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空」 > 六祖壇經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三聖圓融觀 | 六祖壇經 | 金剛經 | 心經 |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9):惠能與永嘉大師之「一宿覺」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3-02-06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8):惠能與懷讓禪師之機鋒相接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7):聖諦亦不為─惠能與行思禪師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10):惠能與智隍禪師─地緣修法功德力
永嘉只說了兩句話,第一「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但惠能馬上指導他,那樣不對,「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是從眾生界看的,應該要提起「無生」,那就沒有無常迅不迅速的問題了。然而永嘉很快就轉過來,從佛的真如立場,而言「體即無生,了本無速」,講本來面目的那個部分就是無生。所以「本來」也沒有迅速不迅速的了。這一句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於是惠能馬上跟他印證說:「對,就是這樣。」就這樣兩句話而已。所以你看看,大乘根器者的對話都是一兩句,不會像我們破碎大道,一講就是一大堆。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周睿智、李芳菁、周恩臨
  接著看永嘉玄覺禪師。永嘉是地名,他的法號叫玄覺,我們通常稱永嘉大師。

永嘉玄覺禪師,少習經論,精天台止觀法門。因看《維摩經》,發明心地。偶師弟子玄策相訪,與其劇談,出言暗合諸祖。

策云:「仁者得法師誰?」
曰:「我聽方等經論,各有師承,後於《維摩經》悟佛心宗,未有證明者。」
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後,無師自悟,盡是天然外道。」
曰:「願仁者為我證據。」
策云:「我言輕,曹溪有六祖大師,四方雲集,並是受法者。若去,則與偕行。」覺遂同策來參。繞師三匝,振錫而立。
師曰:「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
覺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
師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
曰:「體即無生,了本無速。」
師曰:「如是如是。」玄覺方具威儀禮拜,須臾告辭。
師曰:「返太速乎?」
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
師曰:「誰知非動?」
曰:「仁者自生分別。」
師曰:「汝甚得無生之意。」
曰:「無生豈有意耶?」
師曰:「無意,誰當分別?」
曰:「分別亦非意。」
師曰:「善哉!少留一宿。」
時謂「一宿覺」,後著《證道歌》,盛行於世。


  這兩人的對話簡直炮火連天啊!永嘉大師也算天才,無師自悟,從小學習經論,有點像現在的資優小朋友一樣,很喜歡佛經,從小無師自通。「精天台止觀法門」,到六祖時代,天台宗已然非常盛行,天台山在浙江,偏中國南方,所以他對這方面很熟。他因為讀了《維摩詰經》(又稱作《淨名經》)而有所領悟。偶然機會中,六祖弟子玄策來訪,與其談論後,發現他開口所言,皆與祖師所說的相契合。

  玄策就問:「你得到哪位大德的指導呢?」

  永嘉大師道:「我聽這種大乘經典各有師承,後來從《維摩經》中得悟,尚無人認證。」

  玄策就說了:「威音王佛以前可以自證自悟,威音王佛以後無師自悟者,盡是天然外道。」

修行就一定要有人指導,否則即使開悟,也都屬天然外道

  這句話我們經常引用,但不知玄策此言出自哪部經書,不過既然他這樣講,定有其道理,或許出自寶積部的經典。這意思是說,威音王佛以前,自己修可以成就,威音王佛以後,修行就一定要有人指導,否則即使開悟,也都屬天然外道。

  這「天然外道」並非罵人的話。這一點在佛教倫理中很難為各位舉證。佛法的確重視師承,它有個地方需要我們特別注意:佛法本身沒有所謂的秘密,任何人皆可修可學,但自己讀經誦論而得開悟後,尚需有人與你印證,但印證則不拘儀式,這非常重要。現在的印證需要包紅包的,那仍舊屬天然外道。要怎樣才能印證?有沒有這種師承?尤其如今這種年代,人人都說自己無修無證,虛雲老和尚就從不跟人印證,弟子一堆,也不知哪個有得有悟的。

  問題就在這裡,在印證上要找個大德,很難。六祖時的像法時期還有,現今末法時期就難了。形式上有,實質上卻無法去印證,因此一般人就比較重視形式上的部分,但這一點有時必須超越。佛法有一項特別規定,若有師承很好,沒師承呢?佛像前自受戒、自懺悔,得瑞相即得證,這是個很重要的關鍵,《華嚴經》裡就特別談到這個。若非依止善知識不可,玄策建議永嘉大師到六祖那裡,那就是善知識指導了。善知識指導,話不一定要多,簡單一、二句可以給你印證就對了。

  那麼威音王佛到底是什麼時代?何方人氏?就相上而言,我們若生在威音王佛前,便無需他人指導,而威音王佛以後,則所有佛時代都有佛弟子與傳承來與你印證。可是就理上而言,卻非此意。威音王佛是指修學當中,一定得達到某個程度,亦即自性顯揚到某個程度,能與經論相契合,這樣就是在威音王佛以前,如未能與經論契合,便都是在威音王佛以後。十方諸佛同一此經,他們所宣說的經法完全一樣,只要跟釋迦牟尼佛的正法相應,都一樣,等於在威音王佛的時代;如果跟釋迦牟尼佛的正法不相應,那就是在威音王佛以後。

