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如來出現品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探玄記 | 昇夜摩天宮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世主妙嚴品 |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十): 解決困難是修行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4-02-13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九):普賢乘的DNA
要生處轉熟、熟處轉生!
三十七道品概說
所以你絕對不要想說:「我要專修,專修把它修好就好。」沒有那回事。因為在工作中也是修行。我就一直跟各位講,解決困難是修行,而這裡頭最重要的是圓融,你跟人相處要圓融,怎麼樣跟人家相處得融洽。不融洽,人跟人相處不融洽、不圓融,你別想構建和諧社會。
回目錄
田曉瑜
陳煥璋、侯麗貞
陳靖媚
白志清閤家
敖仕恒合家(中國北京市清華大學)
李曉明閤家(中國陝西省寶雞市)
徐學成、徐曉暄(中國)
王碩 閤家(中國北京市中國農業大學)
海雲和上《華嚴海印三昧行法》第5講(二)
(溫州2012年5月9日)

  剛才跟各位簡單地介紹一下,行者應該要具備的一些基本條件。除了這些條件以外,那我們也發現很多人為了具備這些條件,他在修行中犯了兩大誤區。第一個誤區,就是說既然要學佛,那我就學原汁原味的佛。那我告訴你,你這個就很麻煩了。在印度,可以這麼說,因為它有它的文化背景,有它的傳承,有它的傳統,所以它原汁原味很簡單,它其他的周邊條件都具備。譬如說托缽這件事就好,你能托缽嗎?你在中國大地要托缽都難。偶爾表演一下,一天托缽可以,你要天天托缽,你不被揍才怪。對不對?

  在印度啊,他們認為修行人是高尚的,值得尊敬的。在中國認為,你們這些和尚,不事生產,是米蟲。你要去跟誰托缽啊?你們沒到過印度,我們僧服穿著在印度的那個鄉村的路口一站吶,他們來都跟你頂禮。他們頂禮跟我們不一樣,因為我們是外國人,他不會行大禮,但是呢他一定手撫這裡,這個手伸到你腳下,敬禮,非常恭敬。你只要走在路上,他們都跟在你後面,不會走在你前面。你這裡有嗎?

  我在南京街頭,有人拉著我的衣服:「哎哎,你是哪個朝代的人?」
我說:「哪個朝代?新中國了,哪個朝代?」
「我認識你哦。」
我說:「你怎麼認識我?」
「那個孫悟空的師父啊,跟你是兄弟吧?」
我說:「他叫唐三藏,我叫新三藏。」

  你還說什麼嘛,你啊。所以環境不一樣,修行各方面都需要調整。原汁原味,即使在印度啊你都很難。佛陀的時代沒有汽車啊,對不對?我就跟各位講,乾隆皇帝下江南,有名吧?夠幸福吧?你現在跟乾隆講:「你實在有夠蠢吶,我搭飛機兩下子就到了,你還要走幾天,騎馬,騎到屁股都裂開。」對不對?他怎麼跟你比嘛。時代完全不一樣,怎麼修行啊?不可能的。你要留意到。當時吃的食物,吃素很乾淨。現在吃素,你在吃飼料還是吃肥料啊,你知道嗎?以前的那個水蜜桃就這麼小,現在的水蜜桃這麼大,這水蜜桃的籽是黑的,整顆水蜜桃是肥料啊!你知道嗎?還有人吃雞肉,美國那雞肉是六隻腳,因為他要賣雞腿,所以一隻雞,頭也沒有,就只賣六隻腳。都是飼料,都是化學藥物,你怎麼吃?跟以前不一樣。所以呢,生活環境既然不同,那你在修行的,尤其是文化上面一定要有所調整。

抓住真理的核心,文化的部分隨緣

  那麼現代人想要原汁原味的,幾乎都是文化的意識形態,不是真理,所以你就學不到真理。我們要抓住真理的核心,文化的部分隨緣。那你所遇到的業障其實都是文化上的問題,絕對不會是真理上的問題。我跟各位講,每一個人所具備的條件是平等的,來到這個世間,是指從真理的立場來看都是平等的。你會遇到很多挫折,那是文化上的,那是意識形態的。你去留意看看,我們在生活中,你只要聽到說「這個人好美啊」,你只去注意看,其實他不是長相美,心很美。他的心在哪裡美?具備慈悲。有很多人其實長相是很美的,人家就很討厭,因為心裡不慈悲,心有嫉妒,所以他就不美。
所以我跟各位講,人生在世間,你所具備的條件每個人是平等的。你不要以為他有爸爸,我沒爸爸,所以我天生就命苦,你要知道那有爸爸的人:「啊!我真苦,你沒爸爸真好。」

