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空」
解「禪」 解「心」 解「經」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三聖圓融觀 | 六祖壇經 | 金剛經 | 心經 | 
 
解壇經:悟法傳衣第一(11)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08-01-23
《六祖壇經》全文
解壇經:悟法傳衣第一(10)
祖云:「如是如是。以後佛法,由汝大行。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說,佛法難起。」
能辭違祖已,發足南行。兩月中間,至大庾嶺。
五祖歸,數日不上堂。
眾疑,詣問曰:「和尚少病少惱否?」
曰:「病即無,衣法已南矣。」
問:「誰人傳授?」
曰:「能者得之。」眾乃知焉。
逐後數百人來,欲奪衣缽。一僧俗姓陳,名惠明,先是四品將軍,性行粗慥,極意參尋,為眾人先,趁及於能。
能擲下衣缽於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爭耶?」能隱於草莽中。
惠明至,提掇不動。乃喚云:「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
能遂出,坐盤石上。
惠明作禮云:「望行者為我說法。」
能云:「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
良久,謂明曰:「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祖云:「如是如是。以後佛法,由汝大行。汝去三年,吾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說,佛法難起。」
能辭違祖已,發足南行。兩月中間,至大庾嶺。
五祖歸,數日不上堂。
眾疑,詣問曰:「和尚少病少惱否?」
曰:「病即無,衣法已南矣。」
問:「誰人傳授?」
曰:「能者得之。」眾乃知焉。
逐後數百人來,欲奪衣缽。一僧俗姓陳,名惠明,先是四品將軍,性行粗慥,極意參尋,為眾人先,趁及於能。
能擲下衣缽於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爭耶?」能隱於草莽中。
惠明至,提掇不動。乃喚云:「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
能遂出,坐盤石上。
惠明作禮云:「望行者為我說法。」
能云:「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
良久,謂明曰:「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


  回頭看經文。惠能這樣講以後,忍大師說:「如是,如是。」因為他體會到惠能的感受。徒弟對於事實現象界,感受到生命力存在的能力,這部分當師父的若體會不出,師徒間就毫無關聯、沒有意義了。忍大師感受到了惠能的成就,這個成就是指其感受的敏感度。由於忍大師能夠感受、體會,所以答道:「如是,如是。」對!你所講的沒錯,就是這樣。

  「以後佛法由汝大行」,佛法往後由你開始,會大為昌盛。忍大師所言「佛法」,並非指佛教,而是指「教育覺悟」的那個方法。此一訓練大家覺悟的方法,至今可說如縷不絕,失傳倒沒有,中國人這方面的敏感度還算高,而印度人則一向有此傳承,即使佛法滅了,他們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我們能否訓練自己有那個覺悟的能力?假如沒有覺悟的能力與覺悟的意向,想要獲得覺悟的境界,絕不可能!至少先要有覺悟的意向,然後累積培養覺悟的能力,那才有可能。世間法的表達法就是訓練我們去記很多東西,記愈多愈好,但佛法不要我們死記、死背,它是要人覺悟。

  佛法中,沒有對錯的問題,而世間法就有。譬如先前我提到這朵花的名字,我一講錯,大家都笑了。這表示各位記憶豐富,這是一種識性嘛!記得多當然就正確,我記得少,當然就不正確。佛法是講覺悟的方法,只要能覺悟就對了。所以這種花,一百個人來答,一定同一個答案,但就覺悟的訓練而言,可不一定了。

  三個徒弟來問師父,可能得到三個不同的答案。為何如此呢?因為師父是就各人根器之不同而作答,能促使覺悟的答案就對了。你問它是什麼?師父可能說:「植物。」你悟了即可;第二個人來問,師父答:「藍色。」他也覺悟了;第三人問,師父答:「花。」他也覺悟了。這就好啦!但以世間法的標準,卻非得有一致性的答案不可。植物?哪種植物?什麼顏色?叫什麼?……這是識性發達的作用,覺性、覺悟的能力不屬這個範疇。在佛法的領域裡,根器不同,因緣不同,給予答案所起的引導作用也殊異,悟處亦自不同,這就是佛法、使人覺悟的方法。五祖對惠能說,這個方法由你以後會大為昌盛。

  「汝去三年,吾方逝世。」你去吧!三年以後我便走了。這很厲害!他能預知時日。你看!三年後我就走,他很篤定喔!不走行嗎?行!這個厲害,閻羅王那邊怎麼辦?閻王等不到他,這才是真正了生脫死。他走不走,全然由自己決定,修行的功夫在這裡。

