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經」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占察善惡業報經 | 北京夕照寺-地藏經 | 2009藥師經-新加坡講記 | 2009藥師行法-芝加哥弘法講記 | 十二因緣講記 | 2008東南亞弘法(馬來西亞檳城)-地藏經 | 耳根圓通章 | 阿彌陀經-馬來西亞檳城開示 | 2008藥師經-北美溫哥華講記 | 
 
耳根圓通章(十一):從「入流」到「亡所」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04-21
地藏行法共修(十一):放下才能入流
觀音菩薩之耳根圓通開示
金剛經第九分--一相無相分
所以這一個地方一定要訓練好。你在生滅念裡頭叫做入流,這絕對是正確的,但是要到亡所,時間很長,昨天跟你講,最少要三年啊,不是這個禮拜打完七,你就證阿羅漢了。你有那功夫不錯啊,那善根很好,那表示你以前的基礎已經打好了,你的入流己經到了「受」跟「色」之間,那這幾天你就可以從色的定位開始向無明猛攻,對不對?打垮無明的防衛體系,那你就跨過去了,進入到相裡頭,那就破無明,證無生法忍。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蔡政文
陳頤真、顏耀輝
陳錫昌
黃亦辰
林才東合家(普皆迴向)
Amy Wu(中國廣州市)
  我們昨天談到這個「入流亡所」,我們就一個行者而言哪,我們最重要的就是要能入流,入流是「能」,「所」,你真的入流,「所」自然就沒了。那現在關鍵就在這個地方,你怎麼入?這對學佛人來講是第一步,入流就叫「證初果」,這很明顯了。
那你要證初果容易嗎?一聽了、念了,然後我就「入流亡所」。這一開始就入流亡所了,所以它的基本的門檻是很高的,它絶對不是我們所謂的狀況。你一般所認知的那種情況啊,是不叫做「入流亡所」,就像我們所講的,你是在善惡念或者變異念那邊,不是在我們講的生滅念這邊,你不到生滅念不可能入流亡所。

  那我們所謂生滅念的部分,事實上,你在這一個區塊裡頭修行就已經證初果了,這很簡單講就是這樣。那問題你能不能捨棄那些善惡念、那些變異念。那告訴你說,所謂發出離心也就是出離善惡念跟變異念,出離心成就那你就入流了,就進到生滅念裡頭。那生滅念不表示你就成就了,這個時候才是正式修行的時候。

  那現在,觀世音菩薩在觀世音佛這裡發菩提心,其實你要看到經文裡還有一句,你再往前看「於時有佛出現於世」,這個「世」講的是什麼,就是我們這個世間,也就是娑婆對立的世界,而不是法界,從這個世界裡來修「聞」這個法門。

  我們在看這種經文裡,你真的是要弄清楚它到底在講什麼。在印度的文化裡,它是這樣普遍散佈著這種情況,就像在我們這裡有儒釋道,這個佛法以儒釋道的背景傳遞到西方世界去,它沒有儒釋道,你在傳過去只有佛法而已。那麼我們當中可能先學儒家或者先學道家,到後來學到佛家。你有沒有留意到,那你把這種法傳到美國去、歐州去,它沒有儒家也沒有道家,它只接觸到佛家。那麼經典翻成英文的時候,它只有佛家跟天主教,這個時候它的意識形態形成的是天主教跟佛教,它根本沒有儒教跟道教。所以當你在講法的時候,涉及到道家跟儒家的時候它也全部用佛教的立場來解釋,你去留意到這種狀況啊。你看清楚以後啊,佛教往後發展到什麼情況,你就很清楚了。這個叫天眼嗎?這個叫法眼嗎?這個叫眼通嗎?可以這麼說,是真的不是假的。但是通常你有這種能力啊,你不會去說你眼通啊,你只要耳聰目明就好了,不要通啊。沒有那種東西的、沒有這種智慧的,它就會通了。你家菜刀掛在哪裡?你那個桌子裡面有一條抹布,裡面有兩隻蟑螂,現在剛生小兒子,那叫鬼通,你才會去看那些東西,你有智慧的話不是看那些東西。

