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禪」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禪修前行 | 華嚴禪行法 | 禪修正行 | 禪觀 | 華嚴禪前行概論 | 
 
禪修正行(十一):每一步都要踏實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03-25
和上開示集:覺性的存在
你還沒有真實走過!
覺性、法性、根性、真如
所以我們告訴各位:修行是很踏實的,一個境界一個境界一直接過來。你的基礎要沒有呢,你怎麼修?對不對?第一個魔境、化境你就搞不清楚了,我這樣講你能弄清楚吧,分的很清楚了。魔境、化境分清楚以後,化境要如何選定,那是跟你本願有關。你要用抽籤的方法也可以啊,因為有些人是善根比較猛利,那麼一接觸馬上就進入了,那這種東西他抽籤可以,他隨便要一個都可以成就,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因為沒有辦法,所以我們就跟你講:摸索階段越長是越好。所以整個行法你可以看到,它不是含糊籠統的,每一個、每一個都很踏實。
回目錄
陳志聰、陳劉素、陳英杰
洪姵芊
游如安
廖敏慧、廖敏華
張文銘
廖貞蕙閤家
【正行篇--還法】

  我們現在看看二十二頁「還法」,還法的意思是還原,回到原來的地方,意思就是真正的修法是這一法。觀法只是將止法的「所」交換成觀法中的「化境」,而不再守住息入息出,但是化境還只是初相,不是定案,但在還法中,此一化境乃是正式的所觀之境。

  換句話說,前面止法以前它所訓練的都只是一種基礎訓練而已,到觀法的時候才把這個息入息出轉成化境、變化境界,但是變化境界還沒有定案,必須在還法的時候我們才確定。從這個地方確定。那麼你修行的成就、境界如何,從這個化境來確定、來勘定。假如說我觀的是太陽,那麼跑出來的是月亮,那證明你是錯誤的,是從化境上面來看。因為你已經確定我修這一法,那麼顯現的世界應該是這個世界,所以不會弄錯,這個時候才叫做真實行。

  但是我們前面是基礎,沒有前面的基礎你這裡轉化不過來。所以我們在觀法中跟各位講,你不要一直想要從中間插進去。「師父,你看我要怎麼樣入定?」入定很簡單,你不打妄想就入定了,問題你不打妄想你弄不來。「我要觀那個出現。」你要想那個出現比較容易,觀那個出現不容易。要觀那個出現,那你就要這樣真實功夫走過來。

  那麼你到觀法的時候,是用化境去交換止法的那個息入息出。我們也跟各位講過,這個時候,你在觀化境的時候它變化相很多,這裡面有一個動態的感覺你要弄清楚,我們這樣分是數、隨、止、觀、還、淨,這樣一步一步分開來。你在修行的時候不是這個樣子,你數法完成自然你就會帶入隨法,隨法完成自然就會帶入止法,止法完成的時候,那你就會從息入息出轉過來化境。所以你現在不要講什麼境界,你現在都還早,你一二三都算不好,還什麼境界現前呢?那可見那都是魔境不是化境,心魔顯現。

  昨天在講觀法的時候,我們跟各位講說,你那些顯現為什麼都不對,不是說師父輕視你們、藐視你們、不承認你們成就,不是。因為你早期從小到大成長的過程當中所遭受的壓抑、污染、暗示,這東西太多了,你知道嗎?我記得有一次,我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有個同學肚子很痛,所以男生很想幫忙,女生有事男生當然想幫忙,不幫忙的大概不是人吶。「你肚子痛啊,哦,我買什麼…還有什麼東西啦...」什麼胃藥一大堆就想出來了,因為男生只會想到肚子痛是要吃胃藥。女生說:「不是啦。」「啊,不是她怎麼肚子痛?」男生跟女生的戰爭就這樣開始了!因為男生只會想到她只是肚子痛,女生說不是肚子痛,不是肚子痛它明明就叫肚子痛,那不然怎麼處理?女生說你們男生不要管,不要管就不要管。那現在是大家都可以不要管了,可是當時就不會不要管了,為什麼?因為你所知的如此,男生所受的污染是這樣,真實狀況怎麼樣你知道嗎?你根本不知道。

  每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當中都有他的背景存在,這是很自然的狀況。男生怎麼會知道說,女生月經來會肚子痛,他根本不知道。同樣的,女生在成長的過程當中,你也不知道男生是怎麼樣。男生有意見爭執的話,兩拳打一下,沒事了,他們還可以繼續相處的很好。女生看起來好怕哦,為什麼?因為你沒有捶過,男生打兩拳,這個是稀鬆平常的事,男生假如不顯現拳頭揍兩下子不像男生,女生就看不慣這種情況。為什麼?這是你的生活背景,你對於生命真正的原貌你並不知道。

