下來連骨盆都不正了。她整個都歪一邊,上半身往一邊歪,下半身往另一邊歪,頭往一邊歪,到時候你看那個脊椎不知道歪成什麼樣子,所以這個都需要經常調整,要不然對她的身體是不好的。這個都叫做職業病,她這個職業才有這個症狀。

  當老師的也有這種病,基本上老師都是端端正正的,他看起來是很端正其實身體也扭曲了,身體它本來是動的,端正只是一個大約,結果老師變成一板一眼的變老夫子那一型的,那個通常也是出事的。

問:在這裡要感恩大華嚴寺一位師姐,因天氣太冷怕我受寒感冒,特請蘇師姐為我帶來保暖的衣服,讓我能完成這五天的禪修,謝謝您的溫暖與溫馨。問題一打坐時,看呼吸由胸部到腹部成一點,數息一到十、十到一,會由一數到十數交叉運用著,息較細長時,息入在停點數一,換點,息出時數二,發自腹部裡有一股力量不斷的在湧現。息繫風門時佛號浮現,要怎麼用心?

和上:
  這個一定要從基礎上從好好的來做起,不然這樣子還不行,這就表示你還在摸索,剛開始初學的時候在摸索,這個要多用一點時間。現在是數法不是隨法,一定是一個循環數一個數字,不要息出數一、息入數二,那你這樣不能數到十。數到十是一循環,再來一次循環二這樣子算,那你現在訓練最好是息出盡數一進來,再息出盡數二,再息出盡數三,是這個樣子,在一個點上數不是在這兩個點數,這樣的話會逼得太緊了。

問:五天下來對於息出息入的點都能清楚,本來數是會跟著息入、息出的跑而不能定在風門,心能止在風門數一到十的時間也較久,這個進步我就有信心了,色身痛我也能放下不理它,還要再努力用功。把心放在風門的時間從一到十只有五六次心就跑掉,找回來感覺大腦中還是有妄想,一再一再地浮現,要拉回來,注意力集中的時間就比較短。

和上:
  這樣做就對了,這個都要更加用功,幹部們追蹤這兩個人。你們都想用功,帶領的班長就要盯緊他,盯緊讓他穩固,因為他既然想用功你就把他定下去了,他要是唉唉叫,不然你休息,他既然想用功你就把他加強一點。

問:數息時從很粗的息入息出,慢慢的緩慢的細的呼吸但不能維持,一下子呼吸就快起來心變得很急,然後又漸漸地緩慢,請問和上怎樣能保持那穩定性?

和上:
  這沒有三年功夫所以才會這樣。為什麼要有三年給這種基礎,要不然你進不到這個地方,當然不能夠用品勳的標準來看大家,不過這三年的基礎你假如沒有就會發生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在三年的基礎禪修就是數法、隨法的禪修中,我們來做這些答覆,現在都還是要進入數法,都還沒有辦法進去,這個問題就是要先觀呼吸,先看呼吸看清楚再進行。

問:如何參加禪師團培訓,應該具備哪種條件?若能再留下來用功三個禪七,天大的福報。

和上:
  人家煮好給你吃當然是天大的福報,換你來煮給別人吃你就說天大的業障,在家裡只能吃一碗而已。這當然是很好啦,能夠有這個機會用功當然是天大的福報,可是你要抓住這個重點。

  參加禪師培訓團,第一個你基本功課一定全部都要弄好,就是這麼簡單。然後三年時間的基礎功課要弄好,再來就講到你對別人的觀察,因為自己的經驗有了以後,你才會觀察到別人。基本上我們講的禪師跟別人的禪師不一樣。歷史上是指所有修禪的法師都叫禪師,我們講的禪師不一定是出家人,在家人也可以,但是他有一個能力,就像教練在選球員一樣,教練他可能沒有球員那麼厲害,但是教練是什麼都會,他有一點是別人不會的,那就是看人。你適合打擊,你就當全壘打王;你適合投手,那你就去當投手王。然後是我怎麼訓練你成為投手;打擊者我怎麼訓練你成為打擊王、全壘打王,他有這個能力。球場上的那些他當然都要知道,但他最重要的是訓練球員,他不是球員。

  我們現在是把禪師當作了不起的,什麼都會,你那個只是行者不是禪師。禪師是什麼都會、都懂,但是你叫他表演他就表演不出來,要表演你就要從球員裡頭去看,教練不可能打全壘打,教練也不見得投得好,因為投手是投手,王建民會投他就不會打,投手的教練絕對沒有王建民投得好,全壘打王的教練也不如全壘打王,教練要是都會他自己下去打就好了。所以你要懂得禪師要求的條件不一樣,因此禪師除了這些基本功課以外,他有一個就是身心要健全。

