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密」
解「禪」 解「心」 解「經」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生命密境 -- 曼荼羅的世界 | 悠活三昧 | 神聖的遊戲場-華嚴密法 | 解「密」 | 根本佛母 -- 准提密法  | 
 
如來聖性觀第二階段:智慧起用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6-13
臻入圓融的生命品質
如來聖性觀第一階段:三性三無性
處在這個末法時代,尤其當密法傳到不屬於印度民族文化的國度時,修法就統統攪亂了。我們不瞭解西方人如何將這修法譯成英文,但基本上他們大半都錯了,因為目前為止,透過西譯而傳入台灣的,幾乎沒有一個正確。或許透過所謂的相應或舒服感(禪法叫作舒服禪)可以引起廣大群眾的共鳴,但這些都僅屬「共世間法」或「共外道法」而已。
回目錄
  密法之異於禪法,其最大的特色就是運用「音聲」來修行,故謂「真言宗」,是用真正的聲音、語言來修行的意思,而禪法則透過「意根」修行。

  處在這個末法時代,尤其當密法傳到不屬於印度民族文化的國度時,修法就統統攪亂了。我們不瞭解西方人如何將這修法譯成英文,但基本上他們大半都錯了,因為目前為止,透過西譯而傳入台灣的,幾乎沒有一個正確。或許透過所謂的相應或舒服感(禪法叫作舒服禪)可以引起廣大群眾的共鳴,但這些都僅屬「共世間法」或「共外道法」而已。

  多數人為了事業、家庭勞碌一生,弄得身心交疲,甚至搞得夫妻失合,吵鬧不休,一旦有個清靜處所得以舒緩一下,禪坐也好,修法也罷,都會讓人感到莫大的寧靜和喜悅。假如你一開始就產生這種現象,而且沉浸其中,以為止境,那麼你生命的最高成就頂多如韓國草一般。

  修行的目的不在於獲得一些喜悅或所謂的快感。一般而言,世間法如此沒錯,跳完有氧舞蹈也會覺得很舒服,但這叫修行嗎?不是啦!這叫運動。禪坐或修法也會有同樣的情形,心靈暫時沉澱,煩惱盡拋,可是一旦重回現實的生活情境,煩惱立生。透過上述訓練,暴躁煩怒的脾氣或心理上的壓抑可能獲得紓解,這種好處無可厚非,卻不是佛法。

  不管禪修也好,密法也罷,有一點這種感受,值得肯定,但這只表示你這部車子還能用,並不表示目的地已經到達了,這之前還得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呢!你不能因為車子會動,就在家裡繞一圈,表示大功告成,沒這回事兒。很多泡水車修理後試車繞一圈沒問題,開回家後,隔天要開又不行了。我們不是泡水車,但大概剛離地獄不久,種種奇怪習氣尚在,唯有透過修行才能將這累積已久的習氣除掉。修行的唯一法寶就是時間,然而現代人往往沒耐性,總希望像吃興奮劑一樣立即見效。我們不否認有這種情況,但絶不滯留。

  其次要談的是「音聲」與「意根」修法的差異。

意根修法用心而不用大腦

  意根修法是用直觀,這一定得用心。這裡所謂的「用心」與世間人用大腦的情況不同。就初學者而言,用心其實就是「注意」,而集中注意力不就是用大腦嗎?這當中的區別就必須留意了!用心也好,用大腦也罷,統統得經大腦,但這個「用心的用大腦」與「思惟邏輯的用大腦」幡然不同。

  有些人常會吃一些奇奇怪怪的藥物,藥物的作用會對大腦中樞神經系統的某個區域產生迷幻或抑制的作用,因此可以讓人暫時忘卻諸多煩惱。我只是舉例而已,假如在座有人是醫生或腦科專家,應該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運用大腦也可促使腦內產生迷幻成分的內分泌,達到類似的經驗。運用這種能力讓腦內產生類似的分泌,其速度或許沒吃藥那麼快,但很多人確實透過腦筋在麻木自己,例如煩惱一起,就不停喃喃自語,有的人則拚命吃,即使吃了五、六個便當還不覺得飽。社會上不乏這種人,流浪漢忽然跑到大馬路上去指揮交通,這還屬輕微的,精神病院裡的則更嚴重。另外,有些人在家成天埋頭苦幹,很認真地持續做同一件事,但就是沒效率。

