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梵行品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如來出現品 | 探玄記 | 昇夜摩天宮品 | 世主妙嚴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華嚴經.梵行品講記》(十五):穿透!進入行願界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2-08-22
《華嚴經.梵行品講記》(十六):世間種種,皆由對立而來
疲倦是什麼樣子,你知道嗎?你能為疲倦下定義嗎?人疲倦的時候,鬍子長得特別快,會覺得頭髮粗澀,這你大概都沒留意過,其他更不用說了。我們往往被知識障蔽了,所以感受不到。學佛就是要在這些地方作意觀察,隨相觀察,然後不用去理它……隨相離相。可是我們做不到,不信你看看,我這樣說了,你回去就過敏,一直摸頭髮,告訴你要隨相離相,偏偏你隨相卻離不了相。
回目錄
此中何法名為梵行?梵行從何處來?誰之所有?體為是誰?由誰而作?為是有?為是無?為是色?為非色?為是受?為非受?為是想?為非想?為是行?為非行?為是識?為非識?

  前面是正念天子問法慧菩薩,如何能夠梵行清淨,而這個地方則等於是在做結論。前面給我們的啟示是,應以十事——身、身業、語、語業、意、意業、佛、法、僧、戒——作意觀察。這十項當中,每一項有十個思考方向,前後加起來總共有一百法了,你要好好去推敲。推敲不是用推理的思惟邏輯,而是要感受其真正的存在。譬如「花」這個字只是個符號,你容易記,但能否透過它來溝通,然後瞭解其本身,那才重要;擁有花,花才能起作用。花有多少種表達方式?全世界有多少花?每年有多少產量?荷蘭的花甚至銷到台灣來了。你可以針對這些做很多研究,但是真正的鬱金香在你面前,你可能不認識;符號用了一大堆,實際上都沒用。

  我們生活中對於佛法的認知,很多即屬這種類型,爲什麽?因為你是藉由讀書累積知識,然後研究推理,運用邏輯分析得出結果。你懂很多符號,運用自如,乃至賺很多鈔票,但是符號代表的那個東西本身是什麽,你就不知道了。譬如問你:「身是什麽?」你說:「就是這個色身呀!量起來有多高,秤起來有多重……」那只是籠統的概念和符號,至於身體的真正狀況,你瞭解嗎?橘子有十瓣,其中一瓣壞掉了,你會把它丟掉,其他好的吃下去,假如你看自己身體的病,能像看橘子那麼清楚的話,那就簡單了,你早就把身體佈施掉了!

  疲倦是什麼樣子,你知道嗎?你能為疲倦下定義嗎?人疲倦的時候,鬍子長得特別快,會覺得頭髮粗澀,這你大概都沒留意過,其他更不用說了。我們往往被知識障蔽了,所以感受不到。學佛就是要在這些地方作意觀察,隨相觀察,然後不用去理它……隨相離相。可是我們做不到,不信你看看,我這樣說了,你回去就過敏,一直摸頭髮,告訴你要隨相離相,偏偏你隨相卻離不了相。

  我們就是經不起暗示,尤其修行。一定有同修這樣講過:「師父,我每次打坐以後,字寫得特別漂亮,圖畫得特別好,寫文章尤其文思泉湧,所以我創作之前,一定要先打坐。」這種人太多了,容易被暗示,當然也容易被催眠,而催眠術就是一種暗示。你們打坐的時候會搖,不要緊,就隨他搖,不必在意,否則你就會衍生出一堆沒有必要的暗示。有個清小姐說:「注意看我眼睛!」你就一直看,本來什麽都沒有,因為她暗示你有聲音、有光,結果你就看到光、聽到聲音了,這就是一種暗示,就是潛意識。

  一般人都從意識層去過現象界的生活,容易受語言文字、聲音影像等等符號的誘導,潛意識只是簡單的暗示而已,所以信道教的人呀,他的鬼神特別靈,信天主的,他的上帝也特別靈,因為他們有鬼神、上帝的暗示呀!我們信佛菩薩的也很靈,因為我們也有佛菩薩的暗示,所以你一遇到生病、挫折,就說是業障深重,如果順利愉快,就說是菩薩加持。這就是暗示,你始終不能真正當家做主,所以是很膚淺的。

  我們生活在意識現象界的這個表面地方,修行則是穿透這部份,到達無意識的世界。如果對現象界不瞭解,你怎麼修?很多修行人想突破,卻老是在意識現象跟潛意識之間兜圈子。或許你會覺得我們講得太激進了,但事實就是如此。只要是從意識形態上修的,百分之百都錯;能離開意識形態,且穿過潛意識的暗示,進入無意識,那就是修行。佛門中信者眾多,精進者無數,但成就者幾何?因為他是在意識現象界裡面修行。很多人常常講感應、講神通,那就是潛意識修行。關鍵在這裡!