  禪師對於球員的出色要很高興,你不要球員一出色「嗯,他怎麼可以比我搶眼。」那不然你教練是在做什麼的,你本來就是在訓練球員比你還厲害的,當指導者的人常常對下面的球員們都看不慣,那就沒資格當禪師了,你要留意到這一點。但是他真的好嗎?你要看到他發展潛力,意思就是說眾生有沒有可塑性,這是禪師要的條件。可塑性越大是越有成就的,但可塑性太大沒有用,麻糬都不會成型的,麻糬最有可塑性,可是它不能成型,你放下它就癱下去了。

  完全沒有可塑性你不能雕,有了可塑性以後,也不能像麻糬,這樣也不行啊,所以我們在選才的時候是禪師的要件,因此禪師必須人格性要很健全。我們在選真正禪師就要他對於稱讚如來、禮敬諸佛很厲害,禮敬諸佛就是選才來用,稱讚如來就是稱讚學員的成就,廣修供養就是好好的教他們,就要具備這三個條件。

問:請再舉例綜合法塵、單一法塵的實況。

和上:
  這是經教上面,你要多聽經,不在這裡講。

問:對於被人畫個圓圈叫你站進去不准動,內心會想衝出重圍,是人格性的缺憾嗎?那畫圈圈的人是完美的人格性出現嗎?請教如何雙破雙立這方面的方法。

和上:
  這個跟雙破雙立沒關係。畫圈圈是誰把你畫圈圈叫你站裡面不能出去?這是一般社會道德教育。你進到佛門中來,這是不一樣,剛開始要有一個共識的建立,所以它有一個標準,你把它叫做圈圈也可以。這個圈圈建立以後你要破圈圈,但是不是你自己破,當你在社會標準下想破那個圈圈,他們就叫叛逆。你想要衝出去,那我告訴你,從修行的立場看,這叫肯定自我,你不要被圈圈圈住。這種人以社會標準來看,是好修行的人,但是你要進到佛門中來,首先又有一個圈圈,把你這基本的技術要學好,假如沒有這個圈圈,你這個技術學不好,要留意到這裡。

  所以現在進入佛門不照標準來的,基本功課不做的,基本上都沒辦法,因為你基本佛法都不懂,怎麼學?然後進入佛門都是你的意見,那就不行了,不能有那麼多自己的意見,那你就必須先接受這裡頭給你的標準是什麼。

問:請示和上打坐有息一直加快,快到連數息的數都數錯了,我一直盯著它不放,心也跳到只剩下很微的動。當發現數錯的時候,忽然停住了沒息,差不多有幾秒鐘,息轉慢、很細、很綿,感覺很舒服,但沒多久被腳拉下來,這種狀況連續好幾天。第二次息開始加快,我盯著它數也沒數錯,但幾次以後息不加快了,只有感覺息平穩細細的,後來我一直要再看那個心的狀況都看不到,我就把我依的處放在心跳,剛開始那個心跳很廣,慢慢的訓練幾天有感覺縮小了,又看到不只心在跳,裡面還有更小的東西在動。現在又發現耳朵外面有嘰嘰叫的聲音,而且感覺雜念很多,請問和上我要如何安住?我這樣的方法對嗎?請和上開釋。

和上:
  根本就不對,沒有對。你是順著它來,順著它的這種情況,你很容易進入舒服禪,所以基本的方法,數法那個息出息入怎麼數的部分要學好,你一開始還是放在風門,你現在基本上是靜下來對自己的狀況有所瞭解這樣子,而這些狀況都是平常的狀況,還沒進入修行,不過你開始在整理自己,我現在要出征,整理好臉盆要帶、牙膏、牙刷這些在整理這個樣子,還沒開始接受新兵訓練,這基本的,每個禮拜參加的共修好好地去修。

問:我會一直在找之前那種心快速的狀況,是因它加快的時候妄念跑不進來,當它停止時,雖很短但很享受,我的數法文化是從一到十,這是剛學的時候都沒丟,還很高興以為了不起,後來聽和上開釋才知那已成慣性,我就改一到九或不等的數法,一發現慣性就換,結果我在最低一到三、三到一最難調,往往不知是往下或往上,用了很多時間現在改善一些,一支香差不多忘了兩三次,什麼狀況才算數法成熟?發現數錯了重來。

