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空」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三聖圓融觀 | 六祖壇經 | 金剛經 | 心經 | 
 
解壇經:南頓北漸第七(2):惠能與志徹對話─佛性無常?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3-04-09
解壇經:南頓北漸第七(1):惠能與志誠對話─住心觀淨,是病非禪
僧志徹,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自南北分化,二宗主雖亡彼我,而徒侶競起愛憎。時,北宗門人,自立秀師為第六祖,而忌祖師傳衣為天下聞,乃囑行昌來剌師。師他心通,預知其事,即置金十兩於座間。… 時夜暮,行昌入祖室,將欲加害,師舒頸就之。行昌揮刃者三,悉無所損。 師曰:「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 行昌驚仆,久而方蘇,求哀悔過,即願出家。師遂與金,言:「汝且去,恐徒眾翻害於汝,汝可他日易形而來,吾當攝受。」行昌稟旨宵遁,後投僧出家,具戒精進。一日,憶師之言,遠來禮覲。 師曰:「吾久念汝,汝來何晚?」 曰:「昨蒙和尚捨罪,今雖出家苦行,終難報德,其惟傳法度生乎?弟子常覽《涅槃經》,未曉常無常義,乞和尚慈悲,略為解說。」
回目錄
林才東(四川省成都市)
陳泰安
李明哲閤家
Doris Kong
僧志徹,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自南北分化,二宗主雖亡彼我,而徒侶競起愛憎。時,北宗門人,自立秀師為第六祖,而忌祖師傳衣為天下聞,乃囑行昌來剌師。師他心通,預知其事,即置金十兩於座間。
時夜暮,行昌入祖室,將欲加害,師舒頸就之。行昌揮刃者三,悉無所損。
師曰:「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
行昌驚仆,久而方蘇,求哀悔過,即願出家。師遂與金,言:「汝且去,恐徒眾翻害於汝,汝可他日易形而來,吾當攝受。」行昌稟旨宵遁,後投僧出家,具戒精進。一日,憶師之言,遠來禮覲。
師曰:「吾久念汝,汝來何晚?」
曰:「昨蒙和尚捨罪,今雖出家苦行,終難報德,其惟傳法度生乎?弟子常覽《涅槃經》,未曉常無常義,乞和尚慈悲,略為解說。」


  這一段是談志徹的行儀。志徹是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這個人自小行俠仗義,這種人通常有個特色,是非不分,所謂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自從宗派南北分化以後,「二宗主雖亡彼我」,「亡」即「無」的意思。神秀和惠能無敵我、對錯之分,反倒是座下弟子們互相抬舉或誹謗。

  這種現象自古皆然,其中最聰明的是誰呢?四祖道信。道信到南方來,在牛頭山度了法融之後,也不多說什麼,只叫他留著,然後就回北方去度弘忍,由弘忍傳衣缽,可是法融也得法了,這樣兩人就不會吵了。

  弘忍有個很認真讀書的徒弟,形象也很好,修養一百分,但修行才五十九分,還不到六十分。中途殺出個惠能來,這很麻煩了。我們最怕的也是這種情況,有個修養極佳而修行尚未及格的人,凡夫往往誤以為這人得到真傳,是成道之人,這是很傷腦筋的問題,因為這無法辯解。一個真正得道的人,往往屬於瀟灑一派,不那麼拘謹,而一般人比較喜歡拘謹的人,覺得這種人修得很好,至於內心、境界則無人知曉。

  一個內心境界證得某種成就的人,很豪放、瀟灑、自在,因此在行為上也沒那麼拘謹,這時很容易讓人誤解他修得不好,在傳法上便會產生困擾。當然,祖師本人在傳遞上沒有問題,但弟子們會心理不平衡。這時,「自是非他,造無間業」這一句話就很重要了,因此我們不能如此競相誹謗,而神秀和惠能的弟子卻免不了這種情況。就神秀而言,他修養那麼好,弟子則不盡然;而惠能修行很有成就,弟子卻也不見得都有成就。被記載下來當然算是有成就的,可是沒被記載的更多,造是非者更不可能載入經冊。