習氣、生活給的暗示只有透過數、隨、止這三法才會逐漸把它淨化掉

  所以在修行的過程當中,這些習氣、生活背景它所顯現的給你的暗示你沒有辦法突破,只有透過數、隨、止這三法才會逐漸把它淨化掉,到觀法的時候所顯現出來的境界才能夠,這個時候來講大概有百分之六十,一個正常的,不正常的不算,活在象牙塔裡的或者喜歡狂想曲的那個大概都還不能算數,這個時候顯現的境,這個化境大概有百分之六十是化境,百分之四十我們還需要一再地檢驗。

  我們跟各位講過,宗喀巴大師當年跟他師父在研究那個化境,文殊師利菩薩示現來跟他講經說法。他倆師徒研究這一個化境研究了一年,人家真正的行者是那麼的認真、那麼的審慎。我們今天我告訴你,要是真的有個文殊師利菩薩來教你什麼什麼,哦,你晚上一定睡不著,你說那個生命能量馬上暴漲,把你沖昏了頭睡不著。是化境還是魔境?我們不知道。人家那麼樣大成就的人師徒倆共同研究還要花一年的時間,我們呢?你想想看?所以我們應該要很謹慎的去研究這個化境。那你現在還沒有到觀法,還沒到還法,那你根本就都是魔境,心魔所顯現的境界。

  尤其我們這些讀書人,你一定有過那個壓力,參加大專聯考,那個壓力你看看,在你內心裡頭的壓力你會造成永恆的傷害,你知道嗎?尤其是,「我這沒有問題,我算一算一定考上,嗯,沒有台大也有政大,沒有第一志願也有第二志願。」結果放榜了,名落孫山,第幾志願都沒有!那時候怎麼辦?我們班上一個同學,他在班上我們是爭第一第二名的,結果他放榜的時候沒有了,榜上無名,榜上無名的時候,從此他就失蹤了,再也找不到他,你看那種傷害有多大。

  我們在這種強大的壓力之下,你在修行的時候,那個魔境一定現前,你放心,不是外來有一隻魔,牛魔王啊,還是金角銀角,絶對不是,是你內心裡頭的那個魔它會出現,你必須把它遣掉,不受它的逼迫。那我告訴你,你內心裡頭那些雜質,生命成長過程當中很多雜質、那些壓力你自然就會把它除掉了。所以我們看一個人,他在處事、待人接物上的反應我們就可以知道他內心的魔存在的情形是怎麼樣,他好多這些境界、好多這些狀況,我們不知道。

  我們在成功嶺受訓的時候,震撼教育,那機關槍是對天射擊,就在那,人不要說在那邊跑沒有問題,我想在那個地方打籃球都還不會被子彈打到,那訓練是要我們爬,它只是震撼。槍聲的臨場感你怕不怕?就有人趴下去就不會動了,聽到那槍聲就趴在那裡了,那真的「大」字形啊,就趴在那個地方,要把他拖都拖不動,還一直叫。為什麼會怕成那個樣子?那有的就心臟病爆發了,那他說我有心臟病啊,我怎麼樣,種種理由不進去了,為什麼?那都是心理的壓力。那麼你在修行的時候它都會現前,當然它不會現那一幕了,但是你那種恐懼感它會造成,它會以另外一相來出現,可能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可能是一朵很美麗的花,為什麼?因為那一種境界是你所想像的,在當時心理受到極大壓力的時候,你投射出去所期望的一種沒有壓力的狀況,那麼你現在修行,那一種情形現前了。「哇,瑞相!」不是瑞相!這個時候可能就是當時內心逃避要躲進去的那個境界,現在它現前了,其實那是一種恐懼,你不知道。