  我們再反過來,從中國唐朝那個時候,般剌蜜帝從印度來到中國的那個時候,站在中國的立場來看這部經,他在解釋的時候,一方面他袒護佛教(般剌蜜帝他是佛教徒啊),他自己把他身體割了,把那個楞嚴經塞在他的身體裡面才來到這邊。這個傳說對不對啊,那我們當故事講也蠻神奇不錯啦!那是房融翻譯的,他媳婦發現用母乳可以把血化掉,把它挖出來的時候因為它粘在一起了,她用她的奶汁把血給化掉,經文才重現出來。我不是沒看,我也有看,只是故事記不清楚而已。但是你發現最主要是你觀念的問題,不是故事的問題,故事可以講的很神,但是那個實際狀況你不瞭解,你假如學佛、學楞嚴經學到房融的媳婦用奶去把血給化掉,然後再請出來好殊勝好殊勝,那叫迷信啊!而我們知道茶餘飯後,當故事講一講也不錯,但那不要把它當做太認真的真事來談,我們也知道那回事,但重要不在那裡,重要是在於我們對於這個法義你認識的是什麼?

  現在從世間他來修的是什麼?修的就是「哈達瑜咖」,從哈達瑜咖裡頭增長他的生命能量,展開他的生命向度,由單一、單行道變成全方位,那這一個是這個法門的殊勝,主要他在強調這個地方。所以我們昨天才跟各位講,這是「觀世音菩薩章」,不是「耳根圓通章」,你要留意到這一點,你搞不懂的話你全錯。千百年來大家都這樣講,那沒有辦法,那我們就讓他們這樣講,可是你今天要看清楚。

  那麼從世間他出現於世,教他發菩提心,從聞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這個「聞」就是哈達瑜珈。那麼由世間的這種對立心態,怎麼樣於聞中來入流亡所?你修法就是從這裡來的。現在我們在這個世間跟他講的完全一樣,那我要修這個法來入流亡所,你要知道啊!那你怎麼去訓練?這是關鍵嘛,你怎麼訓練這個東西啊?不是文字拿起來,註解看一看,自己就修啦,這個絕對沒辦法!你去跟你的師父怎麼學,那師父教你的,因果由他來算!你要來這裡,我們要這樣教你,所以昨天告訴各位說,你一定要把塵境捕捉住。

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對立的六塵境界那是一真法界的;六識所對的六塵境界那是娑婆世界的

  塵境是世間的、這個世界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對立的六塵境界那是一真法界的;六識所對的六塵境界那是娑婆世界的。那麼當時觀世音佛出現於世間,觀世音菩薩跑去跟他學,就要從這一個對立的世間,識、塵之間的關係,他是從這裡入的,你先弄清楚啊!那麼我們告訴各位說「識」的產生是怎麼來的,因為你沒有辦法解釋,「啊!就轉八識成四智,啊!我們都想用根,捨識用根啊」,「識」是什麼?不知道啊,「根」是什麼?不知道啊,你就知道捨識用根,你也不知道「識」,也不認識「根」,那你怎麼捨識用根?那我們也跟你解析清楚了,你在這個世間就是用識,為什麼用識?因為無明在起作用,你不要那麼快說你能夠把無明除掉啦,你跟佛還很遠啦,你好像跟佛在一起,是因為你把佛像擺在你旁邊哪,那是跟佛像很近不是跟佛很近。

  你要留意到,先把那個塵境是什麼給搞清楚,在理論上修行中的要領就是那個「無明」介入,把相變成色的時候,那就用識性了,五蘊都在識性裡頭用的,所以我們才要把那個區塊跟你解釋那麼清楚,讓你瞭解到,你的心性結構是什麼樣子。從這個地方,你把「識」看清楚以後,你去捕捉那個塵境,捕捉塵境,捕捉得到那你才有可能說破無明,你假如連「識」都捕捉不到,那你別談了,這個置心一處就在這裡,參禪的偉大也在這裡,法門無量也在這裡。

  這種情況就好像你在數息的時候,守住風門一樣。你假如沒有塵境,你怎麼守住,對不對?你守住風門,就息出息入,這一點你要看住啊,但你的妄想常常會跑掉啊。功夫用的夠一點是可以止住的,不會主動去攀緣外面的法塵境界,因為你大部份都是法塵來影響你的。但是,塵一來,內在的塵那是你意識流所發的法塵很微細,你就出現了:「看到光,啊!光中有化佛,化佛有真如,然後就變化很多」,你在看電影啊!對不對?那境界是真的不是假的,不只你有我也有,只是我不太喜歡看電影而已,你就看的很樂,然後還出來跟師父講「我看到這個,今天穿金色的,金色的是阿彌陀佛,今天穿藍色的,藍色是藥師佛」。你看嘛,你都在妄想裡,你有沒有守住那一點,關鍵在這裡。現在這裡一樣,塵境出來,它不設定你什麼……為什麼我們說數息是停心觀,為什麼我們跟各位講說,念佛觀的念佛根本就是印度教不是佛教的。我跟你講你不相信啊,印度教怎麼會念佛?不然觀五停心觀怎麼有念佛觀?你有沒有搞清楚啊?所以你透過停心觀以後,四念處開始三十七道品要有,那是你的工程面嘛。現在也是一樣,你要先練一個停心,心要停在哪裡,塵境嘛,對不對?

