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如來出現品 | 探玄記 | 昇夜摩天宮品 | 世主妙嚴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十一): 靈性經濟學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4-02-19
智慧滿屋--海雲和上法語:佛神力
解壇經:參請機緣第六(5): 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
地藏經-北京夕照寺開示(二):增長你的靈性
靈性是個很重要的教育,我們把這個教育叫做生命教育,要大家去面對真實的人生。真實的人生不是贏的人生,是失敗的人生;真實的人生不是打人的人生,是一種被打的人生。所以各位要留意一下,這叫靈性經濟學。這個時代最需要。當靈性經濟學不發展的時候,這個社會的建設跟發展,它的空洞、它的副作用會越來越大,所以我們都活在恐懼的環境裡,我們非常擔心什麼時候失敗輪到我…。
回目錄
林才東合家(中國四川省成都市)
謝宗宏、謝瑞生、林素日
田曉瑜
尤臺莉
敖人欽(中國北京市)
陸志誠、韓亞靜、陸珈楷
海雲和上《華嚴海印三昧行法》第6講(一)
(溫州2012年5月10日)

  昨天我們大概把次第道跟行者應有的基本心態跟各位介紹過。我想有個問題呀,大家還是要再弄清楚。你知道你為什麼來學佛嗎?學佛要幹什麼?這要弄清楚。

  有些廟宇它就擺着給你去拜拜,拜完就算了。為什麼來拜?求保佑啊,求平安吶。然後你就不知道為什麼,會不會保佑你,你也不知道,反正擺在那裡給人家拜,就拜吧。所以民間信仰是不求甚解,它不講為什麼。所以說,就像藥一樣,吃了有吃就有效,有拜就有保佑。到底有沒有保佑?天曉得。吃了有沒有效?有,很好笑。到底是怎麼搞的,你也搞不清楚,這個叫做匹夫、匹婦。

  今天大家都有腦袋有腦殼,那你就想了很多,懂了很多。那你為什麼來佛門?為什麼要來修行?這個你要弄先弄清楚啊。今天我們在世間,在這個世界上,我們常講,你這樣活着有意義嗎?活得有價值嗎?你先把這個弄清楚啊。那你為了要追求那個生命的價值跟意義,所以我們進入佛門來。那你進入佛門以後,那真的活得有價值、有意義嗎?你真的活出尊嚴來嗎?我想這是很重要的一種認知。

爭勝是災難的開始

  我們知道,在社會上競爭啊,彼此不擇手段,你用你的方法,他用他的方法,當他把你打敗的時候,你會覺得很不公平,你被欺負;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當你把別人打敗的時候,別人怎麼想啊?我們能不能夠活在一個沒有競爭的世界?告訴你啊,只要有競爭啊,世界不會太平的。哪有可能太平嘛!今天我被打敗了,我甘心嗎?你甘心,他被打敗了,他甘心嗎?你有可能打到後來說:「一定我敗,那我就把它承受下來,我甘心我被打敗。」能嗎?這是不可能的。既然你要參與競爭,就沒有人願意是敗將,每一個都想要爭勝,那我告訴你,那個不平的心永遠是存在的。當那個心不平的時候,這世界有可能太平嗎?那都是假象啊。

  所以我們在認知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競爭的存在是這個社會上非常非常不好的制度。可是我們很遺憾,這個世界又要講求完全競爭。大家都競爭,大家都去死啊!哪個人輸的時候是心裡很舒暢的?沒有啊。到處都在教你如何競爭、如何勝出,那請問敗的人呢?你拿一千萬來賭,他也拿一千萬來賭,當把一千萬賭輸的時候,你會說放鞭炮恭喜嗎?你一定想辦法要把它再贏回來。那這個時候怎麼辦?災難從這裡開始。

  所以今天你想要學佛,先認識清楚,這社會有很多不公平,有很多不應該有的制度,但是人類已經把它立法,認為這是合符,而且也極力地鼓勵大家去競爭。那你就知道一個人勝出,一百個人失敗。那一個人得到慶祝的時候,有一百個人的心靈是受傷的,所以這個靈性教育是非常重要。

