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經」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耳根圓通章 | 阿彌陀經-馬來西亞檳城開示 | 2008藥師經-北美溫哥華講記 | 占察善惡業報經 | 北京夕照寺-地藏經 | 2009藥師經-新加坡講記 | 2009藥師行法-芝加哥弘法講記 | 十二因緣講記 | 2008東南亞弘法(馬來西亞檳城)-地藏經 | 
 
耳根圓通章(十八):坐出你的金剛城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7-09-19
為自己的菩提資糧道打好基礎(四): 方便波羅密
華嚴經淨行品講記【九】:十種根本智
圓融道的傳承成立與特勝
你不要以為這個蒲團怎麼坐,你坐得好那個叫做金剛城,你坐在那裡,雖然方方正正的,也不過是一尺半四方而已,它是你的金剛城,未來你的一切成就就從這裡開始。你國土有多大,就看你這裡心量有多大,所以還是把蒲團坐好,不要光是坐破就好,所以功夫一定要在這裡下。在這裡生命改造的過程裡你有很多的工程在這裡運作,這裡你就看到一切唯心造,你在這裡就是在進行心的改造、生命的改造。
回目錄
李明哲、李丁福、王慧貞
侯麗貞、侯明松、盧秀珍
李芳菁、周睿智
許清月
王鈺婷
宋文煥、宋永晏、余靜、夏銀德(中國上海市)
法界眾生(中國北京)
  道場裡擺的三尊佛像中間是大日如來,左邊是穢跡金剛是代表密法,右邊是阿彌陀佛。這個阿彌陀佛你覺得很奇怪,他不奇怪,他就是修哈達瑜伽的,所以他的氣脈全通,肩膀的骨頭通通突出來了,他是表相的。中國人在修學上面的一種成就的一種象徵,當然你看不懂,很奇怪一個老頭子擺在那裡幹嘛?你最好不要罵他,要不然你要往生極樂世界他就不接你去了。這個佛法大如天,禪門深似海你可能都不認識,你所認識的是你腦袋瓜裡面的那種執著而已,大如天有多大你抬頭看天空兩棟大樓之間叫天;深如海,海有多深,前面魚池那麼深。因為你所看的只有這樣子而已,你沒有辦法去瞭解。

你無所的話不能亡所

  剛才提到入流亡所,這個前面是什麼東西,你要能夠先具足那些條件,來到這裡你的心境才有可能靜下來入流亡所。那個入流很清楚,一定清清楚楚,內心清清楚楚,那個亡所一定有所才能亡所,你無所的話不能亡所。所以首先你要能夠捕捉到,然後進入那種情境你才知道說它是什麼,然後就不在意。就好像我們的學習某種功夫你會很在意,各位去留意一下你寫的字,寫了以後再寫一遍兩個字絕對不會一樣。可是你寫字很自然你的筆劃很順,可是再叫你再寫一遍你不會一樣了,但是你一看就知道那是你的字,可是兩個字根本不一樣,那個字你再寫一百次你都會發現一百個字都不一樣,但是你會發現那些都是你的字,你不會去寫別人的字,對於寫字的筆劃來講你真的是「入流亡所」,知道嗎?

  你講話也是一樣,你講話有自己的調調,這也是入流亡所。你呼吸也是入流亡所,但是你只能叫「亡所」,不能叫「入流」,因為你不清楚不明白,因為只有亡所沒有入流。所以這邊你都沒有成就,那叫慣性,要亡所很多是因為慣性,但是這個地方講「入流亡所」是清清楚楚不是糊里糊塗,你是因為是慣性所以你根本就不清楚。現在你的識性,這裡不是講根,識性跟塵境這兩個,塵境完全寂靜,「所入既寂,動靜二相,瞭然不生」,這個地方他用「寂」來形容亡所。從中文的字義來講那種情境表達的很好,就是說塵境在你的心裡沒有漣漪,可是你很清楚,你要留意到很清楚,沒有漣漪,這個叫「寂」。