「為什麼?」
「我爸爸在,你知道天天都念我。」

  那你看嘛。沒爸爸的說要有爸爸,有爸爸的說天天在念我,你沒爸爸真好,他都不會盯着你。到底有爸爸的好還是沒爸爸的好?所以我跟你講是平等的,所遇到的困難是你要去解決的。沒爸爸的人他會變得很孝順,為什麼?因為他思念他爸爸。有爸爸的人會變得不孝順,因為爸爸天天在念我。那你不是造業嗎?你想想看。

  所以每一個人對於人生生活的條件呢,懂得珍惜、懂得尊重,要懂得包容,這是很重要的。人與人之間相處,表面上的相處,還不夠深入的話,那你就要懂得聆聽、欣賞、接納;可是當深入一點的話,那你更要珍惜、尊重跟包容。這是人生在這個世間很重要的一個原則。我們最怕的就是那輕下結論,不仔細思考狀況,擅作決定,這種人會經常後悔,因為你看不清楚狀況。所以這個部分提供給各位留意一下,這個人在世間如何處理好。

  所以你不要去執着一定要原汁原味的行法。我跟你講中國禪宗,經過這個一、兩百年來的破壞以後,禪宗重新再興起,它也不可能恢復古代的禪宗叢林,因為那是文化。但是禪宗心法是一定永遠存在,而它的內容會有很大的變化,因為時代不同。這狀況一定不一樣,它會產生新的,尤其在我們中國這個民族來講,是一個創造型的民族,所以當它重新再來一個禪宗叢林的時候,它的制度會不同,它的心法會更精采,而且會引領這個世界。因為我們在創造的是新的禪宗叢林制度。這個所謂新的禪宗叢林制度,適合當代中國人,也就是適合當代世界每一個角落的人。因為我們所受的教育、環境,同樣的環境跟教育,而你所悟的真理是同一個真理,跟古人沒兩樣。所以你不要想說什麼原汁原味的,沒有啦。我們那個真理三法印的主軸是不變的,古今中外是一致的,可是文化是另外一個形態的,因為時代已經不同了嘛。

  就說雲居山真如寺就好了,當年的狀況跟現在一樣嗎?完全不同啊。對不對?你們去九華山看看,光雁蕩山就好了,古代雁蕩山的寺院跟現在的寺院怎麼樣?是完全不同的。要怎麼把它弄好啊,你有可能會恢復古代的環境嗎?那你就現代的環境你要怎麼做?所以文化絕對不同,但是真理是不變的。雖然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手段,但到達真理的目標是一致的。所以不要踏入這個誤區。修行就要到南傳佛教去學原始佛教,那你去當野人好了,對不對?你看到汽車就罵,你就不要搭汽車,你要到緬甸、到泰國去學,你就走路去好了,古代都用走路的,你能嗎?不可能,你一定搭飛機嘛。所以你要知道,有很多環境是不同的,修行的技術上、環境上也是不同的。這是第一個。原汁原味啊是不成立的,而我們保存的真理的核心價值是沒變的。

  第二個誤區要跟各位談的,就是我要專心修法。什麼都不管,我修法就好。你們煮飯給我吃、幫我洗澡、幫我洗衣服,我上廁所你們幫我倒尿壺,夠專心了吧?我要問你哦,這些因果你消得了嗎?對不對?世間有這種狀況,家裡孩子五六個,只要有一個會讀書的,他就變王子,只要那個會讀書的,是女的就變公主。他什麼都不要做,他只負責讀書就好。那其他的呢,就要幫哥哥姐姐洗碗、煮飯、洗衣服、打掃家裡啊,要幫他折棉被。那會讀書的就像蟲一樣,從窩裡頭爬出來,到睡覺躲到窩裡去,沒人幫他做其他事,他就餓死了。在家裡兄弟姐妹,那倒無所謂。但是你要知道啊,這個人的果報很可怕,出來一定是書呆子。他除了書以外什麼都不懂,應對、進退也不會,端茶給人家也不會,因為都是人家端給他的,所以他出了社會障礙就很大。就算他有福報,能夠當大官,也肯定是貪污的官。

十年寒窗苦讀,一朝功名成就,好貪污

  這種人能做什麼事呢?他不會體諒別人。因為會體諒別人,他絕對不會讓他的兄弟姐妹替他做那麼多的事,他就是不會體諒,所以他會做這種事。你要去留意到,我自己也是讀書人,我很清楚。因為你會讀書,家人都怕你,「那你讀書就好,其他我們來」。你講話大家都聽你,因為你是讀書人。這是中國人的業力。十年寒窗苦讀,一朝功名成就,好貪污。

  中國人貪污是有歷史,而且是有制度的,你考了狀元回來以後,狀元的轎子是橫着走,橫着走啊。走到這裡,他就去碰那個員外的圍牆的屋角,因為狀元最大,奉聖旨回來,然後就說:「這片牆要打掉!」因為狀元要過去。員外要怎麼辦,「哦,不能打。」不能打又怎麼辦?紅包拿來,紅包制度是這樣來的。不然牆打掉就麻煩了,「牆不要打,不要打,這個給你,這個給你,你就轎子往那邊抬」。所以他是有制度的,這個是很麻煩。現在當然你不敢吶,對不對?

