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如來出現品 | 探玄記 | 昇夜摩天宮品 | 世主妙嚴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八):找回我們的修法晶片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4-01-10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七): 修行是從三寶開始修
和上開示集:堅持修法目標的情操
全方位的訓練
但是啊,玄奘大師回來所帶回來的這個行法哪裡去了?不見了。而玄奘大師帶回來的這個行法就是我們現在這個行法,當時融入了馬祖道一的禪宗道場裡,成為禪宗的心法,所以心法是這麼一整套的一個行法。我們很清楚,社會很糊塗,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做這個心法的問題。我們現在在行的就是這個部分,那你要不要?關鍵是在這裡。
回目錄
林才東合家(四川省成都市)
李丁福
王榮宏
牟維莊合家
陳彥勳×3(當願眾生,十善圓密,一真顯現)(新加坡)
海雲和上《華嚴海印三昧行法》第4講(二)
(溫州2012年5月8日)

  我們剛才是把圓融道的部分跟各位做了一個介紹,圓融道產生的歷史淵源還蠻長的,歷史還蠻複雜的,這個部分是要專業研究。沒有那個必要,我們就不在這裡講那麼多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知道讀書人,這業障昌盛,精明能幹的人特別喜歡問為什麼,我們都是走過那一個階段過來,所以這個狀況很清楚。因為我們在處理這些事情吶,不能光問,也不能夠光找資料,你一定要自己去做。而當年我們在執行的時候是一頭霧水。怎麼抓你也不知道,哪些東西怎麼樣你也不知道,所以要花費很長的時間。

找回我們中斷的行法傳承

  每個法門都要去做,那沒有人教你為什麼。因為我們的文化已經中斷,佛教傳承已經破了,接不起來。但是呢,就好像那個水管破了一樣,水繼續在流,滿地都是,你要舀一勺起來,舀不起來,但是滿地都是水,可拿個勺子要舀一勺水你舀不起來。你知道嗎?那種感覺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滿地都是水在流,可是舀一勺拿不起來。

  這時候怎麼辦呢?你身在江湖啊,對不對?你一定要泡進去。我要想辦法,水在流,怎麼流?那你想找源頭,你也不知道源頭在哪裡。慢慢摸慢慢摸,摸摸摸摸摸摸,哎,找到源頭了。找到源頭不是就能辦事啊,你要怎麼把源頭接起來,接到下一頭去?這個又是個問題了。接接接,接了,下一頭接到了,插起來了,「嘭」,因為你把水管接到電線管去了,那你就知道會有多慘。

  但是當你昏倒以後醒來,還要繼續再做,你不能被嚇壞!你真想做事,你就要去經歷,那種遇到挫折、失敗的勇氣,要是沒有這個勇氣不行。我們現在很多人都是問清楚再來。問清楚,叫做垂垂老矣,齒搖發禿。修行剩下的是「我都知道,我什麼也做不到」。

  我感到很慶幸的是,因為我們的這個時代是最偉大的時代,因為沒有一個聖人,沒有一個懂的,所以他們給我絕對的機會,讓我去出生入死,去做各種的嘗試與鍛鍊。要不然吶,像我們這種年紀現在叫做正青春吶,對不對?為什麼會四肢全癱瘓?五官不正確,不是這五官,內臟不正確?就是當時在摸索的時候完全弄錯,把自己兩腿給毀了,所以就沒辦法運動了,沒辦法運動就越不運動就越糟,肺活量就越小。那你必須去嘗試啊,三、四十年的摸索與嘗試,你看是什麼結果。你還要再測試我怎麼樣怎麼樣,我跟你講這鐵打的不怕!我們已經水深火熱歷練出來,那面是幾個小問題啊,難不倒。

  我跟你講,我問問題不像你們這樣問,我這種本子一寫就是四、五千個問題。我要問師父,我說:「你看先看清楚,有這麼多問題啊。」他一看說:「你別問我啊。寫那什麼問題啊,我怎麼答啊?」所以你們再回過來的問題,不會離開我的問題範圍。我的幾萬個問題啊,什麼大的小的,還像你們這樣?我提了很多狀況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你以為在這裡聽你就聽到什麼,我跟你提出第四期佛教思想的概念,幾乎沒人知道是什麼東西。我跟你講西域佛教這個概念都沒有人聽過,因為我們確實是摸索過,西域佛教是確實存在,而且對中國佛教起着絶對的影響。你要想說中國佛教來自哪裡啊?它的根本應該是西域,不是印度啊。這個沒有人跟你講,跟你講你也聽不懂,你也摸不來。因為你腦筋是單行道,「嘭」,你是從溫州到福州就溫州到福州,溫州到上海怎麼坐?你根本沒有那個東西,因為腦筋是單行道的嘛。我們修行是不用腦筋的,我是全方位在動的,所以你沒有辦法瞭解啊。那你會問的問題,是你認為問題,那是我在學佛前面十年所產生的問題,就比你的問題多很多啦。結果我的答案不在於外面的資料裡,我的答案是在我的問題裡面就有答案了,全部出來了,關鍵是在這裡啊。