  最好的方法你還是真的訓練自己置心一處去感受那種情況。我們在這裡跟各位談的是這個塵境為什麼一定要把它降到最低,我們跟各位形容說就像這個地板,這個地板這麼平,因為在我們這裡比較難,這裡第一個濕度大、第二個灰塵少,這假如有一年以後那灰塵很均勻的布在上面,這個時候如果有一個像蜻蜓的翅膀或蝴蝶的翅膀這樣掉下去,你就會發現那個塵會飛起來,然後很快又沉浸下來。有沒有?那種感覺可以感受的到嗎?當你的心很平靜的時候,就像那波平如鏡的湖面,有一點東西掉下去起的一點漣漪,你能夠置心一處以後的心,就跟那個心湖一樣平靜,就像那地面上的灰塵平靜,那個塵境來的時候就跟這個情況一樣,它一點漣漪揚起然後它又會平靜下來,你必須要看到這一點,這是絕對要求的。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那塵境來你才會看得很清楚,那才是入流亡所,那個時候生命觀境就會爆發出來,真正那個時候所激發的,你要導引到哪裡去,你就會發現你的心在捕捉那個塵境的時候,識性就出來了,無明就起作用了,當你這樣子塵境你不管它,那個無明要啟動識性要捕捉那是什麼?就是在想說「那是什麼?」然後你說「這個不對」,再找回來的時候你的生命。看電影在描述那危機狀態的時候,就是這樣子,那整個生命全部爆發了,因為那無明要介入你識性要去捕捉。然後你說不行這個時候,就要破無明的時候了,你就發現那個英雄是怎麼樣突破這種魔境的危險,然後超越到另一個境界去,整個生命就爆發出來了,整個能量就爆發出來了。

  你會發現在這個過程當中要失敗很多次,你放心,每失敗一次你的生命能量都急劇增加。這個時候你會發現你有很多經驗,而且你要知道這個微細的地方,在訓練那個經驗,就是下輩子你來當偉大的科學家跟藝術家的地方,摸索的那個小地方非常精密的,你內心感受的那個東西,就好像拿顯微鏡把那個境界放大一樣,你只能夠說:「我知道,但是我講不出來」知道嗎?那個心境的轉折那個叫「轉轍器」,那個軸心從這邊要轉到那邊來的那種工作,你自己真的是捏一把冷汗,而且你會發現在那個時候,你的身體會一直歪一邊。那就看每個人不一樣了,因為你開始在用功的時候,那個情況它會出現,你自己全身繃緊、放鬆、繃緊、放鬆的那個情況會出現,我們沒有進入到那個地方你不會。

  為什麼打坐的人不會胖,為什麼參禪的人沒有胖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你在這個地方你所有的生命能量全耗掉了,所有的體能多餘的脂肪、蛋白質全燒掉了。你放心,每次坐起來蒲團都濕了,不是尿尿是流汗,你衣服會濕透就是這原因。所以你要去進行,透過這種訓練,你的色身、你的心理,身心都會很堅強,你一定要去掌握到這一點。那動靜二相是最初的,這一關過了以後後面就比較簡單了,這一關你一定要破。這個時候你的身心會有很大的變化,到這裡就已經起很大的變化,光是對塵境的處理,那麼過了這個以後呢?「如是漸增」。你會逐漸提升,就是這個功夫逐漸增強。

聞所聞,聞是能聞,能聞所聞盡了,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

  這是結論,所以這個文你要看清楚。這個古來大德都會解釋,斷句就亂七八糟,這斷句是:「聞是,能聞所聞,盡了,能覺所覺,空了,能空所空,滅了。」是這個意思,這樣看你就清楚了,這中文就喜歡這樣子,這文字家、文學家,黃融是個文學家,文章是很好,但你要開悟就有障礙,所以古來禪師罵這些讀書人就是這樣玩文字遊戲,害得一堆人都不能開悟,就在這裡。

「動靜二相,瞭然不生」的時候就是已經轉入根性

  你把那個「動靜二相,瞭然不生」的功夫如是漸增,逐漸的提升你的功夫然後「能聞所聞,盡了,能聞所聞」,這個叫做「能所皆空,盡了」雙泯了,這個時候塵境根性結束了,再到這個地方這個「能聞所聞,能聞是根」,這個時候從識性就要轉到根性來了,因為「動靜二相,瞭然不生」的時候就是已經轉入根性,用根性了。但是這種用根性,我跟各位講叫做硬擠的,硬擠的知道嗎?像曬蘿蔔乾,蘿蔔乾曬完擠到罐子裡,用一雙筷子一直擠,硬擠擠過去,哈達瑜伽就是訓練這個。你跟蘿蔔乾差不多,裡面都有棱有角很香,他是硬擠擠過去的。