  但是這裡頭就有問題,對於讀書人的過度禮遇,從家裡就產生了。這個民族劣根性是真的要改掉。因為有這種劣根性,所以就有這種人想要專心修行。我跟你講,想要專心修行而不想做其他事情的人,他一定是書沒讀好。因為看到兄弟姐妹或者人家會讀書有那麼多的優待,所以他也要好好修行,其他不要管,修行是最殊勝的。就跟中國人講「萬般莫如讀書高」,對不對?你以為讀書是最高尚的,進入佛門就變成修行是最高尚的。我告訴你,你錯了。因為古代還講,「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啊,對不對?這就告訴你,你讀多少書,你就要做多少事,你沒做那麼多事,不行。你要去克服困難。

  同樣的,你現在要修行也是一樣,你要怎麼修,有多少事要做。「哎呀,我修行很忙」。我跟你講,真會修行的人不忙,就像真會讀書的人根本就不忙。就是因為我的素質比較差,所以我才要完全投入讀書,那所有的人生什麼都不會,應對、進退更不用說。你要覺得那些灑掃、應對、進退都是小事,就你讀書是最高尚的,這種人就算很正確地成長,他頂多也是做個專家而已,專家,他不能當經理,更不能當主管。因為主管是其他很多東西都要涉及的,而你不會,你只是這個專家而已。因為你應對進退不會,你就很麻煩。人家都站起來,你還抬頭看,人家問你為什麼不站起來,「哦,要站起來啊!」那你一定人家討厭你嘛。我不知道要站起來,那我看大家都站起來,我也要跟着要站起來。人家都站起來,我還坐在那裡,人家一點到你,「哦,要啊」。就起來。你在所有的人當中,你就已經被排斥了,不是人家排斥你,是你自己跑出去了。

  我跟你舉一個例子,我們和尚有一個東西很麻煩,拜佛的時候。你看我跟明顯法師拜,那個是真麻煩,那個維那唱什麼我們聽不懂,因為那腔調跟地方口音又不同。這很麻煩啊,我聽到「南無」,我知道當然我要拜下去了,可後面都聽不懂怎麼辦?這個時候我眼睛就睜開看一下,哎,他起來我趕快起來,對不對?拜下去「南無」我聽懂,我就會拜下去,我就不會比他晚一步。可是下面唱到哪裡我聽不懂啊,我就是什麼時候要起來不知道啊,那拍子跟我們的拍子又不一樣,所以我只有睜開眼睛,我不能轉頭看,不是太難看嗎,所以就用眼的餘光,「哦,他起來了,好,我該起來了」。
你要懂得變通嘛,你不要拜了半天,人家都起來,你還不起來,還要人家踢你一下?對不對?這就是應對、進退嘛。要人家教嗎?哪個師父會教到這裡來?這是你自己要應變嘛。拜下去總要起來,拜下去不起來嗎?又不是秦檜,秦檜拜岳飛就不能起來了。所以你一定要自己去調整,你不能夠到時候人家笑你、會糾正你,你說:「哎呀,他唱什麼我聽不懂。」他唱什麼你聽不懂,本是當然的事嘛,你要去應變,要去克服困難啊。你不能夠說:「哎,維那,你給我唱好一點,要唱到我聽懂。」你算老幾嘛,釋迦牟尼佛來他也沒辦法,他也要偷偷地看,要不然他跟多寶佛拜下去怎麼起來,對不對?這是你自己去面對的環境,你自己要解決的事,這不是對不對的問題,好不好都不是。所以你到哪裡都會遇到的問題,那你還能怪外面環境嗎?要自己來調適。

  所以你絕對不要想說:「我要專修,專修把它修好就好。」沒有那回事。因為在工作中也是修行。我就一直跟各位講,解決困難是修行,而這裡頭最重要的是圓融,你跟人相處要圓融,怎麼樣跟人家相處得融洽。不融洽,人跟人相處不融洽、不圓融,你別想構建和諧社會。天天都在吵架,還有和諧嗎?只有圓融才會和諧。和諧是結論,圓融是手段。所以當你的意見跟我不合的時候,我就想我要怎麼轉變。好,你也想你怎麼轉變。你注意哦,兩個人再見面,哈哈哈笑一笑,「沒事,沒事」。過了。今天你不圓融的時候,會變成怎麼樣,「他怎麼可以這樣?要這樣才對」。好,當兩個都堅持這樣才對,你一定衝突嘛。