和上:
  這個一到十就是一到十,你先定一個標準就是一到十,那你這個會一直算下去都沒錯,一支香差不多兩三次會跑掉,這快要成佛了,沒有你這個是慣性。這個同修他應該是很簡單的、很單純、很純潔的人,你要好好的把這個基本的架構弄好,現在在訓練的,對佛法、對我們講修行的東西認識不夠,師父在講的,你聽得好像都懂,你就是想修就對了,其實老師在上課根本就聽不懂,那我就是要讀書,每次考試就是不會,就是很認真,書都讀到爛了考試還考不好。

  但是幹部你們這邊要派一個指導他,他很想學,你就知道很認真的孩子但是不會用,就是他很認真讀書可是不會讀,他不是不讀他很認真讀,但是他不會讀,所以一本書讀到爛了你還說他不認真,他真是認真,但是考試都不會,因為他不會抓到重點,因此在教他數息的時候,要把重點講清楚,然後一段時間,就是四個月一期,一定要給他把修行的這種東西像這樣寫一遍,這個資料、這個記錄你自己要留著,疑情記錄簿大概這兩個禮拜會印好,你就留著,你一定要留著要好好記錄。

  一段時間尤其每四個月要好好檢查一次,你們每個禮拜都要寫,像這樣一寫你就知道你的層次是怎麼樣,你的缺點不要怕,在修行領域是坦白的,你缺點暴露出來,我們才好跟你做改造,你應該怎麼用功,不然你不知道。看你這種情況就知道你在學校也是很認真讀書,每次考試都要被打。人家說錯的站起來你就站出來了。手伸出來,打完了說老師我對的耶。對的為什麼出來?因為被人家打習慣了。老師說錯的出來,你就傻傻的第一個跑出來。

問:入座時先透過對息冷熱有所感受,然後經一段時間,將注意力放置在風門,像守衛般的去感受息的進出,此時往往會伴隨著痠痛,當我息融入順利時,痠痛自然的像某一種按摩般的被處置,數息情況較順利,如果痠痛牽引得厲害,很容易注意力就在息上面了。目前克服的方法是先調整姿勢讓痠痛減少。

和上:
  可以,這也只是這樣,痠痛,這個身體有問題,一直會有痠痛的問題,要多運動,這個運動可能是單槓或雙槓最好,試試看單槓雙槓,沒有的話我們弄幾根鐵棒在這裡。

問:請問數息能不能從鼻入息到體內的丹田做點,然後再以丹田的點出息到體外丹田的點,就是一個大半圈?

和上:
  這個半圈怎麼樣訂那是無所謂,這個跟你息出入我們講的畫圈圈的情況一樣,這個沒有關係,那個是一個小技巧。

問:用心過程,行香時專注風門感受氣息的進出,行香過程提醒自己放鬆、放下一切、放下大腦意志、放下恐懼、放下身體的痠痛,邁開步伐自然會有一股力量推動前進越走越快。

和上:
  這個是越走越快嗎?你看他剛才敘述的這叫越走越輕鬆,你看用詞就是這個樣子。假如越走越快你走在那裡會像風箏一樣會這樣一直轉,不是,但是你會很輕鬆,你會覺得輕飄飄的,好像越走越快,事實上你在行香,再怎麼快,快不了多少,但是會越來越輕鬆的感覺是真的,所以調整息出息入的方法,對一個人血液中含氧量增加有幫助,含氧量一增加,你的自由基就排出體外。所以有的人看的不一樣,含氧量增加你全身細胞就會跳舞,你會感到全身是透明的,這是一種感覺。有的他感覺排尿特別臭,為什麼?因為自由基排出去了。因為你注意到哪裡,所以你講的那個現象就不一樣,你現在感覺是越走越快,這也是一種感覺。

  我常跟各位講說,你講的“那個”是什麼?“那個”實際的狀態,“那個”才是重點,所以詞不要緊。我在跟各位講說要各位發心當幹部、領執事就是這樣,要聽同修們講的話。那你剛開始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是你一定要聽多,給你聽到兩百個人以上,大致上你就知道他在講什麼。一開始他才講一點就傻在那裡,不知道在講什麼我都聽不懂,這時候他是菩薩示現來跟你亂講,為什麼亂講?因為你一定要試著解答他,那不然你當什麼小老師,你這個時候答你不是故意亂答,但你事實上就是亂答,因為你不知道狀況嘛。你大概要兩三百個以後,你就會漸漸進入狀況,大概他問的是什麼什麼,大概到五六百個你就會清楚一點。