  假如透過思辨瑜伽的訓練大乘佛法是比較不一樣,但是這個地方講的就是小乘的修法,硬擠要擠進去,硬擠,擠進去就很辛苦不會很痛苦,但一定很辛苦就對了。但是這個擠過來以後你的身心會不一樣,完全改造了。所以說修行改造生命這個地方先改造你的色身,你的身心既然一改造的話,那你的命運就變了,你不用刻意的去要消災改劫。

  過年到了要安太歲,民間信仰可以,廟裡也要做,為什麼?不做沒錢。消災改劫是為了收入不是為了什麼,有效沒效你不做也一樣,所以這個叫很好笑。但是民間的信仰它需要安心,因為未來的一年要過什麼日子不知道,我花個幾千塊安心一下這無不可。你總要給眾生一點安慰,這就是做安慰的工作。但是你在這裡修行你一定要看清楚,一定要看清楚跟那個不一樣,這文章這樣看起來你不知道修行的工程有多大,你一定要去做、一定要去進行。

  所以各位坐在這裡,你不要以為一塊蒲團,這是最佳的工程,這方方正正師父還滿慈悲的,還弄了一個木墊子給我坐著。這裡濕氣太重,你不要看這麼一個蒲團,一張蓋巾布,頂多再加一條禪袍,風衣一戴、觀音帽一罩,那個正好睡覺。不是叫你坐著睡,是要你進行最了不起的工程,這項工程在你的生命史上,你就要經過剛才所講的史詩的奮鬥,有非常非常多的戰鬥。你要在這裡面消滅羅剎,要在這裡消滅那些緊那羅、阿修羅,要在這邊消滅那些夜叉,你生命中的夜叉、羅剎,就在這邊進行的。你不要以為這個蒲團怎麼坐,你坐得好那個叫做金剛城,你坐在那裡,雖然方方正正的,也不過是一尺半四方而已,它是你的金剛城,未來你的一切成就就從這裡開始。你國土有多大,就看你這裡心量有多大,所以還是把蒲團坐好,不要光是坐破就好,所以功夫一定要在這裡下。在這裡生命改造的過程裡你有很多的工程在這裡運作,這裡你就看到一切唯心造,你在這裡就是在進行心的改造、生命的改造。

  禪法這一點厲害,那要不要其他的呢?在印度來講這裡面的修法不只這樣,因為印度的基本修法它是密法,它有很多的供養等等,那些我們這裡不跟各位講。你先把這個基礎工作做好,它有種種的其他的輔助你的辦法,但是基本的方程式是這一個,這是它核心機構你一定要進行。這個工作這功夫塵境,動、靜二相,這個動的塵境跟靜的塵境這兩個呢?完全降伏了,你內心裡頭對於塵境來的部分能夠捕捉能夠安住,你就不會被妄想帶走了,對不對?這就是置心一處了。

  再來呢,那個心你是用作意心,現在呢?要不作意心,現在是這個問題了,因為你假如是作意心那是用識性,現在無作意心就是用根性,所以這邊要怎麼樣由作意心到不作意心呢?這個過程那就是我們在破那無明的地方,所以剛才提到你在這個時候你會發生什麼現象,當這個塵境來的時候你會有一種好奇那是什麼?塵境到底是聲塵、色塵還是哪一塵因為六塵同時來嘛。因為一個塵境來你會去發覺是六塵中的哪一塵,你要去發覺哪一塵的時候無明就要進來了,那就去到第二念的地方。因為你要從第二念跨過去,就不要它的時候那你一定要把那一個捕捉塵境的那個念頭給拿掉。這個生命能量的爆發非常非常的大,那在第三唸到第二念之間,第三念是受,也就是說你這一過來的話,塵境你一捕捉的話就這聲塵,這個時候一進來的時候到聲塵已經是受了,聲塵的時候已經是受了,我知道這是聲音這個已經是受了。

  下面要怎麼樣運作,你把它停住這是第三念,你要從第三念走到第二念就是聲塵我不管,這是塵境,我要去捕捉的,我要把它停住,甚至於這是什麼塵境,我也不要去分別,再往前推,就到第一念了。