  你會發現,我們都共同為了生存,為了我們的幸福,那塑造我們的社會環境和諧、祥和,乃是必備的先決條件。那我們都要為社會的祥和與和諧貢獻一份心力,在哪裡貢獻?就在這個地方退一步想一下,這社會就安寧了嘛。你看我們開車就好,前面車子堵着,你就等一下嘛。「叭叭叭叭叭叭」,他還是不走啊,他把他的困難克服了就走了,有誰願意把車子開到路上睡着的?這不可能嘛。所以遇到狀況,他可能忘了,按一下,「邦」一聲就好了,喇叭是要用的沒錯,但沒有叫你一直按吶,這個就是修養的問題。

堅持只要修行什麼都不幹的人,一定無法圓融

  所以今天你就會發現到,想要修行,修養是必須的。但是修養不是目標,它關鍵在於你跟人相處得圓融。假如不能圓融的話,你什麼事情都難做,你的挫折困難就來了。而堅持只要修行什麼都不幹的人,一定無法圓融。我們分有八個執事,僧眾啊,八個執事都要去輪。你要知道,那意思就是,八個執事的工作你都要能圓融。那你說我只要禪修就好,我只要唸佛就好。你會有成就嗎?不可能。那其他事誰來做?你就萬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你最高,人家都下品?這不公平嘛。所以我們一定要懂得圓融,那就不能夠說我只要修行就好。修行當然要啊,我們來就是要修行的。那你要怎麼樣把在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轉變成修行,圓融就是修行。

  跟人家相處怎麼會不高興,怎麼老有挫折感?那就表示我的心裡不平。台灣的報紙常有一個,叫路見不平你就報來,你就看到什麼你不慣你就報出來,報來給我,我就替你出氣。那是社會輿論,叫做語言暴力。我們相處,有什麼不平,自己要消化掉,這是修行。這不會傷害到大眾,假如這件事情會傷害到大眾,那我們當然要處理,因為那是為眾生服務嘛。人家個人生活的事,我們不要去管,這就是修行。自己怎麼樣,或者別人怎麼樣,別人是別人的事,我們不管,自己怎麼樣自己要管,要轉。但是這件事情會影響到大眾,那就不能等閒視之,那你一定要把它處理掉。那就不是爆料,那是立項,立一個項目,大家共同來改進,因為那是大家的事,對不對?你把這些狀況給弄清楚,不要混過去了。別人個人的事我們不管,我的事我要改。但是大眾的事那要管,那是立項,立個項目大家共同來改進。那假如大眾的事你還帶著消極的態度,那就不對了。

  所以你要知道,佛教徒絕不消極,他是積極參與社會的建設。但是對於個人生活的部分,別人的事,他的事我不管,因為他的因果他自己算,你不要摻到人家的因果裡面去,但是我自己有哪些要改,我要改。因為改了,我可以對社會的和諧、安詳、寧靜有所貢獻,所以我自己要修好。別人的事,那從教育的立場能教就教,不能教你也沒辦法,你不要管到人家家裡去。但是大眾的事,菩薩行就是立項,大家一起來。小事,你能幫忙你就舉手之勞嘛。譬如說停車,我就把它停好,你不要尾巴凸出來在外面嘛,對不對?或者一個角頭露出來在外面,那被人家碰到怎麼辦?我停車就把它停好,那是自己的事嘛。別人沒停好,你不要管他,嘀咕什麼?在製造自己的煩惱,對不對?讓一下,閃了就過去了,所以我們要把這些狀況弄清楚。

  修行,為什麼要你處眾生戒?為什麼要你自淨戒?關鍵就在這裡。我跟人家相處我才會看清楚,「哦,原來社會上有這些事情,是什麼原因」。然後我自己反省:「哦,我有很多地方要改進。」那你要到達止於至善,那就沒有問題了。在生命改造的過程當中有一些技術性的東西,那是要專業訓練,是沒有錯。但你不能為了那技術性的東西,你就忽略掉其他所有的事。而技術性的東西其實所要的時間不長,當你方方面面的條件都具備以後,技術性的東西要深入很快;當你方方面面都不具備的時候,技術性的部分你無法深入、無法穿透。
我舉個例子給各位參考,小時候我們家隔壁有位老先生做木工,木工啊,就是做這木傢俱。我看他很厲害,鉋刀刨木頭要刨平。他有一天看看我:「你要不要?」
我說:「好。」