  那麼你在跟師父講的時候,你也會這樣講:「啊,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對不對?那怎麼跟你講呢?沒有辦法幫你解。同樣的,有些男孩子喜歡冒險,被老師罵的時候沒有辦法:「我就弄錯了就被罵,老師呢?」這一罵不是三五分鐘就結束,罵了一個鐘頭還在罵。那你想想這樣的小男生會怎麼樣?他會在那邊虎克船長,帶著一條船,一條人,不是一條人,一船海盜,那麼狂風暴雨當中他們怎麼樣拯救?他就想了一些出來了,那看起來驚險萬分。好,那麼現在開始修行了,這個魔境也現前了。哎,小孩子的事他早就忘了,他現在看的不一定是虎克船長了。他可能在暴風雨中他毅然獨立接受種種的煎熬,他並不怕,這一境界現前了,那麼他就想一想想一想:「師父,你看這樣怎麼樣?這對不對?」你師父有神通啊?他怎麼知道你小時候在夢想當虎克船長的那一幕,那只是因為你的英雄感、英雄的這種個性顯現出來的一個境界,師父怎麼知道?你自己都忘記了,別人怎麼會知道?但是這個是魔境,你一看這好像驚濤駭浪,驚險萬分,那可能如何,那是你想的,那麼這種情況要一個一個過濾。我告訴各位:沒有那麼容易啊!所以我常跟各位講:有這些東西你不要亂講,講不過是我執展現,這些化境,這些其實都是魔境,讓它一幕一幕過了就好,每過一幕,你內心裡頭的疙瘩就去掉一個,那就表示說不管順境逆境的解釋跟答案,根本沒有意義!

  所以我們不在這裡去留意,你要注意這是第一個,這是魔境的一種特色。那麼化境呢不會是這樣,化境它會經常地出現,比如說我看到這個黑的,大概是這種黑的、圓的,再出現呢也是黑的、圓的,大概差的不遠,大概都是這一類,很相同的一類,會常常出現。我一坐的時候太陽出來,太陽有時候有日暈,有時候沒有暈,有時候不是太陽,而是陽光普照,類似的都是這一種狀況,那個就是化境。因為你會進入那樣的一個境界,那不是你內心舊有的累積的那種。那種叫什麼?我們酒甕,有沒有?上面有一種蟲在上面飛有沒有?酒蚲啊有沒有?那種蟲啊,它是追什麼來的,追那個果酸味,酒也是一種果酸嘛,它就是追那個果酸來的。魔境就類似我一坐下來,你那一缸幾十年來的醬散發出來的味道,魔境就現前。等到你這些醬的味道全部去除以後,那個蟲就不會再飛來了,所以魔境會一次出現一次減少、一次出現一次減少,它會一直出現一直沒了。

  但是你修行靜下來的那個境界,靜下來以後它會經常出現那一種狀況出來,距離不太遠,大概都那一類,那你就開始要把它歸類出來,這是什麼?譬如說,你說要觀佛境界,他也會出現,有些人是從來不會出現佛境界的,有時候是佛像,站著、坐著,或者蓮花,或者是他在行菩薩行,或者那種心境,大概這一類,他會歸為一類。那麼你有這樣一類,這個叫初相,那麼有這一類,有那一類,有好幾類,那麼你坐下來的時候它會經常地出現,這個叫化境。

  觀法到還法它這種情況會出現,那麼還法最主要就是我這裡面,從你的本願發出來,不是你現在的選擇,你很自然就會去選擇我要觀這個,那你就定案了,定案以後它那個化境會越來越清楚。我跟各位舉個給孤獨長者的公案,當年,給孤獨長者要在他的國家建立一個精舍來給世尊弘法的時候,世尊叫舍利弗過去幫他籌蓋這個祇園精舍,那麼到這個祇園精舍快要完成的時候,舍利弗看到天上天宮現前,他知道這給孤獨長者的因緣成熟了,他就告訴他說:你將來升天要到哪裡去。他說我不知道。他說「你看天上有六個天宮,那麼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那你喜歡哪一個?」他說「我不知道,那你跟我建議一下。」舍利弗就跟他講:「到忉利天聽佛講經說法的機會比較多。」他說:「好,那我就升忉利天。」這個時候其它五個宮殿消失了,那麼忉利天就越來越清楚、越來越清楚,這個給孤獨長者看著很歡喜,有類似這種情況。現在化境有很多,當你選定某一個的時候,其它會消失,那麼這一個會越來越清楚,這個叫「定案」。我這個是舉例子給你,可能這樣比較容易瞭解,不然你化境那麼多,不知道怎麼選,那要怎麼選那是你自己的本願去的。你假如在那邊:「哎喲,師父,你看這個好還是那個好?」我告訴你,你不成就。為什麼呢?因為你貪心,因為你無願,你沒有本願,要不然就是那個化境根本就是魔境。