  各位,對於意識現象和潛意識等等要有所認知,但不要執著。當你能穿透這些,進入無意識界,那才好修行,到時候不論要達到色界天或無色界天的禪定都會很快,而一旦能達到那個地步,成就便不難了;雖然離出三界、了生死還有一段距離,但要達到某種禪定的成就絕對不成問題。這就是爲什麽外道從無意識修,會很容易升天的原因。

  真正的佛法修行,不但要超越意識和現象界,更要超越無意識,進入行願界,才是真修行。華嚴講「一佛乘」,一佛乘就是穿透無意識進入意志界,叫做「行願」,是從行願界上來修的。行願有大有小,最大最大的絕對大願是普賢行願,其他都是小願。我們從行願上來修,並依願力大小來進行指導,此謂之真修行,一超直入。

  行願修行不是打開經典那些語言文字的修行,而是要能夠隨相離相、隨緣離緣、隨念離念;念頭會起,你要觀照清楚,然後任由它去。這個關鍵可不是容易的事。雖然不容易,但在修行上必須肯定這一點,不然會白忙一場。

  經文首先講「作意修行」的部份,它提了一百個例子讓我們去觀察,隨著相來、隨著相去,這是一個法門;守心不犯,這是另一個修法,一直到「於身無所取,於修無所著,於法無所住」,那又是一種修法。所以說〈梵行品〉這品經對禪修者而言,真的非常需要。禪修的重點在於攝心,我們則往往話匣子一開,天南地北就不知到哪裡去了;再不然就是守心,守著不敢放逸,守到人家覺得你學佛學得怪怪的;那好吧,隨緣吧!一隨緣,你心飛得更快了。於是就發生一種現象:你沒辦法適應禪修!

藉著修法把心收回來

  舉例來說,禪修有個要領,不管你參「拖死屍的是誰?」或者參「念佛是誰?」參話頭的重點是,怎麼在茫然的意識海中,藉著修法把心收回來。換句話說,心靈的面很廣,但藉著禪修,要把心收到某一個點上來,假設這個點叫作念佛是誰,那就把心攝回來安住在此點上。你可能無法一下子就正中紅心,但是總能夠收攝在紅心附近的一小塊區域上。初學階段,能收攝在紅心附近,都算及格了,至少不至於散得很廣,散得很廣就是妄想,能收攝到紅心的附近,表示你已經開始攝心了。
你注意這樣訓練,有廣而小,縮至核心的部份。這個過程分幾個階段?無所謂。這叫「心塔」,心塔通常分七層,也就是七個階段。禪修時,脊椎前後有一道生命的縱軸線,從海底到頂門分七處,亦即我們的七重寶塔,世間的七重寶塔終有毀壞之時,但是你自己修煉出來的七重寶塔金剛不壞,畢竟成佛。

  這七個階段的問題在哪裡?攝心怎麼攝呢?中間那一個「念佛是誰」,你能不能守得住?關鍵在紅心而不是紅心的周圍。當你能這樣一直收攝回來時,以淨土念佛來講,接近紅心的範圍叫「功夫成片」,到達紅心點叫「一心不亂」。各種法門,不管是用「阿彌陀佛」、「念佛是誰?」或「這拖死屍的是誰?」都一樣,守住那個點,讓紅心出現,然後將七個階段串成縱軸線,那就不可思議了。在禪宗這叫「置心一處,守心不犯」。儘管用氣脈等語言表達方式不同,行法卻是一樣。前面提的行法是唯識的修行法,後面這個修法是禪的修行法。這裡交代清楚了,回去就得修!怎麼修呢?兩種行法都可以透過畫圖表現,你可以畫出來作為座右銘。要攝心,看圖就知道了,要參透生命的核心,看圖就知道了。所以修行對我們來講,實在是輕鬆愉快的一件事。

感受行法與心的存在

  一佛乘的行者,就像台灣話講的「伸腳出手,捋住就對」,不會抓錯;不會修的話,講的金光閃閃、瑞氣千條也沒有用。一佛乘的行法很踏實,重點是要感受行法與心的存在,若感受不到,你怎麼攝心?像剛才附帶提的,打通氣脈那部份的修法,也很殊勝,我們以前講過,所以不再多說。總之,你自己在行法上要多體會。
最後這一段講到,什麽是梵行?經典說梵行從何處來?誰之所有?體為是誰?由誰而作?這在前面都說明過了。後面講的有為法、無為法與五蘊;五蘊非五蘊,從梵行來看,這一段謂之「總說」,亦即說明真理的存在究竟是什麼樣子。一般人講「真理」,其實也只是知道「真理」這兩個字,對於真理究竟是什麽,根本不知道。