我就去了。然後木頭刨過去,會有波浪形,我說:「奇怪,怎麼會這樣?」
他就說:「我刨給你看。」

  他刨過去沒有波浪形。因為那個樹有個瘤,木頭有個瘤,我們沒經驗,一刨過去就會跟着瘤這樣跑了。他老師傅他有經驗,他刨過去很平。我就一直試,那根木頭都刨光了,那個瘤還在那裡。好,這個就是技術性問題。那你要學這個技術,對不對?那他問我。我有空我就去弄,我初中三年,就搞那塊搞不定,他就一直跟我講要注意什麼、要注意什麼,我就搞不定。因為你只會讀書啊。跟我們同期的國校畢業,沒有讀書去他那邊當學徒的,一刨就平。我讀到畢業,人家叫你:「秀才,過來,再刨一次。」我說:「算了。」

  因為你週遭的資糧不具備,他要在哪裡要壓下去,你就壓不下去,應該要怎麼做你就不會。因為那種東西有它的週遭環境,你要去配合。你都不認識,所以刨刀給你,那個木頭就給我浪費掉了。同樣的,技術是很簡單,你看那同學在那邊刨刀一過去就拉平了。而我,他已經拉平了,我過去還是不平,這就是週遭的因緣你要去具備。那你會認為說:「那就是專業技術,我只要那個繼續再練就好了。」你繼續練,我很繼續練,練到只剩下那個瘤啊,其他都不見了。這就是關鍵處。

  所以周圍的環境一定要有,不要認為說我只要專心修行就好,沒有那回事。什麼叫只要專心修行就好?你要能夠專心修行就好,那是指你會用心。

  有些時候需要三個月閉關,或者三年閉關,那可以,那是指你把那要領抓到了,現在要把那要領熟練,那時候三個月或三年,給你去熟練那個部分,那可以。可是三年出來以後,你還是要服務大眾啊。那三年要進去之前你也是跟大眾相處,要很圓融、很融洽才有可能,要不然,閉關修行會成為你逃避社會責任的藉口。
所以一閉關呢,各位沒有見過,我見過。有個同修啊:

「哎,我跟你講,我要去閉關。」
我說:「閉多久啊?」
「最少九年。」
我說:「太長了吧,三年就好。」
他說:「不,要發大菩提心,我要閉生死關,最少九年。」
好了,我說:「在哪裡?」
他說在尼山,台灣很有名的一個山上。
我說:「好,那我給你護關。」
「不要來吵我,講清楚啊,不要吵。」
三個月後,我在台北的一個書店碰到了,
我說:「幹嗎,你不是閉關九年嗎?」
他說:「沒有,那個鉛筆斷了,鉛筆斷了,要鉛筆。」
我說:「鉛筆在尼山就可以買,為什麼跑到台北來買?」
「這個跟你講你不知道。」
好了,我就找個時間上去了,我打個電話說:「你在我看我去看你好了,鉛筆要買幾支啊?」
他說:「不要不要,你給我拿饅頭來,拿饅頭來。」
我就上去了。「啊——前陣子一直想吃麵,你怎麼不給我送麵來?」
我說:「你叫我不要吵你啊。麵好吃嗎?」
「你都不知道,那個麵啊,打坐的時候,麵比長江還長啊。」
我說:「那饅頭呢?」
「我跟你講,想饅頭想得要死啊,饅頭比尼山還高啊。」

  你不去經驗不知道,三個月就待不下去了。天天都在想饅頭,好香,這個好香,全身都是饅頭香,一想到麵條的時候比長江還長。這不是啊,你想的啦,你去碰到你才會知道啊。

還有個同修,那更絕:「我要去閉楞嚴關。」
「算了吧。」
「我跟你講我花了六千萬,在山上蓋好了。」
我說:「哦,那麼厲害!」
「我有傳真機,哦,我電話幾隻……」
我說:「還有什麼?」
「我也訂好了,報紙兩份,還有什麼雜誌。」
我說:「去死好了!」

  那叫什麼閉關啊,還要報紙兩份,這叫閉關嗎?還要閉楞嚴關嗎?花六千萬去蓋的別墅,好閉關啊,對不對?他能閉什麼關!我說:「《楞嚴經》你能看一卷就不錯了。」

  住了三年,有啊,住三年,天天都開寶馬車下山。這叫閉關嗎?有錢有障礙,有錢的障礙;沒錢也有障礙,饅頭比山還大,麵條比長江還長。有錢他這些都有,他不會去有問題;沒錢的就想都想死了,要進關的時候跟人家講不要吵,現在想麵條沒人要送給他了,他想到發瘋啊。