  我們經常聽到這些哭訴啊,「他被人家害的!」是啊,失敗的人都說被人家害的。當他把你害死的時候,那邊的人在慶功,「我們贏了」,知道嗎?所以佛教最大的功能啊,是對那廣大的失敗者在做靈性教育。所以你要是勝出,你更要記得,對於失敗者必須要做好心靈的教育,那失敗者呢你才能夠活得坦然。你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時,太陽出來還是普照着你,不會遺忘你。失敗的人跟成功的人呼吸的都是同一口空氣,沒有不同。那你要再過一個健康的生活,這個才是關鍵。

這時代最需要靈性教育

  所以靈性是個很重要的教育,我們把這個教育叫做生命教育,要大家去面對真實的人生。真實的人生不是贏的人生,是失敗的人生;真實的人生不是打人的人生,是一種被打的人生。所以各位要留意一下,這叫靈性經濟學。這個時代最需要。

  當靈性經濟學不發展的時候,這個社會的建設跟發展,它的空洞、它的副作用會越來越大,所以我們都活在恐懼的環境裡,我們非常擔心什麼時候失敗輪到我。儘管你是一個很單純的公務員,你也很危險,你不會個別競爭,但是單位一掃你就不見了,那單位被掃掉了,你是那個單位的一份子你就完蛋了。你要怎麼辦?所以這裡頭我們知道不可能完美,只要存在着競爭,就不可能完美。

  所以我們對於這樣的一個時代我們要懂得,你要活得有價值活得有意義,那最重要先活得沒有恐懼、沒有罣礙。你只要有罣礙、有恐懼呀,你一定就不舒暢。所以佛法中在告訴我們這些,你要怎麼樣免除那份恐懼,這個才是重點。

  而這個部分是中國佛教的特色。佛教從印度傳過來,直接就講解脫,解脫呢它又需要一種專業的訓練,這個專業訓練不是人人都能的。到了中國啊,經過了最少,從安世高開始翻譯經典就講解脫的技巧,一直到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這個過程裡六個世紀,從西元一四八年到一六八年安世高譯經,一直到西元八百年。這當中,你想想看,中華民族跟印度這個民族啊,兩個民族的精英花了六百年的時間吶,才把印度的那一套聖解脫道的方法移植到中國來。那你想想看,我們這樣講,你這樣就能修嗎?人類的精英,兩個民族的精英花了六百年,才在中國建立起這一套制度。你想想看,我這裡講幾個鐘頭,你就懂了嗎?你就能解脫了嗎?這不可能。

  在這個交流的過程裡呀,中國人就把印度人的另外一套,把它架構成中國佛教的特色,也是中國文化的特色,那就是圓融道。它不透過聖解脫道的那麼嚴格的階段性跟訣竅性的訓練,但是可以把你訓練成具備有修聖解脫道的資格跟條件,下輩子你來,絕對可以成功。

  這個前提對於科學教跟無神論者他是無法相信的,他無法相信生命是永恆的,他認為來這個世間吶是上帝不小心把我捏錯了,送進去烤的時候烤焦了,叫黑人;沒烤熟的叫白人;烤得剛好的叫中國人。那死了一死百了,什麼都沒了。可是他忘了,你來這個世間是種種因緣和合的,你死只是這個因緣結束,你的生命會轉到下個世界去,生命是永恆的,你不知道。

  所以在佛法的訓練裡,對於這因緣錯過的人,他會趕快給他一個因緣,下輩子來。就像前幾天你沒聽,今天才跑來聽,「哇!前面講什麼?完了!沒聽到!」你不用遺憾,下次可以再來聽,就等於是這個意思啊。但是下次要怎麼來聽呢?那你主要的聯繫要架構起來。現在我們就給你架構這一套,下輩子保證來可以得到解脫的這一法,那這一套手續就叫圓融道。

