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經」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阿彌陀經-馬來西亞檳城開示 | 2008藥師經-北美溫哥華講記 | 占察善惡業報經 | 北京夕照寺-地藏經 | 2009藥師經-新加坡講記 | 2009藥師行法-芝加哥弘法講記 | 2008東南亞弘法(馬來西亞檳城)-地藏經 | 十二因緣講記 | 耳根圓通章 | 
 
《占察善惡業報經》2013開示(三十一):佛經裡空宗、相宗、性宗的語言表達狀況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06-13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九):生命在多樣性中顯現一體性
和上開示集:佛經是覺者的言音
略談佛教的象徵性語言
就像那個罈(甕)在裝東西,哪一款都不要緊,你看陶甕拿來裝茶都不錯,但是做相宗這一款甕的人 常常漏氣,那個甕做得不結實,所以東西放下去常常會受潮,所以常常會被罵「不究竟」。不是相宗不究竟,是講相宗的人講不完整。如果是空宗,你會說:「哇!很難很難…」不是空宗很難,是講空宗的人他自己搞不清楚,不是空宗有問題,是講空宗的人有問題。性宗也是一樣。你看《華嚴經》好大好大,胡適曾講的,釋迦牟尼佛最會吹牛了,他一直吹牛、一直吹牛,無量無邊無量無邊…都是在講《華嚴經》,禪宗剛好把這三個弊端全避開,因為裝戇裝傻這樣,反正你也是捉摸不到,經常在做腦筋急轉彎的事,是指這個空宗的這種情況。但是它有一定的思惟模式,它思惟模式就是反襯出來,我講右邊,大家都看右邊,你錯了,禪宗它講右邊,就是左邊有東西。這就是它常常會博君一笑的地方,會讓我們會意,我就是沒有它的靈光,它就是這樣的情況。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黃麗萍
廖娪翧、賴蒼龍
魯俊華閤家(中國重慶市)
莊孟勳
許耀仁
陳光裕閤家
江素芬、陳志聰
先念一段經文:

又此妄心與前境界 雖俱相依起無先後 而此妄心能為一切境界源主

  先看這個部分。這是第一句話,前面把妄心做過解釋,這是講一實境界,那你要認識「實,結果我們都掌握到「虛」,沒有辦法把「實」給弄清楚。修行是直接讓你去體驗這個部分,知道還不算,你體驗呢?你可以實踐而體驗得到,但這裡頭它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它很微細,這微細從哪裡看呢?我們這衣服有粗的有細的,你可以看得到,心性裡頭也有這種情況,我們常講人家說粗心大意,這個就是粗的;這個人很體貼,因為他很細心,所以你看到一個人用心的粗細,還是可以看得到的,那麼你感受到真實生命的存在跟虛妄生命之間的差異呢?事實上就是這個粗細問題,因為它是很內在,它不抽象它很具體,那你要是透過禪觀的訓練,那直接就擺在那裡給你去看。

  最近有一部電影叫「少年Pi的奇幻漂流」,我在飛機上只看一半,後來看到一個簡介,要拍那部電影,我不知道我也沒看到什麼,它說那個船是白色的,那白色是哪一種白,光是那個白色有一百多種,我們看都差不多嘛,都是白對不對,換句話說,我們的眼睛在看顏色是很粗的,那個藝術家在看顏色就不一樣了,光是一個白色都有一百多種,那其他的那難怪會說眼花撩亂,這就是粗細之間。用語言講真妄那簡單,那真妄你還分不清楚,你是那兩個字你分得清楚,那兩個東西擺在那裡,你就看不清楚。我們在看色板的時候,它也講得很清楚,這個是一號白、這是三號白,這也很清楚。兩個東西擺在一起也清楚,兩個東西分開你把三號白拿出來,我看你就眼花了,對不對。沒有編號就那個顏色給你看,那個牆壁的白你看看,看它是什麼白,跟這個紙的白一樣白嗎?不一樣,跟這個屏幕上的白一樣白嗎?你一看就知道不一樣,可是當它變成色板讓你挑的時候,修行就是這個狀況。它沒有標號,給你進去,把真妄拿出來你就都糊了,不止真妄。

