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經」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2008藥師經-北美溫哥華講記 | 占察善惡業報經 | 北京夕照寺-地藏經 | 2009藥師經-新加坡講記 | 2009藥師行法-芝加哥弘法講記 | 十二因緣講記 | 2008東南亞弘法(馬來西亞檳城)-地藏經 | 耳根圓通章 | 阿彌陀經-馬來西亞檳城開示 | 
 
耳根圓通章(九): 成佛也要懺悔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02-16
懺悔業障
和上的叮嚀:如何懺悔?
為什麼我們叫做『普賢懺悔儀』?
我們要常常反省自己,還要再測試自己。常常要自我懺悔,在佛前發露懺悔,你不要以為有成就的不用了,你看觀世音菩薩為什麼拿念珠,對不對?佛印還問他說,你拿念珠念什麼?他說,念觀世音菩薩啊,那你怎麼自己念自己,他說,你不知道求人不如求己。所以自己念自己啊,你自己要想辦法,你不要說,師父跟你講「你開悟了」,你就要發瘋了。不是這樣子,你自己還要一再的自我反省、自我測試。我們至高無上的是佛,沒有錯,你也可能成佛,成佛還是要懺悔,但是,不是罪惡感,各位要留意一下。
回目錄
吳美麗
楊培儒
蔡政文
郭健麟合家(香港)
蔡吳月桃、蔡施秀英(已歿)
蔡錞玫、蔡劼翰
陳頤真、顏耀輝
賴彥駿全家
  好,我們今天要開始看經文。在講經文之前,我們要把這幾天講的作一個結論,這個從講經的立場來講叫玄談。華嚴跟天台都有一個特色,這個叫脾性,在正式開講之前它都要玄談一番。智者大師九旬談「妙」,講個《妙法蓮華經》的「妙」字就講了九十天,這個也真饒舌。華嚴更厲害它玄起來分十個單位,這個很麻煩。

  我們還是一樣,傳統歸傳統可是內容要講的方法不同,前面所講的是行法的一個基本架構,是從微觀來看,這講完了,講完了你要作個結論,所以回去這個功課你自己要想辦法把它整理出來你的一套。那裡面有一個系統,換句話說,從你現在因地發心,如何置心一處把心按在心性上,這個模式一直到你成佛的整個過程。做得到做不到不知道,但是都聽到,聽到你就整理出來,要不然下一次你不要來,要來之前先交作業。把那個過程你仔細的整理一下,你不要抄,每個人的都會不一樣。

  內容已經都講了,這是屬於微觀的部分,這個裡面要包括着那些信心、那些菩提心、那感恩的心,那種所謂最重要的就是那一個內在生命的體驗,那不可言說就有那麼一個東西的,那個是什麼,你自己要去找出來。有的話回家一天坐一個小時就可以了,沒有的話你一天要坐五十個小時也要把它坐出來,不然你沒有辦法下手。那不是我自己知道,用嘴巴講的不算,一定要把那個東西找出來,這是一個關鍵處。沒有的話,你的學佛跟你的修行都是假的,岡修,岡修國語不知道怎麼講。那個沒有用,那個當做民間信仰使你的心不亂,那可以,那是可以的,可是你真的想要改造生命,那個不行。

  這個部分我們陳啟烈師兄他是專門經教,我想請陳師兄自己當然要寫,那各位你也要寫,怎麼樣子把它完整起來,那是一個我們應該來講,佛教的基本理論、核心理論,對我們修行人來講,尤其是大乘佛教來講,這個是心性學的核心,一個基本架構。當然八個小時是講不完,我們也試著把它講完了。

  這個部分你來進行,這是一個微觀的部分,另外一個就是宏觀的部分,這個都是基本架構。宏觀的部分是每一個修行人他都有一個內在的穩定機制。這個機制每個人也都有,但是處理得不太好。有些人是一個向外擴散的瘋狂機制,就像這個社會上講的兩個制度:一個是極權主義的經濟制度,一個是自由主義的經濟制度。

  極權主義的經濟制度它是一種內在的崩潰制度,內在,它會向內縮,它的經濟向內縮,到最後它會崩潰,蘇聯就是崩潰了。它向內一直縮,縮到最後窮,窮就窮死了,就崩潰了。大陸比較聰明一點,還沒有崩潰一點趕快改革,所以叫做現代化,四個現代化,趕快跳出去,要不然它就崩潰了。那跳得快,蘇聯慢,蘇聯就解體了。