  修行者也很容易產生類似的現象,那叫錯用心,因為他把大腦集中在一處而特別用心時,那便如吃藥刺激腦內的分泌一般。很多外道就專門訓練腦神經的分泌,因而流於迷幻,其原因在此。

  很多修行人很樂意去刺激那個部分,但統統都是用大腦的思惟模式,這種用大腦訓練的情況相當普遍。我們強調用心,雖然也不能不透過大腦,但不會刺激到那個產生麻醉分泌物的區域。我不知道醫學研究是否已經觸及這個領域,是否針對此種內分泌有所命名,但我們講的「用心」不會去刺激這個區域,而用大腦就一定會。一個學者、讀書人或從事研究者,若能不刺激這部分的話,那也屬修行人。用心雖然也要透過大腦,但不會刺激這個區域。

所謂修行不用大腦,是指用大腦而不去刺激該部分

  很多佛教徒對世事不聞不問,表示他很精進,以為這樣就叫不用大腦,就是正法修行者。不是喔!其實很多修行人發生這種錯用心的狀況時,都不自知,就像小孩子吃了迷幻藥而無法自我控制一樣。處在這個多變的時代,因為很多人無法適應,在世事、雜訊百般糾纏下,大腦的那種分泌物會很多,現代社會怪人特別多,即根源於此。各位假如受過這種專業的醫學或生化教育,希望能將此研發出來,讓所有修行人認清它在大腦的位置,哪個區域需要刺激,哪個部分不需要,那就功德無量了。當這種狀況普遍展開時,對整個世間人來說,將是極近於極樂世界的,至少福報會很大。

  人類文明發展至今,大概已有六、七千年,人壽就是由一百五十歲,減到現在七十五歲。由七十五歲減到十歲,還要六千五百年,現在則一直往下沉,這段期間人類能否徹底瞭解腦部結構?如今我們所知尚不及萬分之一,因此大約還要再經六、七千年才得以認識大腦,那時才有可能讓大腦該動的動,不該動的不動,像運用教育制般地教化整個人類。如今適得其反,該動的不動,不該動的亂動,所以世界才這麼亂。這是一個根本的核心,意根的修行訓練是在這地方用功。

  所謂修行不用大腦,是指用大腦而不去刺激該部分,故禪修不會有副作用,否則一定是方法用錯了。禪修時,四個不執着很重要--不執着此身、此事、目的、企劃。執着會推動大腦刺激那個迷幻區,不執着即可避免此弊,此即用大腦與用心的關鍵。並非修行人就沒有大腦,修到沒大腦是不對的。這是「意根」修法的部分。

語根修法與意根修法的差異

  語根的修行訓練不直接從這裡下手,它在根本上不用意根,不用意根就不用大腦,它是真正不用大腦。可是就使用大腦的人來說,都不免在這修法過程中將意根的修法導進去。上一章談到「觀」,禪宗曰「觀(觀)」,密法曰「觀(灌)」,灌是動詞,因此你馬上以為是「想」。不是!是要去模擬那種臨場的境界。譬如在佛前髮願「眾生無邊誓願度」,那要怎麼度?很多人說要普度眾生,但卻山門緊閉,這怎麼度?哪有臨場嘛!你必須讓那個臨場感現前,既然要普度眾生,那就打開山門,走入群眾,瞭解眾生,才有可能啊!