是你的語言粗糙,不是你的境界粗糙

  我們講能所這兩個東西很明顯的,一個能一個所,那一看你就知道,你進到裡面去,能所真能所,你就在那昏花搞不清楚,師父這樣對不對,師父說不對,噯不是這樣說嗎?怎麼又不對?!其實你要知道,你進到你的境界去講你的境界,你很清楚,我沒進到你的境界,不是你的境界不對,是你在表達不清楚,這個就問題了。是你的語言粗糙,不是你的境界粗糙,因為你覺受你的境界,你感受不到,語言是用你大腦所知的,在講你自己的,你要講所經歷的境界,首先是你到底有沒有進去,你有進去沒進去你都搞不清楚,所以你就一直講,有的人進去了,他不知道他還以為在外面,就跟他講這樣對了,他也怪怪的。為什麼怪怪的,因為那個境界搞不懂,你必須有很多的經驗你才知道。所以常常弄到最後,「啊!我終於了解了…」那對不起,那是第一次。終於了解還不算,要進去,要把裡面的境界陳述清楚,才能夠看到能所,主詞受詞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你平常沒有訓練,這個時候就看到你的心細與不細,這很重要,現在這個地方要跟各位講的,也類似這種狀況。

  要講這之前,我要先跟各位再談一下,因為昨天有跟各位談到,這個經文本身是性宗的思想結構,但是用語是用空宗的語言跟相宗的語言,唯識是純相宗的語言 但是在講這些,是幻妄又是空宗的語言,所以它經常在破,經常在破也是空宗的語言模式,雙破的語言模式,但是在性宗裡頭又不這樣表達,所以我們知道說,這個是由空宗轉入相宗的,早期階段的經文,現在我找一個比較成熟的經文,是楞嚴會上的一段經文,來給各位看看。

  這一段經文,這是阿難講了半天,佛陀發覺他都弄錯了,所以佛興慈悲,這些弟子們很認真的修,修到瑞氣千條滿天全金條,手中沒半條,所以佛興慈悲哀愍阿難及諸大眾,發海潮音,你看這就很性宗的語言了,還發海潮音呢!他也不過講話而已,但是性宗會把它美化叫做海潮音,你看這經文你就會覺得:「哇!佛陀講經的時候,一定像大海一樣一波一波過來」,沒有錯,它是這樣形容。那海潮音用物理學上來講,就是加上麥克風講得遠一點,就這樣而已。要講它內容當然不是這樣,內容是一波一波來,所以我把它分成五段,這是一句話,他講的一句話分五段,就像海潮五個浪這樣湧過來,所以叫「海潮音」。你要懂得這是性宗的語言,你要不懂的話,我告訴你講《楞嚴經》講到這裡,一定跟你講說他的聲音是多美,像交響樂團這樣,這樣你聽得懂嗎?尤其這麼微細的經文它不可能的,現在你看經文我講給你聽,你用意會的方法會比較好。

  佛就這樣講,我常說:「言色心諸緣,及心所使諸所緣法,唯心所現,汝身汝心,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現物」。這個太文謅謅了吧,對不對,這種純文言的經文,等於是中國人自己寫的,這根本不像翻譯。所以有人說《楞嚴經》是偽經,這不可能是翻譯的文辭,但是我跟你講,確實是翻譯的,你要留意到這情境。這像什麼呢?阿公坐在躺椅在樹下乘涼,陽光從樹葉透下來,阿公坐在那裡,小孩子孫子們一堆圍過來,最疼的叫長孫,就是阿難,又來撒嬌,要吃糖啦、吃餅啦,都不吃飯,就類似這樣子。阿公本來想要休息一下,也開始說故事,這個時候就把長孫叫來,拍拍肩膀摸摸頭,我常常告訴你,就那個情境已經顯現在那裡,你們這些孩子都不懂事,色心諸緣,這糖果餅乾可以吃一點,但不要當主餐吃,這樣會營養不良,因為色素太多、防腐劑不要吃太多,跟這一樣啊!