  像現在來講我大概兩萬個人,所以你們在問的問題大概是什麼狀況,我不敢說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五我都能掌握的到,就是這個樣子。所以你一定要多接觸,因為你有在實修,但是他問的根本不是你沒經驗,有些是你早期的經驗,有些是跟你早期的經驗相平行的經驗,但是你一下子分辨不出來怎麼問這個。有的一打坐說我頭上會發光,我說你頭上是怎樣的發光?他說這裡發光,我說不是發光是這裡發光,他說不是喔我記得是這裡發光。那到底是哪裡發光?你不是說你會發光,問他到底哪裡發光,他就講不清楚了。那就表示他在修行的過程裡,他腦部的含氧量增加,血液中的含氧量已經到大腦來了,所以他感覺到很輕鬆,很輕鬆他講的就是發光嘛。所以你問他哪裡發光,從頭問到腳他也不知道哪裡發光啊!

  但是那證明他腦中的血液的含氧量有增加,所以他坐得很輕鬆,那輕鬆的感覺他用發光來形容這樣而已,所以他在講什麼的“那個”是什麼,你做一個禪師這一點要瞭解,一定要瞭解,眾生的語言他從他的感覺裡講出來的都沒錯,你一定要瞭解他的語言是什麼,你要是不瞭解眾生心你能講嗎?

  語言表達的相不同,語言背後所指的“那個”是什麼,你能知道那你就是禪師了,就是這麼簡單,像這幾句話你就可以看得出來。

問:上座時從注意呼吸,坐好後先感受風門處氣息進出、放鬆、開始數息,呼吸有作意的問題可能是因為大腦對呼吸有預設概念,一注意呼吸就會用概念套入,所以告訴自己要抱持探求自然呼吸的樣子,但隨著息變細長不明顯,妄念、昏沈也會隨之而來。

和上:
  這個叫自然呼吸,呼吸的本來狀態。你就注意這兩點就好了,息出盡跟息入盡那兩點,那你息出的狀況慢慢就會弄好,心就安住在一點。我們講是風門對息出息入很清楚,很清楚不是要叫你那麼緊張。就像過收費站,常常這一個車道的小姐跟那一個車道的小姐在吆喝,她一面收銀,一面找錢,她也一面跟人家講話,這叫輕鬆自在。剛開始的怕弄錯她就很緊張,等到逐漸熟了她就很輕鬆,還可聽音樂、唱歌、跟給錢的司機講話,這個為什麼?就是她熟嘛,熟了她就不會緊張。

  現在我們剛開始,都在開始的狀況中緊張,那麼在這個緊張裡,假如你還在意別人對你的緊張表達意見的時候,你就容易陣亡,所以這個時候你儘管做記錄就好了。

問:對治昏沈爭取時間休息,之前會利用休息時間拜懺、檢討與佛菩薩對話,但坐香易昏沈,中午有休息精神會很好,但沒有拜懺,心較不能安住也容易浮躁。

和上:
  這就要慢慢去調整了。

問:對治妄念把一到十縮減為一到三、一到五避免平行現象而不自知,一察覺平行或不清楚馬上重數不要有空檔讓妄念有機可乘。

和上:
  這個就是在摸索的過程,你去試,對不對不要管,去試這樣就對了。

問:對治沮喪感,告訴自己和上說的一千次的失敗有一次的成功,這些都是必經的歷程。

和上:
  這個就是摸索對自己心理的一個療癒。

問:平常生活中對境緣修,平時拜懺、拜佛、提疑情、自我反省,如此的行法就可以了?或者還需要其他的加行去超越?

和上:
  這個對境造修,對緣你去修行那平常拜佛,你對緣修行其實那就已經很廣了,對著各種緣境出現你都要修,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也要多誦經,你有拜懺、拜佛那多誦經。不會將經典直接運用到生活中來,這是正常的,經典裡面用的詞、句子你會用出來,經典是理,生活是事,要能夠理事無礙、理事圓融那你就成就了。

  所以平常多拜懺、多念佛、多誦經,生活中你就對緣慢慢修、慢慢修,哪一天你就會一下子開竅了,那經典的理你就真的完全可以用在事上。現在誦經歸誦經,對緣造修歸對緣造修,其實這時候的對緣造修叫修養,因為理你用不上,但這個理用上去你就開竅了,一接通的時候那就不是修養,那時候就是真修行了。這是一個過程的狀況。

