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密」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生命密境 -- 曼荼羅的世界 | 悠活三昧 | 神聖的遊戲場-華嚴密法 | 解「密」 | 根本佛母 -- 准提密法  | 
 
悠活三昧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6-04
佛法只有一個根本,就是讓人了生死、出三界、入三昧、斷煩惱。修密是一個途徑。壇城一擺開,供品、佛像、幢幡、燈香花等,做什麼呢?透過它們如何轉化我們的生命生命、悠活於三昧中?
回目錄
  談到密法修行的普及性,相信各位有很多親戚朋友素質都很優秀、善良,但卻盲目、茫然地過生活。你能否告訴他們,拜拜時該注意什麼,怎麼持咒?可是他們沒學佛,咒語可能學不來,有個方法很簡單:「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供養一切祖先」,不用教他供養「眾生」,他認為眾生跟他又沒關係,拜了半天都給眾生吃掉了,祖先沒吃到。

  除了供養一切祖先,其實還有很多可以供養,想知道的話,七月十五來我們寺裡,大場面的法會比較熱鬧,不然平常初一、十五或初二、十六做牙,也可學到不少。「施食與佛子、施食與有情、施食與祖先」,或許某些祖先做過壞事,在三惡道沒得吃,所以要施食給他們。好的祖先已升天,那就初一、十五受供養,初二、十六吃菜尾。

  雖然是這麼一件小事,但在人生旅程中,於「覺醒」可能就很重要。佛法不是一般的拜拜,其重點在於啟示人生,我們的人生需要覺醒,這是個重要的指標。
不管親戚朋友們信什麼宗教,只要你能啟發他們,有助於其人生的覺醒,即使他們未進佛門,也一樣是真實的三寶弟子。他們肯定是善良的,生命健康,人生芬芳。佛教的心胸不會狹隘到強迫別人非來信佛不可,只要生命能展現出燦爛的霞光,走在哪裡都一樣。

  虎居山林、魚生水中,你不能硬把牠們抓到平原、陸地來生活。他的因緣在那裡,信什麼宗教都無所謂,但我們必須提供一個媒介,讓他在忙碌的人生中能夠覺醒過來,這樣便達到弘法教化的目的了。
人生必須覺醒,不要盲從,不要落入慣性,一味地跟著別人的腳步,走到哪裡都不知道,那就錯了!

勇敢表現生命

  這一會是同修們修福報、結好因緣的最佳時機。高雄的同修們聽到我的密法開示後,就將初一、十五、初二、十六拜拜的方法與意義等製成錄音帶,送出了數千份。這是修褔報、結好緣的一種方式,我們都應該把握。不要在意人家布施多少,隨喜嘛,沒錢也不要緊,合掌禮拜亦可,重點在藉此廣大媒介啟發自己的心性,進行一種轉移與訓練。當然,這樣做一次便成就、入三昧的,大概還沒有啦,但以此為起步,慢慢訓練,重新定位人生,正式找到指標,相信每個人終究會成就。

  希望各位在我們道場帶領下,人性都能很健全地舒展開來,擁有很健康、活潑的生命,不壓抑、不扭曲,也不會遲至六、七十歲才叛逆。叛逆是人性過度壓抑的結果。一個人在社會結構及家教的長期束縛下,會食之無味,內心僵化,靈魂遠颺,生命變得可悲。如果各位都能非常健康,生命毫不壓抑、萎縮、扭曲,那麼即使餐餐菜根、蘿蔔,也都覺得香甜,何需大魚大肉呢!看看大飯店裡用餐的人們,有幾個真正懂得享受的?倒是路邊攤的食客吃得特別盡興。你呢?是僅屬物理現象的一種享受,或真正在享受生命?