  可是我們現在不是,開水不喝都要喝罐裝的,跟這個情況一樣,為什麼?因為那好吃嘛!但是那就不好 跟你講這個會得肝硬化會得病,那不要緊;跟你說吃了睪丸會變小,大家才都不吃了。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你只有涉及到你真正關心的,你才會注意,你不關心的,根本無所謂。塑化劑事件發生的時候,大家有沒有比較少喝一點?沒有啊!大概只減了百分之十-二十而已,當一個研究出來,確定會影響生殖功能的時候,哇!整個銷售業績掉下來了。眾生不是不畏懼,他不以為可怕就沒有關係,講到他自己的欲望對衝的時候,那個就產生作用了,這個一而再再而三講的狀況,就叫「海潮音」。像對小孩子說這零食不要吃、不要吃,還是硬要吃;跟他說吃了牙齒會蛀會痛,他還是要吃;你若跟他說再吃我就揍你,那時候就停了,因為就要揍人了,這個時候他馬上的苦痛就現前了。

  這裡頭就涉及到其他的價值觀問題我們不談,現在是跟你講總說這些文字你這樣看就懂,但是你要進入那裡面的境界,很難進入,他說色心這兩個諸緣先講緣,色就剛才所念的相跟心兩個東西,及心所使諸所緣法,心所使就是指揮標的的那個,以及所緣的法都唯心所現,講得很清楚。心跟色都是心所現,汝身汝心,也都是心中所現,唯心所現。這個地方很討厭的就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現」 這個字大概都沒有人會解釋,這是純文言文,「妙明真精妙心」有沒有,「妙明真精」是形容詞,換句話說這個可以不要,但是要形容這個唯心所現的唯心,又叫「妙心」,可能這個房融在翻譯經典的時候,真是舞文弄墨,你要是給這種國文老師教到,他不把你當得死死的才怪。因為這個文句是多餘的,他要這樣形容是形容這個心的微細作用與變化,是凡夫這一種粗糙的心思所沒有辦法發覺的,他為了形容這個部分,他用「妙心」這個字,可是你用「妙心」這個字以後,人家又把這唯心的心給神格化,就變成好的這邊的看法,也有這種引導的作用,所以才用這麼長的「妙明真精妙心」,其實就前面那四個字「唯心所現,汝身汝心皆是唯心所現」,就這麼簡單,這樣你就懂了。但是它這個性宗的語意裡,還特別要形容你這個心是多變的,而且是多重作用的,很微細很窮盡,不是我們一般粗糙的心所能體會的,它是要強調這個東西。所以前面才有那種形容詞,這是第一句話,第二句,他第二個海潮上來了:

云何汝等遺失本妙,圓妙明心寶明妙性

  這個形容詞更長,這很簡單,云何汝等,就阿公跟你講那麼多了,你怎麼都忘記了?是不是那個意思。那麼他講什麼,「遺失本妙」,就是遺失本心,既然是唯心所現,你掌握那個心就好了,你為何遺失這個心呢?他就用「遺失本妙」,這「本妙」就是本心,「圓妙明心」也是那個心,「寶明妙性」也是那個心。其實這三句話,他詮釋了這個心的三個向度。「遺失本妙」就遺失本體本心的本體;「圓妙明心」是心的相;「寶明妙性」是心的用,換句話說本心的體相用全都示現給你了,你看看這種性宗的經典,你為何把這個心的體相用都遺失了,忘得一乾二淨?你忘記本體應該還記得相,忘記相也記得用,忘記用也記得相,三個怎麼都沒了。