  其實圓融道在我們這裡來講,中國人跟印度人共同努力,還有一種成果,雖然對於那一些不能進入狀況的人,是只給他一個下輩子的權力,但是呢,雖然他沒有趕上頭等艙、軟臥,那麼給他硬臥也可以啊。對不對?那有這一種資格條件的人呢,透過圓融道的第二階訓練,他照樣可以得解脫。那你有沒有辦法做到這裡?這個只要你想到這裡,那就一定有要求的。

  我們這裡,我們看過啊,台灣在經濟起飛的階段裡有一個時候,我想我們這裡應該發生過,搭火車不坐火車裡面,坐火車頭上面。有沒有過?那時候是很瘋狂。因為出入的流量增加,可是火車沒增加。台灣火車都要經山洞,隧道裡烏七媽黑呀,可是大家都攀在火車頭上,車廂沒得趴,車廂太滑了,火車頭還可以抓來抓去,火車頭上坐幾百個人,這樣跑個七、八個鐘頭,大家也很高興。坐火車頭不要錢,坐火車廂要買票,坐火車頭,你沒抓好你就被丟出去了。大家都很想占便宜,占便宜就有風險,你不要有風險,你要付出代價,這是一定的嘛。

  所以你要修聖解脫道,是每一個人的權力,只是你因緣不夠。不是善根,善根大家都有,是因緣不夠,福報不足。福報不足,怎麼不足?現在跟你講你就在那邊懷疑,「等我弄清楚就好」。弄清楚牙齒已經掉光了、頭髮也掉光了,臉皮都可以夾蚊子了。那你要怎麼修啊?到時候真的要你修,說:「唉呀!唉呀!我老了!」去死好啦。怎麼辦?這個叫做福德不足。白花花的銀子,你說:「太重了,我提不起來。」那有什麼辦法。對不對?這麼好的殊勝的機緣,你要讓它過去,那不是你沒福報嗎?聽不到的人叫沒因緣,聽得到又拿不到的人就沒福報嘛。善根都有,你都有權利可以拿,你為什麼不拿?這個問題就在這裡。所以很多人會錯過這些因緣,所以到最後當你想要的時候那你已經各種條件沒有。

  你要記得一個問題,除了你決定要不要之外,還有我這邊決定要不要,你要留意到這一點啊。你說:「好!我決定要來修了。」我說:「對不起,這裡不同意。」你還是修不到,因為我不教你。所以你不要一直以為你要,你要什麼?你看我要不要給啊。這時候你就來:「佛陀慈悲、眾生平等,你一定要教。」那是師父倒霉。對不對?佛陀慈悲,眾生平等,師父倒霉。你要的是你要求的,那師父要求你不做啊,那這怎麼辦?所以你要記得,結婚是兩個人的意願,修法也是兩個人的意願,而且你在這裡修行有沒有程度,到哪個階段到哪裡啊,不是考試成績作決定,由師父做決定。你要記得這一點。誰可以修、誰不可以修是師父作決定的,這個絕對的權威不容置疑。你要跟誰學都一樣,不是說我有這種條件,你要留意到。所以你要學什麼你要弄清楚,你去跟誰學要弄清楚。不是你要就好,「我想一想我不要」。當然你有你的決定,可是你要知道,當你要的時候,那你要看師父要不要,所以這個立場是大家常常搞錯的。

  師父是一定要賣,沒有錯,法是一定要推廣,可是你現在因緣到了沒?不是你要就一定要給你,這一點你要弄清楚。所以當師父在講的時候你是很老大:「我要不要?我在想,我在想。我很了不起啊。」當你決定說:「好了!我跟你學了。」師父說:「你沒資格。」那你怎麼辦?所以才有一個護教史跟修法史擺在前面。而護教史跟修法史主要在審核的,就是你的,第一個:人格性健全沒?這裡頭還要求一個東西,你的忠誠度夠嗎?這恐怕是你的致命傷。你對這個法的忠誠度夠嗎?忠誠度不夠別談。所以當你在那邊一再地反問的時候,你要知道,師父在看的是你的忠誠度。這時候你就犯了一個問題,大腦作用的死胡同,大腦算不到這一點。