  我們從佛法禪修的立場一再跟各位強調,一定要經歷摸索階段,摸索再摸索,要摸索真理呀!真理絕不是用大腦的邏輯推理得來的,而是用心摸索、感受、印證得來的;像克里須那穆提或奧修所談的真理,就是他們摸索與感受得來的一種「洞見」。

真實洞見;才能真解脫

  洞見這兩個字,佛陀早就講過了,洞見就是覺悟,名詞雖異,所指則同。一個人若無覺悟,會有洞見嗎?洞見就是穿透呀!能穿透,就表示覺悟了,「洞見」和「覺悟」只是兩個不同的符號。不管克里須那穆提或者奧修,他們的洞見就是我們所謂的解脫。沒有覺悟、沒有洞見,不能解脫。真理沒有新舊,語言文字才有新舊。運用新詞彙,可以啓發覺性,達到覺悟和解脫的目標。不過那個名詞也只是符號,不要抓著符號就忘了感受真理的存在,你要透過符號去瞭解洞見、瞭解真理。能夠弄通洞見是什麽,要解脫就快了,你沒弄通,頂多只是抓到名相而已。以前有個窮秀才,沒錢買菜,就拿塊木頭刻成一隻蹄膀,上了顏色之後果然像真的一樣。每天吃飯時,他就用筷子去杵它兩下,表示已經夾了蹄膀,人家問他中午吃什麽?他答說:「吃蹄膀。」那是木蹄膀,只是一個符號而已呀!

  你的「洞見」是否就像那塊木蹄膀?要參透的東西必須如實了知呀!那才是你真正解脫的工具!曾有人問我:「人家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我不敢說佛法是非法,但是你講得那麼好,那是一法,但是『法尚應捨』,就應該捨呀!」我說:「是呀!我已經捨了。」「既然捨了,怎麼你還穿出家服?」難道叫我不要穿喔?法尚應捨!那凡是已經成就的人,都得要拋棄佛教嗎?進入宗教而有成就的人,都必須離開他的宗教嗎?真理不是這個樣子,絕對不是這樣。

時時觀察自己;提起警覺性

  最後講到五蘊,五蘊是什麽?怎麼離開五蘊?上一次我們講到這個地方,然後說:「如是觀察,梵行法不可得故……」要有敏銳的觀察力,沒有觀察力的人,很難有警覺性;有也只是假想的警覺性,看別人的缺點都很快,卻看不到自己的缺點。觀察力不是叫你去觀察別人,而是觀察自己,看自己有什麽缺點?

  那天有位同修頭低著跟我講話,他說要請我吃飯,可是不好意思開口,我說又不是相親,有什麽不好意思。他說:「師父講經的眼神很可怕!」怎麼可怕法?他說:「講話那麼肯定,眼光那麼犀利!」既然這樣,爲什麽你還要來?他說:「因為講得很好啊!」這位同修不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講經講至酣處,眼睛會很酸,因為我感覺到自己眼睛睜得太大了。想想佛菩薩都瞇著眼睛,以後我講經能不能也像佛菩薩那樣?

  像這種情況,我們自己雖然能觀察、感受到,卻不見得改得過來。以前我不知道是疲倦還是累,或是身體哪裡不對勁,手常常捏得很緊,有時候一警覺就會放開,稍不留意,就又捏起來。剛開始我覺得奇怪:「這手爲什麽老是捏著?」我交代侍者,要他一看到我的手捏緊,就提醒我放鬆。結果侍者老是被我罵,因為都是我自己先察覺,他反而都沒注意到。我發覺手會這樣,是因為人比較疲倦的緣故。幾年下來,我能警覺到這一點,也就比較能放鬆,手也藉這個時候一捏一放,趁機做運動。

  但是有一種情況我就觀察不到了,譬如走路時肩膀斜一邊,像螃蟹走路一樣,這大概是背僧袋的關係,一照相就知道了。有些狀況自己可以感受到,但要改過來卻沒那麼快。有些你確實觀察不到,那無所謂,但必須想辦法去觀察。這些都屬粗略的,而非真正修行的部份。很多不修邊幅、不拘小節的人,根本不會在意這些。然而你的觀察力若不培養起來,說要怎麼運用,都是空談。