「遺失本妙」就遺失本體本心的本體;「圓妙明心」是心的相;「寶明妙性」是心的用,本心的體相用全部都表現出來了

  你看很簡單的一個東西,在性宗的立場裡,它的語言表達是這麼的窮盡。空宗就沒有,空宗很直白,唯心所現就唯心所現,其他都不講了,這就是為什麼空宗的思想,會演進到性宗來。性宗的思想是非常微細的,把空宗的這種「唯心所現」的心,它直接就把你衍化成體相用,還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切入,好讓體相用都忘失。

  第三句,第三個海潮又到了。他說認悟中迷,意思就是迷中誤認,你現在遺失了所以你就誤認,你迷了誤認,「晦昧為空」,空是什麼?「晦昧」就叫做混水摸魚,你在混亂中誤以為空,空晦暗中,在空晦當中純粹是混水摸魚,反正不知道直接自己想像,都自以為是,「結暗為色」,色的東西,是在空晦暗中結暗為色,那個實際的作用沒有講,但是他用一句話把你帶過,就是說這一堆很亂,剪不斷理還亂,他不跟你剪了,就把你擱在那裡,那一段就是我們經文所講的那個部分。「色雜妄想,想相為身」,身是怎麼產生的?「聚緣內搖,趣外奔逸,昏擾擾相,以為心性」,他用很傳神、很小說式的寫法來說明那個非常深奧的空宗理論結構,就這麼一段講過去了。所以在講性宗經典的時候,我跟你講這三句話,你要用空宗的邏輯來解釋,沒有六個鐘頭你講不完。這個晦昧為空空晦暗中,那裡面的結構是非常微細的,它理路是很完整很清楚,所以這種經書可以讀得通。大概來回兩三遍就讀通的人 他的數理邏輯是非常高的,換句話說他數學成績一定非常好,因為這個邏輯是非常嚴謹,像解方程式一樣。一個等號,裡面就一個五元聯立方程式一大排,一個寫一個寫都不斷,放心那種人在那邊,很認真的寫那個東西的時候,絕對一心不亂。

念佛不能用念珠,用念珠的人不會念佛

  現代念佛人不會一心不亂,因為那個方程式根本看不懂,他很粗糙,所以我跟你們講說,念佛不能用念珠,用念珠的人不會念佛。因為一用念珠你就打妄想,因為念佛得一定要用念珠掉入「有依」的陷阱裡,手一直撥一直撥一直撥…「哦!今天天氣真美這麼好…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真這麼美,你大概幾乎可以看到,所有拿念珠念佛的人,都邊念邊睡。他唯一的功德就是說 不會在那邊煩。他若不念佛,會對你碎碎念,他若念佛他會去煩佛祖,佛祖都坐在那裡不動,隨他煩不要緊,不要煩人就好,煩人就跟人吵架。這個就是它唯一的功德了。

  念佛要念到這樣子一心不亂才可能,要怎麼一心不亂你要自己練習,念佛是比較好練習,因為它有兩個東西給你對著,知道嗎?第一個佛號、第二個要念到十萬,一坐下去就要念到十萬聲不能斷,你一定亂,因為你不知道怎麼算,所以你就藉著念珠最方便,尤其是那個叫做「計數器鬼王」,喀嚓喀嚓喀嚓喀嚓…你看他在那喀嚓,他還能跟你講話,那個念一千萬聲都沒用,因為只有喀嚓而已,他一面按一面說:「你好,好久不見,怎麼樣訓練自己,可以不起妄想、不打妄念?」我們就跟你講,四肢全用,頭也要用,頭是算十遍,這個一到十掐一個,這個掐一遍就一百遍對不對,這掐一隻是十遍,這裡掐一個是一百遍,所以數目你不用算,這個掐就一千遍了嘛,你要繼續念怎麼辦?還是這邊一直來來到這裡一千遍,就腳指頭壓一個對不對,腳指頭全張開是不是一萬遍?我跟你講,你要到一萬遍都一心不亂,能夠順下來,那可是功夫成片。那左腳還沒用到,左腳若用,剛好十萬遍對不對,這樣講很簡單,你回去試試看。口乾喝個茶…哇!剛才念到哪裡重來?!這樣子我一定要把茶準備好,對不對 你把茶準備好再念…念到八千多的時候,糟糕,要上廁所了又完了!後來你就想到說,那不能喝水,可是會渴,那我來含個喉片,含個喉片又在那邊咳嗽…你一定要把這個部分給調好。