  第二個他再看,除了忠誠度以外,他在看你的穩定性,你是不是炫耀型的人,你假如愛炫耀的話,這個法也不能給你。因為這個法有一個條件,對不該講的人不能講,對應該講的人一定要講。對不該講的人講,你犯根本大戒;對該講的人不講,也犯根本大戒。那麼當一個執着的人那就麻煩了,該講不該講你不知道,就是我想要講就一定要講,那就完了。所以在這個地方所看的時候,可能不是你那個地方所能看得到的。

  一個尋法者,你在找尋的是知識,還是求道?從師父的立場看這個部分是很嚴謹的。但是從你那邊看師父這邊的時候,你是從知識的立場看,還是求道的立場看,你是看不到的,你的大腦是我要把它弄清楚。我就跟你講,「把它弄清楚」就是知識啊,你說:「我沒有弄清楚,我就沒辦法前進吶。」那就完了,你已經陷入死胡同了。因為這裡有很多東西是你進來實踐以後才講,我跟你講一個,這當然你不知道了,也不該講啦,但只能講一半給你聽。

  我跟你講說置心一處這個問題,講得很清楚吧?我跟你講說,置心一處是有心、有處,那就有能、有所,有沒有講得很清楚了。那能有真妄,所也有真妄,這我交代很清楚吧?那就在以真合真嘛,對不對?很清楚嘛。你知道怎麼進行嗎?跟你講清楚有用嗎?你一定要到象限轉移以後,你到另一個象限,就一般講的不是定的定,在那個不是定的定裡頭,你已經離開這個色身了,在那個世界裡頭你要置心一處,才有可能以真合真,但是你做不到。師父真的在教是教這個地方。第一個你要象限轉移,然後在那個世界裡,你要怎麼樣子置心一處。這個都沒辦法講啊,這在講什麼?你聽懂嗎?

  第一個你也不知道什麼叫象限轉移,第二個你更不知道什麼叫做置心一處。從這個世界換到另外一個世界去置心一處,然後再從那個世界慢慢走出來,你在這個世界就能夠超越了,這就是修行啊。你聽過嗎?你怎麼去求證呢?這都不可能的事啊。所以我就跟你講說:你別想太多了。你就怕欺騙,怕被欺騙,然後恐懼、擔心,那你就不穩定嘛,你忠誠度一定不夠。

  所以這一塊很難講,而且也很容易失傳,就算我現在交給你你也沒用,因為你要找一個弟子來傳都不容易,就像我要找一個弟子都不容易。「哪有不容易?這麼多人,哪不容易?」哪一個是弟子啊?都條件那麼多啊,要師父接受你的條件。叫你接受師父的條件吶,「門都沒,你還提條件給我,我才不幹。你只要教我了生死就好」。是要教你啊,你做不到。

上求佛道的工作,就是下化眾生

  我常跟各位講,要想成佛做祖啊,先做眾生牛馬。你能嗎?你不做眾生牛馬你能成佛做祖嗎?我有跟各位講,上求佛道的工作,記得!這講得很清楚,「上求佛道的工作,就是下化眾生。」你聽得懂這個嗎?你想要求到佛道,可以,求佛道的方法就是教化眾生。你聽懂嗎?怎麼樣跟眾生相處?你又以為度眾生、度眾生,什麼度眾生?度眾生就是做眾生牛馬,度眾生就是為眾生服務。你有這個心嗎?你一發願「眾生無邊誓願度」,度,就是我在萬人之上叫做「眾生無邊誓願度」。這個對嗎?你如何詮釋這個問題呢?難吶。你怎麼去瞭解那核心中的核心那塊晶片?做不到。

  大腦都以為它可能,大腦都不知道裡面是什麼,它穿不進去。我跟各位講,義學跟學術有什麼不同。學術在做的研究是收集資料,要廣泛,它在那個河流的表面上、海洋的表面上收集那些波浪,這叫學術工作。我自己在寫文章我怎麼不知道?我也在寫書啊,你要看的話我們《華嚴學報》第一期、第二期都出來了。它的思維是橫向的,我們的思維是縱深的。所以當你在思考問題的時候就完了,所以動念即乖,你念頭一動就錯了。能不能不動念頭?這個就是關鍵嘛。所以才跟你講說:不要用大腦!可你偏偏要用大腦。