  眾生有問題來問,你要用什麼方法委婉引領、疏導,使其更進步呢?這就是功夫啦!我曾問過一個心理學家:「花多久時間可以將心理學弄到通達?」
「十幾年,而且還得有興趣。」心理學家答。
「這樣長期看護治療,一次能治療幾個人?」我又問。
答曰:「一次一個,同時治療兩個會累死,而且效果不好。」

  一次只能輔導一個,假如這名病患需要花五年時間才能痊癒,那他就得跟着花五年時間在此人身上。我們如此煞費心血培育一位心理醫師,而他一次卻只能治療一個人,社會成本耗費至鉅啊!我們輔導眾生更是不計成本,各位沒碰過當然不知道。有人曾經晚上八點半打電話給我:「師父!我洗澡好了,現在來跟你講電話。」
「我還沒洗耶!」我說。
「不要緊,我講完了你再去洗。」他渾然不覺不妥,而且一講就到半夜兩點半,電話還不掛。
「我想上個廁所。」我說。
「好,不要緊,我等你,我今天精神很好。」他談興勃勃,欲罷不能。

  我故意拖久一點才回來,他還是沒掛電話,直講到天亮才說要上班。他若是不用上班,你豈不是累死。你說他錯了嗎?他幾十年的垃圾、餿水全倒給你,你一體吸收,但真的有效嗎?沒有啦!他三不五時想到,一樣又來倒垃圾。眾生不是難度,而是很難纏。「眾生無邊誓願度」該如何起觀?那得進入眾生界,才會明白眾生之惱、眾生心念、眾生業力,如此才有可能度眾生。所以密法行法中起觀(灌),必須本身完全投入。

音聲怎麼訓練?

  密法透過音聲來訓練,怎麼訓練呢?此為密法的重點。壇城、法本的運用屬於前行,這我已經提過了,你若無此一基礎,光持咒沒有用,持咒的意思就是發音。很多人問:「師父!我身體不好,能不能不要念出聲?」我當然說可以,至於有沒有效,唯你自知啊!持咒的目的就是要發出聲音來,不發聲而在自己內心裡也可以,但發音頻率則要轉移到內心,由心裡來發動,主要是那個頻率的問題。

  早期密法的運作與如今晚期的藏密不同,早期密法是以種子字為主,也就是《華嚴經》裡提到的四十二字母。字母的音一定要學好,不一定四十二個字全學,但你所修的那一法定然有個字母,這就相當於音樂學上所說的「調」,?大調、?大調。先將自己的「調」定好,然後才持咒。咒要怎麼持?就好像 2/4 拍或 4/4 拍,這個韻律、節奏和調一定下去,持咒之時會有個交集點出現,你就把心安住在那個點上。此時,聲音的頻率會一直自然發出來。

  你要讓這個心的頻率發揮作用,就得起觀,開始進入那個境界--聲音讓它一直發出去,然後自己「緣想」進入法本裡面的境界。這時你會發現,音聲、腦筋裡頭的形象(這個形象是從壇城裡面來的),透過你的「意」而組成一個動態的東西。

  譬如修增益法,其目的在求菩提果,菩提果從何而來?從智慧、慈悲中來。那智慧、慈悲又怎麼來呢?就從壇城的佈置、法本及音聲的引導,三者合一而進入那個境界。

  就一般行者而言,他修一個法,壇城會有固定的佈置。我們道場因為法門多、指導多、同修多,所以壇城佈置較為複雜。各位家裡的壇城是愈簡單愈好,四曼合一的部分要能夠具足。這個顯現出來的部分要能交融起來,其最大的引導即是靠咒語的形成。咒語的形成就是調和韻,這個沒弄好,音聲會散掉。所以,務必先把音聲調好,不然你會一直無法掌握住。

  很多人持咒如唱高山情歌似的,因為它尚無生命中的調,缺乏生命的核心與主軸,因此那個韻就隨着世間的流行而起變化,生命便也因此浮沉於生死海,輪迴依舊。之所以要定調,原因在此,一旦韻定了以後,即會透過該音聲帶動週遭環境,改變心性,於是就這樣子出三界、入三昧。這也是為何真正的密法稱「真言宗」。修此法時,如果把「意根」帶進去,那就混在一起了。不是說運用意根都不行,問題在於我們不懂得運用。