  自由經濟是一個向外型的,它是完全不一樣,可是它也會崩潰,但它不叫崩潰,它會瘋狂。所以你看自由主義,它的擴大會產生一種經濟發展不能停,一停它就完了,就垮了,所以它經濟成長要一直成長,一直成長,通貨要一直膨脹,一直膨脹,它維持一個穩定緩慢的膨脹,它的經濟會一直繁榮。

  我們修行人也有類似這種情況,有的人一直發飆,一直發飆,他無法踩剎車,這叫狂,修行人會狂,因為自己有證、有得,那個傲慢心就一直起來。這每一個都一樣,那個狂,假如自己不能踩住剎車那就真的是瘋狂了。那有的呢,太拘謹,太拘謹的話,他就內在他會自己一直壓迫自己,到最後也是一樣發瘋。這個都不對,兩個極端都不對,但是你自己要有一個內在的穩定機制,穩定的,它能夠成長,能夠成就,但是很穩定,既不崩潰也不會抓狂。

  那怎麼來呢?就我們也常跟各位講的要自我反省,自我反省不是罪惡感,因為一個修行人他是越修越自在,自在難免有些時候從社會標準來看,怎麼會這樣?你不要人家一跟你講你就罪惡感深重,想一想,這樣子有人看不慣,我們自己就調一下,調到人家看得很慣。佛陀他就這一點厲害,他在跟人相處當中他拿捏的很好,所以我們在印象裡你飄過去你會看到佛陀很慈祥,他沒有憂鬱。你看耶穌也是個修行者,也是成就者,你一想到耶穌,他怎麼那麼倒霉,因為他好像很憂愁,有沒有?他就是內在的壓抑造成他的崩潰。

  也有人好像很瘋狂一樣,他很高興,載歌載舞的這種情況。載歌載舞還好,有的行為就讓人家覺得很瘋狂,這關鍵就在這裡。你說他沒有成就嗎,他有成就,印度那奧修他就類似這一型的,他有成就,但是他自己毫不檢點,我的就對,你怎麼講我不管,所以他敢發動十萬人圍攻白宮,所以被美國驅逐出境。就是這個樣子啊,那你說他沒成就嗎,未必,但這一個機制內在穩定的機制不夠。

修行人要常在佛前發露懺悔,時時自我反省

  所以我們要常常反省自己,還要再測試自己。常常要自我懺悔,在佛前發露懺悔,你不要以為有成就的不用了,你看觀世音菩薩為什麼拿念珠,對不對?佛印還問他說,你拿念珠念什麼?他說,念觀世音菩薩啊,那你怎麼自己念自己,他說,你不知道求人不如求己。所以自己念自己啊,你自己要想辦法,你不要說,師父跟你講「你開悟了」,你就要發瘋了。不是這樣子,你自己還要一再的自我反省、自我測試。我們至高無上的是佛,沒有錯,你也可能成佛,成佛還是要懺悔,但是,不是罪惡感,各位要留意一下。

成佛還是要懺悔,懺悔不是罪惡感,而是自我反省的工夫

  這個機制自己一定要有,不要太狂,不要太傲,我們一定在一個持平的穩定性上。這個部分就是要我們師兄弟之間要互相勉勵,我常跟各位講你要有一個根本上師、依止上師,然後最少你要有一個同行善知識,要有個師兄弟。你們要常常談,我跟他講一講,我跟他講一講,要互相勉勵。你看,楊師兄來,鄭師兄一定跟著,兩個一對寶,好像勞萊哈台,那就對了。

  你要修行就要有一個同行善知識,這叫互相漏氣求進步。相互之間,因為你很熟,所以可以互相吐槽,你都沒有這種好朋友,沒有這種好兄弟,師兄弟都沒有,那你一定傲慢,一定慢,有一個好兄弟在旁邊經常跟你澆冷水,你開始要吹牛,他就給你漏氣。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鞭策,而且你在行法中有任何的境界可以跟他探討,這是你們兩個可以分享的。兩個、三個倒無所謂,不過這兩個人當中,兩個人當中就開始有族群公約,有些事情你不能把他向人家公開,尤其修行的這種機密。他只是跟你探討,你們兩個是一體的,你不能拿去向外面講:他現在怎麼樣,昨天夢到什麼,昨天見到什麼,什麼境界。你替他吹牛出來,你完了,這個叫造業。你們兩個互相檢討,一段時間以後找不到答案,那就找師父一起來探討。這樣的結構就很完整。