  我所說的,看似在教你叛逆社會,其實是鼓勵你勇敢表現生命。我們了解社會的規範是一種和諧、共存的相處之道,理應配合沒錯,但生命必須活躍起來,燃燒希望。我們打球、下棋都有一定的遊戲規則,透過這個才能看得出誰是高手,否則只是像小孩子一樣,只會靠胡賴求勝,那叫不守紀律。我們在嚴格的規範下又能自在出入,才真的是解脫!所以,戒律不是用來綁人的,你也不要將它當成束縛,而是透過戒律的規範,讓生命在正常的軌道上自在地運作。

  早上我看到一部大卡車四腳朝天躺在路邊,一瞄就知道怎麼回事。開車不能隨興,要在規範之內安全到達目的地才對啊!人生也一樣,必須在適當的規範下,完成生命的改造工程,如此綻放美麗的花朵,秀出最亮麗的光芒,人生才充滿價值與意義。我們始終堅持此一原則。

出三界、入三昧,悠活其中

  修密法,基本上前文所談的幾種狀況應無問題,而如何真正出三界、入三昧,悠活於其中,這需要前行功夫。首先,弄清楚宗派的發展。我們不講歷史,而是從自己的修行來看,以世間的人格完整做基礎,佛法亦同,是為「共世間法」。首先,要遵守世間的法律,世間的善人、善事也要積極去做,此乃「共世間善法」。其次,在這個基礎上,有些外道的修法(曰「共外道法」)我們不修,很多世間善法甚至得「割愛」,比如「黃牛」、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別的社會准許的,我們認為不需要。

  譬如禪修就有一些共外道行法,密法所有的儀軌其實也全是外道法,不是佛法。佛法有個最重要的「不共法」,那是不共外道、不共世間的,那是佛法殊勝之處。禪修以後會有一些預知能力,譬如預知某些世界大事或誰會死亡、誰會當選,但這是世間法;催眠術也是世間法。你能預知那些有何用?最後還是不免生死輪迴呀!故名為「世間禪」。

  外道禪修了以後可以升天、可以駕鶴歸去,真能如此又怎樣?孫悟空死後也不脫輪迴啊!我們不必批評這類「共外道禪」究不究竟,畢竟人家有那個功夫,不簡單吶!值得我們恭敬,但是否值得效法,則屬另一回事。「一葦過江」也很厲害呀!可是我們不學。

  以前印度有個修行人和國王約定,將他埋在地底下一年,倘若沒死,國王要給他寶馬。半年後發生政變,舊王跑了,新王不知約定之事,十年後才把他挖起來,那人一出定就說:「我的馬!」國王道:「給你馬幹嘛,你還是要死啊!」你看,禪定功夫這麼好,埋在土裡十年,出來第一句話「我的馬!」不離世間貪瞋癡,沒有用啊!外道禪可以修到四禪八定,甚至九次第定、滅盡定、非想非非想色天之上,可是死後仍不免生死輪迴啊!佛法不學這個,但對其仍需恭敬尊重,這不表示你懦弱。要知道,若沒有不共法,你就懦弱、輸人家。

  不共法即「出三界、入三昧」,此乃外道、世間法所無。入三昧這個部分,除了境界殊勝,還有像《華嚴經》所指導入三昧的方法,《華嚴經》講得太玄奇了!因為它實在太平易近人了,以致於你感受不到,因此沒想到原來就是身邊周遭的事。知道嗎?「出三界」不是叫你跳到樓下去,「入三昧」也不是要你擠到游泳池裡去。它是什麼?這一點各位必須去參。

  「出三界、入三昧」究竟何指?是什麼狀況?去體會,這才是佛法的不共法。在我們所面對的長、寬、高組成的三度空間中,乃身體之所在,真正的生命並不局限在這裡。色身所在處是三度空間,生命之所在稱「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人有欲望、妄想。沒有欲望,只有妄想的人是在「色界」;妄想有依、有相;不是妄想,是某種很淡的境界,那是想像,它也是禪定。如何跳出這三個:欲望、妄想,以及那輕微的「想像」?一個取相,一個取想,怎麼跳出這個依賴而進入不依賴,我們生命的本身會呈顯出來,那個性德的部分才是功夫啊!生命在那個境界裡是永恆的,那才叫不生不滅,我們要學的是這個東西。進入這個三昧中、悠活其中的那一套方法,才是真正的佛法。

  一般社會教人怎麼吃才健康,那又如何?色身當然要健康,可是不要每天為了怎麼吃、怎麼健康而奔忙。大約十五年前,我們道場初成立時是在台北寧波西街,十坪左右的頂樓,幾個同修住在一起,那時我要求白米飯裡加一點五穀雜糧。十五、六年前還沒有人講究這些,近幾年流行廿八種、卅六種、四十八種,吃了反會夭壽,那哪叫吃飯?白米飯含澱粉太多,缺少其他營養成分,因此每一餐配一點其他雜糧,適可而止,何必一定要四十八種?煮出來誰敢吃,追求這些又有什麼意義?