  所以這些行法你說語出何處啊?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在歷史上它具體存在的,在禪堂裡面是具體運作的,那你在腦子裡頭怎麼會找得到呢?像圓融道這就是很真實的事啊,我跟你講已經很貼切了。在道場裡你想想看,這些知客、監院、護寺,他們如何修行?這僧眾一吵架,你知道啊,僧眾吵架跟兩隻老虎吵架一樣,你在旁邊的人你別想介入。你知道怎麼吵嗎?我看大家都很認真在聽哦,我舉個例子給你聽好了。

  虛雲老和尚認識吧?不認識的人大概會拉肚子啊。慈舟老和尚你大概不認識啊,慈舟老和尚是應虛雲老和尚到鼓山湧泉寺去講華嚴。那幾年虛雲老和尚在住持鼓山湧泉寺,在中興、恢復的時候,那就請這個慈老去講華嚴。就在那個時候,地藏菩薩叫夢參老和尚到那邊去跟慈舟學。這故事是我從夢參那邊聽來的,現在講給你聽啊。

  他去啊他就學啊,他是山東人,慈舟好像是江西人吶,江西人講普通話,那個哈爾濱人聽普通話,聽半年根本就聽不懂。

他就跟慈舟說:「我想不幹了。」
慈舟說:「你早就不該幹了,快走吧。」
他說:「好,我明天就走。」
就那個晚上啊,地藏菩薩又跟他講:「不能走!你要跟他學!」
第二天又跟慈舟講:「我不走了。」
「怎麼不走啊?」
「那地藏菩薩說要跟你學啊。」
他說:「跟我學,你聽不懂還學什麼?」
他說:「你可以教我開智慧,你就幫我開智慧。」
這個慈舟說:「你這小調皮,我怎麼幫你開智慧啊?好吧,那你就去做功課。做功課以後再講。」

  好了,他就講了,他開了智慧就留下來了。有一天,慈老法師跟那個當家的說:「這個學生每個月呀只有一毛兩分錢不夠用,希望增加到一毛六分錢。」大概啊,大概是這個數字。這個當家說:「這個要跟方丈講。」就跟虛雲老和尚講。虛雲老和尚講說:「道場很艱困,希望一毛兩分錢降到一毛錢。」

  當家這下子就石磨磨了,夾心餅乾夾住了,那就把這消息告訴慈老法師。慈老法師說:「怎麼可以?那你告訴我他什麼時候在。」他說他什麼時候在,「好,我去找他。」那時間到啊,那當家師一看慈老法師來啊,他就溜了。慈老法師去找到,唉,虛雲老和尚在,抓住他了:「學生每個人一個月要一毛六分錢才夠用。」
虛雲老和尚說:「現在財政很艱困,募款募不到,學生的費用每個月降為一毛錢。」

兩個人就坐在那裡:「當家!找當家來問。」

  當家早就跑到雲端去了。這個當家也是有功夫的人,一看情況不對啊,兩隻老虎要鬥起來了,我這個還是走得遠一點好。

  兩個坐在那裡就不講話,沒辦法講,一個要漲價,一個要減價,要怎麼辦?就坐到打板了,兩隻老虎才分開。他們吵架不像我們,鬧翻天吶,天花板都拆掉了。他兩個就坐在那裡,他坐在那裡誰也不敢進去。這個是僧眾啊。當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那我問你,你當家要怎麼修行?你怎麼修啊?這兩個都是天王巨星吶,差不多一個劉德華一個成龍一樣。對不對?那他們有意見,你算老幾嘛?對不對?你又不是周杰倫,你能擺平他們兩個嗎?這個時候你就看到問題的存在,所以你要怎麼修呢?他們也有他們的修法。古代這些祖師大德、歷代祖師,十方諸佛就把你這一套給弄出來了,這個叫圓融道。