  所以,修行絕不是單獨自己一個人在那邊悶着頭瞎幹,那個要不是傲慢,大概也是人格不健全。怎麼你會沒有好朋友,對不對?你看這幾隻狗,你看他們也會有比較好的兩隻在一起。人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你要跟人家相應,你假如都不跟人家相應,你看就那幾個缺點而已,所以正常的人有正常的生活,我們從這裡來看你的人格是不是健全。

  要記得,不要老是,尤其出家眾,不要老是以你是一個法師的身份出現,你要有幾個朋友,包括在家眾,不是出錢給你的就是好朋友,不是。要能夠在法上跟你相應來探討的,這個一定要有。所以我們這個階段的部分所講的,希望大家努力的整理一下,請陳師兄來彙整這個部分。

  現在,我們要看經文了,那就從經文的立場我們來瞭解一下。

「爾時觀世音菩薩即從坐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

  這是一個儀式,這個就是經家,寫經的人補充上去的。因為這只是一個動作,佛絶對沒有講這一句話,對不對?這只是一個動作而已,經家要補上去,是不是這樣?你想想看,我們現在在整理文章的人就是不會加這個東西,寫書的人就是不會加這個,所以那個書看得就很頭痛,好像少了一個什麼。因為有些現場的動作,不是語言的,你聽打的人就是照着聽打,這個你要加上去,你因為沒有加這個上去,所以看你聽打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你為什麼講這個,因為當中有一個這個東西,那問題就在這裡了。

  我們看凡夫跟覺悟者不同,我們常跟各位講,傳記,修行人的傳記沒辦法寫。修行人要寫傳記,只有同樣成就的修行人才能寫。我們看很多傳記,你去注意看看,虛雲老和尚怎麼成就的?那呂學芩沒有辦法記載,因為他沒有他的成就,所以他沒有辦法記到他的那個心性上面的東西去,他只能夠每年每年的大事記一下,記到那一年說「他燙了手,打破杯,虛空法界粉碎了」。他講的把它記下來,他內心裡頭的狀況沒辦法記,他知道那個時候在高旻寺那裡開悟了。我到那禪堂去,德林老和尚說要把它拆掉重蓋。我說:「那是聖蹟,你怎麼拆掉?虛雲老和尚就裡面開悟啊。」他說:「嗯,嗯。」我說:「不要動,就維持原狀,維修可以,那個柱子拿掉一根補一根上去,不要拆掉。」他說:「嗯,嗯。」我不知道他拆了沒。

  這個地方就講說,一個經家為什麼要在這裡加上那麼一句話,也就是說這個人開悟的狀況是什麼?那個內容你能寫出來嗎?寫不出來啊!所以你看傳記是勉勵自己精進一下,怎麼精進,你不知道。所以,那個時候他開悟的那個狀況,寫出來的那個狀況,其實就是一部經。

  那麼要能夠記錄下來,通常這種經都是自己本人。可是本人,你叫廣欽老和尚怎麼寫?大字都不認識,小字更不用說,所以就那同行善知識才能寫。所以你想真的把你修行的東西給記錄下來,你要有個同行善知識,因為你那個心路的那個地方其他人沒辦法,唯一能夠交代的是這一個在你身邊可能跟你搞了二、三十年,知道你在修什麼,內心心路軌跡是什麼,你是怎麼用功的,因為你們平常經常在談,這一個談對你自己也好。

  你要留意到這裡,它是在記載這個東西。那麼這個地方這一句話,因為二十五圓通差不多二十五位大士他都有這樣的一種狀況,所以這一句話就比較沒問題了。這只是一個程式,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一個動作。

修行人要頂禮三寶,才能壓制慢心

  我們這個動作就要告訴你,每一個修行人你一定要有你的基本行為模式。這就告訴我們說,每天你都要頂禮,頂禮三寶,每天你都要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不是站在那裡唸一唸就好,每皈依一次拜三拜。你是個修行人你還要再皈依你的上師,然後每天要拜三拜。這個一定要的,你這基本禮儀一定要有。你不要講,哎呀!我們到這個時候這些都免了。什麼叫免了,人家到這個時候都還沒免,觀世音菩薩都還沒免你要免什麼我們就常常會忽略掉這些非常重要的,然後你的慢心就慢慢起來了,哪個地方看不慣,那我執我慢就出來了。你沒有辦法掃除,因為你已經免掉了,那我執就出現了。你要壓制那個我執,你這禮儀一定要有。你不要以為禮儀怎麼樣,禮儀是個根本。