  我們在法堂上我會給各位時間,說有問題提出來問。在禪堂是不准問的,要問可以,三大板就到了。因為「開口便錯」、「動念即乖」,那都是禪堂的話,可法堂就不是,有問題問吧。就有很多同修說:「我不知道能不能問?」「我問好不好?」這叫假仙,裝蒜吶。就要師父說:「眾生平身,恕你免罪,那你就講嘛。」恕你無罪你就可以講了,「好啊,好啊,我就講了」。這不是多餘的禮貌嗎?給你問你就問。

  你有一些基本的問題要解決,但是我們在問的問題都是邏輯的死胡同。這個是很嚴重的問題,對於你的法身慧命是致命傷。我們提供給各位這些瞭解啦,你到底能不能掌握到哪裡啊,我想這是各位必須去面對的問題。所以修行人的態度跟求知識的態度啊是不一樣的。剛才舉的例子是給你看,你所能知道的還沒有,我剛才講這個是又深一層了,講的是教學又深一層,其實都不深,這是你去做了就知道。

用大腦求知識的態度修行,肯定出錯

  我們吃東西大家都會吃吧?沒有問題吧?對不對?吃了以後,東西夾在牙縫間,怎麼辦?這就有人吃一半就開始剔牙,就把那個給剔出來以後,然後才能再吃,沒有把它剔下來之前吶他就不能吃。有沒有這種人?對不對?所以吃飯吃到一半,他跑去牙醫師那裡洗牙洗完了再回來吃。有沒有?肯定沒有啊。可你今天動大腦就是這種狀況:「我這一點沒有弄清楚啊,下一步走不下去呀。」有沒有?生命的本質你不會這樣做,你一定把飯吃飽再講。對不對?然後再拿個牙籤剔一剔就好,這已經很醜了,對不對?你更醜。你的大腦思維一定叫你到牙醫院去請牙醫幫你洗牙,洗完了以後再回來吃。因為那個地方沒剔掉啊,我就下一步動不了。有沒有這種情況?你自己去想想看,你的大腦思維就這個毛病。

  大腦思維可以,可以找到這個問題,然後當疑情就晾著,不要管它,疑情嘛。你會碰到那個問題,你就晾著,飯還是照吃。對不對?吃完以後漱漱口,在聊天的時候又癢癢的,牙籤剔一剔就好了嘛。對不對?可是大腦你要知道,它就有那個死胡同啊,這個叫什麼?叫惡魔。製造你的煩惱,就是大腦的作用。識性不昌盛的人吶,他沒有這個東西,因為他感覺不到也看不到。各位一定要留意到這個部分,不然是沒辦法。

  今天要跟各位講的是圓融道的部分吶。剛才講了,中、印兩國,這個大德們吶,精英文化的精英幫我們創造出來。這個基礎上來講是在印度完成吶。基礎,印度就有這些東西,就我們講的行業,就行善的基本教育的這種宗教,還有知識型的我們叫哲學義理的佛教,還有專門宗教唱誦儀軌的這種宗教。印度的語言是說karma、jnana跟bhakti。我們是沒有這樣講啊,來到中國,統統融合在一起,佛教的內容就包括這些。但是你知道這些教育的內容,在做什麼你知道嗎?嗯?