  很多世間人都在求個善終,修行人則否。像船子和尚,他與四個師兄弟一同下山後,便各自教化一方去了。他們都很有成就,像曹山、洞山那些人一樣,都很有名,他們下山就是為了接引眾生。然而船子和尚在渡口就停下來,對其師兄弟說:「你們去吧!我在這裡渡船,也渡眾生,你們若是遇到那種難以調伏、根器猛利的大貨色,再叫他來找我。」

  有一天,師兄果然轉介了一個人來,那人自我介紹後,船子和尚就在渡頭上把心法傳給他,那人「言下大悟」。大悟就去吧!但那個人走走……又回頭來看,心想:「師父全教我了嗎?是不是還留一手?」船子和尚說:「我已經傾囊相授了,你還不信!」於是,船子和尚把船搖到水中央,翻身一躍,不回來了。你說他橫死嗎?為什麼好端端一條命不要?他要死便死,而且死得很有價值,因為這個弟子雖然智慧高超得以覺悟,但無信心,只好死給他看,讓他堅定信心,之後成為大成就者。這個死,極有價值啊!

  對一個真正的行者而言,他已放下一切,死對他而言並無牽絆,他掛念的不是世間人想的生死問題,而是為了成就覺者、利益眾生的目的等等,一旦緣盡了,那個最大尾、最難度的一條,就用整個生命來度他。所以他死得真有意義啊!不知所以的人會訝異:「哎喲!怎麼這樣?」他若以其覺悟的境界出來度化眾生,人家肯定準備上好的禪椅法座、祖師椅,蓋個舒服的寮房、方丈室給他住。他為何不去?卻要一個人在渡口風吹雨淋日曬的等那個有緣人,也不去講經弘法。為什麼?其價值觀非我們凡夫用識性所能想像。

  修行人對於生死的看法與我們截然不同,你若能訓練出這一套,只要生死真能看開,即便未達開悟,亦不遠矣。訓練這個就好了,時刻想著那個境界隨時會來。任何境界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我們隨時準備好可以走,這是可以訓練的,它也是一法--放下,放下身見,放下此生,不對此世執著。

「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說,佛法難起。」

  接著五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這很有意思喔!五祖叮嚀他好好去做吧,「努力向南」,因為五祖在北邊,惠能原本住南方。這個「南」還有一個意義,意指正確的方向。換言之,就是叮嚀他開悟後,應該「依體起用」。假如是對未開悟的人說,那就:「汝今好去,努力向東。」東邊是太陽升起處,是一天之始,表覺性初起,未達開悟,必須努力之意。惠能已經開悟了,所以向南,依體起種種妙用。佛法所用的這些文字,有時稍加留意,便會發覺它很活潑。

  「不宜速說」,只要朝正確的方向發展就好了,其餘毋庸多說。「佛法難起」這四個字,以「佛,法難起」或「佛法,難起」來看都可以,不必強將解釋定型,定型不見得對喔!「佛法難起」,佛法,覺悟的方法,很難指導人家,這是一種說法;第二個,佛的法難將起,亦即覺悟的這個教法或覺悟的境界,即將遭受阻難,被人毀壞。六祖還在時,尚未真正遭受嚴重破壞,六祖身後大約七十年,有個會昌法難,主要在北方,南方破壞雖無北方嚴重,但也不免受波及。

  佛法法難在歷史上常有,中國史上所謂「三武一宗」,主要是就大法難而言,其實此外的小法難很多,經常有許多地方官毀佛壞法。以前的佛寺,只要是四眾都可以掛單,尤其對寒窗苦讀的書生更是網開一面,讓他們用功,因此很多窮書生寄住在寺廟裡,不需要費用。老和尚在時。供住還不成問題,但若連考幾年都沒考上,把老和尚「考掉了」,輪到小和尚當家,不見得甘心白白供他吃住。要知道,佛門中也有很多出家凡夫啊,「耶!我為三寶,尚且做得半死,你卻光吃不做!」這時便開始冷嘲熱諷或讓他三餐不繼,時常刁難,頤指氣使,叫他寫些疏文之類的,出出公差。

  讀書人也有個壞毛病,就是急於進京赴考,往往福報不足時,正要應考,就偏偏有人要他出公差,這時他心裡恨不恨?他遇上不好的出家眾,他日若考上了,當上省主席或縣長,回過頭來虐待佛法,那個廟便倒大霉了。這種情況,歷史上不在少數。

  當然,也有眾多非常護法的人,最有名的是范仲淹。范仲淹的福報除孔子之外,無人能及。孔子身後兩千七百年來,子孫一直享受國家俸祿。而范氏子孫直到清朝末年,也都在朝為官,不簡單啊!范仲淹為人剛正不阿、守正不亂,寒微時寄宿廟裡苦讀,某日得一夢,有人告知廟後大樹下有幾甕金銀財寶。夢醒後,他果真去挖到了,但他一個子兒也沒拿,原封不動放回去。之後,進京赴試得狀元,還當到行政院長。