  普獻法師跟我說他對治咳嗽有祕方,我說什麼秘方啊?因為我常講經講課講一講會咳嗽,他講經不會咳嗽。他說這秘方是菩薩告訴他的,早上起來不能喝水。哇!我犯了大忌,我早上起來先喝茶。每一個人都有你的方法,你念佛會咳嗽就想喝水,喝水就想上廁所,你要怎麼訓練一心不亂?這些毛病要自己調,要把這個東西調好。你要不先調身,好了念佛才不會一心不亂。因為真念佛有一個調適的過程,而師父要教你,這些調適過程都要教,不教可以你要自己摸索,師父只有看答案,功夫成片沒?考試啊!功夫成片就要考試,一萬聲大概一小時,你念一萬聲看你怎麼念嘛!所以很多人一上台,念珠展開了,我說不及格,下去!他都還沒念,就錯了。我要考國文你拿數學來,當然不對嘛!所以要來考試的,大概一百個人進來,九十八個會被趕出去,因為你弄錯了。你跟誰學我不管;他怎麼教我也不管,我只是要告訴你這種狀況。

  所以你一定行法要去進行,才會發現那個很微細的東西,是很微細要去處理。剛才是捏哪裡啊,手指頭要怎麼比啊,比到最後手整個都硬掉。你要到一千、兩千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這腳指頭太用力會抽筋,這裡太用力,你不知道捏到哪裡去了,到底這是…你看我這樣子是壓下來呢、還是升上去?你到那邊只要一恍神,「哇!這下慘了,剛才念到哪裡就不見了」,你要不要重來,所以一萬聲是一小時,那是指已經排除萬難了,要我們來念一萬聲,各位大概十小時都念不完,因為常常弄錯再重來;弄錯再重來…已經念了四十分鐘,在那邊懊惱這樣不算,剛才要算下去,現在再念二十分鐘接下去…那個不算,那心已經亂了,那個功夫成片,不是功夫兩片。兩片就沒有成一片。你十萬聲上三次廁所回來都不算,哪有十萬聲讓你分段剪接的?!那個叫造假!不行!念佛不能剪接,所以功夫是這樣訓練的。你只有心靜下來你才能轉移到另一個象限去,心不靜下來是不行的。

色身跟山河虛空大地,都是你的心所變的

  這我不跟各位解釋了,是讓你了解到空宗跟性宗經典的差異。你看第四句,第四波海潮音了。「一迷為心,決定惑為色身之內」,把心一迷,你就以為色身是你所知的,已經忘了,「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虛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你一迷,顛倒了,你就忘了色身跟山河虛空大地,都是你的心所變的。你看第五個他講,「譬如澄清百千大海棄之,唯認一浮漚體」, 就大海那麼大,你什麼也沒看到,就看到一個點,一個爛屍體在那邊,你就看到了,大海都沒看到,就跟這個意思一樣。他把那一浮漚體認為全潮,全部的大海。「窮盡瀛渤,汝等即是迷中倍人」, 你一顛倒不認自心而認外相,就是加倍的迷,沒看到大海,看到浮漚就以為是大海的,那你比他更迷。「如我垂手,等無差別」,他現在把手放下來,這在前面,佛是用手多羅綿手看誰動的問題,這個東西後來六祖惠能就是「風動幡動,仁者心動」有沒有?就演變到這裡來,那就變禪宗語言了。性宗的語言轉變為禪宗的語言,又是另外一個層級。如來說你們都是可憐愍者。我們這裡有義學的同修,就在研究這個經文結構語言模式跟思想,那個就是義學要深入的。        
            