  那時候你有那個覺受,塵境來而且很清楚,你不動它,這無明就不起作用了,這個時候就是聞所聞盡了,識性完全落了,塵境也落、識性也落。因為你不分別,識性落了就到根,「能聞所聞」,把這個地方盡了,這個叫做「根黠」,按照《楞嚴經》上面的講法叫「黠」。「動黠」、「靜黠」、「根黠」這六黠(六黠之動、靜、根、覺、空、滅)。「黠」它把人家寫成結果的結,這個黠應該不是這個結,這個結應該是黑字旁吉利的吉那個黠,它有點智慧的意思,黠是智慧的意思。

  那麼能聞所聞盡了,從剛才那個識性了了就已經進入根性了,現在再把根的作用再了了,這個叫做盡聞不住,這個盡了,聞不住就是不停,不停就是繼續再前進,如是漸增的意思。但是這個地方講「盡聞漸增,如是漸增」,繼續再成長這個時候就變成覺,因為這聞所聞盡了就進入覺了,覺再繼續成長那就變成能覺所覺空了,就進入空的這個智慧的領域,我們一般來講就是般若空性是在這個地方。

  我們在這個地方要把這個過程再跟各位講一下,這個能聞所聞,這個就用「根」來聞,而不是用「識」來聞了。因為在動靜二相,瞭然不生的時候,我們就把識給停了,開始進入第一念了。在第一念的時候,其實你是用根,還是清楚現在能聞所聞的根性,又明了,明的時候這個覺就產生了。所以這覺悟的覺不是你知道一般講的那種清清楚楚的那一種識性的覺,這個覺跟那個覺不一樣,在兩個位置是都不同的。

  用識性的那個「覺」有一點像人工加味料,用根性以後再進步的那個、如是漸增以後的那個、盡聞不住的那個覺來講,它是屬於原味的,原味的就是硬燉,燉出來就對了,它要長時間下去把它燉出來的。這一個覺,事實上對根來講是已經是導入了,從根跟塵相接觸以後,這個根要怎麼導入娑婆若海的一個準備過程,這個叫覺知。覺的部分這個覺,跟我們用識性的不一樣,而這個覺是在第一念第二念這邊,在動靜二相瞭然不生,是在第二念要進入第一念的時候。

轉移的工程真正在做的就是覺、空、滅這三個

  「如是漸增,聞所聞盡」,是從第一念相進入本來面目的這個準備工作叫「覺」,這個覺,這個工作裡頭三個部分叫覺空滅,三覺三個部分都是在做第一念要進入娑婆若海的工程,這個沒有架好,你要進娑婆若海進不去,你進不去。因為我們大部分的都是在後面的工作,你的生活、人生都是在後面的。現在要進到這裡來,這裡面是個什麼樣的真實生命,我們講真實生命第二生命跟第二世界都在這裡面,你要怎麼進去?我們好像跳進去一樣,不是。就是這個工程,這個工程也就是哈達瑜伽它了不起的地方,它像個橋把我們從第一生命架構到第二生命去。我們在講說象限轉移,轉移的工程真正在做的就是覺、空、滅這三個。應該來講這動靜根是這個橋頭,這一頭我們娑婆的第一世界的橋頭,這覺空滅是第二世界那邊的橋頭。你的工程就在這橋的兩頭當中架構這個部分,所以覺空滅我們現在要去摸索是真的完全無知。

捨識就是捨掉第一世界虛幻的生命,用根就是用根進入第二世界的真實生命裡

  我們比較清楚的是前面娑婆世界這個橋頭,我們怎麼架設從識性,捨識用根的這個部分?用根不是再回到這個世界來,用根是要在第二世界裡面才叫用根,你們用根又跑到我們這個世界來,怎麼用根呢?所以你不會用。捨識就是捨掉第一世界虛幻的生命,用根就是用根進入第二世界的真實生命裡。有沒有?你看基本上的觀念我們就有問題了,我們是要在這個世界捨識用根,這是你大腦的解釋法,因為你不知道有真實的生命那邊,你要懂得進入真實的生命裡以後,再從真實的生命那邊起妙用才回到這個娑婆世界來,你知道嗎?