  有啊,有的真正去閉關,前三個月我問他說:「你這三個月是怎麼過?」前三個月是睡覺,沒人管呢,早上、晚上不知道猛睡,睡三個月睡飽了。真的是還會什麼,整理一塊地,種種菜什麼,這個還有可能。可是再過三個月他就待不下去了,老是那個菜、老是那個菜。他能種幾種菜?其他沒了,就開始挖什麼地薯啊、粟薯開始挖,因為在山上野外,看能不能挖到一些東西別的吃,可很不容易啊,所以待不下去。你不要以為要專心修,你要專心修,你要背負很大的業力。這兩個,一個是窮和尚,一個是大居士,兩個都要閉關。那我們一般人,你要人家護關,人家提供給你吃的,那你如何回報這些因果,這個就是問題了。

  所以通常閉關是指我在修行到某一個階段,卡住了,師父知道了,「好,你要閉關」。這時候你要聽命令,閉關,師父跟你護關,那你不用擔心因果,因為師父跟你負責。你自己莫名其妙想去閉關,要專心修行,你算老幾嗎?你懂得法是怎麼修嗎?所以他都沒有辦法修啊。有的閉關是什麼,修梵唄,梵唄錄音帶去弄了一大堆,在那邊拚命敲打可以,那這個至少學一點技術。這個他還可以待一段時間,全部學成了都會了會唱了下來,結果跟人家和,和不起來。有啊,有這些人。那這個還好,他總有在學東西嘛,不然不可能。而我們真正閉關,像我們讀書人閉關,在家裡都很好閉啊。一放假那幾天就閉關,足不出戶,家人護持你嘛,那沒有問題啊,對不對?

追求的是三法印的終極目標

  那你要真的到野外去閉關,那一定是要行法到某個程度,為了要攻堅突破的時候,師父跟你護關。那你現在想想看,你跟師父的互動夠嗎?你修法的要領有踐行嗎?這些都沒有,你還有什麼閉關不閉關的?所以還有什麼專修不專修的?所以絕大部分談論這個問題的,統統都是逃避社會責任。所以這兩大誤區一定要弄清楚。沒有什麼原汁原味的,因為我們所要追求的是三法印的終極目標,其他的文化都在變啊,哪有什麼原汁原味的?

  所以你要懂得,想要修行,只有依止善知識,不然你沒辦法。叫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你說:「我來跟你學,我就是要專修,那師父請你煮飯給我吃。」是不是這樣?你只差這一句話沒講而已。「你要幫我洗衣服」。是不是這樣?「你要去賺錢給我用」。只差沒這樣講而已嘛。所以這一點我們要弄清楚,具備資糧道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常跟各位講,要修行,資糧道具足,你要精進沒問題;資糧道不具足,你不可能精進。就跟剛才講的雲居山那個師父一樣,他沒資糧,即使要給他當方丈,他都沒命。你想想看,這是多麻煩的事啊。有很多人說:「怎麼每次我要精進就出狀況?」是啊,你就是資糧道不具足嘛。你說:「我都有啊、都有啊。」那是表象上,實質上的沒有。

  所以我們在這裡提醒各位,來到這個地方,哪個人不想解脫、哪個人不想修行?話再講回來,哪個師父不想弟子們成就,對不對?那問題就出在要你這樣做能成就的,你偏不做的話,那就麻煩了。到時候就變成說師父虐待弟子,就來了。那還怎麼辦呢?再剩下來就是自己搞自己的嘛。那修行是什麼,完全你自己想的。因為有好多東西基本上你是無法具備的。

  譬如說你是個法行人,法行人跟信行人是兩種人,信行人是一定要依止善知識,法行人就是自己來。自己來,經典你要能看,自己要在經典裡頭去找問題,然後去解決問題。假如你讀經只是死背的,背很多,那沒有用,因為那是知識。法行人是看經典就自己去做,然後自己去解決問題。解決問題還不是自己想的那種狀況。假如是信行人的話,那你就要依止善知識。因為法行人有一套思維模式,叫做法界思維。法行人是自己一開始就有辦法把自己弄進法界,用法界生命來修行,這個才能叫法行人。那我們現在自己搞修行的方法是都用世間邏輯,那是不能叫法行人,那個叫做所知障重的業障鬼。他各種經論都讀很多,好像都懂,沒辦法修。所以法行人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自己要懂得如何去把他弄成法界生命,把這個紅塵色身轉化成法界生命。而要有法界生命,你必須要有法界思維。當你不具備法界思維的時候,你不可能成就法界生命。所以你絕對不是法行人,不要自以為法行人我自己讀就好,那個叫做所知障的業障鬼。這個就是業力甚深,能障聖道的典型。