  還有氣功練到臨命終斷不了氣的,很難死啊!我不是取笑氣功。氣功可以強身,提升免疫力,但是會一點就好了,否則即使練到會撞會飛,也統統屬外道法!那些人會用功、用心在那裡,也是不簡單,但仍煩惱不斷,最後落得爭名奪利、爭強好勝,則連世間人都不如啊,學那些外道幹嘛?

  要知道,世間善法和外道善法之外還有個更重要的,佛法的「不共法」。佛法並非只強調「不共法」而完全忽視共世間的外道善法,這正是其宏博、偉大之處;佛法雖崇高,卻也包容了共世間善法及共外道善法;它會去看,予以接納、包容。

  七月份的活動即是如此。雖然我們不燒金銀紙,但那天也開放大家去燒,放鞭炮就放,這是世間善良民俗,我們不限制,但也不鼓勵,只是隨順,反正只有一天,不必計較。然而有些不開放,素食就是素食,不殺豬、雞、魚,殺業會傷害到眾生,所以不開放。至於其他民俗,只要不傷及眾生就開放。佛法是有規範的,這是它的彈性和自在,這一點務必弄清楚。

都從人生與生活中來

  回顧歷史,最原始的佛教,佛陀與常人一樣赤足行走,而今佛陀卻被神格化了,行路離地三寸,出神入化,已非人間之佛。各位或許記得有個佛陀腳印的圖案,佛踩在石頭上弄出一個深及數寸的腳印,這實在是太神化了。隨著時移勢遷,世人將世尊、教主神格化得愈來愈嚴重。當年佛陀是被人下毒,吃到毒物而死的,如今我們卻把他變得非常神奇夢幻。這就是從小乘走到大乘的一種神化,所以大乘法一定比小乘殊勝,不然它沒有市場啊!密法更是後出,故密法一定要比大乘更殊勝,否則怎麼推銷出去?佛法就這樣愈後愈殊勝,但真的那麼殊勝嗎?所謂殊勝,是讓人了生死、出三界而已,並沒有叫你飛天鑽地,傳之久遠,後代子孫全變了樣。

  學佛要認清楚佛陀的基本教理,究竟教導、啟發我們什麼?從這一點去學,千萬別老與人爭奪,說自己的法最殊勝。佛法的基本定義是饒益更多眾生,愈大愈了不起的法,其實愈生活化。哪個宗教不是從人生、從生活中來?

  宗教經過時間的洗禮,可能發生時空、民族性不適應的狀況,那就必須加以適當地調整、改革。佛教有戒有律,律乃佛依當時狀況而制定,我們基於尊重,通常不改戒,律則因時因地制宜,有所開遮。佛陀時代有個羅漢在居士家脫衣服,佛看了不雅,便規定:在居士家脫衣服,犯戒!現在有誰喜歡在別人面前脫衣服?這條戒律等於不存在。古今衣服差異頗大,南北生活習慣也大相逕庭,北方冬季天寒地凍,屋內多設有暖爐,自外入室,得把大衣脫下,故一進門就有掛大衣的架子。你怕犯戒而不脫,對不起!這才叫犯戒。這就是律嘛!「律制」會隨時空而變化,因此得就新的生活狀況來規範。