  當時北宗既然稱神秀為第六祖,對於惠能傳衣缽的事當然就很介意而橫加干擾了。於是這些門人便推派行昌前來行刺惠能。南北的競爭已不僅限於語言,甚至付諸了行動,這不只是「自是非他」而已,到後來甚至有無知者採取口業以外的身業。

  惠能有他心通,預知其事,便把十兩黃金準備好。天黑了,行昌潛入六祖房間後,拿起刀就欲加害,在這緊張的一刻,惠能「舒頸就之」,把脖子伸長了等著,可是行昌拿刀連砍三次欲「悉無所損」。這個公案就麻煩了,誰敢去試啊?不知他拿的是削鉛筆刀,還是殺豬的大刀,竟然連砍三次都無傷。

  由經文此處可知,惠能有他心通,但各位必須先有個疑情,這他心通怎麼來的?何時開始有的?未修就有或修了以後才有?這不是他寫的自傳,所以交代不清,因此也沒人知道他何時開始有他心通。傳記從他聽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即開悟,就開始一路記下來,是否聽到那句話後有的,或在此之前?到了黃梅,抑或逃難時有的?或是到曹溪以後才有,或者……總之,惠能大師如何修得他心通?我們一定得先有這種疑情,才能找到修行的下手處。

  其次要談的是,行昌連砍了三刀卻都傷不了他,換了你,敢不敢啊?難道他已有金剛不壞之身了?話說回來,他又如何修得這種成就?我們以修行人的立場檢人看,祖師大德有此成就,不要像讀《西遊記》《封神榜》般看過去就算了,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成就。

只要眼耳鼻舌身這五根好好修,大概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都可成就

  你有沒有這種疑情:他如何成就的?他既有此成就,我們也能做到。這是一個基本信念。問題是,他怎麼修,而我們要怎麼如法修行才有可能?讀經書時就得去尋找那個行法,這裡雖然沒提,但你把前面說過的那些行法帶帶看。要修他心通,意根必須清淨,要修金剛不壞身,身根也一定要清淨。總之,具足五通並不難,只要眼耳鼻舌身這五根好好修,大概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都可成就。意根成就,除了具他心通、宿心通以外 ,還有個漏盡通,但漏盡通一定得從智慧門開才有辦法。

  修行上沒辦法單一偏向某個角落去修而能具足圓滿成就,像惠能他老人家就是具足圓滿成就。雖然這裡看不出實際的情況,但我們照樣能修得到,但不能偏向單修某一部分,否則只有某一部分成就。這是先就總則上來談疑情的部分,進一步的行門以後再談。

  行昌連砍三刀未果,惠能大師卻開口說話了。他說:「正劍不邪,邪劍不正,只負汝金,不負汝命。」正劍即正義之劍,它不會找上不應殺的對象,而邪惡之劍想殺害正義之人,也無法得逞。我相信他老人家在跟張行昌這綠林莽漢講話時,也不會像經文文字那樣文謅謅的。他一定大刺刺地說道:「正義之劍不殺好人,邪惡之劍也殺不了好人,我只欠你錢,沒欠你命。」

  惠能不但有金剛不壞身,而且他明因果,知道行昌會找上門。此處有個要點要說明。談到戰爭或謀殺等情事,其實劊子手所背負的因果沒有主謀者來得重,因為主謀者唆使殺人,而劊子手則無異於奴隸,老爺叫他做,不做不行。所以一般說來,主謀者所背負的因果比劊子手重,這是因果的狀況。

  惠能只欠行昌錢,沒欠他的命。單單這句話,我們對因果還看不出個所以然,然而〈普賢行願品〉裡提到,發心修學十大願王者,從此以後即能知宿命了。這地方惠能了知前輩子的因緣,但他並沒說因果未了,因果猶在,只是不再往下造。上輩子欠錢,還錢就好了,若上輩子欠命,那非得償命不可。可見惠能逃命時尚未有宿命通,否則他就不必逃了。現在他知道「只負汝金,不負汝命」,由此可印證惠能是到此地定居後,才得宿命通與金剛不壞身的,這是個明顯的旁證。

因果昭昭,絲毫不爽

  由此亦可因果昭昭,真是絲毫不爽。開始修行以後,我們一切過去因,會一個個顯現。這裡,他跟華嚴那最高境界是相應的,當然他已經修到這種程度了。假如 你真正發普賢廣大行願心,也能馬上達到這種境界,就看你能否真正建立起信心。