  那麼現在呢,在這裡第一個是覺。覺的這個部分它講,聞所聞盡就進入覺了,在覺裡頭盡聞不住,盡聞,聞性已經過了然後不住不停,再繼續前進是這個意思。它只有四個字你怎麼知道覺是什麼?對不對?能聞所聞盡了就進入覺了。覺呢,盡聞不住,就盡聞,聞性已經過了。現在呢?在這覺裡面還是不停,繼續前進,「如是漸增」,繼續在漸增。你怎麼進行?這裡面什麼狀況你是一片空白。這個裡面我們就是要各位同修你走進來以後,我們儘量大家來開發,你不要都是我講,我講沒意思。但是你也不能講,你沒有走到這領域來你怎麼講,對不對?你還是在娑婆世界捨識用根好了,你沒有辦法進入第二世界,你怎麼用根進入第二世界呢?現在是要用根去進入第二世界,要用根進入第二世界,不是用根回到第一世界!有沒有?那怎麼講,所以乾脆不要講了,因為你都沒有經驗還講什麼,我再講你也不懂。所以這個地方就是大家要用功,你一定要走到這裡來。不來,連經文也不要跟你講了,觀世音菩薩說算了、算了,這些把他拉起來又沉下去,拉起來又沉下去,有沒有?你看清楚了。

  我舉一個例子,因為講到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不是很喜歡灑甘露嗎?你想這邊右手持缽;左手拿楊枝,對不對?左持缽,持寶瓶。他不是吃飽閒閒,到處晃蕩,如果是四處晃一定淹大水,你要留意到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一個表相的法。我們都是慣性,我想你站在那個地方,缽拿那麼久,又楊枝甘露一直灑,灑了幾千年,我看他的手已經變成自動手了。不是這樣,有狀況他才用。那個狀況是什麼?就在這個地方。那個一滴,我們灑淨的一滴水,你不要我灑過功夫一點,剛好淹大水。聽說李靖(唐太宗的一員大將),他的大將都當了宰相,就李靖沒當宰相。有一天孫悟空求雨叫龍王要下雨,龍王就趕快來跟李靖講說:你跟唐太宗講,跟他下棋,不要給他睡著。結果棋下一下,唐太宗還是睡著了,李靖就去下雨,人家叫他下一寸,他說「大旱那麼厲害,一寸水怎麼夠?」他把它下了一尺,下了一尺結果淹大水,因為淹大水傷生害命,所以他就不能當宰相。

  你最好不要太慈悲,因為你不知道那種比例的功夫,你用識性你以為一寸不夠,要一尺才夠,那一尺就淹大水了,因為那是在不同的世界裡。這是一個故事,你灑甘露一滴水,甘露一滴,那就一個海洋的水通通倒進來了,你要留意。我們在進入第二世界,裡面的狀況是什麼你不知道,你最好少用第一世界的這個告訴我們,說你就是不要用大腦,你不要用大腦。你一定要走到那裡才講到那裡,你沒走到那裡你沒辦法講。所以捨識用根的解釋根本就錯了,捨識是捨掉這個世界,用識性的世界,然後用根性在第二世界裡面,有沒有,在這裡產生了。在這裡我簡單的跟你講,我作一個導引這樣,那你自己去實踐,去實踐以後你才能知道盡聞不住是那個覺。

  覺的這個東西,這種狀況第一個階段是熟練,它這裡面都有很多階段的。你用覺是沒有錯,根是用盡了,不用根你進入覺是另外一個階段。其實這個階段就我們講的,經過很多次的失敗有個成功,你有第一次成功叫瑞相。你要:「為什麼我進去了?」那個方法你要一再的再去試,所以第一次怎麼進去出來以後你會忘,「啊!很不錯」後來才想,「那對」,你要再作意進入,那是第二次。作意進入以後,因為第一次是硬擠,擠擠擠不知道怎麼擠進去,所以你第二次要再進去,你就會循著第一次的經驗去靠近。所以第二次的作意進去以後,通常我不知道各位的經驗,我的情況是作意進去了,我就要出來,進去、出來、進去,那個地方一直摸,磨熟一點。要不然離開以後,要像第一次跟第二次那樣子又要無量的失敗才能靠近,就麻煩了,所以第二次我就磨久一點,久一點第三次要來就很快,很快會進入。然後你會十次當中五、六次,大概十次從兩三次到五六次之間,可是你會發現到了這五六次的時候你會跑一到第二階段去,所以在這個動靜這個塵境要瞭然不生的時候呢,其實我們偶爾會破識性近無明了。

無量的成熟你才會成佛!