  這廟裡頭的住持想,范老爺以前在這邊免費吃住,現在當了院長,去跟他化緣看看。師父拿了化緣簿就去找他,范仲淹一口應承,說道:「沒問題,我早已經給了!就埋在廟後的大樹下。」師父很不高興,心想院長小氣就算了,還要誑人。其實范仲淹很窮,即使三個兒子也都當上高官,死後卻連棺材也買不起。人家窮到這步田地還辦義學,所以福報能蔭及子孫,達八百多年。

  那個化緣的師父回去後,報告了住持,既然院長這麼說了,他們半信半疑便去挖挖看。果然,挖到了財寶,這時才了解到范氏為人的偉大,若換了別人,老早三更半夜翻牆搬出去了。那是十方的東西,他一介未取,否則都要還十方的人啊!因果!他真的拿捏到了。有人如此護法,當然也有人破壞,這都屬佛法法難的部分。護法的人,很難做得到,但破壞的,卻很容易看到。

  五祖很簡單地這樣告訴惠能:「不要談太多了。」這句話,主要是暗示惠能本身將有障難,要他趕緊離開,不要再囉嗦了。

「能辭違祖已,發足南行。兩月中間,至大庾嶺。五祖歸,數日不上堂。眾疑,詣問曰:『和尚少病少惱否?』曰:『病即無,衣法已南矣。』問:『誰人傳授?』曰:『能者得之。』眾乃知焉。」

  惠能辭別了忍大師,一路南行,走了兩個月,到達大庾嶺。剛才「佛法難行」一句話便帶過去,這裡則指惠能本身的部分。

  「五祖歸,數日不上堂。眾疑……」五祖回去後,幾天不上堂,眾人起疑。為何他老人家不上堂,大家就有所懷疑?因為以前叢林有個規矩,方丈不能連續三天不上堂,否則可以將他罷免掉。由於叢林裡立了這般規矩,所以五祖幾天不上堂,便引起大眾懷疑,到底怎麼啦?

  「詣問曰:和尚少病少惱否?」於是,弟子們便派代表前來探望:「師父啊,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少病少惱」是佛經用語,佛派弟子向十方諸佛親近承事供養時,都這樣問。釋迦牟尼佛派文殊師利菩薩到香積如來那邊,也是如此,頂禮繞佛三匝而白佛言:此方眾生好教嗎?世尊法體安康否?少病少惱否?少病少惱,若解釋成「一點點病、一點點煩惱」,那可就弄錯了,這只是一種禮貌上的說詞。

  佛度化眾生時,一定會有煩惱,但煩惱不影響其自性清淨心。佛在教化眾生具足大慈大悲,因為佛是一切智者,他能見一切境界,眾生因迷惑顛倒而在那邊受苦受難,他要幫助,可是眾生又無法接受,此時佛除了同情之外,真是愛莫能助啊!

  同樣地,五祖「少病少惱」,是憂眾生啊,眾生病,他就有病,眾生有煩惱,他就有煩惱,他自己的事能自己解決,可是眾生的問題卻必須眾生自己化解。好多人用世間法的觀念,以為只要佛菩薩、上帝來加持,點一下就通了。告訴你,自己閉塞住了,一定得自己來。你,沒有解法去力行,障礙便會一直存在著。

  「曰:病即無,衣法已南矣。」五祖回答門人弟子道,病倒是沒有,但衣缽和法已經向南傳出去了。這個「南」也是雙重意義。「問:誰人傳授?曰:能者得之。眾乃知焉。」弟子問他傳給誰呀?五祖沒有明講是惠能,只說「能者」,意思是有本事的那個人拿去了,但語帶雙關,眾人一聽馬上就知道是誰了。

逐後數百人來,欲奪衣缽。一僧俗姓陳,名惠明,先是四品將軍,性行粗慥,極意參尋,為眾人先,趁及於能。
能擲下衣缽於石上,云:「此衣表信,可力爭耶?」能隱於草莽中。
惠明至,提掇不動。乃喚云:「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
能遂出,坐盤石上。
惠明作禮云:「望行者為我說法。」
能云:「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
良久,謂明曰:「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
惠明言下大悟。…」


  衣法傳了老半天,竟然傳給惠能,大家屬意的神秀落了空,那等於毀了他們心目中的偶像啊,所以「逐後數百人來,欲奪衣缽」,往後便聚集數百人要去奪衣缽。這個場面--眾人聽到時驚訝:「為何這樣?」然後七嘴八舌討論起來,議定往南方去奪衣缽……若拍成電影一定很精采。不知道「惠能傳」拍起來是否很壯觀,但一定要能表現出眾人心境的那種變化才重要。