  上面說的是身相的部份,假如你說:「我不理會身相,我專門注意心性的部份、注意心的軌跡,那就可以專注了!」想想看,連外相這麼粗獷的部份你都不懂得善加觀察,心的軌跡那麼微細,你憑什麼觀察呢?起心動念是善是惡,你怎麼看?人性心性之間怎麼交往?什麽叫「提警覺性」?什麽叫「無明」?「自我」如何起作用?你怎麼觀察?如何作意觀察?就拿前面提過的十個來說——身、身業、口、口業、意、意業、佛、法、僧、戒——都已經很微細的部份了。例如身相,別以為身相的部份無所謂,身相是心行下手處的一個基礎,我們必須做好。

  話說回來,這也變成我們日常生活中,如何處世的問題了。你叫小孩子洗碗,他把碗筷拿到水龍頭底下,用水隨便淋一淋,就當作是洗好了。這樣對嗎?他不用心!這種情況對於他往後的深入觀察,會形成一種障礙。我們教他怎麼做,也就是教他如何進入微細的部份。能進入微細的部份,才有辦法瞭解心性,瞭解心的軌跡。

  我們要談的重點在這裡,但這是有因緣、有來源的。就像經文裡提到一、二、三……等等數字是很粗略的,你要理解不難,一萬、一億都沒問題,但印度古代數量名稱十萬叫一洛叉,一百洛叉等於一俱胝,一俱胝的平方叫阿庾多,這時你就昏倒了!阿庾多是多少啊?輾轉一百二十一次方則已經「不可說、不可說」了,那個數字大到什麽程度,你根本不知道呀!它從最初的一、二、三,算到不可知的領域去。這就是《華嚴經》的思惟模式。

  你現在讀的經文好像很微細,它都由最初的地方導引進來,它的殊勝你要慢慢去體會。為何我們說這樣讀誦《華嚴三品》就好,因為這裡面你求平安有平安,求富貴有富貴,求幸福有幸福,求菩提有菩提,其中所涵蓋的,已經夠你這輩子開悟不完了,你還要到哪裡找寶貝呀!爲什麽不在這裡好好修行呢?它是真正的不可思議啊!

  我們從觀察這地方看,什麽叫做清淨?什麽叫做梵行,你能這樣觀察,就會發現一種狀況,就第一句「梵行法不可得故」,不可得,這是不是法尚應舍捨?梵行是法,不可得,就應捨呀!你說:「梵行不可得,那不要修就好了嘛!」不是這意思,費了一大把勁教到最後,變成不要修,那糟糕了。它的意思是,心行經過一番訓練以後,你會發現那個真正不可思議的東西,到底是什麽?

  舉個例子,我們道場很小,但是很殊勝、很莊嚴;我們的佛像不大,卻是國寶呀!它用的木頭是台灣紅檜,這木頭從山上砍下來,送到雕佛像的人那裡,總共放了十六年,但是佛像早在十年前就刻好了,只是放在那裡十年,讓它自然風乾。台灣現在已經禁止砍伐檜木了,除非山老鼠偷砍,否則根本沒有了,你說這是不是寶!

  再看看我們道場裡這一幅閻羅王圖,這叫〈十法界圖〉,涵蓋了三心六道十二因緣;貪噌癡三毒,在三界六道輪迴裡如何,統統在裡面。不要小看這幅畫喔,這叫「金畫」,西藏稱它叫「黑唐卡」,它的黑色,跟一般所見的曼陀羅用色不一樣。它屬於最高級品,是金線畫的。不一樣呀!這也是一個寶呀!

  這幅畫是三個藝術家共同完成的,劉鳳珍畫畫,淨舟寫字,刻印章的是大彥,一個畫家,一個書法家,一個金石家,都是我們的師兄弟。這不是印刷品,是手工精製的。什麼樣的師父領導什麼樣的道場,不見得要弄得金碧輝煌、富麗堂皇才叫殊勝。進入我們道場,雖然牆壁一片白白的,凸出來的卻都是寶,就是這麼單純。
這地方你沒有辦法用自己的思惟去推理,它的存在即是存在,思惟推理的部份是虛幻的,它不屬於存在。思惟推理是意識作用的產物,它本來就是六、七、八識的運轉,六塵境界進到我們這裡,應該流入娑婆若海,結果你讓它流入第六意識,接著它就經過第七、第八識了。而當你流入娑婆若海的時候,就沒有六、七、八識的作用,那時候才是生命的取向。真正的觀察是指生命取向的觀察,而不是思惟推理的答案。要能體會這一點呀!這樣你才能瞭解華嚴一佛乘的行法,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