  那麼信行人,就不一定這樣做,他依照師父的指導來就可以了。那你要依止師父,那你就完全放下,聽師父的話。你要是還有很多自己的個性,那是沒辦法的。所以為什麼依止大德都不能成就?就是你的個性在那邊障礙自己。叫你做這個,你又嫌這個怎麼樣,叫你做那個又嫌那個怎麼樣,那你唯一的你能做的就是當方丈,當你師父的師父。不然師父講了你都不聽,有一大堆理由,那要怎麼辦?那你就去當師爺去好了,只有這樣子。那這樣怎麼會成就呢?所以信行人的一個前提就是菩提心是發了,這個絕對沒問題,那麼依止善知識,你的生命的能量能不能起來?這很重要啊。依止善知識,要跟善知識和合,和合如一。當你不能接受善知識的指導,你又如何能夠和合如一呢?對不對?你有你的背景,有你的想法、有你的做法要進行的時候,那所有的指導都無效,這是關鍵處。

  那麼要接受人家指導,我們常舉一個例子。一個杯子,你必須是空杯,倒才倒得進去。你假如有很多自己的看法、想法跟做法的時候,你的杯子是滿杯。滿杯的話,師父有一件事情很好做,就是不要管,就給你做。但是這裡頭有一個問題,師父不管,師父是樂得輕鬆啊,那統統給你做好,可師父只是在一個要領上指導你。因為世間法的事你要怎麼做都可以,那無關緊要,可是當他在給你指導那要領的時候,你要能夠掌握得住。這個時候你要知道,一個弟子能夠替師父承攬一切事情,當然是用他的方法,他不一定告訴師父,你就把它做好就好,用你的方法。但這裡頭有一個要領,師父一定要在關鍵處跟你提出,那你對於這個關鍵處的提出,最少要三個月,守住它,然後一直感恩地拜懺,要有感恩心。因為你假如這個關鍵處看不到的話,那就白搭了。

  就像人家跟你求婚,你說:「哈!你跟那個演戲的一樣很好玩。」你就沒機會了我跟你講。對不對?人家跟你求婚,你說:「哦,這件事情我要認真考慮。」因為終於有人愛我了嘛。對不對?我也不能輕易答應,因為我沒有心理準備啊。那你要很認真地去思考這個問題一段時間。不是人家對你的那個重要指示,你就採取那一種,「那無所謂啊,隨緣啦」。那還講什麼?這就表示你對法根本沒有尊重心,沒有恭敬心。恭敬心跟尊重心是在平常我做什麼,這些都是世間法,我知道,這不要告訴師父。師父是只要是在出世間的要領上、訣竅上、關鍵上,點我一下就好,所以這個叫上上根器者。
下根器的就會跟那個小狗、跟那個小孩一樣,一定要粘着師父,繞前繞後,「師父、師父啊」,師父叫你做什麼,「不要」。叫你做什麼,「不要」。「你要做什麼?」

「我要在師父旁邊撒嬌。」
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就只要在身邊。反正「不然我當侍者。」
我說:「侍者好當啊?」
他說:「我當侍者就可以一直在師父身邊。」

  是,你要知道侍者要怎麼寫啊?飼料的飼。送給師父吃的東西太多了,全部侍者要消化,所以「飼者」,聽懂嗎?聽不懂。負責消化師父所吃不完的一切食物。你要懂得,你以為那麼好當啊?

  真的上根器的就去做你的事了。因為你會承擔,所以師父要跟你講要領啊,你就能掌握得到。你假如不會承擔,我跟你講要領講再多都沒用,因為你聽不懂。什麼叫要領,對不對?因為你就一直拒絕,你不願意承擔。等到要領來你就說:「哎,哪有可能?」做這個也不可能,做那個也不可能,等到要領要跟你講,你也不可能,所以對你永遠不可能。既然不可能,還要學什麼、還要修行什麼?