  假設這個音韻已經調整得很好,法本也很熟,壇城佈置也符合規矩,這三者叫前行,前行部分先學好、具足。此外,若還要加入打手印,也是得配合壇城與法本而來。當然,未必非如此不可,但要進行也無妨,因為一般修密者認為手印非常重要,身口意三業嘛!其實我們坐在那個地方,不必特別打手印,合掌即是手印,可以一路用到底了,可是有人就認為需要打手印。所以告訴密法同修們,首先要學十八道契印,亦即十八道法,此為四加行當中首先要學的密法根本。前面提的那三個,加上手印,都屬真正修行的基本前行功夫。

  談到真正修行,就得回到上一章所說的「如來聖性觀」。三性、三無性是聖性觀的第一階段,這裡跟各位補充第二階段,智起及慧用,簡言之,稱「智慧起用」。一般分成「智起」及「慧用」,傳統講法則稱智慧的起用。

轉境?先做好基礎工夫!

  三性、三無性,講很容易,可是境界一來,還是統統落入三性而不是三無性。如何進入三無性呢?就透過這個修法,這就是為何要把前面的修法講清楚的原因所在。很多人看經本上寫得很清楚,回去就開始修,其實光從語言文字上這樣看,就要去修,修不來的啦!別說多生累劫,大概百千萬劫勤苦修如來聖性觀,也是不得成就。

  為瞭解釋這第二個階段,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解說前行步驟--壇城、法本、音聲、手印等等,因為前行要很熟,後面的部分才有辦法進行。各位,你很精進的學,至少也要兩年才能熟稔。不要我講經的時候你才來,平常就得來共修,否則沒有基礎,起觀時會觀不起來,用的全是自己大腦的推理。

  基本架構一定要有。法本怎樣唸誦,幾個重點要抓住:一個法本下來,幾個高潮?幾個循環?到哪個地方必須抬頭看一下壇城,因為它每一個都有表法。音聲配上來,到高潮之際得如何持誦上去,心全部要扣過來,壇城的境界必須顯現。你如此熟練之後,即使在外修行或出外旅行沒有壇城,自己的潛意識裡也會有。你必須經常訓練,否則即使師父講了第二階段如何智慧起用,對你的修行也是毫無幫助。

  前行部分已然提過,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的狀況也舉過例子了。那麼,如何將三性轉為三無性呢?現在要進行的就是密法的臨場感--實際的狀況怎麼來。我們在壇城面前,咒語一起,法本運作之時,這個壇城上的「遍計所執」要如何轉?譬如,「麵線」是遍計所執,那要如何從「情有」轉成「理無性」?麵線是麵粉做的,是假有、是依他起,那要怎麼轉成「性無性」?麵粉是大麥來的,大麥是實有,又要怎麼把「真有」轉成「相無性」?就在這裡,你必須一個一個進行此種觀法。

  在這樣一個壇城佈置裡,把這「三性」轉成「三無性」時,就是在你的那個中心位置上--我的咒語、我的法本、我的本願、我的壇城這個地方去進行的。密法就是這麼難修,這麼複雜,但這也正是此法殊勝之處,因為它很具體。現在我們都迷失了,道場裡佛像擺一擺,弄幾個法器,搞一些供品,八供、六具足、六波羅蜜,熱鬧非凡,但卻不會觀啊!

  「如來聖性觀」是修行的基礎,所有密法前行當中,聖性觀完成以後,無上的瑜伽密才有辦法開始修;聖性觀修成以後,同樣的壇城、法本、咒語以及本願(手印就是本願),這個本願帶進去以後,要入什麼境界,那就是你的觀法。《大教王經》裡有幾百個觀法,那是指在「如來聖性觀」的基礎上所進入的境界。壇城只是一個模擬、實習的場所,真正的觀,你的願一帶出去,要在生活中起作用,故謂「動中觀」;如來聖性觀是「靜中觀」,因為你必須一個對一個轉。

  譬如看到香爐,這東西也不一定用做香爐,所以叫「情有」,「情有」怎麼轉變?你仔細看,這不是香爐嘛!是個容器,是「假有」,是銅做的,銅是「真有」。你碰到這樣一個狀況,怎麼將它從「情有」、「假有」、「真有」轉化為「理無」、「性無」、「相無」?你靜靜地一個一個去轉。這個轉是小轉,不是大轉;整個壇城的轉,才叫大轉;對世間的一切,叫大轉。