  這三個層次的教育,智首菩薩他在《淨行品》裡首先就告訴我們,你看他講了十個,第一個叫「無過失身語意」,經文裡他講得很清楚;第二個叫「不害身語意」。你看經文上面有,第一個是無過失;第二個是無害;第三個是不可毀;第四個是不可壞;第五個是不退轉;第六個是不可動;這六個。這六個叫淨化身語意業,它要淨化你的身語意業。第七個以後呢,它就叫殊勝身語意業;清淨身語意業;無染身語意業;第十個是叫智為先導身語意業。前六個是講淨化,後面三個是講你的本體,身語意的本體。第十個是以這個體來作用,叫做智為先導。所以啊,你要知道基礎佛教,你要達到這樣的目的。

  這個淨化要怎麼樣到達這個程度啊,那又是另外一個,就第二階的圓融道你才有可能做。第一階的圓融道,除了你是很憨厚的人,憨厚的老菩薩,那這樣的話,你泡久了,你自己的生命會啟動,就會淨化。你要是很精明的,愛計較的,凡事老愛說為什麼的,要把它弄清楚、弄明白的,那就沒辦法。現在我跟各位講這個,你會覺得有點矛盾。我記得我們小時候在讀書,讀書的時候啊,舉了一個故事,一個例子,是孫中山的例子。說在讀書的時候,私塾的老師叫他背,他不背,他就問他為什麼,把那老師氣得要死。後來孫中山就轉到西方學校去了,所以他都讀西式的教育。那我們就一直以這個標榜中國的顢頇、愚蠢,讀書不求知解,只會背。

  我告訴你啊,你去把它弄清楚啊,大腦就很發達。那麼現在呢,我們是不是很發達?對不對?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們的煩惱也跟着增加了。對不對?你大腦聰明以後煩惱有沒有減少啊?大腦求知是物理,大腦求知會障礙你的真理,所以物理很興盛的人,他生活是很貧瘠的,所以我們常常看到那些所謂博士群,生活是一片白痴。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不瞭解生命,他不會生活,他即使生活也完全是用金錢去佈置的,關鍵就在這個地方。

  要怎麼樣把它處理好?這個圓融道首先就談這個,這是它的綱要。我把它分三個階段,前六個是淨化身語意業;後三個是得身語意業的本質,叫殊勝、清淨、無染;第三個叫智為先導的身語意業,這個智慧為先導是一切智為先導,你就再也不用受到大腦的意識來推理,你的身語意業就會很圓滿。

  我舉一個例子給各位看。你應該可以瞭解到,有些人吶,你一看到他就會怕,不知道為什麼。他也沒講話,他就站在那,對不對?可你就會毛骨悚然。有些人站在那裡,很奇怪,你就特別喜歡他。人家也沒跟你講話,你何必自作多情?可那個人就會有一種魅力會吸引你。有沒有?同樣兩個人站在那裡,你要問路啊,你就會有一個人你會問,一個人你就不想問。這個是直接明顯表現的一種狀況。有的人是你一交手以後,那個人你再也不會跟他來往,另外一個人你就會跟他來往。對不對?這裡頭說明了什麼?說明了一種生命的魅力。

  當一個邏輯在那裡的時候,你看它是一部機器,它沒有溫度。當你用生命的時候啊,它是一種感情,它就有一種溫度,生命的溫度。因此,你就會靠近它。有沒有?你去留意一下。所以一個人過度理性啊,它反而會成為障礙,人生的障礙。是啊,有時候是必須找你,但是人家是把你當什麼?當一部機器使用,不是把你當一個人。你去留意一下你跟人相處的時候,有沒有一種那種感覺?你跟人家相處,你去注意看看,朋友只有握手不叫朋友。有時候我們講一講話會「嗯」,有沒有?「咚」拍一拍肩膀,那是感情啊,跟性騷擾無關吶。現在的定義是很麻煩,朋友之間有時候講講話,肢體語言是一種親暱,真正感情的相處。你這些全部割斷啦,你就沒有那種情的存在。

生命的存在是生命的活動,不是大腦

  所以你要去留意到,生命的存在是生命的活動,不是大腦。所以你看西式的家庭佈置,線條很明麗,有沒有?跟西式的辦公室一樣,現在很多人開始學西式就這一種啊,那叫愚蠢。你活在一個冷冰冰的環境裡,包括房間啊、包括客廳啊,都線條很明確,有沒有?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啊,不能住久,你會變得很冷漠。那是bauhaus建築以後,西方興起的室內裝潢狀態。bauhaus建築就火柴盒堆的這一種房子啊。現在我看溫州也都是,大樓一棟一棟都是火柴盒堆起來的,這是沒有人性的東西。作為經濟發展的標誌是可以,也是人類靈性墮落的標誌,全部都走上這裡。