  那你把這一品經當做是耳根也可以,不是不行啊,傳統都講耳根,那你就用聲塵來訓練你的耳根。那你假如不用聲塵訓練耳根,用光塵、色塵來訓練眼根也可以,這個法門照樣可以用。如果說打坐眼睛閉著,那也有嗅塵嘛,鼻根啊也可以,對不對?或者你在吞嚥口水的時候,那舌根跟味塵也可以啊,怎麼不行?你假如用舌根訓練味塵的話,那我告訴你,你常常就在吃飯的時候開悟,說不定是在吃冰淇淋的時候開悟,因為你都是味塵跟舌根的關係嘛。你假如用聞根、嗅塵,那你要訓練你的鼻根,那你可能在塗香水的時候,或者在上香的時候開悟,或者在供花的時候開悟。那你就在那個地方嘛,但你的心有沒有守住?

  所以我跟各位講行法你一定要去進行,透過這個部分六根、六塵,那你一定從六塵,從所過來,你「所」一定要定,「所」定了你將來才有可能「亡所」,你「所」沒有定,根本不可能「亡所」嘛,沒「所」嘛。就像奮鬥了老半天,一事無成、兩袖清風,看到修行人說: 「我通通佈施了,因為我一切皆空」,你根本就沒有,哪有空?你要先擁有,擁有以後才有可能施,你根本就沒有佈施,除非你真有那種本事每次投資都佈施,即使賺了也不要了,那個就是真的佈施。可是你不是啊,你剛開始投資是原來計劃要賺多少,因為投資計劃失敗,所以血本無歸,那不能叫做佈施。你要說我這一千萬投資下去就是要佈施的,我設計好賺了一億就捐。我可以祈禱,9•21地震再一次我就捐出去,因為沒有地震所以我就一直累積。所以很多人累積到現在有好幾百個棺材還沒有捐出去,他就是要每個月一個棺材,可是死人都不要他的棺材,現在大家都有錢了,誰在去等人家施棺啊,但就有人發心一定要施棺,每個月一口棺材。但怎麼都沒人死啊?因為沒人跟他申請嘛。

透過六塵啟發你的識性,透過識性開始引發根性

  那你自己要懂得啊,有個對象,他做的對不對一回事,但是這個對象是有的,你的「所」到底有沒有?確定,不要用善惡念、變異念,一定要到這個地方來。所以怎麼修都是六塵修,透過六塵啟發你的識性,透過識性你開始引發根性,那根性一引發的時候叫「入流」嘛,那時候一入流,「所」就沒有了,你只要用識性,「所」一定在。你想想看圖表上面的色、受,色出現,「所」已經來了,你一接受,「所」已經在了,你入流入到哪裡去,入「識性流」嘛!識性裡頭,「所」一定在,不可能沒有。

  那你只有翻越過「無明」那個地方,應該來講這個時候不叫翻越無明,是從受到色的地方,已經接近無明了,那個一翻過去就是後面那個地方。他講這「入流亡所」這四個字啊,已經從因到果通通講了,從因到果都講了,那我們在解釋的時候,你看所有的註解,都是入流亡所是起步,其實他也是終點,你要去慢慢去體會。從「因」來講,是色跟受之間,從「果」來講,那他是從色到相之間,你不要看那兩個階段啊,你能上得去嗎?

  你是後面那兩個階段善惡念跟變異念,可人家這個地方已經不是了,這已經是在考狀元了,知道嗎?不是後面的地方,完全不一樣。所以,入流是指從受到色,這個是從行法中來要求,那你假如是從初果地的定位來講,初果的定位來講,那就從善惡念到生滅念,那由我們這個標準來看的話,是生滅念到第二念,體會得到嗎?整個過程你要慢慢瞭解到他修行在修什麼?