  在破識性近無明是第二個階段,破識性近無明我們在一再的嘗試的過程當中本來是一兩次,你會到七、八次,到七、八次的時候你已經會用根,而且根的成功會有幾次呢?你會跳到覺知道嗎!覺那邊呢由一兩次到七八次的時候你也會由覺跳到空,那麼空會由一兩次到七八次,這個就我們常跟各位講的無量的失敗有一次的成功,無量的成功有一次的成就,要無量的成就有一次的成熟,然後無量的成熟你才會成佛!就是這個理論來的,就是這個地方來的,所以你要這樣一再一再的去經驗跟嘗試。那麼在這裡頭從根到覺當中,覺,我們後三個階段會比前三個階段更謹慎,因為那是一個完全未知的領域。在這完全未知的領域裡我們會一再的去經驗,所以你會從很生到熟。

  首先覺是什麼?要慢慢的去摸索,然後覺要怎麼起用?我又開始逐漸展開。所以這叫做「盡聞不住,如是漸增」,根捨掉用覺,覺要「如是漸增」然後「能覺所覺」,本來是「能聞所聞」,用根性「能聞所聞」,現在「能覺所覺」,逐漸你會一直提升。盡了,盡的時候在這裡盡的就進入空,所以在覺的訓練裡逐漸你會接近空,然後空會逐漸浮現,就會從一兩次到七八次,八次會到十次到很熟的時候你又會超越,超越空,所以「空覺極圓」,到這裡就接近了,接近最圓滿的地方。這極圓還是那「盡聞不住,如是漸增」的意思,空跟覺都是很好的狀況,所以這個覺所覺要空了,「能覺所覺」要空要進入空性的時候,這個情況能覺所覺就會盡了。這個都是一樣,一次一次漸增,那裡面的境界要各位自己去摸索了。

  進入到這裡面我們會發覺,這文字比前面的文字都不一樣了,它空覺極圓,它把空跟覺連在一起。它不像前面盡聞不住是指根性已經不用了,在覺性當中再繼續成長,現在覺性也超越了,進入到空性,它並沒有捨覺,空跟覺到極圓的地方,你看塵境、識性、根性可以全捨,但是空、覺它沒有捨,空沒有捨覺。有沒有留意到,這用詞用到這裡,你可以感受到空並沒有捨覺,捨掉覺就沒有空性。你留意到所以它空跟覺是連在一起的,然後要極圓,所以它是一體的。那麼能空所空「盡了」,用傳統它這地方的文字叫盡了,滅就現前了。能滅的滅也要滅盡,所以「生滅既滅」其實就是「能滅所滅」,應該來講按照它這文法,這空所空就能空所空盡了,那就是滅。這個地方滅,還要如是漸增,就是「能滅所滅」盡了,才是寂滅現前。

覺、空、滅三者是第二生命裡頭的動力

  可是它不這樣講,按照語法跟工程進度來講,那模式就這樣用過去。但是它這個地方,這文學家搞的魔術,它文字要優美就通通用這樣。空覺極圓是說明「覺空」這兩個字彙是合一的,那麼來到這個滅的時候,生滅的情況他再從次第來講,這個生滅不是我們前面的生滅了,它是你有這個空性,產生不產生這種生滅的情況,就最微細的地方,你還有那個啟動,還有產生、不產生的情況,這個作意到這個地方它要完全止掉,要達到完全不作意的自然狀態。換句話說,到了這個地方,你的空性、你的覺性已經都變成你的生命因素了,它不作意了,完全不作意,這個叫做寂滅現前。連滅,能滅所滅也都盡了,這個叫「寂滅現前」。換句話說到這個地方,覺、空、滅三個合一成為它主要的生命因素,覺、空、滅三者是第二生命裡頭的動力。而識性是第一生命裡頭的動力,你去看這兩個差別,識性是第一生命裡頭的動力,所以你會發展大腦,會發展大腦,那麼那個叫聰明才智,聰明才智是第一生命的動力。第二生命裡頭它是用覺、空、滅作為他生命的動力,這個地方在講的就是讓這個生命的動力能夠現前,能夠兌現出來,這哈達瑜伽在訓練的就在這個地方。