  「行昌驚仆,久而方蘇,求哀悔過,即願出家。」行昌聽惠能這麼一說,嚇昏了,過了好久才醒過來,當即悔過而想出家。惠能把錢給他,說道:「汝且去,恐徒眾翻害於汝。」惠能並未交代什麼前因,只吩咐他趕快離開,否則他的弟子會反過來加害於他。「汝可他十易形而來,吾當攝受。」惠能叫他先到外頭出家,改天再來,一樣收留他。「行昌稟旨宵遁,後投僧出家,具戒精進。」行昌領命,半夜裡逃走,後來出家了,且持戒嚴謹。「一日,憶師之言,遠來禮覲。」不知過了多久,行昌有一天想起師父的話,便跑來禮拜惠能大師。

  「師曰:吾久念汝,汝來何晚?」我想你很久啦!怎麼現在才來?曰:「昨蒙和尚捨罪,今雖出家苦行,終難報德,其惟傳法度生乎!」這個「昨」是過去,不是昨天。過去蒙和尚不追究,現在雖然出家苦行,仍難以報答和尚恩德,唯有傳法度眾生了!我們現在如果要報恩報德,最好也是傳法度生。

  弟子常覽《涅槃經》,未曉常無常義,乞和尚慈悲,略為解說。」他說他常讀《涅槃經》,其中常提到「常」與「無常」,但不能了解其義,乞求老人家慈悲,為他解說何謂「常」與「無常」。行昌這是在請法。

修行務必要去進行、要去實修

  這地方我們藉機提一下,修行是真參實參假不得的,假如修學只是為了虛應故事,或像看電視消遣時光,那看完就算了嘛,關起電視就可睡覺啦!但若是為了生死,為有一番作為,那就得好好找一條路。《六祖壇經》開講至今,行門談了很多,希望各位從中體會,不管你用轉識成智的方法,用透過、用掉入、用警覺,乃至照見、觀照、參話頭……等等方法都可以,你可以單一,也可以綜合,但務必要去進行、要去實修。

師曰:「無常者,即佛性也;有常者,即一切善惡諸法分別心也。」
曰:「和尚所說,大違經文。」
師曰:「吾傳佛心印,安敢違於佛經?」
曰:「經說佛性是常,和尚卻言無常;善惡諸法,乃至菩提心,皆是無常,和尚卻言是常;此即相違,令學人轉加疑惑。」
師曰:「《涅槃經》吾昔聽尼無盡藏讀誦一遍,便為講說,無一宇一義不合經文,乃至為汝,終無二說。」
曰:「學人識量淺昧,願和尚委曲開示。」


  「無常者,即佛性也;有常者即一切善惡諸分別心也。」一般人讀到這裡,大概不太能接受惠能的說法。為何它和一般定義悖離?一般都說「無常就是一切善惡諸法分別心,有常的常即是佛性,佛性永恆,大家都有。」所以連行昌也不同意,抗議他的說法跟《涅槃經》的旨趣不合。可見行昌很用功,各位也必須具備這種警覺性,師父所說若與經文不同,必須立刻提出來。

  惠能大師道:「我傳佛心印,怎敢違於佛理呢?」行昌道:「經上說佛性是常,和尚反說無常。善惡諸法乃至菩提心都是無常,和尚卻說是常,這是什麼意思啊?這樣講,我反而搞糊塗了。」不管對不對,自己的立場一定要先站穩。

  提醒各位,佛法是要令人覺悟的,當你執著時,師父就得破你的執著。惠能云:「以前我聽過比丘尼無盡藏讀誦《涅槃經》一遍後,就為她說法了,所說一字一義沒有不合經文的,現在我為你講的也一樣。」張行昌也很有禮貌,說道:「我才疏學淺,請和尚多多舉例說明吧。」

師曰:「汝知否?佛性若常,更說什麼善惡諸法,乃至窮劫無有一人發菩提心者?故吾說無常,正是佛說真常之道也。又,一切諸法若無常者,即物物皆有自性容受生死,而真常性有不遍之處;故吾說常者,正是佛說真無常義。佛比為凡夫外道執於邪常;諸二乘人於常計無常,共成八倒,故於涅槃了義教中破彼偏見,而顯說真常、真樂、真我、真淨。汝今依言背義,以斷滅無常,及確定死常,而錯解佛之圓妙最後微言,縱覽千遍,有何所益?」