  義學研究《淨行品》的人,他要研究的不是語言文字,《淨行品》的行法是什麼?禪觀的人修的,修《淨行品》的行法;那義學修《淨行品》的語言、它的思惟模式,留意它性宗思惟模式的表達方法。我們現在跟你講的是,從相宗到空宗到性宗的思惟模式,淨行品的思惟模式,是屬於性宗的思惟模式,你要去架構它,然後這個思惟模式,轉入禪宗思惟模式的時候,是怎麼轉的。

  禪宗絕不是空宗,禪宗是另外一種禪宗的思惟模式,所以禪宗的思惟模式,全部展現在語錄公案裡面,所以禪宗部的那一部,根本不在三藏裡面。三藏是經律論,請問你語錄公案是哪一部?它既不是經部、也不是論部、也不是律部,那哪一部?所以這一部根本就是另外一部,它的語言模式是完全不一樣的,是禪宗的語言模式。我只是舉這個例子給各位看一下。

  楞嚴會上講性宗的表達方式,它已經把你「一實境界」的標的講出來了,然後你迷掉的部分它全部都講,現在前面的境界裡。它告訴你一實境界展開的結構,從這裡開始,是要講妄心作用的部分,也就一迷為心的那個部分。那麼下面它還講到,他說妄心跟前面所講的境界,雖然是相依,產生也沒有先後,但是妄心還是為一切境界的根源。我花那麼長的時間引用這個楞嚴會上的經文給各位對照是說,這經文在空宗的語言來講,是很簡練的提出來。但是在你的思惟裡頭,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空宗的語言,一看好像是懂了,其實是一點都不沾邊。

  空宗的語言一定要背,《心經》要背、《金剛經》也要背,這是典型的空宗語言,這種語言你要一直去背,當然《大般若經》是最典型的,《大般若經》六百卷你怎麼背?但是看一看 有一些經文,你還是要背。像這個都是空宗語言,你就是要背 因為這個背是一種基礎,你要做思惟你才有料,不然你沒料你要如何思惟?那就師父說的都對,師父要殺你,你也對。所以這些東西你必須有資糧。平常我們很少接受這種訓練,我只能這樣跟你講,這種訓練我沒有特別 我跟大家一樣,應付考試就好了,考試畢業以後再回過來,這些你根本沒有受過訓練。

  我從高中的時候,就特別喜歡這種看不懂的書 每個禮拜六中午下了課,我就跑到台北來到牯嶺街,那時候牯嶺街舊書攤去買書,一本五毛錢、一塊錢,都要殺價,然後再帶到火車上。我都走路從台北車站走到牯嶺街,買完書再走回車站,從台北車站到宜蘭車站要下車,我就看完一本書。因為那時候要四個半鐘頭快車,慢車要八個鐘頭,所以搭火車到福隆,一定要買便當吃,有錢買便當五塊錢,沒錢買饅頭一塊錢。有一次在拿錢出來掉下去了,那個饅頭又收回去了,氣死了餓得不想說了,火車到宜蘭,差不多凌晨三點多的時候。有一次火車頭壞, 本來十一點的列車,十二點要到,結果到那邊已經三點多,肚子又餓,揹一大堆書又冷。就是當時,就專門看這種看不懂的書,所以那些書都畫得很多記號,因為我都用原子筆一圈一圈,用紅色原子筆,一個字畫個圈、一個字畫個圈,這個地方最不懂就圈起來,這一段如果都不懂,最後用紅蠟筆畫直線,一百卷經文都看不懂、兩百卷都看不懂、三百卷都看不懂,不要緊,不懂就是要看。