  所以我們告訴各位:修行是很踏實的,一個境界一個境界一直接過來。你的基礎要沒有呢,你怎麼修?對不對?第一個魔境、化境你就搞不清楚了,我這樣講你能弄清楚吧,分的很清楚了。魔境、化境分清楚以後,化境要如何選定,那是跟你本願有關。你要用抽籤的方法也可以啊,因為有些人是善根比較猛利,那麼一接觸馬上就進入了,那這種東西他抽籤可以,他隨便要一個都可以成就,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因為沒有辦法,所以我們就跟你講:摸索階段越長是越好。所以整個行法你可以看到,它不是含糊籠統的,每一個、每一個都很踏實。

  我常講,修行的過程就跟開車前進一樣。這一條道路是五百公里,我告訴你,每一寸土地都要經過車輪碾過去,車輪不可能跳過去,你知道嗎?不管多長,一定一步接一步,你沒有辦法逃避的,你說五百,我把它縮成三百,這邊開了以後然後就一閃就過去了,跳過兩百公里了,有可能嗎?你又不是小叮噹,又不是孫悟空,不可能的。修行就是這麼踏實,一步一步來,你走到哪裡怎麼轉怎麼彎就是一目瞭然,修行就是這樣,沒有什麼易行道,什麼好超越啦,沒有那一些。

  我是希望說,我們自己承認自己是中下根器者,你不要一直以為:「哼,我這個上上根器者、最上根器者,我是最上乘行者...」最上吊行者,不是最上乘,要聽到六祖慧能這麼講,你自己都把自己頭上安頭一直安上去:「我是最了不起的,你看,你們還只是上根器,我還是上上根器的。你只是上乘者,我是最上乘者...」你不要這樣想啊,要吹牛誰都會啦,你要有本事,沒本事不要吹牛,修行這東西沒辦法吹牛,你記得這個過程很完整、絶不唬人,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們再看,就技術層面而言,止法、觀法、還法的能觀之心是一樣的,只是所觀之境轉變,前面講那個所觀之境由息入息出轉為化境,在觀法中化境是一再地變化,那麼現在呢在還法中化境是定案了,這個是從技術面來看。將注意力集中守住一點不使妄動,稱為置心一處使心不亂,其差別只在功夫的淺深而已。但是止法、觀法及還法的所觀之境非常有別,止法乃觀察息入息出,觀法乃觀察化境的初相,還法則觀察化境的定相。

  這是我列出來給你參考的,你要認為你的修法跟這個無關,那也無所謂,把它還給我就好了。雖然我們講這個區別是很明顯吶,因為從修行的立場來講,尤其是大乘行者的這種習氣來講很不喜歡劃分的這麼清楚,因為這樣劃分的清楚,事實上它不是這樣,它是一體的,整個一個,只是我們能夠注意到的話,你就會發現到這種狀況。那一般行者來講,他們大概識性沒有我這麼發達,所以他不會講得這麼清楚,那麼他整個都在一起,那我們一進到裡面去常常膠著狀態。「怎麼這樣?怎麼那樣?」所以只好自己要想辦法泡進去,泡久了就知道:「啊,他為什麼這樣講,為什麼那樣講?」這樣講這樣講是為什麼,那樣講那樣講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就可以弄清楚。

  所以我們在跟各位做這種指導的時候,常常要把那些語言重新釐清,你就知道說,這一句話是別觀還是總觀,這一句話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那一句話應該是什麼狀況的,是這個樣來的。因為你不跟他同樣的泡在那同一個層次裡頭,那你根本不知道他那些語言在講些什麼,因為他有他的語言模式,有他的表達方法。那每一個行者有每一個行者的思維模式,假如說他是沒有成就者,那我們就不管了,一個有成就的人,他一定有他的思維模式,有他的語言模式,有些人根本不講,有些人講出來就有一套,有的就根本就沒辦法講,那麼這裡面牽涉到識性跟世間的教育問題,這是第二個。

  第三個,就工程面而言,還法是在運心調伏觀察的化境,使所觀察的化境起變化,調伏到心所要達到的行、相或境界,在觀法中的化境,行者是如手握珠,觀察的清清楚楚而已,在還法中所觀察的化境行者是如雕精品,並欲使其達到最佳狀況,這個文字上這樣講,而事實上是整個這種過程就像我們剛才跟你舉的例子一樣。在還法中,還法跟觀法兩者是有不同的,還法是在運心調伏觀察的這種化境,那麼這一點應該來講他那個境界會越來越清楚,是這樣的一種狀況。而它要清楚到什麼狀況呢?你可以用你的心去調它,這個時候是真正的工程。所以後面我說如雕精品,你要把那個境界雕刻成最完美的狀態,佛國度是這樣成就的,你不透過修行,這一點你不能瞭解。