  那這個部分,我用講的,你用想的,腦筋裡頭已經一團糊塗了。這個就跟我們各位講的一樣,你要用注意力,是生命的注意力,不是大腦的注意力。剛才在路上,那個眾慧師在問,「大腦的注意力跟生命的注意力有什麼不同?」你想過吧,大腦的注意力就像你們在進行華藏工程,都用大腦的注意力,所以廝殺下來七、八個鐘頭,然後回家的時候累得一條一條都像蚯蚓一樣,躺下去就昏倒了,因為你體力透支了,在談的時候很興奮、很高興,回家全部癱瘓了。你看打坐,打坐會累的,一定錯用心,因為打坐是不用大腦的,不用大腦坐七、八個鐘頭下來,精神會很好,有沒有?這就是兩個最明顯的差別了,那果報不一樣。

  所以用一個形容你去看,一個人在彈琴他這兩種狀況都存在,彈琴在琴鍵上動,很簡單吧,只有兩隻手在動,可是你看琴鍵在跳。我希望你們幾個去拍這個鏡頭,第一個這個琴鍵的狀況,這個彈琴的人很優雅的動作,搖來搖去(我搖的不好看,不過看電影那蠻好看的),你看他就是那麼優雅的動作,可是你看他手指頭操控的鍵,這手指頭就是大腦。你用大腦的時候那琴鍵就蹦蹦跳,跳在哪裡,跳在你的內臟裡,所以你這個人用腦筋,用什麼樣的腦筋他就在哪個內臟生病。所以那些不動腦筋的人,你看身體特別健康,我不是說健康的人是沒腦筋,你不要想錯哦!用腦筋的人多少都有那種慢性病,都有慢性病,為什麼呢?因為你腦筋一直動,那個地方一直動那個器官,你回去那個鍵也一直敲,敲個三年你看看,一天敲八個鐘頭敲三年那個鍵就壞掉了,同樣你每天都用那個腦筋就一直扣動那個器官,慢性病就是這樣來的啦。慢性病不是病,慢性病是你煩惱啊,因為你腦筋一直動那個地方,所以什麼人就得什麼病,有的心臟病、有的胃潰瘍、有的糖尿病、有的高血壓都是因為你一直抽動那條神經嘛,因為你用大腦啊。

  用生命不一樣,用生命就像他的人一樣,像一隻貓在那裡捕捉,等,用生命就只有等而已,在等老鼠出來。它反應很快,貓捉老鼠很少有失誤的,因為它已經成功了所以變貓了,而我們還在訓練,到老鼠跑掉了才說「哎喲,它怎麼跑掉了?」你反過來要找它,它又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然後你隨便猜一個洞就在那邊等,結果老鼠不是從那個洞跑出來,為什麼?因為我們還在訓練,所以常常會失敗。

  所以這兩個鏡頭啊,你都可以在演奏者身上看到,他的手在動就是大腦的注意力,他心裡的自在,那感受、那享受那個部分是真實的生命,而你是活在那琴鍵上面跳的那個生命,你不是活在捕捉老鼠的那個生命裡,這兩個鏡頭是這樣相對的。所以你用注意力是用手指上的注意力這個叫大腦的注意力,或者用在享受在欣賞的那個生命的注意力,差別在這裡。

  那現在我們進入到修行的這個領域是從這裡來講,不管你從寬的講,從善惡念進入到生滅念;或者從嚴謹的講,從生滅念到第二念都可以;按照我們華嚴的標準是生滅念到第二念。那從這個地方這個經文的標準來看,從善惡念到生滅念就可以叫入流了,但入流要亡所沒那麼容易。入流,你看定義啊,你這個地方定義沒有弄清楚,你怎麼修啊?按照傳統的這些註解,這些祖師大德指導來講,那當然可以,你就按著他的指導去修,或者你按照什麼善知識的指導修都可以,因為那部分他跟你負責。

  那我們這裡,我們這樣告訴你,入流你可以定義為善惡念到生滅念,但是要亡所,那對不起,從第二念到第一念,那你這個標準就拉寬了,拉寬了你要用功的地方就更大了。假如今天你是己經在第二個區塊,「住」的區塊己經訓練過了,己經掌握到了由受到相這個地方。那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一個人有這種功夫,那其他的人我就不知道你淪落到何方?你有沒有辦法在第二個區塊,受想行識這邊抓不住、抓不住,那已經不錯了,你已經入流了。那你假如還沒到這裡,你要趕快訓練到這裡來。這個不是我要過來就過來的,意志上可以,事實上沒有,我們要的是你事實上走過來。所以你的心路歷程,你在禪坐中那個起起伏伏,調身、調氣、調息到調心,前面都過了調心的時候,是從這裡一步一步走過來的,調心的時候是從變異念、善惡念一直到生滅念來。你要這樣一步步走進來,要不然你走不進來。你就很清楚從變異念到善惡念才進入生滅念的這個部分。