  我們看看人類發展的歷史,你找不到這樣的一個民族,我們這民族事實上整個文化跟發展來講,它是來自於周朝。你看周文王、周武王怎麼取名的?周文王他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因為他兒子很厲害,所以周文王變成很有名。你要瞭解到在這個時候,周公訂了禮制——禮樂的這種制度。這個禮也就是我們講的法義,法義的這個部分。

  你從這個發展下來你會看到我們的五術,它其實五有一個禮,所以見道它本身就有一個見禮,再有一個見術,然後合起來才叫見道,是這樣來的。因為那道里頭一定有一個禮,假如那個道沒有禮就不對了。茶道一定有茶禮,茶禮一定有茶術,所以茶禮加茶術才變茶道。你要留意到,假如只有茶道——只有那個儀式跟表演的那個叫茶匠,工匠、水泥匠的那個匠,那不叫茶道。
那個禮在哪裡?不是那儀式:我端茶給你,這茶要這樣端。這樣端是相,茶要這樣端給你的時候,那個禮有沒有到。禮是很抽象的,不是說我照這個儀式給你就好了,不是,它一定有一個真心在裡面,你要行這個禮的時候,你有沒有做到,那個真心有沒有到?

  觀世音菩薩頂禮世尊是沒錯,他只是行禮如儀,這樣嗎?那真誠心有到。一個行者重點在這裡,這一句話是講這個,不是像演戲一樣,輪到觀世音菩薩,你來吧,那就不叫修行了。我們團拜的時候每個人都這樣子,好,換你講就換你講,那個真誠心你真的做到了。

  經家在記載這個,這只是一個語言,你透過這個語言你要瞭解它的情境,那個思維模式跟行為模式就出來了。你假如不能進入那種情境,你根本看不到,就像演戲:現在換他了,那個上來了,那個拜下去了。就變成這樣了,這個就沒有意義,那經文就不必記載,記載這個幹嘛。

  這裡就表示觀世音菩薩這位行者他的虔誠心到。你不要人到心不到,你也不要只有相上,那個誠心在禮上表達出來。禮是個相,但是那個誠意一定要到,假如沒有的話,這個相就多餘的。現在宗教界的一些活動,法會最出名了,法會都變成儀式而已,你都完全不知道那個作用。

你只有儀式,你沒有誠心啊!

  很多人跑去藏密修那個什麼西藏度亡經,什麼中陰身救度法。噢!好棒、好棒,因為你現在只有那裡有誠心,你都不知道我們大蒙山就是台灣人「中陰身救度法」、「台灣度亡經」。放焰口就是啊!怎麼不是呢?那焰口的法比西藏度亡經高幾百倍,可是你只有儀式,你沒有誠心啊!

  蒙山施食,跟你講比西藏度亡經高一百倍,初二、十六你不是都拜門口嗎?那就是那個法門。可是你現在只有一個儀式,長條桌一擺,三杯酒、一個鳳梨罐頭的罐子裝一桶米在那裡,插三支香,後面豬肉一塊、魚一條、雞蛋兩粒,然後又一桶飯在後面,金銀紙,等香燒了一半以後就開始燒金銀紙,燒完以後酒在上面灑一下。噢,趕快收回去,好哩加在,剛才狗沒來。你不知道那就蒙山施食啊,但你沒有法,只有儀式,純粹的儀式。一定要三點半以後,椅仔條(台語,意指長板凳)一腳在前面,一腳在門內,有沒有?記得吧,純密法啊。初二、十六做牙,你說打牙祭,做牙毫無價值,一點價值都沒了。人家西藏度亡經、活佛,你不知道你都是活佛、你是法王、你是仁波切啊,純密啊。

  初一、十五為什麼拜拜?你都朗朗上口「初一、十五」,初一、十五佛前大供啊,佛前大供你知道嗎?修密法為什麼都要去護摩,修火供、煙供就是佛前大供,你只會供你再也沒有修法了,所以你都已經剩下儀式。沒有法就沒有那真誠心,所以修什麼密法?家裡到處都是,還人家壇城、曼荼羅,你家的佛幛不是曼荼羅?你看,你在家裡就是修大密法啊,四曼具足,可你不會修啊,跑去人家家裡修,自己家裡的寶丟着不用,不會成就啦。所以我跟你講,台灣人修藏密保證絶對不會成就,你要修,修家裡自己密,家裡就有了。