  你看人越來越沒有情了,所以路上你看到出車禍了,你根本你都不想理他。你看有個老人跌倒,你有沒有趕快過去扶他?你最好不要碰,他可能會賴你是把他摔倒的。你看吧,整個社會已經結構變成這個樣子了。什麼助人為快樂之本,忽悠人家的,真的要去助人,真的嗎?你考慮很多東西出來:「他耍賴怎麼辦?警察會不會怪我是我的?」對不對?這個警察也很好玩啊,公安把你抓去啊:「不然你怎麼把他送到醫院來的,一定你把他撞倒的。」哇!你看你會不會氣死。旁邊寫的助人為快樂之本,你助人來到這裡說是你把他撞倒,那你怎麼辦?所以這個東西已經不是個人的問題,造成社會的結構變成這個樣子,這是不當的。那我們要怎麼去轉化這些?這就我們的教育呀。

  所以你的身語意業裡頭有哪些東西要淨化掉?所以淨化我們分三個部分,一個要淨化你的雜質,就是你的色身,你的身體有哪些雜質先淨化。理論上講淨化很簡單吶,淨化雜質很簡單,做起來可不簡單吶。你要怎麼淨化?你說嘛,你能嗎?第二個淨化你的雜訊,你意業上面雜訊太多了,心理上的雜訊太多了,邏輯推理的運作也都是雜訊,要怎麼樣把它除掉,這是關鍵。第三個是雜染,一些習氣把你的靈性都遮蔽了,所以口出穢言。所以我們在這裡從身語意業三業裡頭,你怎麼淨化它。

  那在中國就用叢林清規來做這份工程,在印度的專業術語裡啊,他們這個梵文叫SHEEL,用英文羅馬拼音叫S-H-E-E-L,我們直接翻譯就叫「淨化」、「叢林清規」。印度它有印度的制度,我們有我們的制度。但是印度的制度是從個人來着手,我們中國不用個人,是整個團體。所以你在哪個道場,哪個道場清規不一樣。
所以古代叢林吶,你在走江湖,江湖知道嗎?浙江也屬於江湖之一,因為江蘇、浙江、江西叫「江」,湖南、湖北叫「湖」,把江跟湖合起來叫「江湖」,是指你在這邊跑來跑去就叫跑江湖。那個你不要看,中國字都有依據的,你要買東西買東西,為什麼「買東西」不「買南北」,什麼叫「買東西啊」?很奇怪啊,什麼叫東西啊?要翻成英文要怎麼翻?「buy east and west」是嗎?因為西安在唐朝的時候,分有東市跟西市,東市就是賣我們國內的南北貨,南北貨是這樣來的。因為一邊是講東西,一邊就要講南北嘛,它就不能講東西貨。西市是賣舶來品。所以我們去逛街,買東西,就逛街就逛東西街,然後買的是東市的、西市的東西,因此就簡稱「買東西」。人在路上走來走去啊,這個叫做跑江湖。
那跑江湖的時候,最主要就是江湖的道場,那是和尚的術語呀。他在各道場走的時候,人家看你進道場啊,你進大門大雄寶殿進來的,哪一腳跨進來就知道你是哪個系統的人。你知道嗎?以前這個規矩是很嚴格的,哪像現在啊,亂走一通。以前這門檻都這麼高啊,現在台灣已經沒門檻了。現在我們這門檻這麼高,那你想要跨過去,哪個道場,我看你跨腳就知道你是哪個道場出來的。因為古代社會很穩定,所以每一個叢林、每一個叢林的規矩很清楚,那你出來一定是把你家的規矩帶出來,這個叫家風。所以人家進來以後,就跟你做對等的應對。現在都沒家風了,大家都個人主義了,好了,你就麻煩了,你就很難處理事情了,你要留意到這一點,一定要弄清楚啊。