象限一轉,啪!跳過來了,忽然超越了

  那我們講不清楚,「這是大乘修法…」,它什麼大乘修法?它根本就小乘!「小乘」不是我們定義的那個樣子,「大乘」也不是我們定義的那個樣子。因為它到達這個地方寂滅現前,後面就是結論了,寂滅現前以後,它講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忽然超越,那象限轉,啪!跳過來了,忽然超越了,超越世、出世間。世間,第一生命這邊,出世間,第二生命這橋一架起來,忽然超越了,忽然超越十方圓明獲二殊勝,就在這第二生命裡頭它有這個作用。第一個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這在第一生命裡這叫「自受用法樂智」,覺空滅那個東西叫做「根本智」。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這叫做「他受用法樂智」。一個是自受用法樂智、一個是他受用法樂智,覺空滅這邊叫做根本智,轉識成智,有沒有?轉前面的六識成智慧的這個部分就是這個智慧。

  覺、空、滅,你要轉識成智的「識」必須到入流亡所這邊才能轉,開始要轉的就是動靜根這個「識」,轉為覺空滅這個「智」,這個地方的根轉識成智的時候根還在識的這邊,捨識用根的時候根在根那邊了,不一樣。所以捨識用根,跟轉識成智有點不同的地方就在這裡,轉識成智包括動靜根這個叫「識」,轉為覺空滅這個「智」,知道嗎?這個是根本智。假如捨識用根的話,那是動靜,這個識性瞭然不生叫做捨識,用根就用根,但它只到這個「用根」而已,還沒有覺空滅,你要留意這個是不一樣的。

  我們用字都隨便用,反正兩個都不懂,捨識用根就捨識用根不要用識性,用根性。吃飯的時候用根性不用識性,所以好吃不好吃,香腸還是狗屎都搞不清楚,因為你不懂那個東西,你不懂啊!你現在應該弄清楚了吧!但你也只是懂而已,知道不算,做到才算。你這個禪七來了,我是跟你講了,值得了,值得要做啊!不做回去你欠我了,我已經跟你交代完畢了,這個觀念你要先弄清楚。

  我們從這個經文裡頭,經文是很簡單,因為簡單,你從白紙黑字上看,學不到。你要瞭解到這個為什麼剛才我要跟你講事識心、藏識心跟法界心,在這裡,你假如對這個部分沒辦法去體會,那個東西你顯不出來。那個、那個,「那個」不知道怎麼講,講起來就要一個鐘頭,光是說捨識用根跟轉識成智是不一樣的,大概都很難講。「都一樣,怎麼不一樣?」尤其你從唯識來更難辨識出來,唯識我不知道,我當然不能這樣說人家,不過從一般來講的情形,這是有很明顯的區別,因為它都混在一起。我們在這裡你從行法上看基本上已經不一樣了,而且我想這樣的區分捨識用根、轉識成智,我們在這邊講清楚了。那麼識性、根本智也講清楚了,根本智、自受用法樂智、他受用法樂智,也跟你講清楚了,可是很奇怪經文上並不這樣講,我們這樣講叫「論」,經文這樣講叫「經」。

  經是這樣,我們論從我們瞭解的部分來談,你一定要弄清楚這個叫論,對著經我們一個一個講出來。這個經文短,經文事實上只有這一頁這樣而已,大師父給你整理出來就這麼一張,經文就這樣。但是要把它講清楚不容易啊!我們要把這整個理論的架構給你弄出來,我希望你聽完以後要整理出來。不然回去,「有啊,有,我聽過,那個在那裡,山上那裡一個和尚講的,叫什麼名字我也記不起來……」你一定把它整理清楚,這裡面是什麼,你看看這樣就幾個了,捨識用根了、轉識成智了,你也得根本智了,這後面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這個叫後得智,獲二殊勝,這「後得智」裡面就分兩個,一個自受用法樂智,一個他受用法樂智……。這很清楚,那是什麼,這是什麼通通有了,講很簡單吧,你都開悟了。

  開悟要成佛,開悟幹嘛?!你現在連慧解脫都沒有,因為你聽我講的,聽我講當然懂了,懂了不算,這個叫聽到了,聽到了是善根、福德、因緣。但是這個善根要成長,不然聽也聽不懂,聽的霧煞煞,不知道在說什麼,那就連善根也沒有了。你既然頭一直點,就表示你有善根,你已經很清楚了,但這個清楚你一定要整理起來,整理起來以後才會在你的生命因素裡。