  在印度,包括東南亞地區,是不設廚房的,所以必須出外托缽。在中原大地可行不通,冬天都封山了,到哪兒去托缽?於是得自設廚房。有了廚房,不能煮紅燒雞、紅燒蹄膀,否則犯殺生,為了堅持不殺業,只好吃植物,因此產生了吃素的文化。既設了廚房,眾人共食,於是便出現了五觀堂。然而臨齋如臨壇,不能光會吃飯,所以把齋堂當成壇城般來修法。這是從律制上改變,修法也跟著改變。西藏又不同了。西藏也有廚房,各人一把鍋,所以你到他們的道場去看,想知道有幾個人,算算鍋子便了。我們則吃羅漢菜,大鍋飯,大家一起吃,難以看出總人數,因此有所謂的千僧鍋,千人吃的大鍋飯,西藏沒有。這都屬文化,隨時空有所不同,組織領導者會針對其部眾重新訂定生活公約,這就叫「律」,故戒律即是生活公約。

  佛教有很多古時訂的戒律,如今不用了,譬如百丈禪師規定「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出家人一定要下田、出坡,這是勞動生產養活自己的一種修行(印度則不准耕田種菜,那叫違口食,是犯戒的)。證嚴法師也是「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但不是耕田種菜的那種「出坡」,是做蠟燭、做鞋子。從農業時代轉變成工業時代,這種改變無關乎對錯,只是因應時空的一種變化,同屬自食其力的生活規約。

你計較什麼呢?

  在這樣的環境下,你說此法更勝彼法,那是不對的,佛法只有一個根本,就是讓人了生死、出三界、斷煩惱。你的法再好,若不能了生死、出三界、斷煩惱,又有何用?修行修到最後還在那邊爭吵,一碰到高僧,就全輸給他了。為什麼?你爭吵,他不講話;你氣得滿臉通紅,他老神在在說道:「喝茶啊!」閻羅王算帳時也說「不動肝火的贏!」你氣呼呼出去了,恰好當颱風的風神!修行人就是這樣,什麼法好?看你肝火動不動,動了就不好。

  修行的整個過程,不要在無謂的地方計較,要多注意本身的基本行為是否很自私、都為自己?這是大、小乘佛法最大的區別,起心動念就是為眾生著想,第二個才想到自己。如何盡力將它做好,既然我能力不夠,那麼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想成為「聖僧」,那就完全投入;既是凡夫,便隨分隨力。這在行法上非常重要。想要精進,便以「聖僧」為典範;不敢奢談精進的,便以凡夫僧自勉。這些都需要長時間累積。

  在家眾也一樣,別把自己看成聖人--我學佛,我在精進,我是某某大德的弟子、某某山頭的大護法……。你最好不要造業,老實當個三寶弟子,當然也別自艾自憐:「我業障深重,今生不了道,何生度此生!」你就做三寶弟子該做的,不必想太多。第一,與人相處和合。待人處事別生毛帶角,不要天下人都合了,獨獨與枕邊人不合。夫妻先弄好,然後旁及父母、子女,同一個屋簷下的人經常有說有笑,那就對了。近親尤需和合,其他如鄰居、同事就隨緣,大部分人在這方面沒問題,反而都是和同床、同屋簷的人處不好。

  近親方面能處好,想修行就沒問題。你做功課時另一半端茶伺候,你一面誦經一面「謝謝喔!」若是處不好,你一誦經,他就罵,你邊誦邊嘀咕:「給我注意!」有人甚至愈誦愈氣,連三字經都跑出來了。這都是眷屬相處不善之故。

  所以,第一個,一定與人和合。第二個,功課,一定把既定的功課做好,其他功課隨分隨力。既定的功課,如「華嚴三品」每天要做,其他的,如七月到了就《地藏經》加行,逢六月十九,則誦一遍《普門品》或《大悲心陀羅尼經》,或念一念觀世音菩薩聖號,這都隨緣隨力。

  當個標準的佛弟子,供養、護持、寺裡的活動……隨分隨力。「師父,最近股市一直跌,所以紅包較小包。」你內心毋須有所負擔或羞愧,有則供養,無則一個合掌,一切具足。到道場來清淨,是熏習,要有一顆赤誠和恭敬的心,對三寶要有絕對的信心。華嚴經典那麼多,並沒有說你要有錢,它只要求你「信心夠嗎?道心夠嗎?懺愧心夠嗎?」只此而已,不要拿世間差等來困擾自己,經典中絕對沒有,那都是生活中的雜訊,它在困擾我們,一定要避開,不要受到這種狀況的影響。