  因為細微的部份,我們除非在初階第一次跟你講的很詳細,再來大概就跟你講這幾個念的轉化過程,那這就變成我們的語言模式了,那你再聽不懂就沒辦法了,那你從其它道場來的人他就不懂這些,因為你在其它的書藉裡面看不到。所以這個部分、這個定義,我們從現在告訴你,這不是空谷絕響,但是天下第一聲雷!因為以前沒有啊,你現在聽得到,還不錯,福報很大,因緣很好,善根夠不夠我就不知道,說不定你鼓掌完畢就已經忘光了。

從「入流」到「亡所」

  所以這一個地方一定要訓練好。你在生滅念裡頭叫做入流,這絕對是正確的,但是要到亡所,時間很長,昨天跟你講,最少要三年啊,不是這個禮拜打完七,你就證阿羅漢了。你有那功夫不錯啊,那善根很好,那表示你以前的基礎已經打好了,你的入流己經到了「受」跟「色」之間,那這幾天你就可以從色的定位開始向無明猛攻,對不對?打垮無明的防衛體系,那你就跨過去了,進入到相裡頭,那就破無明,證無生法忍,可以哦,行嗎?我看各位好像老神在在都沒問題。

  這是真功夫的,不是應酬的,不是跟師父講說「我己經破無明,由無明進去了」,那真進去的人就經文後面講的「忽然十方圓明」,那個「忽然證得」那個「忽然」的意思,大概就要沒有9•21大地震,也9•11那次爆炸,一定會震驚全世界。威力夠的話像12月26號大海嘯,一定產生那種情況,在你的生命洪流裡,它會有那一種震撼,所以來果禪師講:「在這禪堂開悟,有人開悟,那一定天驚地動」。這是真的,不是他的禪堂特別殊勝,我們的禪堂也一樣,你只要有人開悟一定天驚地動。你講話要是沒有辦法引發天驚地動最好不要講,禪修的人都有這種本事啊!你不要學著我亂講啊,我講再多都不會天驚地動,他們已經懶得再聽啦,我講太多了。

  那你修行人要懂得,這個地方能夠跨越無明進入到由「色」到「相」,一定是不可思議的成就,所以你不要以為你已經過了,你過的時候看有沒有,假如你說「有,那天我過了剛好有9•21」,那叫發瘋了,沒有那回事啊,不會因為一個人開悟就死了那麼多人,那是開悟不是開砲啊,他指禪堂裡面天驚地動,沒有說山洪滑下來,哪有那回事啊。你真開悟是這裡有事,不會影響到別人,會天搖地動沒錯,不會把那個電風扇摔下來,假如發生那種事絶對不是你開悟。你要留意到那個是生命能量的一種爆發,這個時候它不會去毀壞四大,它跟四大無關。四大、自然四大跟你的開悟無關,你不要看到很多傳記裡頭的記載,你就以為那樣,真有那種情況,也請你發發慈悲,不要勞駕這些天神地神。你真開悟他們會來,這些山神、地神、水神、龍神通通會來跟你朝拜的,可是我們慈悲的修行人不會說:「我開悟了你怎麼不來拜啊?」沒有人那種大面神,不會有的,但是你的用功一定要進入狀況,你那個用功一定要進入狀況,我們要求的是在這裡,所以入流不是一筆帶過,你要弄清楚才有可能。

  那現在講到實際,我們實踐的功夫問題了,你把這個背景、這些雜訊、雜質理清以後啊,現在就來了。昨天講的那種情況,在打坐中你調整好,進入那心湖平靜的狀況裡,已經進入到這裡了。在這個時候你看,塵境一來,你那種情況,你馬上可以捕捉到。塵境一到的時候,那你自己一定會聽到,因為「心性念」的薩婆若海很快,你就被無明把你捕捉出去了,它怎麼產生到「相」的這個問題,你跟本體會不到,但是你很明確的可以看到,那個「相」你馬上被「受」捕捉過去了,甚至於「相」到「色」之間你跟本感受不到。

五蘊輪轉就是你因果輪迴的根本因

  那我們在入流的階段裡,就是那個塵境一來,你能不能捕捉到,很清楚的捕捉到,那個時候是「受」。那麼在這個「受」的過程裡它會不會到「想」,透過第七識怎麼起作用的部分,假如你有時間、你是學唯識的,那你可以慢慢地去調整,慢慢地去學習這些東西。那不是在禪堂裡頭,那是下了坐以後,你利用時間去摸索,第六意識、第七意識、第八意識它們是怎麼樣子輪轉的。其實你知道,七、八意識的輪轉就是輪迴,輪迴的根本因,你怎麼轉有福報,你怎麼轉有業報,不是到善惡念那邊去,善惡念那邊已經不是因了,它已經是扯不清了,是因、是果你都不知道了,五蘊輪轉就是你因果輪迴的根本因。