你從經文看你也看不懂,你一定要透過實踐才知道,一定要好好的走一遭

  這是遠種菩提因,你現在不整理,下輩子你都忘光了,可能明年就都忘光了。但是你整理以後,它在你的生命因素裡已經掛號了,因為你知道整理得很清楚,這個地方基本上這幾個名詞、名相都講不清楚。而這個經文在這裡跟我們標示得很清楚,但是你從經文這樣看你也看不懂,你一定要透過實踐你才知道,一定要好好的走一遭。而要走一圈,現在你們來走大概三、五年可以,我跟你講要三、五年的時間,這七天沒有用,一定要三、五年自己去走一圈。假如沒有的話自己去摸索一圈,大概二三十年而已,要二三十年的工夫你才能可能去走一圈,要不然很難,很難。

  我們現在這樣子,你已經有了這樣的指導,三、五年是需要的,所以你不要急,「師父我這樣子,我這個禮拜怎麼沒有開悟?」這個禮拜你要能夠維持著心頭熱熱的就很不錯了。因為你這禮拜假如要用這個理論下去用,你也是叫步罡踏斗,也是金光閃閃。所以我們說美,就美在這裡。

  後面的經文也是可以講,不是不能講,我是覺得你當然就知道了,但是這段經文要常持誦,你要常常背,自己要去回味,然後你在實修上面這些都一句一句可以跟你印證。你走到哪裡去,去到哪裡這幾個要注意,「如是漸增,聞所聞,盡」那個「盡」要斷開,「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破句你要破,「空覺即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這沒問題,這是第一個斷句的地方。

  第二個「盡聞不住,空覺極圓,生滅既滅」其實都是跟「如是漸增」的意思一樣,但這是文學家都搞這種名堂,文字善變,其實意義一樣,不過他在這個變的當中他把這一段很長的文章變成四句話,這是他的功夫,不得不佩服。我相信這個《楞嚴經》原文絕對不是這麼簡單的,這老兄舞動他那個三寸不爛之筆,就把它琢減得這麼精湛,這文字真的是很美,但是沒有一些文字功夫的底子的人,這真的是看不出來,看不到,你絕對看不到。

必須把識性全殺了,留一個你都不能成佛

  你看「如是漸增」,這個「聞所聞盡」這裡面已經含有「根」在裡面,但是根隱掉了,根本沒有看到了,而且就實際修行上面,破識性、得根性的這個狀況他完全沒講,你實修你就會知道有這個東西。你根本不知道,而這裡所發生的那慘烈的戰鬥,那非常悲壯的戰場,可能常年之役都不止。常年之役知道嗎?吳起在那邊打仗,把敵軍十萬全坑在裡面,全殺了。那你也差不多一樣,你必須把識性全殺了,一個不留,你留一個你都不能成佛。你能不能不那麼殘忍,再留一點啦……敵人一個都不能留,就在這裡,識性一個都不能留,一份一絲一毫都不能留,全部要斬盡那才能得根性!所以你在那個地方我們叫實驗,我們在實踐的時候那個體驗,你必須徹底的把識性全部拿掉,根性才能全顯,但是這整個過程很長很長。到那時候你真的很喜歡坐在那裡,一直殺一直殺一直殺,把識性全殺光,就這個啊!然後才能「根性現前,如是漸增」,增到「能聞所聞」都盡了,這是整個的過程。

  然後呢,盡了怎麼樣?那就是「覺」了。覺要盡聞,盡聞不住,不停在聞那邊,不停在根性那邊。覺,你看連根都趕盡殺絕了,這個覺悟的「覺」還要如是漸增,如是漸增這個裡面又是一個,當然這個裡面已經很美了,在美的境界裡要一再一再的成長,不要因為很美就停住了,叫「能覺所覺」,空了,這個關鍵都在這裡。

覺空滅這個,這個叫悟!

  因為它特別強調是亡所,所以它所覺、所聞、所空它一直提出來,那麼前面那聞、覺、空其實就是能聞、能覺、能空,然後談到「空覺極圓」。你看那個文字,他表達那個情景,前面那一個一個都不要緊,那三個都不要緊,可是空跟覺連在一起,空覺,「覺空滅」三個是一體的,覺空滅這三個其實是一個,那我們要用一個什麼字來講,用一個字來形容這個,覺空滅這個,這個叫悟!這個悟要轉過去就是第二生命的動力,我們從禪法來講叫「疑情」,真實生命的動力,他自己會一直往前進。你就在這個世界裡,覺空滅叫根本智,轉過來的這邊叫根本智,這「根本智」展開就「後得智」──「自受用法樂智」跟「他受用法樂智」,這兩個叫後得智,就進入第二生命的領域了。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