  這關鍵就在這裡,你要有誠心,那個禮要出來,你禮一出來你就看到家裡寶那麼多,家裡就是一個淨土,為什麼不會修呢?你沒有誠心所以跑到人家裡去,你再修也沒有誠心,你要修的話,你有誠心回到家裡看:你看,觀世音菩薩堂中坐,下面四大天王,有的不一定,三太子也上去了,有的還畫個孫悟空,那都無所謂,護法神統統上去。所以觀世音菩薩下面都有幾個神祇,有沒有?有的關公、有的土地公,那都不要緊,那護法神嘛。為什麼西藏的護法神可以拜,台灣的護法神不能拜?奇怪呀,對不對?那你整個曼荼羅很具足啊,為什麼一定要畫那青面獠牙的才叫曼荼羅,畫你家裡的那個就不算?哪有這種事。

供養具五具足:一香爐、兩瓶、兩燈座(燭台)

  然後,你有法寶旁邊有對聯,雖然字也看不太懂,我問我阿嬤,她說我不知道。然後,你會發現有兩個花瓶,花瓶沒什麼,就是竹葉青,不是竹葉青,是萬年青。然後兩個燭台,有沒有?一個香爐,這叫五具足,這五具足是密法的基本啊。前面你一定會三杯,我問阿嬤,是要供開水還是供茶?她說,小孩不要問那麼多,拜就好。都是啦!很具足啊!在台灣,自己家裡的密是很具足。

  你這樣拜有沒有傳承灌頂啊,阿嬤就給你灌頂了,叫你怎麼修,現在你只要把它恢復過來那個密法,因為在你家裡待很久了。壓箱寶要把它翻出來,好好修。你家裡要有那個佛祖幛,千萬不要丟掉,你去問問看西藏那些老曼荼羅,貴死了,你家裡那一副一樣貴,你已經自己拜了好幾代,那是寶啊,你不要敲一敲丟掉了。不識家中藏寶,你去找外面的,沒有意義,那是最貼身的,已經好幾代傳承了。

  你自己想想看,不要以為那個不重要,絕對重要。同樣,這個禮儀也是一樣,你要懂得這個誠心非常重要,你只要仔細一下,你會發現我們修行者真的——這個世界就是極樂世界,你還要再到哪裡去找極樂世界?你看,家裡有個法王,你自己都法王傳承啊,你知道嗎?你自己都不知道,還要跑去找人家法王跟你灌頂。搞錯了,你爸爸給你灌頂的你都不要了,你還要去找誰要,人家跟你灌頂的你會珍惜嗎?你把供養他的去供養你老爸。假如是媽媽教你的你媽媽就是法王,自己懂得珍惜嘛,真有法。那麼藏密當做參學,可以參學,你不要迷,這個是從禮上來看。這個禮的部分我們跟各位提了一下。

  第二句這個就是觀世音菩薩講的話了,他說:「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這一句話很簡單,你也是這樣講說:「老師啊,我想想,過去很久很久以前」,就這樣,沒有錯。這一條恆河的沙有多少?這個是說古早古早再一個古早古早那麼久以前。一粒沙為一劫,一條恆河有多少沙,形容那時間之長遠,然後他又講無數恆河沙,這裡面有兩層意義,你要弄清楚。這就是我跟各位講,為什麼我們要講無數次的失敗一次成功,無數次的失敗就是恆河沙劫,一次成功就是一個恆河沙;無數次的成功一個成就,無數次的成就一個成熟;無數次的成熟成佛。這樣子把它用成傳統佛經的語言叫做無數恆河沙劫,知道嗎?經典的語言模式化成你的行為、你的修法就是這樣。你不要以為我那種講話都語出沒根據,真的根據,這就是根據。

  我常常講,你也常常聽,「師父每次都是這麼講,都沒人這麼講」。觀世音菩薩就這麼講,不是我說而已,只是他的講法跟我的講法不一樣,我是講你現在的話,他是講他那時代的話,這叫語言模式。你懂不懂?他講的你懂,用你的話講,大概你講的就是前面講的解釋:一條恆河有好多沙,一粒沙一劫,恆河沙劫就是一條恆河沙那麼多劫數,無數恆河沙就無數條恆河。所以就是這樣解釋,絕對一百分。可是你也不懂,講的人也不懂,聽的人也不懂,怎麼修?這句話不是修的,告訴你這句話就是修的。