  那我們什麼叫出三界,就是不轉嘛,所以佛法在學的是學這個不轉。要斷相續心,把這個五藴輪轉的這個機制給斷掉,那你就出三界了。它要怎麼斷掉?那你要回到「色」這邊來,跨越無明,因為它輪轉的力量是無明在幫你推動的,而無明從哪裡來?其實第六意識是它的引擎,因為第六意識的捕捉使他的無明繼續去運作,假如沒有第六意識的捕捉,他就沒有了。所以你從十二因緣裡頭看,都是「受」前面的「觸」,再往前看,你看六入、名色,從這邊來然後才有「識」、才有「行」啊,這個整個的過來就是推動無明的動力嘛,而這些東西我們統稱為第六意識,就是這種關鍵在作用。

  那你要從唯識去研究可以,那我們也希望你在私底下的工程面要去運作,那我們不是專修唯識的我們通常這裡就不動,那我們知道這樣的一個狀況,就是六、七、八識的輪轉是這樣的情況就好了。那你現在在捕捉塵境的時候,你的大腦可能會去想說:那第六識到第七識,第七識到第八識是怎麼走的?大概你沒有辦法轉。這個六、七、八這樣繞一圈,然後八、七、六再繞出來,第六意識去肯定的時候,那時間太短了,那個五六個念頭一瞬就過去了,那不是千萬分之一秒而已,大概要用奈米來算叫奈米秒了,那怎麼算?但是不管它。這個部分我們在理論結構認識以後,你實際上行法的人,他不是理論上「行其解絕」,解就沒有用了,解是分解動作,分開來解釋給你聽,而在實際的運作過程中一瞬間就溜過去。

  所以你在打坐中,塵境一來,你怎麼捕捉它?我們通常是塵境來捕捉住,然後就安住在那裡。你去注意看看數息,息入息出我們只安住風門,那剛開始的時候,我安不住風門,那在息入息出我要看得很清楚,那個時候叫數法。數法我是這樣子有在動,有在動,那個動是維持你的生命力,它是妄想,當然也是妄想,但是你必須先用這個妄想去止住其它的妄想。全部止住,然後進入到那個狀況以後,我就不按照這樣子一到十算了,因為用一到十來算,然後你自己再注意就有兩個妄想,透過兩個妄想止住其它一切的妄想,到最後只有這樣子就一二、一二嘛,就是吸吐、吸吐這樣子的情況,這個就是儘量把第二個妄想降低了。

  到第三個部分,這個部分就沒了,一二不算了,就只有很清楚的息出息入,這個叫「止法」。止法分兩個階段:一個是息出息入的問題,所以就很多人到這裡「我息出去很細很細不知道哪裡去」,那你這個時候止法要進入第二個階段——就是息出去就不要管了,守住風門。因為你跟著息跑出去那已經跑掉了,你本來站衛兵捉小偷,結果一個小偷來你就被騙出去了,一堆小偷跑進去了。對不對?你這個衛兵就失職了。你說我去捉小偷,站衛兵不是捉小偷,站衛兵只要趕小偷就好了,你就站在那裡,息來知道,息走不管,你知道嗎,因為衛兵就是在那裡,我知道小偷來,小偷走就算了,你不能追,衛兵不能追小偷,你是個衛兵啊。

你要捕捉住塵境,而不是跟著它走,被它俘虜

  這個時候守住那一點是很重要的。那你對於外境很清楚,不要理它,這一點你要做好。塵境也是一樣,塵境來你看得很清楚,塵境走你不要理它,你要捕捉住塵境,不是抓著它,它要跑了你就跟著它走了,那你就被它抓去了,看起來它被你抓住了,其實是你被俘虜了。你知道塵境來你知道,塵境走你不要理它,這是我們講的跟警察、官兵、警衛不同的地方。他要去抓我們不抓。他來我知道這是塵境、這是聲塵,這樣就好了。到那個時候你就會發現,不是狗叫,那隻狗叫阿美,阿美一定肚子餓了,你就被俘虜了。不是,塵境來就只有塵境,我不分析哪隻狗叫,你能夠說「狗叫」已經繞一圈了,你知道嗎,「阿美叫」又一圈了,「阿美肚子餓在叫」又一圈了,你已經繞幾圈了你都不知道。