行昌忽然大悟……


  惠能就說了,「你知道嗎?假如佛性是常的話,就永遠是常了,不會有人不發菩提心,人人皆發心,所以我說無常,正是佛說真常之道也。又假如一切諸法皆屬無常,真常性就無法到達無常之處,是不是這樣?那真常性就有不遍之處。所以我說常者,正是佛說無常之義。」

惠能大師由反面立論,所以說常,就是真無常義,說無常,就是真常義

  假如佛性是常,那就毋須說什麼無常了,現在也是存在著啊,對不對?惠能反過來定義,說佛性是無常。我們不要在相上看,要從作用上看。惠能其實是從無常來論真常。又一切諸法若是無常,那麼物物都有自性,容受生死,這時真常性就有不遍之處,所以說這一切諸法是常,不是無常。有常的話,真常性才會遍及,這還指作用,不是從相上來談,我們必須從這地方去考慮。所以惠能從無常說真常,也有常說真常,而這部分的講法則是從作用上說,而非從相上說。「故吾說常者,正是佛說真無常義。」所以我說常,就是真無常義,我說無常,就是真常義。惠能大師由反面立論。

  「佛比為凡夫、外道執於邪常」,凡夫與外道把不正常當作正常。「諸二乘人於常計無常」,二乘人把常計無常,「共成八倒」。「八倒」是一種解釋,我們暫且不談。二乘為何於常計無常,這裡稍作說明。凡夫外道對於有常的認知是錯誤的,故稱邪常。譬如凡夫外道認為山河大地乃有常,它永遠存在,故以海枯石爛來比喻愛情。其實海枯石爛很容易,幾萬年就可以了,愛也有限,對不對?這就是當成有常的例子,其實它仍屬無常,只是這個無常一般人感受不到。例如室內這張桌子,經幾百、幾千年終會腐壞,而在這過程中,它逐漸在變化,這便是無常。假如放在室外,大概不出五年,風吹雨打很快就壞掉了。以這種例子來說明無常,好像也對,可是佛教所指真正的無常義並非如此。

  無常是指我「念念生滅」,一會兒想這個,一會兒想那個。再來,眼見色、耳聞聲,像攝影機一樣捕捉,然後經六、七、八意識轉一圈繞出來的一種影像。無常是指這個部份。二乘修行人就把這個當成三法印,說一切法「苦空、無常、無我」,然而這是從緣起法界來講,從緣起法界檢看的話,一切有為法皆屬無常,而看不到的那個佛性才是真正永恆。那麼,看不到的佛性、本性、真如、涅槃,即是常、有常。然而那個有常,其實是從這個反面去反證過來的。

  六祖則是從作 上立論。假如佛性有常,那麼它的作用怎麼沒有顯現出來呢?所以說,佛性在佛是顯現出來了,那是有常;在眾生則尚未顯現,故屬無常。因此問「句子有佛性否?」答有也對,答無也對,因為牠尚未顯現。「有 」是隱藏的,顯現的是「沒有」。但在佛就不一樣了,佛是「有常」,他顯現出來了。所以佛性若屬有常,那種種善惡諸法也應該沒有了,人人都發菩提心!可是我們都還沒有發,是不是?問你發菩提心沒?有啊,每個月都發心,剛剛才布施了一千塊,怎麼沒發心?變成這種狀況,那就不對了。這不是我們所說的真常義。所以從無常當中來說真常,從有常當中說來論真無常,惠能大師是用這種反襯法。

  「故於涅槃了義教中破彼偏見,而顯說真常、真樂、真我、真淨。」從涅槃的了義教,來破二乘的偏見與凡夫外道的邪止,從佛的立場來說真常、真樂、真我、真淨。所以這個「真」指什麼?是遍在二方,佛與眾生皆然的─佛,佛性是常;眾生,佛性是無常。例如 ,這張圖是白底黑線條,它用白顯黑,假如你用黑底,那是否得用白線?談佛性,就佛而言是顯的,故稱有常。就眾生而言,由於佛性尚未顯現,故屬無常。惠能用這兩者同時對比,用現代話形容,就是層次的關係。像天秤一樣,在佛性這邊這樣說,在眾生那邊則那樣談,立論殊異,但意義相同。