  你要是不真的進到僧團裡頭去看,生命最核心的東西是怎麼淬煉出來的話,你根本不可能啊。你說我從旁邊來弄清楚再要修啊,那不可能。我跟你講我們都在龍潭虎穴、水深火熱之中弄的。我出家,就像我師父講,他說:「我們的家風是……」他的師父,他是講弘一大師跟慈舟老法師啊。人家說當一天和尚叩一天鐘,他說:「我師父當一輩子和尚沒叩過一次鐘啊。」夢參老和尚也是一樣,「我一輩子出家幾十年,八十年吶,我沒叩過一天鐘啊。」他回過頭來看看我,「我看你也差不多了。」我們三代祖孫吶,三代人沒叩過一天鐘,更不用講五堂功課。那我請問你,我現在要成立道場要怎麼成立?我們祖傳就沒有道場啊,祖傳就沒有僧團吶,但是我一定要成立僧團。那你就知道這一群老虎、獅子、豹啊,你要怎麼去調教啊?

  但是你一定要成立啊。成立你不能自大,因為你什麼都不懂。我們就從零開始起去做。所以你就知道我要嘗遍多少的挫折與痛苦,所以你不要以為我們道場多殊勝吶,多破爛倒是真的,多殊勝沒有,因為我們什麼都沒有啊。我問我師父說:「那華嚴七要怎麼打?」他想了半天:「誦《華嚴經》好了。」我們去找人家辦華嚴法會的儀軌拿出來,這根本就淨土法會,哪是華嚴法會啊?根本就不存在華嚴的行法。

  生為一個自命—自己任命嘛叫自命嘛—承擔華嚴中興任務的人,你要怎麼辦?在一片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之下,你做嗎?三十年來,我們肯定做得很好,我跟你講肯定做得很好,不是道場、廟宇蓋得多好。廟宇要到明年七月份才會完成,這沒辦法的,什麼都沒有。我要來之前去看了一下,已經蓋到四樓啦,五樓要蓋起來。我看了一下我才知道那道場要怎麼用,在這之前我完全沒概念,我只交代總務主任說:「你給我蓋起來再講。」蓋起來再講嘛。我請問各位,你有出過一毛錢嗎?我們怎麼蓋的?那塊地呀,我找了差不多一百塊土地,這塊地成交,真的是菩薩給的。這塊地是「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直升機降落作為救災指揮中心的土地。他要賣人家四千萬,他竟然一千一百萬就賣給我們。這不是土地公嗎?替我們守住了這塊地呀。

  土地買了以後第二年我想一想應該要蓋廟吧,蓋廟的話土地就要變更了。我就堅持一個原則:不送紅包,不請吃飯,你把它手續辦完成。花了八年。你有耐心嗎?因為你假如送紅包啊,可能會出事。因為台灣很多寺院都是這個樣子,弄了就地正法,真的就地正法,就地砍頭,全部拆掉,社會事件鬧得很大。我說我們只有這塊寶地,你別給我出事呀,你要慢慢弄。慢慢弄,已經換過兩個朝代了,現在開始蓋了。等啊,多少是非呀?「師父藉著買地的名字、蓋廟的名字,根本就是在詐欺嘛,錢收了你看都沒動。」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你要知道,你在都沒有的情況之下,你要去做什麼?你要進行什麼?你完全不知道啊,行法就從這個地方淬煉出來的。

  你以為我怎麼打坐啊?我沒人教啊,我是耳朵全部打開,眼睛全部放開,哪個地方有行法我就去,就找、就問,然後就做。一方面自己做,做了以後有什麼狀況請教人家,大家都說不對。我說:「那你怎麼對?」
「其實我沒辦法教。」
我說:“怎麼入定?”
「這世界誰入定啊?天曉得怎麼入定啊?祖師傳下來你坐五十年就會入定了。」

要有宏觀的經驗,又有微觀的經驗,才有法的產生

  真的嗎?我們現在告訴你就能入定,入定的方法,通通把你弄好了。你要再問嗎?對不對?這些都是從實際的實踐中得來的。不止是圍觀的人,坐在那裡怎麼做?是單盤好還雙盤好?置心一處在風門,風門是在鼻尖吶?還是在那個牙齒的牙齦的裡面啊?還是哪裡?你搞那麼多……你去做嘛,這是微觀的部分。

  還有宏觀的部分,你就看到人與人之間相處發生什麼事。來講的都好聽啊:「我發阿搙三藐三菩提心,我要跟師父出家。」等一下跟他一吵架,哪一家都不知道,就跑回家了。怎麼會出這種狀況啊?所以這是一個關鍵,你要有宏觀的經驗,又有微觀的經驗,所以這個法的產生是這樣來的。