  你說:「聽到碰碰然後就狗聲,有人來了阿美在叫」,你看這裡面你有多少念啊,只是那念你不清楚而已,所以我們要到「狗叫」你就輸了,因為「狗叫」就輸了,你要說聲塵這個就不一樣,從狗叫到聲塵之間你是進步一大截哦,進步一大截。你在打坐中那個境界,你要看到這一點,功夫是用到這裡啊,到這裡怎麼會有喜歡不喜歡的東西呢?怎麼會有高興不高興的東西呢?對不對?這已經沒有了,只有很單純的一個存在而已。跟各位講當你會看到這個的時候,你的生命能量已經很強了,到這個時候你不會悲哀,到這個時候你看這個世間已經很美了,他不是打坐時候聽聲音的關係,你在看世間哪,非常的燦爛,非常的燦爛,就不一樣了。這個感受、這個覺受你要有啊,你要像外太空來的,突然掉下來說「我是阿羅漢」,那另當別論。

  你在這個世間慢慢修行的人,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人,這些經歷都很清楚,你或許講你跟廣欽老和尚一樣,你都不要人家教,在那邊劈柴、劈柴,「啪」就開悟了,那我就輸你了。你說這個世間很多人這樣,但是你要知道廣老、六祖惠能他們都有這種特色,台灣人就最能修這一法的沒有錯,但有一點你不要忘了,惠能在要到黃梅找師父之前,他已經,已經修到了「受」跟「色」之間。

  你不要看廣老柴一劈「啪」就開悟了,他在這之前,你看他的信心,他從小就被人家賣出去當長工在南洋,在南洋他就學佛了,所以他爸爸死了,他回來把爸爸的後事弄好以後他就出家了,你有這種本事嗎?弄了老半天說:「師父,你看我出家好,還是不要出家?我要出家,也不過有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都是條件。」我看你去做皇帝比較好。你要有那一種本事,放下就是放下。他在這個時候,人家都已經開悟了,他師父說:「你已經出家二十年了,去受戒。」他說:「我還沒開悟,不能去」。我們不是這樣了,慢一點給他去受戒就跳起來說「我為什麼不能去受戒?」那都不是修行人,都不是。

  他心一直在那個地方,你要去注意,心一直在那個地方,受不受戒不要緊。你說我開悟也不要緊,我就認為沒開悟,我心還在那裡,這個叫走過頭了,你知道嗎?他修行已經修過頭了。人家修行不是為了開悟,人家修行不是為了證阿羅漢,可是你呢,「你不是昨天說我證阿羅漢嗎,怎麼今天又說我不是了?」你去死好了,老是在爭那些幹嘛?你證阿羅漢是我講跟不是我講的,我說你阿羅漢你就阿羅漢,就高興的要死;我說你不是阿羅漢你要跳河哦?不是,那都不是修行人,不是修行人。你不要太在意,你要把心推到那個地方,塵境要能真的捕捉住,那個念一生就能捕捉住,這個功夫不是那麼容易啊,第二念能捕捉住就不錯了,你有沒有辦法?

你注意看看,你打坐的時候,阿美一叫,你是想到「阿美」,還是想到「狗叫」,還是想到「聲塵」,你看看這是三個階段哦。你要能夠進到說「阿美又叫了」,那已經不錯了,但是問題是你那個阿美在叫「又過來了,才坐下來又再吵了」,那你就完了,你已經到變異念去了。你到「阿美又叫了「,那個時候是在入流的邊緣,善惡唸到生滅念之間的邊緣,你還在模糊狀態,知道嗎?其實聽聲塵,你在這裡打坐,溪聲一直在響,你一靜下來的時候,你就感覺到整個溪流的聲音湧進來的時候,那你大概就到受與色之間,什麼阿美怎麼叫你都聽不到了,因為聲塵一進來只能一個,不可能有兩個。你知道嗎?你現在一下子吸收很多都是雜訊,那個都是變異念,你沒有辦法到念的源頭。

  所以你在調身調息以後調心,你就看到看到那個聲塵進來你念起的狀況,那現在各位你先看看你有沒有辦法調到這裡。大概你真的調到這個地方來,你會發現聲塵,溪流聲音沒有聽到,只聽到阿美在叫的聲音,這個時候,基本上你在生滅念裡頭還沒有到,你是還在善惡念裡,因為在這裡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