要談法義,而不是光論文義

  「汝今依信背義」,你雖遵照經文上的語言文字,但卻違背了它的本義。所以經文有很多地方不能依文解義,此即為何「依經解義,三世佛」,因為沒看透其法義啊!各位,講經若要深入法義,就難以用古人的話照本宣科,否則自己讀就好了,何必再需要別人來講解?我們進入那個境界以後,用現代語言把它表達出來,才能讓人接受。所以要談法義,而不是光論文義。此即「依義不依語」,依據法義而不依賴語言文字。

  如果只是語言文字說得很好,卻感受不到其中的真實義,就就冤枉了。這就像手上拿著一百克拉的鑽石,只因人家說那是玻璃製品,你就隨手扔掉了。然後人家再拿個玻璃給你,說是真鑽石,你反倒信以為真。因為你是依於人家所說,而非親身實證、體驗。

  佛法一定要體驗、感受,不要停留在「知道」的階段,否則依言背義,就會「以斷滅無常及確定死常,而錯解佛之圓妙最後微言」。《涅槃經》是佛入涅槃前所說的,故稱「最後微言」。佛陀最初講的《華嚴經》、《梵網經》,以及最後說的《法華經》、《涅槃經》,這幾部經真的很難體會。而《無量壽經》、《阿彌陀經》等,我們幫你點開後,還算容易了解,因為這些性宗經典還算是比較單純的,關鍵在於其語言模式能否弄通而已。

  《華嚴經》、《梵網經》、《法華經》、《涅槃經》這四部經的微言妙義之所以難以了解,問題不在語言邏輯,也不在於思惟模式,而是其中的境界與表達方法,透過「佛的境界來談佛境界」,以及「透過眾生立場來談佛境界」,根本是兩回事。一般經典則是分開來談,就眾生立場,就從眾生的立場來講,就佛的立場,就從佛的立場來說,分得很清楚。但在前述這四部經典中,卻混在一起講了。那種對照、對比筆法,稍不留意,就給弄糊塗了。

  般若經典如《楞嚴經》、《金剛經》、《心經》等好讀誦,要了解也不難,因為它屬菩薩智慧,比較容易了解。它用直敘的,不是雙破就是雙立,雙破雙立、雙立雙破……你頂多感受不到,但要了解不難。「嗯,不生不滅,那就不生不滅。」然而不生不滅究竟為何,你感受不出來,因為你根本沒那個境界,然而慢慢去泡,久了還有那個味道。但剛剛所提的四部經,你泡久了也不見得有所獲。故經文這裡說:「縱覽千遍,有何所益?」就算你讀誦一千遍,也沒什麼用。所以發心受持大法固然非常好,但你不見得能夠受持。

  所謂四大部,即《華嚴經》、《梵網經》、《法華經》與《涅槃經》。這《梵網經》並非大部頭,僅僅兩卷而已,所以有人不將它列入四大部,而將《楞嚴經》(因為有十卷經文)列入四大部。《楞嚴經》易解,可是你難以體會。經典若不容易體會,卻又讀誦得多,那就容易產生慢心,「哼!我修學大法。」其實你修了等於白修。就好像你也取個和總統一樣的名字,然而人家是總統,你不是啊!我們要的是實際獲得的部分,那就是感受。

  惠能說到這裡,行昌突然大悟了。

乃說偈言:
「因守無常心,佛說有常性,不知方便者,猶春池拾礫;我今不施功,佛性而現前,非師相授與,我亦無所得。」
師曰:「汝今徹也,宜名志徹。」徹禮謝而退。


  有個人去找釋迦牟尼佛,說了一堆,舉了很多例證,說他認為有神。佛道:「無神!」他問為什麼?佛為他解釋之後,他開悟去了。下午又來一個人,他舉了很多無神的道理,佛卻說:「有神!」於是佛也為他解釋了一遍,他也開悟去了。阿難在一旁感覺很納悶,便問佛陀,到底有神還是無神?佛拿起如意棒便往阿難頭上敲下去。為什麼?因為阿難不懂得教化的原則。現在惠能也援引此種教法,行昌就感受到了。之前他守錯心了,所以這裡他說:「因守無常心,佛說有常性。」