  那麼,「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那意思就是:現在我講一下我過去以來所修行的狀況。那麼一句話已經把他修行的狀況全部講了。你要懂得這一句話:我從那時候開始修到現在。那個時候怎麼樣呢?那個時候怎麼修呢?這個就整個修行狀況,他才講「於時,有佛」,從最早的時候開始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有觀世音佛在世間。「我於彼佛發菩提心」,這我們前面跟各位講過,菩提心一定要先提,他在觀世音如來那個時候,他發了一個菩提心。那個菩提心是什麼?我們通稱用「菩提心」這一個詞的時候是蓋過一切。那麼,有一個叫做「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般來講,從經典出現都是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那麼,他在這個地方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怎麼發,他沒講,但是你要留意到,這個都是你真正深入穿透以後你才有可能發現的,否則,你沒有辦法解出這些東西。這個叫解密,把那個秘密給你解開。

  發菩提心,這個菩提心用我們的話來講就是你要把你的心安住在心性上。這個心性是指你有過內在最深層的生命體驗,而那個體驗不能夠靈光獨耀,就是過了就算了,而是心要安住在那裡,要安住那個心理結構上面。那個內在的體驗你無法言說,不能應付,是真實的、真誠的,那個部分你要安住在那裡,那個叫不可思議的因,你才有可能在往後有不可思議的解脫境界。

  這個部分每一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所以就不詳細講,因此用菩提心帶過。但是我們每一個行者你一定要解構,解開你自己的那個心理架構,你才有可能完全通達。你要是含糊籠統,一覽帶過,裡面是什麼都不知道,那就不行了。所以他講這個地方,我們行者那就要心知肚明,你自己現在是怎麼樣?

  然後,他這裡很重要一句話大概你也不知道,叫做「彼佛教我」,這觀世音佛教我。這沒錯,這個「教」我們就談到我們跟你講的,這個「教」我們很多註解裡都講「觀世音菩薩」應該念「觀世音菩薩」,因為習慣上大家念「觀」所以就從俗。那個「觀」要念「觀」(念去聲),不是念「觀」(念平聲),他假如念「觀」的話那就變成「能觀能自在」。觀是動詞,所以你要從性德上來看,它不是一個人,它是一種性德——修行的性德。一般民間信仰把它當一個人,那就馬馬虎虎了,可是你是個修行人,不能把它當一個人。這個我們前面是跟各位講很多,所以不再強調了。但是這個「教」也是一樣,它是「教」不是「教」,它要念去聲不是念平聲,你大家都念平聲你解釋很容易出錯。
這個「教」就是法義教理的「教」,這問題就在這裡了。前面為什麼我們要講那些,你那個不知道你這裡就聽不懂了,因為是教,所以它就不探討法義,你要留意到這一點,它不探討法義,它直接——你講我修。現在我們這裡很多人有這種苦惱就是這樣,就是要我講你就照著修,可是我講你聽不懂,因為我要你的是,把法義給弄清楚,因為在華嚴裡它不共就在這個地方,它有法義,你要試着去把法義探討出來。

  你要去探求那個法義的時候,它的本質不是你要一個答案,而是你要一個模式,你要有那個模式你才能夠進去,進去法義的堂奧。你假如不見法義的堂奧,那你是修大乘法不是修一乘法。外面也有人說他是一乘教、一佛乘,一佛乘就是會隔空治病,那叫一佛乘?在這裡呀,所以到這裡來要學華嚴,就要去學法義那一塊,教理就沒問題了。

  可是這個地方呢,它從教理講,它不是從法義講,所以觀世音如來是教了,他講了,觀世音菩薩是從他講的地方開始修,往前沒有探討。你要留意到這一點,這個地方大概很少人能夠提到,不過你在華嚴道場裡,這部分你必須弄清楚。好,前面沒人講不要緊,你自己要瞭解這個部分。