現代人應該來講觸塵是最好修

  還有一個也很好修的法,不一定聲塵,是觸塵。觸塵就是身根,這種天氣冷,有沒有?你皮膚的覺受。這兩天太陽出來了有感覺是不一樣的,因為濕度沒那麼高,那個觸塵對你心念的產生是最明顯的。雖然經文裡包括註解裡面一再推崇是耳根跟聲塵的關係,那你稍微留意一下,現代人應該來講觸塵是最好修,你的皮膚跟空氣間的變化那種感覺,你晚上睡覺你棉被一拉,「碰!」開悟了。你知道嗎,那個觸塵的感覺你還是經常在變化的,你可以感受到的。可是你沒有啊,意識形態上都「天冷了要加衣服了」,都沒有留意到這個是修行的好地方。你要置心一處,你去留意看看,這個都是下手處啊,不是沒有下手處。

  透過這一個法,聞、聞中、初於聞中,這是最簡單的一個法,你可入的,不是不行,絶對可以入的非常好,非常完美。這個功夫要各位自己來,所以我們談到行法要領的時候,各位一定這一步不要錯過,你一定要去捕捉好。

  以往我們沒人指導,這經文也看不懂,所以一打坐兩腿盤完了就「我入流了」,腿痛的要死,痛到麻掉了已經不知道麻,就叫亡所,沒人教就只有這樣啊,不然怎麼辦。亡所就是痛到不知道痛嘛,手去摸也不知道怎麼樣,「這個就叫做亡所,你看現在我已入流亡所了」。可以啊,你自己定義不要緊,這是最粗最粗的,根本就不對嘛!不要緊,因為我只能這樣子,因為當時誰教我?我要問誰啊?有的師父還比較有良心:「哦,那個很深,你要好好學。」我說:「師父要怎麼學?」師父:「你不要問我,那個我不會,我知道那個圓通寶殿就是修那一法的。」「那裡面什麼時候修?」「那以前佛祖修的,我們現在沒修了。」這個不錯,他也有良知告訴你嘛,那你只好自己來啊。

  那一法你要不要修?你就自己摸嘛,摸到最後你才知道,一塌糊塗,根本就不對。當你發現根本就不對,對的已經出現了!那我們現在已經把你解構的很清楚了,這些都是我們自己連滾帶爬……你知道嗎?本來就全副武裝爬到最後赤裸裸的什麼都沒了,在爬的過程一件件被剝開,什麼都丟掉了。沒有辦法,這個也不對,那個也不對,因為你要進去之前,你是什麼準備都有的你才去啊,全副武裝啊、裝備齊全啊,打到最後,叫光棍一條!因為什麼都不對嘛,因為所有都是你帶的意識形態,進到裡面去學的時候,那些都不對,都不對,那你才知道什麼叫教理,什麼叫教相。你真正要走的那條路跟你腦筋裡頭裝的那些都不一樣,進到那裡面才發現原來腦筋裝的都不能用。這個叫摸索過來啊。那你能不能在這個地方去定位好,那就要看自己了,我這個地方沒辦法跟你講,那個也太微細了,因為你用的語言辭句跟我用的語言辭句有很大的差距。

  那你這個禮拜在這裡這個訓練一定要有,先抓到這一點:什麼叫塵境?我到底是怎麼捕捉的?什麼叫塵境你捕捉不到啊。我跟你講,塵境是最原始的六塵而已,沒有後面的意識形態,「阿美在叫」對不起,那很多意識形態在裡面,「狗叫」也已經有意識形態了,知道嗎?雖然是聲塵,聲塵的時候,是揀別六塵,已經到這裡了,到聲塵的時候,你已經「受」了,可是你在「狗叫」,那對不起那五藴已經繞過好幾圈了,「阿美又叫了」,那我告訴你,你已經跳到善惡念裡面去了,那不是生滅念的問題了,你知道嗎?

  修行就在這裡看功夫啊,你在生滅念、變異念,還是在善惡念中?現在我們基本上是跟各位假設你從善惡念要入生滅念,那才可能去訓練入流,最基層的入流。那各位假如還有很多煩惱,很多計劃在肚子裡面,那叫變異念,那根本走不到這個地方,你修行都走不到,你有任何的境界功夫,我跟各位講「不算」!可能修養是有算,算你修養很好,「我境界能看到什麼、我都是行善的、我都是救人的、我不是為自己的」,那是善惡念,這個台灣話講叫「踢倒街」(滿街都是),你假如踩出去就會踩到一個,就是這種人。這個不算,都是在善惡念裡面,當然比變異唸好一點,但基本上還不算修行。好,我們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講。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