  那個時候真的有感覺那一種很難過又很快樂的感覺,才深深感受到什麼叫痛快,被虐待都很快樂,看不懂你要一直看,幾乎我沒有看過第二遍,因為都看不懂,你哪有可能會看第二遍,可是你看很多下來就懂了,到後來就不用了,可以在躺椅上看,看完丟掉,因為你自然就懂了。你說你當時不懂,你一直要問要弄到懂,那不是痛苦那叫罪過,跟自己過不去。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有信心,要給自己的信心,不懂是現在不懂,終究我一定要把它弄懂,我就不相信擺不平,這樣就好了。

這些經文不是難懂的問題,是我們的思惟不夠細密

  這一本看不懂,我再看、再看…現在那些書也不知道哪裡去了,搬家搬來搬去,被我媽都丟掉了,搬家的時候搬書是最痛苦的,但是你一定要這樣看過去,那些書現在賣是不得了,都絕版書,但是找不到了。我有兩個遺憾,一個是古書、一個是唱片,唱片也不知道丟哪裡去了,當時那很好的唱片,後來不用電唱機,唱片也失蹤了。現在我是告訴你,這些經文不是難懂的問題,是我們的思惟不夠細密,知道嗎。

  而且在佛經裡又有相宗的語言,又有空宗的語言,又有性宗的語言,空宗跟相宗語言最多人在研究,尤其是相宗,所以唯識家,唯識家他是搞名相,要搞邏輯的,空宗語言的邏輯比較好,到了性宗語言的時候,大概都把它轉為藝術,剛才那個《楞嚴經》那個地方,大概你就可以畫很多的畫。以藝術家來看,反正看不懂,那個情境就出來了,所以他很會作畫,性宗的語言很容易產生藝術。你可以看到華嚴的富貴是什麼,因為你看了華嚴經文以後,會有很多影像浮現。假如是藝術家,這影像浮現,就是他典型的創作的靈感,不管你是抽象畫的還是寫實畫,它都有很多的靈感可用。

  那你假如讀禪宗語言,它有一種空靈的現象會產生、因為它常常是急轉彎,我們現在叫腦筋急轉彎,你看它兩個人對話,突然間,啪啪!兩個不同的情況出來,所以禪宗的思想興起以後,你會發現佛像的畫法不一樣,佛像的畫法是怎麼樣呢?像我們宮殿佛像,它一定坐得四平八穩。禪宗叫做禪畫,禪宗它造的禪畫是怎麼樣,會偏一邊,所以你會看到那羅漢就是一半,要不然就菩薩翹腳,例如水月觀音,這一類都是屬於禪畫,而這種畫它通常會不規則,不是很完整四平八穩的這種畫,那就是禪畫。

  它很工整對仗、很整齊的、很平穩、左右兩邊要對正的,那就是標準佛畫。什麼叫禪?不正經歪一邊那就是禪,它是透過一種狀況,在反射另外一個狀況,你假如看不到它反射的,那不叫禪,那叫做不正經。所以禪畫有一定的標準,你看羅漢最多了,都歪一邊,要不然伸一隻手,有沒有?它其實在反射另一個狀況,你要看到它反射的狀況。譬如它畫柿子,通常就畫六個叫六識,紅柿子畫六顆叫六識,因為它是語音發音,柿子所以叫六識,你用台語叫on-kii-a,就不對稱了對不對。它要畫柿子不會畫很正規的柿子,都畫那塌塌扁扁好像爛掉的,但是你會知道那是柿子。有時候根本不知道,它一定要寫六識,你知道嗎?這個就是禪宗的表達法。

  而那六個柿子一定擺的得不規則,它是在表達另一個情境。所以那叫做禪宗的語言模式,而這些語言裡頭,它有一定的思惟模式。你看空宗表達跟性宗表達、禪宗表達,都一樣,它有它的思惟模式。性宗的表達是裡面有東西,這叫性宗的語言;禪宗的表達是外面有東西,知道嗎?這兩個不同。所以你看禪宗公案你一定會說:「嗯,這是在講什麼?」會有這種感覺。華嚴這種性宗的東西就:「這裡面是在講什麼?」你看就有這不同。