  所以我們在講的清規是指這個部分,整體的,不是個人的。印度在淨化身語意業的時候是從個人一個一個來,而且它可教不可教就看你個人。可是在中國的叢林制度裡是,你只要進到我們這裡來,大家一起來,大家一起來,所以你一定有家風存在。所以在整體的運作裡,我們就有所謂的過午不食,或者呢一日五餐,這每個道場不一樣。因為大家都要一樣,所以大家都吃素,所以我們不開小灶,都吃大鍋菜,原因就在這裡啊,也只有我們中國佛教有這種特色啊,一個鍋那麼大,你看看這種文化一樣不一樣。

  印度原始佛教是沒有廚房,沒有大寮,所以你在《金剛經》上就可以看到,托缽以後回來,在樹下坐,有沒有?「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樹下坐」。所以他沒有什麼廚房、大寮的。那西藏呢?他們要煮飯,他也沒有托缽,但每個人一個鍋,所以你看他幾個人吶,你看他牆上掛幾個鍋,就知道有幾個人,大家自己煮。可我們中國文化不一樣,不准自己煮,所以才有那個萬人鍋、千人鍋有沒有?

  所以這是文化,你在文化的範疇裡去運作,你就沒有煩惱。所以我們才會發展出「進入道場,將身心交與常住,把性命付與龍天,安僧辦道」。這是中國發展特有的佛教,佛陀沒這樣要求啊。所以我們必須要整個自己來,整個團體一起來,跟印度人那個每個人自己搞自己的淨化是不同的。

  這個有它的優點吶,在文化昌盛的時代裡,大家一起成就,成就的人是一批、一批的,所以十個人打七,十一個人開悟啊,能夠有這種本事啊。它一個最大的缺點是:文化衰落,社會動盪的時候,那就完了,整個都垮了。像現在我們禪堂破壞了,你就沒有辦法重來。所以中國人現在沒信心吶,你看佛教就知道,沒信心。那禪堂你要打七啊,「我去請什麼斯里蘭卡的國師啊,最高的什麼泰國的、緬甸的啦,請那些大師來打七」。而自己呢?自己都是小輸而已,不是大輸,人家輸光光了叫大輸,我們小輸一點吶。不是,我們自己沒叢林制度啊,全破壞了。你說你找南傳法師來,他打什麼七啊?你懂什麼?我們叢林清規他守嗎?他托缽你能托缽嗎?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們的佛法已經演變成一種什麼?意識形態,不是真正的。這是一個最遺憾的地方。

要架構立足自己文化的禪堂制度

  我們自己要架構我們自己的禪堂制度,我們的禪風,是立足於我們自己的文化來的,而不是從外面請個大師來。他能夠幹什麼?他講的修法你懂嗎?所以他只能夠懂一些表面的、粗淺的基本佛教概論而已啊。那很遺憾的是,我們就把最重、最重的獎勵統統給了。這是中國人的宿命。以往外國人吶來進貢,送一隻鳥來,「哇!」皇帝沒看過,然後就送他一大堆東西啊,那隻鳥那麼貴啊?然後一送就是布匹或者是絲綢啊,幾百匹、幾百匹地送。一隻鳥值得嗎?

  現在我們也是一樣,請個外國的什麼禪師來啊,教我們什麼打坐,他到底有沒有開悟你也不知道啊,他懂不懂什麼你也不知道。然後就封人家國師啊,你自己封的,然後那麼尊重、那麼崇隆。那你又能得到什麼呢?這叫喪失民族自信心。這個不是國家興盛的標誌。我們自己的大師沒人請出去,我們專請別人的大師來,那不是顛倒了嗎?

  這個是我們在進行的工作,要給各位講清楚,這是第一步。這十個是一段,智首菩薩問的,那文殊師利菩薩答的。他另外再問十個,那就賢首菩薩答的。

  我們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講文殊師利菩薩怎麼答覆這個部分。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