  為什麼說極樂世界是有為的?你看淨土宗聽到這一句話會不會昏倒,那有為的我為什麼要去?那本來就有為的,它是阿彌陀佛在因地法藏比丘的時候,他的觀法、還法這樣成就的,花五劫的時間,《無量壽經》上面講得很清楚,只是他們淨土行人他不願意承認而已,因為他沒有這個過程,他不知道。這是一個變化的境界。現在我在還法中我把那個部分一再擴大、一再擴大,對不對?你一直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回向文自己念的,怎麼莊嚴?就是如雕精品。你把所做的功德通通回向到那裡去。所修的法通通在雕刻這個精品一樣,它還是化境。

  你自己看看,修行從行法上來講這個才叫做真諦,從解門上來講都是你自己想的,你要從這個地方看。那個境界會現前沒有錯,因為化境以後產生的,我們跟各位講過這六法、六妙門當中每一法都有附帶的現象,附帶的作用,從數法開始就一直跟各位講了,到這裡也一樣。你要成就一個佛國度,那就是它的附帶作用。但是真正的正行是這樣行的。所以我們在講這個部分就不講其它。

  所以剛才說要希望你們發心自己去整理,你看看,從行法上來講它不過是二十幾頁,二十五、六頁而已,就這麼簡單啦,這內容那一大疊,為什麼印度人說這個叫做奧義書…《優婆羅尼娑婆羅經》,因為每一個人修下去來寫,你寫一章。你在數法的那種附帶作用上面寫一章,或者在隨法的附帶作用寫一章,或者在止法,或者在觀法,還法,都可以,夠你寫的了,每一個人的專長,跟真正下手用功的成就完全不一樣,你自己可以從這邊來看。

  所以還法說,運心、調伏觀察化境,從我們剛才舉的例子看,跟這個地方如雕精品看,你去符合那種狀況,那你就會知道你自己到那裡是什麼情形了,這個運心調伏,就是使所觀察的化境起變化,然後導引,這裡是講調伏。然後導引到心所要達到的形、相或者境界。這個在修行中,正行,(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你前面沒有基礎,你這裡怎麼導引,怎麼調伏,不可能。

  給孤獨長者就是有前行,發大心,然後出錢出力,他即將完成的時候,心已經調伏平靜了,境界就現前了。好了,那麼這個境界可選,他馬上就進入觀法裡面,舍利佛一指導到還法成就了。

  你看看,要我們的話就不一樣了,我跟你講,你絕對不一樣,你會怎麼不一樣呢,你會說,那是欲界天,我要到色界天去了,好了,你的心不平了,那天宮馬上崩潰了、毀滅了。這裡面沒有意識形態,你是帶著意識形態,所以你看看,心理,那個心魔都還沒有辦法除掉,心魔。因為你所遭受的污染所得到的雜訊太多了太多了,為什麼要一再的一再的跟各位講這些?你自己要看。

  所以我們說觀法中的化境,行者是如手握珠,你在欣賞,這一個拿起來看,你那個水晶珠啊拿起來看一看,恩,這個,恩這個,一個一個,你就是像這樣欣賞而已,在觀法中那都是現成的,你也掌握不得,他就是這樣現前,所以在還法中所觀的境界,還法你自己可以去標,可以去導引,可以去調伏,所以叫做如雕精品,必欲使其達到最佳狀況,你所認為的最佳狀況。

  法藏比丘認為,他要建立的世界是那樣的狀況,所以他就這樣把他建立了。他就雕那個樣子。我們從這裡看看,修行的過程絶不含糊。那麼這個要我們自己去進入狀況,你才能知道。現在我在講你在聽,你在聽你的心沒有到達那種境界,那不算,本來這個還想要等著大家用功到這裡再講,我想你煩惱那麼多,大概也到不了這個境界,所以先講講給你聽,聽了至少也有一點滿足感了。

  我們再看23頁的第三行,「御心達到這樣的境界相時」,這個御心就是調伏心了,把心駕御到這樣的境界相的時候,「是由息身、色身、念身的統和而成就的」。

  所以各位想想看,「師父你就告訴我怎麼樣到這裡?」我告訴你,那是什麼身?你只是想像的,想身不在息身,不在色身,不在念身上面,都不算,所以你不會成就,你連一點邊都沾不到。我們從這個地方,自己要很仔細的去看,修行的踏實性,絶對不是你想像的。