  他教什麼?「從聞思修入三摩地」。「聞思修」我們跟各位講叫哈達瑜伽,這個東西是使你增加你的生命能量,初學的人很有需要,所以我們告訴各位:你要到這裡學,你要先學瑜伽,學瑜伽以後,它可以幫助你在禪修當中的一個狀況,你可以消除你一些生理上的一些不必要的雜質。不是說為什麼要,要你重視這個問題,尤其我們大乘佛法的行者都是「罔博」(台語,意指很愛吹牛炫耀),「罔博」國語怎麼講?「罔博」,還沒兩下子我就很厲害。師父你看我怎麼樣,我看你普普通通。為什麼呢?你大腦裡頭的內分泌裡那個成分不純,然後再加上你的我執,腦筋轉不過來,那個內分泌那個雜質就會一直出現,到最後你沒辦法修下去。你沒辦法修下去,你的結論就是道場有問題、指導有問題、善知識有問題,你不會去想到自己有問題,因為我執在作用,這個是麻煩的地方。

  所以,我們說你要透過瑜伽,瑜伽是怎麼樣?它講的「哈達」這個字那意思是比較複雜,它就是調整你,讓你的觸功德能夠很快過去。而我們一般禪修的都有觸功德,有些觸功德產生,他沒辦法,他把幻境當真實,陽焰他就當真,它是很虛幻可是你就會當真。可是有些氣動永遠都會在動,你就一定要透過瑜伽把這一些給除掉。最主要它不是把相上除掉,是把你身體內在的那內分泌會產生雜質的那個機制幫你給除掉。不是我們為什麼要練瑜伽,你不練瑜伽也可以,你有辦法除掉都可以。

  中國是另外有一套叫氣功,氣功因為我還沒有找到真的能夠指導我們的人,不是說他氣功不行,他可以飛起來也不錯,可是它跟我們修行有關沒?要能有關嗎?他沒有辦法講到有關的地方來,那我們不用。我們密法同修學呼麥也是一樣,呼麥會的人很多,我們要看真能教我們修行的呼麥,不是教我們修行的呼麥我們不要,因為要跟我們行法相應的才有用,關鍵在這裡。我們在過濾的是這個東西,哈達瑜伽它就是能夠幫我們清除生理上的雜質,包括你中樞神經系統的內分泌,它會調整你。

  可是,有些人不來這一套,他自己有一套,堅固我執,我們叫人家來教那不如他自己去找,他自己找的就比較好、比較高明,不管是住在哪裡,反正他找的。你找給他的,他看起來時普普的,因為教的那個人也是一個頭,也不是三個頭,兩個眼睛也不是三個眼睛,兩個眼睛長得跟我們一樣,是橫的也不是直的。這個麻煩了,這沒辦法教,你自己一定要在這個地方依止道場,道場有責任把各位教好。你自己那個心思不在道場裡,不是這裡的一份子,那就不一樣。我為什麼要學?我才不要,我修這一乘法,這是沒有辦法。修一乘法還從三十七道品開始,從五停心觀開始,你這些基礎的都不要,那下面怎麼做呢?用你的意識形態那就沒辦法教,不管你在哪個道場都一樣。這個我們自己要能夠留意到。

哈達瑜伽發展出來的,在大乘佛教裡頭就叫做「瑜伽行派」;思辨瑜伽發展出來的就叫「中觀論派」

  那麼,思就是思辨瑜伽,這個哈達瑜伽發展出來的,在大乘佛教裡頭就叫做瑜伽行派,思辨瑜伽發展出來的就叫中觀論派。大乘的兩個系統就是這邊來的,彌勒菩薩是走哈達瑜伽這條路,龍樹菩薩是走思辨瑜伽這條路,然後他們更有成就、更突破。
所以哈達瑜伽不是這樣子,腳拗一拗,手拗一拗,渾身拗一拗,拗拗就完了。沒有。彌勒菩薩把這每一個動作包括生理的、包括心理的他都通通解構出來,所以才有唯識學,就是這樣來的。因為它這動作它不像我們現在瑜伽這樣子表演一下,花拳繡腿就好了,不是,它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它把你心理、生理的行為解構得非常微細、非常清楚。

  龍樹菩薩從思辨瑜伽開始架構他的「中觀論」,因為思辨瑜伽就是理論派,理論派重,哈達瑜伽是行為派的重,它一直在做瑜伽行,所以叫瑜伽行派,龍樹這邊從思辨瑜伽發展出來就成為中觀論派。這個部分現在沒有辦法研究,事實上是很好探討,你要把印度思想跟龍樹思想相對比,你要把唯識的思想跟哈達瑜伽的思想相對比,你就知道他們怎麼樣青出於藍。