透過壇城轉化生命

  不管修哪個法都一樣,尤其修密法更需明白,密法修行一是壇城,一是法本。誦經究竟屬禪或密?誦經本來就是密法,它本身就是法本!在家裡拜佛,假如有能耐,初一、十五壇城一擺開,供品上來了,那是羯磨壇城;所設的佛像屬佛壇城;有一對對聯,此為法壇城;還有燈、花瓶、香爐,那是三昧耶壇城,是你的願力啊!但很多人不知道那是願力所在,「反正佛具店有賣,我就拜!」因此願力無法發出來。

  擺那些燈具、香爐等等,都在於激發本身的願力啊!點燈做什麼?要光明遍照,讓自己有智慧。換言之,即是要啟發自己、乃至家人人性的「覺醒」,然後有機會還要旁及眾多有緣者。為何點香?讓生命的芬芳能夠散播出來,不是說:「佛祖啊!我點香你看到了,要保祐我喔!」這是願力起不來。我們一定要從願力上去激發出來,這叫「三昧耶壇城」。

  現在透過羯磨壇城供養後,要把前述的四個壇城合併起來,透過法本,將之彰顯出來,因此,法本就是一個綜合式的槳,在我們自心裡將心性與生命全盤地予以調整。我們通常被既定的方向鎖死了,現在透過這個大槳重新調理,讓自己恢復正常。

  透過佛(覺性)、法(真理)、三昧耶(願力)供養的媒介和我們本身的投入,再經由法本的指導,將生命中的財色名食睡與貪瞋癡慢疑等,一體蠲除,讓生命本質的性德重新顯現,此即為修法。

  大家在學密法的過程中,不要荒廢,一定走在真實的道路上,只要站穩於正確的地方,這輩子有沒有修都不要緊,你一輩子守心不亂,安住在這個境界中就好,下輩子再來,一樣是人間第一等人。

  我們就是因為沒站在正確的位置上,故而迷惑顛倒,復蹈於人間,而今一覺醒來,怨嘆歹命、抉擇錯誤之餘,亦時有「早學佛不知多好」之感。現在,我們立志此生至少要調整到正確的點上,倘若無法精進修行,不要緊,至少守得住,了知人生價值與意義之所在,確實了知一有機會就該出三界、轉入三昧,現在即使不懂如何進行,那至少站在那個轉轍點上,下輩子再來就在那兒了,一有機會,啪!便出去了嘛!而你現在不是,「那一點是很好啦,改天再來。」結果還沒來就先翹了。

守住疑情,形成堅固心--金剛那羅延

  「心」至少要守住,至於其中應如何用功,在「守」之時,疑情會一直起。就像與人約好四點在台北車站「車」字下相見,奇怪!時間過了,還沒看到人?走出來瞧瞧是不是站在「車」字下,再翻查記事本,究竟是早上四點還是下午四點?你一再地起疑情去求證,只要求證過一次,就算死了,還是在正確的地方;假如還沒死,一次又一次求證,疑情會愈來愈高。遺憾的是,一般人等待之時,其反應通常是「唉喲!怎麼還不來?一定是塞車……會不會忘了?」焦躁地邊等邊急,甚至放棄走人,那便是世間人。

  佛門中就不同了,守住那個地方,疑情會起,這叫作「金剛那羅延」。「那羅延」堅固心愈形成就愈不想死,愈老愈不會死,那個「金剛那羅延」心會愈來愈堅固強盛。你有沒有在修?其實已經在修了,只要站穩那一點就對了!

  最怕的是佛教界雜訊充斥,你聽很多,卻無人為你負責。各位既然有緣來此,就照這裡的方法去做,有任何事情,我們道場為你負責,佛菩薩替你負責,他不會跟你開口,由我來代言。「華嚴三聖」三尊佛,最大的那一尊,或者騎大象、騎獅子的,他們都會為你負責、為你承擔!

  我們只要懂得修行的要領,由此發起,站在「正確的生命原點」上,它自然地隨著時間,形成堅固心,「金剛那羅延身」就從這裡來。期望各位能真正掌握這個重點!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