  所以我們在這樣進行摸索的時候,十年,夢參老和尚找我剃度。再過二十就三十年了。欽因長老找我們華嚴宗傳承衣缽給我們。就在那一年我說:「這禪法不能突破,你這個衣缽也有問題。我們成立禪師團,以團體的力量來攻克這一個部分。」這問題產生了,才一次活動,印度大瑜伽師叫我們一定要過去。因為他是國寶級人物,印度政府不准他出國,所以你只能到他那邊去。這個修行的大拼圖裡頭剩下兩塊沒有辦法拼起來的,從他這邊領回來。我不是全套都跟他要的,你要全套去學學不到啊,我們整個修行的藍圖統統拼,一直拼拼,從完全沒有的情況之下拼到完成了,這兩塊接不上去。沒有辦法,所以我才成立禪師團,專攻這個部分。

  禪師團不行吶,禪師團的本身的能力不足沒錯,但是禪師團本身的加持力已經震撼了整個的法界。普賢菩薩出現了,就跟他講說:「你就找他啦。在中國有個修行者,你要把這個法傳給他。」我們去也沒什麼法,因為我也不通,講什麼?雖然他們在講我聽不懂,尤其你知道那個小翻譯官吶他自己也不懂,他拚命跟他對話。

我說:「哎,要講給我聽。」
他說:「我弄清楚再講給你聽吶。」

  他再弄清楚?我看你就弄錯了還弄清楚?我就說:「你不要講了。他在講什麼?你剛才講什麼東西啊?」
他講一句話:「我要你來,要你把這個法用中國大乘佛教的方法傳遍給全世界。」(眾鼓掌)
我說:「他講這一句話你要跟他弄清楚。弄什麼?」
他說:「我要跟他講他的法怎麼用中國佛教傳遍全世界?」
我說:「那沒你的事好不好?要怎麼傳遍全世界是我的事,不是你的事。你再問那個問什麼?」

  關鍵就在這裡。我們失落的東西我已經拼得差不多了,但是核心的東西真的沒辦法,就從他這邊接回來,就把那兩塊給補了。

  現在呢,我在跟你講的整個法還是中國禪宗的行法,只是那核心的晶片你掉了,你必須重新個弄個晶片不可。你要再問為什麼?所以這業障就是業障,你再問也沒辦法。這東西我不是喜歡跟大家講,要講幾次啊?對不對?炫耀嗎?我師父有四大德,我算一算我也有四大德,而我每一個大德都比他大。對不對?廣欽老和尚是台灣最了不起的阿羅漢,我在家的師父啊,出家是夢參,你本身有四大德,我加起來就五、六個大德了。對不對?因為你那四個爺爺就是我的爺爺呀,對不對?我們傳承不是很優秀嗎?你看,我問他說:「你是華嚴宗第幾代?」
他說:「我不管哪一宗。」
我說:「你自己說你是華嚴宗人,那你是第幾代都不知道。」

  好了,那沒傳承怎麼辦?你看華嚴宗第四十一世把衣缽傳給我們,我們叫四十二世,是怎麼來的?是他找我的,還不是我要的,我根本就不認識他。但是你肩負這個使命啊,你要弄清楚啊。華嚴宗有四個支派,我們是其中一個,他們衣缽不知道傳到哪裡我們不管,我們這一派的衣缽在這裡,四派裡頭這一派就很特別。

  「高原明昱兼慈恩宗」,華嚴宗怎麼兼慈恩宗?大概在中國佛教思想裡你知道啊,(原太原的原,明明天的明,昱是那個日立,一個日下面一個立。對,高原明昱,這一派兼慈恩宗。)那賢首兼慈恩宗,我就問欽因長老祖師爺說:「那我們是兼修慈恩宗還是兼弘慈恩宗?」他說:「我也不知道。傳給我,我就收下來啊,現在交給你,你去搞啊。」我就只好自己搞。

  慈恩宗我們知道是大乘瑜伽行派,現在慈恩宗你大概知道就是唯識宗。唯識跟法相的問題啊在學理上跟歷史上的爭吵我們不論。但是啊,玄奘大師回來所帶回來的這個行法哪裡去了?不見了。而玄奘大師帶回來的這個行法就是我們現在這個行法,當時融入了馬祖道一的禪宗道場裡,成為禪宗的心法,所以心法是這麼一整套的一個行法。我們很清楚,社會很糊塗,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做這個心法的問題。我們現在在行的就是這個部分,那你要不要?關鍵是在這裡。