  那麼奉愛瑜伽這個部分就是修的這個部分。所以修慧的部分那就是巴克提瑜伽,它這個部分等發展到這裡,就是把這兩個合併起來發展到這裡的時候,就形成了《華嚴經》的思想。所以《華嚴經》的思想跟他們是不一樣的,所以你從大乘中觀論派來看,它始終只能講到釋迦牟尼佛,它沒有辦法講到毗盧遮那佛。講毗盧遮那佛,事實上他的地位在印度教裡就跟克利須那一樣,那你再仔細研究一下克利須那所在的世界其實就是華藏世界,到最高境界來就是在這裡。所以《華嚴經》那麼偉大因為它有個背景在,有個克利須那,有個克利須那的國度,然後這個思想裡頭不是完全印度的,它來到西域才在西域那個地方——中亞細亞這個地方,結合五大古文明的思想綜合成立《華嚴經》。所以《華嚴經》事實上來講它的量是比《四吠陀經》來得大,但是因為西域的文明不夠長,記載的不夠多,所謂的十萬頌,如此而已,事實上到我們中國來的,這個地方不到十萬,把六十、四十再加到八十里面去,篩選也大概最多只有八萬而已,不會超過。這個就是它的那個過程。

  我們要留意到它從整個三個修行層次裡來看,從聞、思、修都可以入三摩地,這三摩地我們叫體性,法界體性,都可入法界體性,叫做法界體性智。我們一般來講叫做定,這個三摩地在《楞嚴經》裡叫做首楞嚴大定。這個音,這種翻譯是有點重疊,「首楞嚴」的楞嚴是定,是堅固的意思,首楞嚴是最堅固,最堅固就是大定,所以楞嚴定就是首楞嚴大定。這個名字中國人喜歡把它形容一下,它是最好的所以叫首楞嚴大定,其實楞嚴大定、楞嚴定、首楞嚴大定都一樣。它用楞嚴,楞這個字就是瓦楞紙箱那個楞,還有一個曲線有沒有,夾在中間那就很堅固,它是楞就是指那個意思,堅固的意思,所以這個定是很堅固,它這個地方講入三摩地就是入首楞嚴大定。而那個定它不是一般的枯木定,它是有作用的定,跟你想像的就不同了,這個叫做法界體性,所以入體性定就對了。

  那當然「三摩地」,一般的翻譯,從印度的傳統的翻譯有印度語意的翻譯法,我們就不再談那些,這個意思就是你透過聞慧、思慧、修慧都可以入三摩地,但事實上這地方是不一樣,所入的境界是不同的,但是入三摩地絶對沒問題,但是思慧所入的跟修慧所入的不同。他現在主要講的是從聞慧入,哈達瑜伽所入的這個地方,因此下面他講「初於聞中」,這個地方很重要的,這個都是非常重要的文句。

  觀世音菩薩說:在這三種修法當中,我現在只講——觀世音菩薩跟佛說:觀世音如來教我從聞、思、修三個方面來修,都可以入三摩地,現在我講聞中、講聞慧這個地方的修法,因為大家講圓通,我講這個就夠了,後面兩個就不必了。你要的一百塊就可以,一千塊的不用了,五百塊也不用了,那太大張了。現在大家都講圓通,一百塊就可以了,大概是指這個意思。因為聞慧這個地方的修法,事實上成就的時候是圓初住,也就是入三摩地就是初住位就對了,他本身就已經破我執、破法執來到這個地方。它還不是終極究竟的地方,這一點你要留意到。你怎麼可以留意到呢?你看那些註解,溥畹大師的註解、交光大師的註解,上面都提到這個問題,聞慧、思慧、修慧所修的境界。他現在從聞中、從聞慧來講,所以我們綜合各方面的資料,你就要知道你在看東西不要把它看死了。這個是講前面的一個結構,一個整個的思想背景。這些大菩薩在一起不會像我們一樣一出現就說:師父你看我怎樣?你都沒有背景,我看你怎樣?你有沒有吃飽,對不對?所以你要留意到這裡。我們休息一下,等一下再接著跟各位再談下面的部分。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耳根圓通章(二十二): 覺空滅三階段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一):轉三性成三無性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小乘與大乘
 《普賢心經》講記(二): 從賢首、清涼到宗密的三教合一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神聖的遊戲場(十):如何藉懺悔這個相,導入內心?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