  其次要談的是「天然外道」。獨覺即是無師自悟,在佛前是無師自悟,在邊地也是無師自悟。老子、莊子與列子的時代,佛法未至中國,難道都沒人開悟嗎?西方智者,不管回教者流,或者更往西邊加薩走廊附近,也常有智者在山洞裡修,他們也是無師自悟,只是悟處有深有淺,又因無人印證,突然間自己迸出來的智慧,通通稱獨覺。因為是獨覺,故稱「天然外道」,那不是罵人的話。

  「願仁者為我證據。」永嘉大師說,既然你這麼講,那麼希望你證明我開悟了沒。這人心胸還真磊落,對方跟他吵了一架,他還請對方跟他印證。玄策對他說:「我所說的不算,曹溪有六祖,各地人都去請法。你假如要去,我陪你去。」永嘉就與玄策一同來了,永嘉大師很傲慢喔,繞三圈,錫杖一蹬!然後就站在那裡,也不拜。

  惠能說道:「沙門修行人,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你從哪裡來的,慢心這麼大?」既然來了,就應該禮拜啊!永嘉答道:「你講歸你講,我是生死事大,無常迅速,還拜什麼拜!」師曰:「你怎麼不去體會,若證得無生的話,哪還有什麼快不快的。」永嘉又道:「本體就是無生,我已經證得了,沒那些東西了。」惠能道:「對!這樣講沒錯。」「玄覺方具威儀禮拜,須臾告辭。」很快喔,就這麼兩句,惠能說:「如是如是。」永嘉就要走了。你既然跟我說這樣沒錯,那就證明我沒錯,我已開悟,那我要走了。

  「返太速乎?」惠能說,你這樣回去未免太快了吧!「本自非動,豈有速耶?」永嘉說,本來就沒有動不動,哪有快不快啊!永恆的都一樣,過去、現在、未來皆然,無快無慢。這都是延續前面說的。前面永嘉一開頭說:「無常迅速。」惠能說:「了無速乎?」永嘉再說:「了本無速。」可是現在惠能反倒問:「返太速乎?」這有沒有矛盾啊?所以永嘉回答:「本自非動,豈有速耶?」由於永嘉說「本自非動」,所以惠能再反詰「誰知非動呢?」永嘉答:「你自己分別的。」惠能言:「你很得無生之旨。」永嘉反又將他一軍:「無生豈有意耶?」無生還有意嗎?無生還有宗旨嗎?惠能說:「既無意,誰分別呢?」(這學生比老師強啊!)永嘉又說:「分別也不對。」師曰:「善哉!少留一宿。」好啦好啦,別再吵了,住一晚再走吧!

  剛才懷讓禪師留下來就十五年,這永嘉大師留下來過一夜,這叫一宿覺。後來他很有名的「證道歌」盛行於世,有機會我們再談。

  這個公案對話,我用比較白話的情況來為各位解釋一下。

  玄覺與玄策來見惠能,「繞師三匝,振錫而立」。古代修行人都是扛錫杖出門的,永嘉將錫杖一蹬,就站在一旁。惠能說:「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你看,這禪宗大德依然講究三千威儀、八萬細行。你何許人也,慢心這麼高。玄覺拋開這堆問話,直接就提問題:「生死事大,無常迅速。」話鋒一轉,對談形勢丕變。惠能就說:「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怎麼不去體會無生呢?為何還在那兒無常迅速呢?你還有生有死,無生不就得了,就沒有無常迅速不迅速的事啊!惠能這樣一講,玄覺就道:「體即無生,了本無速。」你看,還是談到本體、始終不動的那一個;就是無生,也沒什麼迅速不迅速的了。惠能讚同道:「對!就是這樣。」

大乘根器者的對話都是一兩句;破碎大道的才會一大堆講不完

  其實,永嘉只說了兩句話,第一「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但惠能馬上指導他,那樣不對,「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是從眾生界看的,應該要提起「無生」,那就沒有無常迅不迅速的問題了。然而永嘉很快就轉過來,從佛的真如立場,而言「體即無生,了本無速」,講本來面目的那個部分就是無生。所以「本來」也沒有迅速不迅速的了。這一句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於是惠能馬上跟他印證說:「對,就是這樣。」就這樣兩句話而已。所以你看看,大乘根器者的對話都是一兩句,不會像我們破碎大道,一講就是一大堆。

  既然惠能證明了永嘉沒錯,所以永嘉具威儀禮拜,馬上告辭。師曰:「返太速乎?」你這樣回去會不會太快了呢?其實後面這句禪意較高,因此才會加以詳記。事實上,後面這段不必記那麼多,因為這等於只是鬥口角而已。後來寫公案的人,喜歡把前後兩段併在一起講,於是將中間這句「玄覺方具威儀禮拜,須臾告辭」去掉,結果變成了後面的法義與前面連在一起,可是原本這兩段法義卻是完全不一樣。

惠能與永嘉「一宿覺」的典故

  從這裡我們可見到師徒間活潑的生命情操。他們彼此不會因為你是老師,我就變得很拘謹,恰似寒山與拾得嬉笑怒罵的活潑情況。然而後來的人不依此記載了,另編一套故事代進去,結果喪失了原本法義,同時看不出那種生命的活潑與能量的展現。而後面惠能挽留永嘉:「好啦好啦,過一夜再走吧,別吵了,去休息吧!」這看起來也很活潑、輕鬆,禪門的輕鬆自在就在這裡。這也是所謂「一宿覺」的典故由來。

  其實這些大德們都有好多典故,他們一生精采非常,值得我們進一步詳細探討。現礙於篇幅,以後有機會再一一為各位介紹。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