  「一僧俗姓陳,名惠明」,為何叫僧俗?大概是講在道場裡面帶髮修行未正式出家,也可以指這個出家人俗姓陳。當時距道安法師已經兩百多年,道安法師已經統一出家人通通姓釋,惠明應該叫釋惠明。道安之前還有一些外國來的出家人名號,像天竺人叫竺法蘭,他的弟子也通通姓竺,而從康居國來的就以康為姓,譬如康僧會,其弟子就叫康某某。然而道安以後全部統一以「釋」為出家姓。此時,或許尚未完全一律通行,所以兩種解釋都通。

  「先是四品將軍,性行粗慥,極意參尋,為眾人先,趁及於能。」惠明是四品將軍,相當於現在的連長或營長,階位不是很高。他性情粗慥,可見還是俗人。他急著進行,又是武人出身,腳力比別人快,因此率先找到惠能。

  「能擲下衣缽於石上」,惠明找到惠能時,惠能很快地將衣缽放在石頭上面。實際的情況應該不僅如此,惠明甚至可能有施加暴力的情況,所以惠能才顯現出超過武人的威武,凜然無懼地把衣缽放在石頭上。

  「云:此衣表信,可力爭耶?」這個衣缽表「信」,有信方能得之,否則不可能。所以,惠能這麼一放,也有立誓之意,等於對天發誓,表明心跡。衣缽表信心,信力十足,絕非用蠻力可以爭奪。從理上來講,等於惠能自己發起那個信念,透過衣缽表示對佛法有信,能接受,否則不可能持有,於是他放上去。就現象界而言,則是惠能顯神通。他把衣缽放在石頭上,說了這番話,意思是:「該我的,自是我的,否則人人皆可得之,惠明既然在此,有本事儘管拿去。」

  「能隱於草莽中。惠明至,提掇不動。」他放在一個顯眼的石頭上,然後隱身草叢。惠明看到後,卻怎麼拿也拿不動。

  「乃喚云: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這個惠明也頗有善根,他一提不動,馬上有感受,於是大聲說了這句話。可是你看看,這句話也未免有點昧著良心,假若他真的是上上根器,為法而來,看到衣缽,早該拜三拜下去了,因為它代表祖師,不是嗎?他若先拜三拜,然後喊出這句話來,接著惠能出來,兩人相見歡,和平收場,惠明也絕對可以得到法衣。

  然而惠明先武後禮,一見法衣就要拿,但「提掇不動」,這時才心生驚恐而喊著:「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打自招嗎?既不為衣來,何苦去動衣?等提不動了,才說為法而來,那不是偷不到才怕警察捉嗎?心結的部分,我們看得很清楚。不過,惠明性情粗慥,也不能怪他。

  「能遂出,坐盤石上。惠明作禮云:望行者為我說法。」惠能出來,坐在盤石上。惠明雖非先知先覺,但也算後知後覺,頗有善根。作禮後,希望惠能為他說法。耶!這禮倒是做得很好。

  「能云: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既然這樣,那麼你就該諸緣放下,滌思靜慮一番,我再為你說法。

  「良久,謂明曰: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過了一段時間,他問惠明:「不思善、不思惡時,哪個是你的本來面目?」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話頭,要他提起正念,去參。

  我們常會兩邊落入一邊,非善即惡,即使不思善、不思惡,大概也會落入無記,但這裡面,他連無記也拿開了,亦即不著善、惡兩邊,而行中道之意。「不思善、不思惡」乃惠能的名言。「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他尊稱惠明為「明上座」,等於稱閣下或現在所稱的大德;「哪個是閣下的本來面目?」這是很有名的話頭,你把它提起來看看。

  「惠明言下大悟」,這個人也很不簡單,一句話便開悟了。各位行不行啊?當然他前面有個準備工作,「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良久,謂明曰……」最重要的就是這個「良久」,過了一段時間,等他的心靜下來以後,再點他一下就通了。所以做功課前,一定要先靜一靜,原因在這裡。靜下來以後,你去提這個疑情--不思善、不思惡的那個時候,我的本來面目是什麼?去參!不要解釋,這也無從解釋,解釋了也不會懂,因為每個人所意會的都不同。

  這地方,各位一定要把那話頭提起來,如何將識性轉為根性,就進去了。一個人不怕他性情急躁,就怕他沒方法,一有方法,當下即可得悟。惠明是個性情粗慥的人,惠能是南方獦獠,兩人都能「言下大悟」,反倒是我們這種斯文人悟不了啊!這幾個公案、幾個轉折點,希望各位好好去參。參了!你就得了!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上一則回目錄下一則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