  「不知方便者,猶春池拾礫」,不能通權達變的人,就像春天的池塘是透徹的,池底裡面的東西看得很清楚,你忘了當中有一層水,遇到了障礙還不知道,咚!人就栽進去了。要明白那是方便。說無常,是方便說,但我們常常守著無常,這叫「滯權不盡實」,停滯不盡實」,停滯在方便教這邊,無法進入實教的境界裡。

  「我今不施功,佛性而現前」,各位明白嗎?這便是行法,是修行的法門。我常說,何謂精進?精進即是等待,在等待中必須具有高度警覺性,這叫「我今不施功」,你不必尋尋覓覓,常與無常找不到的。只要隨時提高警覺,像貓等老鼠一樣,「佛性而現前」,他就捕捉住了,那就醒過來了。「非師相授與」,並非你特別給我的,卻是你幫我展現出來的。這句話最重要了!「我亦無所得」,我也沒有得,本來就這樣,哪有什麼得?這真是大徹大悟的說法。

  「師曰:汝今徹也,宜名志徹。徹禮謝而退。」這人福報真是大,法名是師父親授的,表示他已經徹底通達了。

  有個老和尚在窗下讀經,一隻蒼蠅停在紙窗上,見外面有光,便想從裡面鑽啊鑽要鑽出去。他的弟子神贊禪師見狀便吟道:「空門不肯出,投窗也大癡,百年鑽故紙,何日出頭時。」神贊禪師一語雙關,意謂老和尚在經書裡鑽了老半天都鑽不出去,等於把師父罵了一頓。老和尚聽了雖然生氣,但還算有警覺性,想想神贊是不是在暗示什麼,於是問道:「你出去參訪了幾年,回來後講話老是顛三倒四,你到底學了什麼?」神贊禪師便將百丈禪師那邊所參學的告訴師父,師父也開悟了,反過來拜神贊為師。徒弟竟然升格當師,這就告訴我們,真正懂修行的人,內心裡頭一定清淨、謙虛,掏空自己,否則無法去感受。

求法要真心、虛心接受,放下自我,才能成就

  很多人往往不是來求法,而是來打擂台踢館的,這樣絕對不會有成就。行昌就是不施功,他真心來求法,像是倒乾水的杯子,虛懷若谷,所以惠能大師一說,他便全盤接受了,而他這種情況在前面也展現出來,他殺惠能不成,眼看情況不對,便立即皈依求剃度,但因緣未成熟,所以惠能大師叫他先離開,他就離開了。你發起這個心,師父叫你走,你就走,這叫依教奉行。他有這種根器,所以成就很快,一席話當即開悟。內心還有「自我」的人,你講一百萬次也沒用,因為自我始終會暗中作祟。

  學佛就那麼一個前提。內心如果還有那個「自我」,便會一直「施功」,不得成就。要怎麼才能不施功?無我!人就是喜歡加功,所以才叫凡夫。你留意看看,假日待在家裡,看你加功不加功?不放假則已,一放假就特別累。為什麼?因為冬天將至,趁現在還有太陽,能洗能曬的趕快翻出來。這不是加功嗎?有幾人能悠閒地在陽臺上享受日光浴?為什麼會這樣加功?就是自我一直在起作用,靜不下來。修行人就在這裡訓練,平常在家就可如此訓練。

  有些人說要靜下來可以,但至少有件事得做,就是念佛。今天剛好沒事,念八個鐘頭,看能不能念到十萬聲佛號。結果家人叫你吃飯,你說:「等一下,還有五萬沒念!」這還是在施功啊!有沒有辦法靜下來就靜下來,什麼都不想?這一天就是如此,一念之間把這廿四小時度過,有無可能?在這種情況下,你才會發現無我是什麼?然而我們卻一直捲進去,自我一直起作用,自我沒有依靠不行。

  這是修學過程中經常會碰到的,希望各位藉此所領悟,你若不具備這種條件,百千萬劫都難修行。你勤苦修行,自我卻老是在那邊干擾,怎麼開悟?!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