問:我有一個行法的問題,我在生活當中,面對境界的時候去觀照遇到問題跟自己信心的問題,就像我看不習慣,我就想開口唸,對方聽到也會不高興,我也有拜佛拜懺。

和上:
  遇到看不慣的事每天晚上就整理一下,一件看不慣就一百零八拜,五件就五個一百零八拜,看你有幾個看不慣,這樣就好了。把這些通通檢討完畢以後就靜坐,靜坐是要反省檢討這個叫欲界定。反省檢討為什麼會看不慣這小孩子….,有沒有答案通通要放下,反正看不慣也過去了,通通要放下,反省檢討以後就放下。反省檢討其實就跟洗刷一樣,有時候一次你洗不乾淨,不乾淨你常洗就洗乾淨了,所以要常常反省檢討。

  反省檢討就是懺悔,懺悔的相先拜嘛,一百零八拜,再來那就理上,理上去懺悔,事實上事上懺了,理上也懺了,這樣的話你就跟對緣造修能夠連結起來。以後這樣的問題都要寫下來,寫下來才有依據,不然十幾快二十年,你都還是存在這個問題,跟十幾年前一樣沒有成長,一定要做記錄。你不要認為我不會寫,你要是這幾十年來都寫下來,你現在都已經長很大了,那不然你就永遠種子還是發芽的那個狀況,你都沒有成長,這樣久了會爛掉。一定要要求自己,不是不能寫。

問:平時持咒似乎較打坐攝心也易提神,打坐中若昏沈是否適合用五分鐘的時間持咒來對治?

和上:
  當然可以。這就是摸索,你在摸索進行的,再摸索去嘗試這樣就好了。

問:打坐中數息失敗、沮喪、昏沈,是否可用類似角色扮演的方法,大人教小孩的方式鼓勵來約束自己?

和上:
  可以。這個也是一種摸索,摸索去嘗試都可以。

問:放鬆後開始數息,身體常會逐漸調整成奇怪的姿勢,若不理會則怕會有傾覆之虞,若理會則常干擾數息不能進入狀況,請問該怎麼辦?

和上:
  你不用擔心就隨它去,還是繼續置心一處,身體變什麼型都無所謂,不是只有你,很多大德都一樣。那個九華山百歲宮有一位肉身菩薩──無暇禪師(中國肉身菩薩很多,因為中國佛教都不會廣告,西藏佛教就很會廣告)。他後來的傳說是這個樣子,火災要燒到這個殿來,要把那些燒掉的時候,無暇禪師他已經入滅了,突然間他伸手火就熄了。其實不是,他已經入滅了手怎麼伸起來,你看他已經大成就肉身不壞了,他就是打坐的時候他那個手就會伸起來,沒有為什麼。

  所以你也會,其實這裡面有一個要領,就是你在置心一處很專注的時候,身體是一種氣動它慢慢的有什麼的變化,就像你說的一種很奇怪的形狀都會出現,那不要管它,它不影響你的成就,隨著它去就好。有的會一直調一直調那個氣動,其實氣動你自己可以把它調下來,但是那個姿勢是你中樞神經的影響,因為古代都勞動多,他在做工的時候,可能有一種所謂勞動傷害、運動傷害的那種情況,所以打坐才會出現那種狀況。

問:坐一段時間後左半邊臉神經、臟腑會有抽動,微微發抖的狀況。

和上:
  這個觸功德不用擔心。這是你有潛伏的疾病快過去了,讓它發出來就好了。

--------------------------

  這個五天的辛苦,我相信大家都會有很大的收穫,我們也希望大家真的能得到一個成長與進步的軌跡。一方面道場在調整,將來要來參加這種精進或者禪師團的訓練都有一定的考試,我們現在還沒有,但是教學系統在架構的同時,也希望大家一起成長,幾個同修很認真就是摸不到門徑,這個門徑就是坦蕩蕩的大門開著,看到這樣的大門還在問門在哪裡?你的門就要有一個狗洞可以鑽進去才叫門,這麼大的門反而找不到門。


-------------禪五問答02 三峽 97.12.17
取文自【無憂林─華嚴花園的苗圃】BLOG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心法工程中身心切換的象限轉移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瞬間定到欲界定的定中境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由動轉靜後的參禪金三角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更多文章列表
 華嚴行法的進程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語言講得通的,都在你生命之外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人間淨土不只是佛陀的理想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更多文章列表
 戒律是給予你身份與榮耀的一個證明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淨化」與「清理」是戒律!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戒律很重要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更多文章列表
 「懺」最重要在積功累德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世界上最迷人的禪與密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崇拜儀式與普及信仰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更多文章列表
經教
 華嚴的六十二位行法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華嚴經教行法之特勝!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佛法的專業教育與訓練 【海雲和上/開示 究竟依編輯小組/整理】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