「此時妄想雖然熄滅,心晃動之因已除,唯此化境之相仍屬幻想,因此再進一步即可入禪定。但禪能出之為色界,色界有形,有相,乃因此而成故有此之謂。」

  這個告訴各位很清楚了。到達還法妄想已經熄滅了,心晃動的這個因素也已經除掉了,你個人的慾望,身體上的慾望也已經差不多了,也應該要說消除淨盡了,到這個地方你也沒什麼慾望了,吃飯也不會想吃了,打瞌睡也不會想打瞌睡了,很自然的了,睡覺也不會想睡覺了,因為你已經都超越了,這個時候,身很輕盈,息很柔細,念很純熟,很安逸,那這種境界,各位,你有沒有過?沒有啊,不要說有啦,偶爾福報現前的時候,那個生活你會覺得蠻舒服的,這個三個部分的某一部分會現前,會有那種情況,但不可能三個部分同時現前,又統和合一的情況沒有,假如有的話,你早就離開欲界了進入色界,初禪定了。我們還沒有,這裡是告訴你這樣的情況。

  妄想消除,造成你心晃動煩惱的因素已除,身體的慾望也沒了,就是這樣的一個境界,所以我們跟各位講,你真的用功,一天用8個鐘頭來用功,要到達這種境界(需要)三個月,現在(已經過去)兩個月了,為什麼不能成就?就是你前面的因素太多了,你除不掉。一點工作做,拖泥帶水,人家做工作的人是喊個變,就把工作給變沒了,我們做個工作是喊個變,是把人給變沒了。人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工作還在哪裡。你以這種情況,要達到這種境界,絶不可能。沒有承擔。

  所以你坐下來一天八個小時,各位真的能坐八小時嗎?想想看,以我們在座各位真的一天要做八小時的話,我保證你麻腿,麻腿國語怎麼講,兩條腿會變火腿掛在那邊了。那你沒有這種耐力,煩惱很多。你不要以為做事,老是在跟你講做事,做事是告訴你自己對自己的要求。你能不能突破,突破那一層要求,我這樣做,坐八個鐘頭,等一下你下坐,你就知道那兩條腿會變成什麼樣子。你坐在這裡的時候,那個全身的感覺跟變化什麼樣子,你有沒有那個耐力,有沒有那個意志力去克服,去降伏他,你有沒有辦法說痛,讓他痛,不管他,有沒有可能,他稍微的痛,你就全身貫注,全神貫注的去照顧那個痛,然後就一直想一直想,想種種的理由,看能不能趕快下來,然後就一直想一直想,那個維那師怎麼搞的,還不趕快敲一下,為什麼?你沒有耐力,連基本的要領都沒有,所以這個境界你入不了。

  所以在基礎上,你一定要先去克服,我們講,光是那個呼吸的狀況到底你有沒有搞清楚,我們現在還有人投機取巧,反正師父也不問,但我告訴你,呼吸狀況你看不清楚,你沒有辦法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你不會數好,你怎麼數一、二,一、二,所以數法不成隨法不就,隨法不成止法不就,這些基礎一定要弄好。止法沒有你觀法怎麼成?所以我們說止法不成就之前的觀法都是妄想,不是觀照。

  講的很清楚了,而觀還只是在化境中,進入還法以後才是定案,你要從這裡看,修行,這個層次過程,步驟都很清楚。不能馬虎,我們會造成馬虎的現象,是你從外面所得來的雜訊太粗糙了,這裡面,你不要看這個小小一個本子,這在世界上還是創舉,能夠把你的心路歷程講的這麼清楚,我看很難,你自己去看看,看有沒有這麼小本子,這個就是一本經,你說《安那般那經》可以,大安那般那經,你不要看這小小幾頁,你要是真的拿這個出去混飯吃,比妙先生,比清小姐,比宋八力你都還有的混,什麼叫法輪功,跟這個怎麼比?

  所以已經整個過程都跟你講了,到初禪定的部分,因為二禪以後我們就不講了,那個部分,你只要從初禪去用功就可以了,就等於到淨法以後的附加作用,那你要用功就一直往前趕。深化就可以,所以這個部分,各位一定要去弄清楚。這一段講的,是講說禪定的產生是從這種化境中來,因為有境界,所以禪定的產生叫色界,因為他有形有相,色界是有形有相。

  我們在講習常跟各位講說,要怎麼出三界,大家都講出三界了生死,你怎麼出三界,要出三界很簡單,欲界的慾望第一個,第二個色界的形象,第三個無色界的想像,這三個你完全破除,你就出三界了。慾望你能除嗎,這個形象色相你能除嗎?