聖性觀的第二階段:智慧起用

  我們先學如來聖性觀這個靜態的部分,它是個基礎。世間大轉的部分要如何轉?就靠你修其他的法,往後所要修的,不管叫《華嚴經》的解脫門、法門,或密法中的什麼觀,統統都是指面對世間一切境界所要起的作用。

  當這個法的前行訓練完畢之後,面對這個壇城怎麼起作用,當這三個開始轉的時候,就叫智慧起用了。譬如,持誦時為何要用念珠?念珠裡的隔珠是做什麼用的?通常隔珠有大有小。以觀香爐為例,咒語一遍移一顆,唸到隔珠那個地方結束,起觀完成,三性轉為三無性,就跳過來從這裡再開始,不一定要從頭唸到尾。不過一般人比較意識形態、比較乖,所以會從第一顆到最後一顆,一直唸下去,這時容易變成只持咒而忘記起觀了。

  正法會消失,往往都因為行者太乖了。

  我們必須能夠抓住重點,念珠的意義不是讓人用來計數的。一般人都把它當成計數用,所以也叫「數珠」,大家也喜歡問:「你一天念幾遍?」你看,法不見了!念那麼多遍幹嘛?念的時候要能起觀,壇城這個標的觀境完成之後,馬上要觀下一個。

  原則上,我們是這樣計算的,你認為只要觀成就好了,數珠不重要,念幾遍無所謂;你也可以把它當成一個媒介,專心去起觀境,一個一個轉過去就好了。我們通常都把枝末當成重點,就好像買東西,只把包裝盒帶回去,裡面的物品根本沒拿到,而你卻很高興,因為包裝盒很漂亮,如今學佛者多半都變成這種狀況了。

  一件一件地由「三性」轉為「三無性」,這叫智慧起用,第二階段的部分要很熟,完成以後才有可能進入第三階段。第二階段是一個一個慢慢轉,有點類似「靜中定」的九次第定,而這不只在這裡修,修法界三觀時就更厲害了,那時是一切一起來、一起翻。這裡分六個,因為三性三無性;法界三觀,它有三止三觀,也是六個,其實就跟三性三無性一樣。祖師大德們生命相通,難怪古人說「同一鼻孔出氣」,他們對修行的談法不同,修法卻全無殊異。

  當你如此反覆運作直到很熟練時,才能進入第三階段。可是,大家往往急着要學第三階段,但前行功夫若沒有,都只是樣品屋,看起來很體面,風一吹就完蛋,因為不?實嘛!

  修行一定得按部就班從前面一個一個來。智慧起用時會發現兩種狀況:第一,會看到現象界,也就是傳統觀念所接受的現象界,它涵蓋有形、無形,如「觀念」、「我講你聽」這都屬無形的現象界;第二叫實體界,即本體。現代西方哲學稱「本體論」。第二階段的智慧起用,就是要如何把現象轉為本體,關鍵就在這個地方。

  行者面對這種境界時,通常會有「解釋不來」的情況,套句俗語,就是正在用功的菜鳥講一堆,卻統統講錯了。這時可不要笑他,因為這表示他正在精進。行者本身,這時也要留意,切忌與人爭辯,因為你會以為自己的理論很對,事實不然。很多問題就出在這裡,行者如果落入了爭辯,要進步就很難了。這時如能將聽眾當成實習對象,人家說你不對,你也心存感謝,要進步就很快了。由於這時處於實習階段,已經進入了那個境界,正因有所斬獲,難免愛現,但那未必是對的。當然,即使有錯,也非有意,只因表達上有問題,經驗不足所致。

  對於這種初發心的精進菩薩,我們要多加鼓勵,但他若因此而產生傲慢心,處處與人爭執,那就要降伏他。當然,我們自己更要反躬自省,留意此種現象。這是行者常會犯的一種錯覺。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