  所以承擔是很重要的。因為會承擔的人會去找事情,找問題,解決問題。好,就在找問題、解決問題的時候,師父提到一個要領出來,行法的要領出來,你就馬上碰到問題了。碰到問題你就要解決問題啊。當然師父再從這一種弟子當中,在指導他的時候,他是很快會順水推舟一樣地進去,這是很快的。因為你有承擔的能力,又有承擔的經驗,也有承擔的意志,所以你也已經在承擔了。所以當那個要領來一推就進去、一推就進去了,這個修行就很快的。可是當你不能承擔的時候,我推也沒有用啊,因為你一直沒有機會。不是我不教你,因為你一直沒機會。叫你去承擔這個你也不要,叫你承擔那個也不要,那在哪裡有機會能夠指導你?關鍵就在這裡。

  你要能承擔事情,這個也承擔、那個也承擔。這裡我看不到,因為很多事你在做我沒看到,這裡也沒看到、那裡也沒看到,總有那個機會會跑出來嘛。那個一出來我會把你所有做事的狀況全部顯現,你的性格在這裡,那這一點很重要,「啪」一點,你就出來了。這就是關鍵嘛。當你不能承擔的時候,他要產生這種現象,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我看你到底要什麼?「好,看機會吧」,就這樣子,那只有等機會了。你那什麼機會我就不知道。

  中級的,就是中級根器的,他會很認真地讀,工作也認真地做,這種人常常會忘我,你知道嗎?忘我,你知道忘我嗎?有個師父,老和尚,這是中根器的老和尚,他每天晚上要讀經、寫字,到八九點的時候,侍者送個包子來,

他說:「師父吃點心。」
他說:「好,放著。」
就出去了。他來:「師父,包子怎麼沒吃啊?」
他說:「我吃了。」

  抬頭一看,嘴巴怎麼黑黑?他把墨跟硯台都吃下去了。這個叫忘我。這是中根器的人常發生的現象。他不是上根器,上根器不會這麼笨,把石頭都吃進去。現在叫你再咬,你根本咬不進去,可是他在那種狀況中,定中,他就吞進去了。

  我們不是看李廣嗎,射箭,晚上看到老虎,「叭」射過去,白天去找,不是老虎是石頭。他再試就射不進去了。因為晚上那個時候看到老虎危險,老虎看得到我,我看不到老虎,現在既然被我偷看到,我要一箭就把它射死啊!射進去了。第二天早上一看是石頭,你再射就射不進去。這個叫忘我之境。那老和尚也是一樣啊,讀書、寫字到忘我,硯台都吞了。這就是關鍵,中根器的人。上根器不是啊,對不對?下根器也不是。所以我們大概所看到的公案記載,都是中根器的多,因為我們也是中根器的。

  那上根器的你為什麼看不到?因為他很玄啊。他忙得要死,怎麼師父一句話他就開悟了。有個人去百丈那裡學,學了以後回去,他師父說:「你在百丈那裡學什麼?」
他說:「到時候再跟你講。」
他說:「小鬼,你一定去混的。」
等師父在洗澡的時候,他就說:「蠅愛尋光紙上鑽。」
就講那個偈子我忘了。就有路你不走,偏偏在那邊「嗯……」在那邊哼什麼哼不出去。每天我洗澡就在那邊念這個。
「過來過來,你跟我講,你到底在那邊學什麼?」
師父在找徒弟:「你要教我,叫你去學好了回來你要教我,你不教我你好像在耍我,講清楚。」
他跟他講說,「學佛重點在用心。你不用心,就跟那蒼蠅在那邊鑽一樣鑽不出去;你用心,一下就飛出去了。」
他師父開悟了。

  這就是關鍵處啊。師父也在用心吶,「我住持道場不能跑,那你去學好,學好回來要教我」。哈,師父的量有多大!對不對?讓弟子先去成就嘛,回來你再教我嘛。弟子有成就,回來也不敢對師父怎樣,要怎麼講呢?講道理也講不通,乾脆等你洗澡再講。這個師父聽了幾次,他總有覺性,聽了幾次以後,「不對啊,他一定不知道要跟我講什麼」。洗完澡出來:「給我過來,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他說:「你要用心,你不要那麼忙,忙就蒼蠅這樣子飛不出去,你移一下就出去了。」哇,開悟了。弟子可以引領師父開悟,不是不行。但是兩個要有量,對不對?師父怎麼叫師父,師父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我們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我這個業在這裡走不了,那你就趕快去學嘛。學好記得回來教我,不要學好就自己跑掉了。這個弟子也乖,對不對?回來就教他,他也開悟了。這是佛門中最溫馨的一段佳話。

  所以修行我們都可以圓滿,不是不能圓滿,關鍵在你的人格性健全不健全。像這師徒就很健全,對不對?公案呢,詳細的人是誰我都忘了,你們要是會讀書的自己去查,禪宗公案裡記載得很清楚。

  我們就跟各位講到這裡。明天我想把《淨行品》的經文跟各位講一下,讓大家瞭解一下,明天後天還有兩天嘛,我們讓各位瞭解一下這個圓融道是怎麼修的,它有什麼具體的方法。文殊師利菩薩的開示,我想會給我們做一個很好的藍本。也不可能講完,但是舉幾個例子,做個範本給各位作指導,我想應該是用很好的機會。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