馬祖蓋叢林,百丈立清規,黃檗啟傳承

  所以馬祖蓋叢林,建叢林吶,百丈立清規嘛,才弄起來的啊。百丈下面是誰?黃檗。黃檗下面就是臨濟嘛,從臨濟開始有傳承嘛。那你從百丈開始到臨濟又經過三代,所以一個道風的建立要好幾代,不是你一個人想像的。你一個人要怎麼樣?這不可能的,不可能。所以你個這法身慧命所交織的、包涵的,已經不是你個人的問題,是整體性的問題。所以沒有一個人說「我自己在家裡修就會成就的」,沒有那回事啊。那頂多你是成就一根木頭還是一個阿羅漢吶,大概是這樣。你一定要在世間跟絕對有關的人要去切磋。

  所以我發現幾個問題呀,都是用群眾的力量來完成的。雖然我們群眾不多,但是這股力量是絕對大的。我們只有十幾個,禪師團就在我們禪修摸索的過程當中共同參與摸索的人,他對這一部分的瞭解,我們這樣的發心跟這樣的投入它就會整個影響法界。然後我們本尊普賢菩薩去跟大修行者講,來跟我們相應。所以你能夠說你自己關起門來自己修嗎?你要怎麼樣很精準地導彈一樣飛出去就好,那你就有導彈自己丟就好了,為什麼要發射台。對不對?你發射台要很多工程師哎,搞發射台那些人都是博士哎。對不對?「我一顆導彈就好了」。你導彈要幹嘛?沒用啦。所以不要把自己認為多了不起,那叫我執,不可能修行。

  所以你要修行,你一定要放下身段跟大眾和諧相處,這個非常重要。你假如跟人相處處不來,你自己別想成就,沒有那回事。你只有一個什麼?科學怪人,鐘樓怪人。鐘樓怪人就是自以為了不起的修行人吶,自己在鐘樓裡頭修啊,要跟誰也不相處啊,那就沒用的,沒用。所以你一定要出來跟大眾相處,有關的人是更重要。而我們現在所犯的毛病是越貼近的人越不能相處,越貼近的人你越不能相處,那你知道你在人性中犯了很大的忌諱,你不是自尊心有問題就是自信心有問題,一定在這裡出事情。

  所以你一定要勇於跟人家相處,跟人家相處然後共同完成一件事。有很多人能幹啊,我就叫他做什麼事,他通通自己做,做到日以繼夜、不眠不休。事情做完了,我說:「你根本沒做。哪有做?」「啊,我多辛苦怎麼樣……」是啊,那是你個人成績啊,不能成就的。這種人是積累功德下輩子做專家可以,他沒有辦法。你要記得修行始終重視一個東西,叫大學。大學知道嗎?大學的功課只有六個字:灑掃、應對、進退。

學會與人相處是修行的首要功課

  你之所以沒有辦法跟人家相處啊,就是應對、進退有問題。瞧不起人家,人家都錯,只有你對,吵遍天下無敵手。對不對?人家都錯只有你對,那你幹嗎?哪有那個「南無孤獨佛」?哪個佛是孤獨的?沒有啊。唯一孤獨的佛叫多寶佛,但多寶佛有一個專長,不管哪個佛講《法華經》,他一定到場,從地湧出。有沒有?那你有沒有這種量?人家在做什麼你都去讚歎。有嗎?沒有你就不行吶。所以多寶佛不是孤獨佛,多寶佛沒有自己的國土,但是任何一尊佛講《法華經》,他一定到,去讚歎,去現身,去證明。所以你要懂得跟人相處很重要啊,只有透過跟人相處你才能瞭解人性,因為你瞭解人性你才有可能把靈性給激發出來,一個不瞭解人性的人沒有靈性啊。

  所以各位你這不要我講,你自己檢討就好。你週遭跟朋友怎麼相處,這樣就好了。那你瞭解朋友多少?這就人性啊。這個部分你瞭解以後,你在修行上就很容易突破,很容易啟發啊。那你跟人假如是冷漠的,那沒有辦法。而我們發現一個問題:對人性冷漠的人吶,特別有才華。你有才華不是罪過啊,但是缺乏人性啊,這個才華變成你的災難。所以你只能當專家,然後跟機器,跟那死東西為伍,因為它不要人性。這個是很麻煩的事。因為你有才華,識性又發達,然後又缺乏人性,這個就很麻煩吶。你進入佛門啊,可能傷害三寶的成分會比較多,會讓人家覺得說:「你們學佛人怎麼都是這種人?」有沒有?這個就造業啦。所以怎麼樣跟人家相處很重要。

  記得,知識不是絕對的,知識對你有用,是因為你會用,但是呢可能都沒用,因為最重要的是人性。所以我就跟你講說,這個人生活得幸福不幸福啊,你可以斷定他與人相處有障礙。跟人相處沒障礙的人一定幸福;跟人相處有障礙啊,他一定不幸福。所以你會工作不順,你去注意看看,一定跟人相處的問題。他怎麼會工作不順啊,對不對?