空宗的邏輯是要用大腦去思惟,相宗的邏輯是要用大腦去記憶去排列

  你去研究你就會發現,常常發生這種狀況,空宗的語言,你在看的時候你常常會這樣子,這就是空宗。相宗的文字,你就會一直在那邊爬格子,「這是講什麼」「這個什麼」「這個是什麼」… 這是相宗。所以讀相宗的人會很忙,因為名相很多,這個名字,跟那個名字的排列組合是怎樣?相宗的邏輯理論是那麼的清楚;空宗的邏輯是要用大腦去思惟,相宗的邏輯是要你用大腦去記憶去排列,這是各有不同的。看你的腦筋適合哪一種, 用台灣話講;你是哪一款的,你相宗那一款,還是空宗那一款?性宗那一款、還是禪宗那一款?而這裡頭都跟你生命的本源有關,款式不同,根源是一致的,那就有問題了,不是相宗不好,是講相宗的人講不清楚。

  就像那個罈(甕)在裝東西,哪一款都不要緊,你看陶甕拿來裝茶都不錯,但是做相宗這一款甕的人 常常漏氣,那個甕做得不結實,所以東西放下去常常會受潮,所以常常會被罵「不究竟」。不是相宗不究竟,是講相宗的人講不完整。如果是空宗,你會說:「哇!很難很難…」不是空宗很難,是講空宗的人他自己搞不清楚,不是空宗有問題,是講空宗的人有問題。性宗也是一樣。你看《華嚴經》好大好大,胡適曾講的,釋迦牟尼佛最會吹牛了,他一直吹牛、一直吹牛,無量無邊無量無邊…都是在講《華嚴經》,禪宗剛好把這三個弊端全避開,因為裝戇裝傻這樣,反正你也是捉摸不到,經常在做腦筋急轉彎的事,是指這個空宗的這種情況。但是它有一定的思惟模式,它思惟模式就是反襯出來,我講右邊,大家都看右邊,你錯了,禪宗它講右邊,就是左邊有東西。這就是它常常會博君一笑的地方,會讓我們會意,我就是沒有它的靈光,它就是這樣的情況。

學佛不要僵化,真覺悟要靈活

  這些語言的狀況,表達的那種情形,是對我們在洗練自己的時候,應該要有的一種訓練。學佛不要僵化。我們常講佛陀是覺悟的人,你要知道佛陀不是你講的覺悟,他確實是覺悟,但是這個覺悟是什麼─靈活。我們的覺悟為什麼不能叫覺悟?「啊!我知道了」,你覺悟了,然後人家講半天「啊!對!」老是在那邊「啊!」那覺悟怎麼會變成「啊!」因為你不靈活嘛,覺悟以後要能靈活,覺悟以後不靈活的覺悟,不是我們講的「覺悟」,你知道嗎?你是說:「喔!我有收穫」,這個可以,但這個不能叫覺悟。「啊!我想通了」,對,你想通了,你只有那個結那條通而已,另一條不通啊,這就不靈活。為什麼一燈能破萬年暗?燈出來萬年暗就破了,這形容很清楚,可是你的燈一點起來,就只那麼一點,你的燈和點香的那個紅紅的頭一樣,所以要讀書一定要,那個香對這個經文這樣對下來,一個字一個字看,你才能看得到。人家燈一點是所有都亮了,你的燈點是點就跟香的火一樣渺小,這差很多啊!

  所以文字上講說一悟就千悟,沒有錯,那是靈活才會一悟就千悟,你這不靈活一悟就是一悟,第二個你就要再悟,你沒有辦法通通都悟了,要悟到那個「一悟就千悟」,通通都悟了,那就要靈活。那你今天靈活嗎?要沒有的話這個就很難講,只能欣賞羨慕別人。唉唷!別人怎麼那麼聰明,一悟下去就通通都懂,我們一悟下去常常被K,關鍵就在這裡。所以我們用詞,就要再加上這個「靈活」二字。「悟而不靈活所悟者小;悟能靈活所悟者廣」。道理就在這。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