  整個歷史上,我看破色相的凡夫只有兩個人,哪兩個人你知道嗎?一個是孔明,他討老婆選一個最醜的,他不是選漂亮的,他為什麼?醜人安心啊,不會作怪。漂亮的女孩,不好照顧,他能夠超越色相。我們不是,不是選白馬王子就是選白雪公主,通通被相迷倒了。你還怎麼出三界?心不安住不可能。

  在這個世間要真的做到這一點,還真不容易,色相的影響大不大?還是很大,像台北市街頭多少婚紗禮服店都是專門在塑造色相的。那些美容、瘦身、減肥,那是不是通通在塑造色相、形象啊,在迷人,多少慾望,今天流行西施型的,通通要把他瘦下來,你看過幾年要流行楊貴妃型的,你看看,每一個人都要胖起來。形象啊,還是很影響人,形象、慾望以外,那就是想像,多少人在編織狂想組曲,多少人活在象牙塔裡,通通是靠想像的。

  這三個能破,出三界就完成了,所以要怎麼出三界?你要瞭解他的標的。三界的特色是什麼你都不知道,你怎麼出三界呢?為什麼叫欲界色界無色界?你連這個東西都搞不清楚,怎麼出三界?除開我們教法中的這些人,你跟一般的佛弟子講講看,佛法要我們了生死出三界,請問你怎麼出三界,怎麼了生死?所以你在這三個因素的前提之下,你只好生死輪迴,那麼要了生死我們也跟各位講過,了生死跟出三界定義不一樣,生死輪迴一直相續不斷是因為相續心,相續心不斷,什麼叫相續心,就是你的慣性。所以我們要把這個相續心給剪斷,那你就了生死了。

覺性是了生死的一個秘方

  那換句話說,要把慣性給破除,怎麼破除慣性?培養覺性,有沒有很清楚,所以覺性是了生死的一個秘方,講的這麼清楚,那你還搞的很糊塗,那每次我講到這裡你就剛好在打瞌睡,那我講完了,你又醒過來了,那每次就沒辦法了。為什麼這麼巧啊,你障道障的真完美啊,剛好講到這個重點你就睡著了,那看電視也是一樣,那看到那裡呀,輻射性太強了,昏倒了。人家講完了,你就醒過來了,真絶,障道有點偏差不要緊,障道不要障的太完美。

  這個是我們講的幾個要領,那各位將來要弘法利生的時候,把這幾個要領拿一個出去,保證你吃不完,夠你混的,要混你要混個有聲有色,要有內容的混,不要沒內容的混。在下一段「此階段完成則稱之為御心得定」這個應該來講叫御心得禪,因為還法結果就應該得禪定了,是禪的意思,不過傳統中的習慣是講定,所以我們叫做御心得定,此時已經完成了調身、調息、調息的所有功夫。

「行者當知,調息可給予調身,調身的效果又可給予調心,始終調息而顯呼吸身,使呼吸身與色身融合,故曰調身,當身調輕安柔和之後,念就是注意力的凝謐安詳,亦與身合此之謂調心,是指三身合融,欲界四大開始轉化成色界四大。」

  這像不像一件大工程啊,所以我們說這個叫生命改造的工程。這個工程偉大,你生生世世的輪迴當中,這個工程是最偉大的工程,而且他也最微細,很精密的工程。這麼精密的工程,我們跟你講的這麼清楚,我希望各位珍惜他,這個地方我們跟各位講,調身、調息、調心,通通完成。

  但是我們應該要知道,他是從調息來的,從調息那麼及於調身,再從調身及於調心,你要記得這一個,調息、調身、調心,這個跟我們大乘禪法不一樣,大乘禪法在調心、調身、調息,修法不一樣,一個是從調息下手,一個是從調心下手,調息下手這樣過來你知道了,息入息出息入息出,呼吸的軌跡,然後這樣過來。

  這是因為,呼吸是與生俱來,假如你不呼吸,你早就在那邊掛黃牌位了,那你有呼吸,可是你不知道呼吸的狀況是什麼,人人都有呼吸,人人都不清楚是怎麼呼吸的。所以,這個行法從這裡來,大乘禪法就不是了,大乘禪法也告訴你一個與生俱來的,就是你的心會有作用,你的心在起作用,你看看小孩子,一出生小小,眼睛在那邊張開,他不知道。但是,餓了他會哭,尿布濕了他會哭,過一個月以後,眼睛張開你自己看看,爸爸站這邊,他頭就轉過來這邊看,爸爸站那邊他頭就轉過去那邊看,媽媽站這邊,他就站這邊看,頭,眼睛會跟著跑。這個時候他的心已經在作用了。他會去注意,去捕捉他所要的。