  所以我們聽到很多年輕人都講啊:「人家長得漂亮,會撒嬌,會走後門,長官喜歡她啦。」這講得好像真的啊,你都沒有去注意到,她就是應對、進退拿捏得好。而你呢,你是比她能幹,沒有錯,所以你會說:「像我們這種能幹的人都沒用,不得重用。」有沒有?年輕人很喜歡講這種話,你不是能幹不得重用,哪個長官不喜歡能幹的?可是你這能幹的人就很討厭你知道嗎?常常找領導,給他難看。你想想看,領導要找一個老是給我難看的人來嗎?所以你在應對、進退一產生疏忽啊,這部分是零分,而你專業能力就算比別人強,也頂多加十分而已,她七十你八十嘛,因為你超過八十就應該升一階了嘛。那你這個八十分,她就算是七十分,應對、進退也七十分,一百四,你想想看他要用一百四十分的人還是要用八十分的人?你不思考這一點,你只思考你的能力,你的專業比別人強,可是你沒想到,你的大學輸人家輸很多,這個就是你人生的災難。

  你怎麼跟人家相處得很和諧,這是你人生幸福的關鍵。這是我們一再地提醒各位跟要求各位的,尤其想要修行的人這一點更重要。科學界有科學怪人,學界也有很多怪人,修行也有很多怪人,都是與人相處不來的怪人。這些怪人他永遠是痛苦跟孤獨。而修行假如還修到這裡啊,那你就沒有成就可言了。因為科學家他有了學問有了專長,他至少還可以混口飯吃,還有個名望在,沒朋友就沒朋友嘛,對不對?反正回家就看書嘛。可你是修行人,你沒朋友,也沒信眾,你一個人要幹嗎?只好回家啃樹皮,對不對?人家丟掉的香蕉皮撿來吃,都可以吃啊,只有這樣過日子啊,你沒有專業啊。你的專業就是要跟人相處嘛,這個地方假如不及格,那你還搞屁呀?你沒搞頭了。你說我一打坐的時候會飛在半空中,那你去吧,你就飛吧,這是你的專長嘛。

  所以一定要留意,與人相處在修行上來講是個大學問。要怎麼與人相處得好,自淨戒很重要,自我反醒、自我檢討,因為都統統回到基本的地方來了。那你說修行這些不重要嗎?所以你這裡不通過,就沒辦法。我們看這個人可不可以用,是看他跟大家相處,跟大家相處不來,這個人就不行,那他可以的話可能,可能我們把他撈起來放在旁邊,去做他專業的事,只有這樣子。否則的話你護教史,學會裡一定會推薦你,修法史,你的老師指導者一定會推薦你,因為你跟人家相處得好嘛,他不會相處不好的。

  成績不好並不重要啊。我一個兒子啊,讀書的時候老最後一名,我說:“最後一名會被當掉啊。”
他說:“不會啊。”
我說:“當掉我不管吶。”

  當掉就重修嘛。好了,到最後畢業的時候,畢業證書拿回來了。我說:「你最後一名怎麼能畢業?」
「校長跟我說,雖然我成績不好,我是校隊,我的品行是A+,所以我畢業了。」

  成績不好沒關係吧?對不對?校長還親自跟他講說:「你這個成績很好,應該要畢業。」老師不敢做決定啊,這成績一塌糊塗啊,沒有一科及格啊,台灣話叫做滿江紅,每一科都是紅的。但是品行是A+,校長都認識他,而他又是校隊,運動表現很好,這再不畢業也不行啊。訓導主任說:「最好不要畢業,明年繼續幫我們打球。」

  所以專業並不是那麼必需呀,你與人相處的關係比較重要。假如相處不來的話,那是你痛苦,人家對你也很痛苦。這個是我們在講修行的時候一定要弄好,人性的問題一定要先擺平。假如人性的問題我們一直無法處理的話,你很難,你說你要什麼叫修行啊?所以修行不是把我們修成怪人,是要修成一個完人,完美的人。那你要看看怎麼來進行這個部分,這是提供給各位要瞭解的。

  因為我們還要再跟各位談這個……時間還有幾分鐘?十六分鐘?好,那我們跟各位講,這個昨天講了吧,那些圖檔。好,先看這個圖好了。這個圖我們就昨天大概跟各位談了,在我們的這各方面基本人格養成。有沒有?這邊是前行,這邊還資糧道,有沒有?這個圖是很複雜的,我們就一步一步跟各位談你要留意的東西。

  第一個,剛開始你是個信眾,我們是從五大議題中展開各項活動,窮盡一切眾生。那麼這裡頭,一定要注意,你不要以為生命教育是太低級的教育,它是給我們每一個人做自我認知。五大議題呀,老人議題、兒童議題這兩個,以外就有三個:夫妻、健康跟事業,這一共五個議題,人生的三個段落。這裡頭讓你認識結婚之前都屬於兒童、青少年問題,結婚以後就有夫妻的家庭問題,還有這個健康問題跟事業問題。因為這個時候的健康跟老人健康不一樣,兒童健康不一樣。

  兒童健康需要父母照顧,老人健康是社會問題。但是你這個時候人生第二階段的健康啊,涉及到你全家的經濟命脈,所以這個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先生還是太太的健康,我們認為這個健康跟疾病吶,是對於社會影響最大的。兒童的疾病、老人的疾病基本上是社會問題。但是這個階段,結婚以後到你退休之前這個階段的健康問題呀,是你的家庭問題,所以我們認為這個是很重要的。那工作問題那當然就更不用講了,當你的工作出了問題的時候,那你生活就大亂了,所以這五個部分我們叫五大議題。

  這個五大議題在談的時候,主要的是在鍛鍊你的人格性,也就是你跟人家相處到底有沒有問題呀?夫妻有問題是兩個人你都有問題,你還講什麼?對不對?事業問題通常就是跟長官、同事和不來的問題嘛。健康問題可能就是你的思維有問題,思維有問題才會造成健康的問題。好,這些是一般的教育。

  當你認可以後進入道場裡頭進一步,這個叫做護法,道場各項活動的參與及護持活動,你不是來參加這個活動,而且能夠發心起來當幹部、當義工,就是指這些,所以這裡就有道場審核、道場護持跟組織的參與。那麼再過來呢?還有一個師長審核的,這個叫四修法,基本教材要做的;要聽經要寫筆記的;華藏工程;還有行法共修。這裡面假如只有一個項目來講的話,表示你是專業,假如說你只有一個項目,其他人都合不來的話,那四修法你是不能通過的。所以這一個地方合得來合不來他有師長在審核。

  所以你們不要一直找我,因為要有這兩關通過,這兩關不通過你光找我沒用。我想教你也教不來啊,因為你一來你最大,而我們教的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當你認為說他們都不行的時候,我告訴你,肯定絶對是你不行,這是很明確的答案吶。但是這很遺憾的,凡是有這種人,他會憤憤不平:“你們都是一窩壞蛋,只有我是好蛋。”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這種人吶,我不是說你,說到你是純屬巧合啊。

  所以這一個地方就鍛鍊讓我們認識自己,這個是自我肯定。到這個地方你要能夠徹底認識自己,你有什麼優點、缺點,然後完成了以後叫善根發相。這個時候我們會邀請你來做一個行者試試看吶,所以師父就只好忍着吧,說:「可以,你來吧。」所以這個叫做忍可灌頂。這次灌頂是師父忍着啊,你到底行不行也不知道,反正先試試看嘛。這個時候就要正式要求人格性、處眾生戒跟自淨戒。你不要怕,「我不行吶不行」,不行你就去修圓融道,不要跑到第一階去,要跑第二階圓融道。所以這裡呢他要道場推薦,就是道場審核護教史的部分,這個師長審核有修法史的這個部分。所以這裡不通過,你這個忍可灌頂就不可能參加,這個叫資糧道。

  好,這個灌頂以後我們要經過三年,因為這裡頭要嚴格開始要求技術面的問題。技術面你假如沒有通過的話,上面這個部分完全跟你無關,因為不會對你開放吶。因為這個上去就會變直的啦,不是由寬的到狹的,寬的到狹的是一種過濾,這上面就沒辦法,上面上去的話直接你就要跟十方諸佛、歷代祖師相應啊。

  所以你要知道學佛一點都不迷信,這是很肯定地告訴你,你入法界以後的一個途徑就這麼走。這個像不像交流道?塞進來以後這要進高速公路啊,所以這一關絶對是很嚴格的。所以我們有一個入定發相,你到底能不能入定?入不了定別談,下面再怎麼殊勝都沒你的份。再有你的份也是交個二百塊博物館看一看,就這樣而已,因為那不是你的。要是你的你一定要得入定,你不入定下面跟你講沒用,那要頂多是我在這個地方偷講,那你們來偷聽嘛。對不對?這是不可以講的,只有在這裡偷講給你偷聽嘛。