  但是同樣的,心的作用,與身俱來,我們都不瞭解心是怎麼作用的。那麼大乘禪觀從心怎麼作用下手。所以就大乘禪觀的指導跟小乘禪觀的指導不一樣,小乘禪觀從息入息出息入息出,你注意看身體開始起變化,同樣的,大乘禪觀從心的作用,因為心沒有心入心出,心沒有出入,但是心作用的軌跡你要去找出來,這個就麻煩了,所以大乘禪法的下手處非常麻煩,複雜、微細,而一般人不知道,就搞到最後,大乘禪法變成吹牛禪,都在吹牛了,講起來,境界好高,手法好高,結果,根本就在吹牛,李登輝講吹牛的、虛構的。

  所以大乘禪法有這個流弊。我們要弄清楚,大乘禪法照樣也可以跟這個一樣踏實,一樣這麼踏實,真的,但是你會發現,安那般那這樣的行法,沒有宗教色彩,你哪裡看到宗教色彩?他就直接從這裡來,大乘禪法一定要有宗教色彩,假如沒有這種宗教情操的培養,大乘禪法很容易產生偏差,因為你容易虛構,你容易吹牛,因為心是看不到的,他不像息入息出這麼規矩,所以大乘禪法要透過那個摸索階段進入正行啊不容易,絶大部分人都在這個地方陣亡了,陣亡了可是他不知道,他還是顯現那個相。

  所以大乘經典裡面非常強調,到末法時期,末法時期不止現在,佛世時代也有末法時期,是指人心,那個人心怎麼樣,他是獅子身中蟲,還食獅子肉,為什麼會有這種的情況,因為他在吹牛,他的行法就是吹牛禪,他不是真正的,按照那個指導要領在進行的,所以會產生那種現象。

小乘禪從息入息出下手,大乘禪從調心下手,觀察心運作的軌跡

  我們這個是告訴你,小乘禪從息入息出下手,大乘禪從調心下手,觀察心運作的軌跡,一樣的,行法過程都一樣的。標的他的手段不同,它的息入息出只是一個手段而已。因為它到觀法還法的時候,化境產生,息入息出已經丟掉了,但是息入息出還是有,它透過這個息入息出在這邊起作用,所以到觀法我們講小通天,到了還法到這裡,欲界四大開始轉化成色界四大的時候叫大通天。禪棒兩隻,大的那一隻,那就表示你整個脊椎骨從最下面的一節脊椎到頂門,他完全打通的狀況,你四大就完全變了,完全改了,是很具體了,不是用說的,修行是這麼踏實。

  誰會騙人呢?你為什麼要去給人家騙呢?這個地方沒有了,他一步一步教你,你到這一步還沒有完成,下一步不能修,所以自己不要口說我到哪裡去了,那沒有用,台灣人喜歡講,我師父說我證阿羅漢了,你師父證阿羅漢,你師父說你證阿羅漢,那你師父證什麼?證羅漢果?還是證奇異果?不是這樣證的,我們到國外去很多人這樣講,他跟南傳來修,他師父說他已經證得初禪定了,二禪定了,三禪定了,是這樣嗎?這個不是你講的,你要懂得整個過程,是很微細的,我們不是說他不容易達成,而是真正達成了那種殊勝啊,那不是一般的狀況,是可以達成,你必須這樣來。

  那麼大乘禪法當中,那個摸索階段特別長,大概現在各位都談到的,為什麼台灣的電視上面你所聽到的講經弘法都是講那些常識,故事,了不起講一些知識就不得了了,為什麼?通通在摸索階段裡頭。而且又沒有辦法理出一條頭緒來,這個就很麻煩,台灣話講的,在這個摸索階段中,叫做如蒼滄,如蒼滄怎麼講?一團亂七八糟的在這一里,反正這裡面都是佛法就對了。那這裡面怎麼來拿出頭緒來,那你自己下功夫了。

  所以不進去的人不醉倒,一進去的人通通昏倒,不信你看看,現在學佛人自己,我常跟各位講,要找到自己的法門,大家都聽到像沒聽到一樣,什麼叫法門?有啊,我在唸佛,唸佛就法門啊?怎麼念吶,唸到一心不亂就好了,怎麼唸到一心不亂?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