  因為忍可灌頂一個要求就入定發相,才有真正的這個傳持灌頂啊,那在這裡都在禪堂考驗的,現在要怎麼跟你講?跟你講置心一處啊放在哪裡呀?你也不知道啊,這不是這裡講的問題,是到了禪堂以後坐在那裡看你置心一處,怎麼置心一處。這個是整體的問題。所以從這個地方開始都是直的,一個也不會脫落。從這個地方入定以後到正定發相,從正定發相開始你就有傳持灌頂。這個時候你早死不要緊,下輩子一定再回來,只是換個身體而已,死並不可怕。但是你會認為死可怕就表示你在忍可灌頂之前,你還是凡夫,你對生命沒有真正的認識。這個傳持灌頂是把十方三世一切佛、歷代祖師菩薩摩訶薩的加持力啊,那一種pran真如的威神力全部灌注給你,所以你已經不是普通人,要搞清楚啊。

真實的就是真實的,假不得

  跟你講這個好像很玄,我跟你講不是玄的問題,這是真的問題,你要改造生命,轉凡成聖是從這裡開始的,這個前面都是資糧道。所以你要認識清楚,你來學佛、來修行,你到別地方他怎麼跟你保證我不管,你來這裡我們絕對跟你保證,原因就在這個地方,要保證是從這裡開始。而你是不是到這裡,這不是你跟師父交情有多好的問題,這是你實際的實際問題,因為這個不是我管的,這是閻羅王管的。你這個成績不及格不入定,傳持灌頂不能傳給你呀。傳給你以後要到正定發相,這個時候才叫完成啊,這個又要三年吶。所以你在進行的過程裡閻羅王在檢驗吶,不是我在檢驗,你要給我灌迷湯我也沒辦法。對不對?是不是這樣?你弄個人參吶什麼,現在叫什麼參靈草啊,來給師父吃了就昏昏欲睡的,然後就迷迷糊糊像那個瑪爾巴一樣,被那個米拉日巴灌醉,偷拿印章蓋章,給他去哪裡啊,那你就修不成嘛。所以他大師兄一直叫:「奇怪,人家三個月就完成,你搞了三年還不完成,原來你偷蓋印章。」有沒有?真實的就是真實的,假不得,從這個地方都是真的。

  到寶瓶頂灌頂以後,那你就知道,什麼叫如語者、實語者、不誆語者;到寶頂灌頂以後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你一步一步它會一直上來。這裡頭還有呢,如何舍識用根、轉八識成四智,然後到最後轉四智成一切智,到最後又要從一切智入法界得法界智,那這是另外一個部分。都在這裡沒有完成的功夫。這個圖我就不詳細講了,你還是把基礎的給弄好。

  這裡還有一些圖,好,這一張裡頭我們跟你講你每一個階段,這裡果位呀,初果向、初果位有沒有?這個地方是解脫道前行、解脫道正行、解脫道妙行。忍可灌頂有沒有?證初果,從這個地方初信到九信這個是寶瓶灌頂,有沒有?初信、三信、五信、七信、九信,這個地方技術面做什麼?妙觀察智怎麼轉?能、所怎麼轉?工程面要做什麼?你看這個從技術面,內、外定並存,有沒有?下面吶什麼轉八識啊、轉五識啊、轉七識、轉六識這一個一個都有,所以修行不是你講的、你自己想的。想什麼?這每一個階段、每一個過程都跟你講得很清楚啊。這個就剛才那個圖橫過來作說明的,你要怎麼樣子修?有沒有?轉一分識為妙觀察智,分分證得。五藴,六根、六塵、六識,轉六分有沒有?成所作智;六分轉了以後成平等性智;然後轉八識成大圓鏡智,有沒有?平等性智轉過來,前二次有沒有?再轉過來,這每一個階段我們都有的,不是你自己想像。這個是簡單地跟各位講。

  這講也沒用啊,你要修啊。到時候你又來了:「師父怎麼轉八識成四智啊?」我就跟你講了,你自己不會去轉啊?這不是用講的,人家禪修裡頭實際轉啦。到時候會有一種狀況出現,因為你沒在禪定中。那有什麼狀況到,那你怎麼轉、怎麼轉,然後呢你有這個色身,有意識身,什麼狀況是意識身?什麼狀況是色身?那這只有在那邊講了,這邊怎麼講?那是禪堂的工作。所以不是師父跟你要錢吶,是沒辦法,你去弄個禪堂再講吧,就這樣子啊。那要弄一個禪堂給大家坐,大家用,那就有大家用的標準嘛。就是這樣的一種狀況。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