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優酷HD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耳根圓通章(十四):入流亡所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7-03-13
觀音菩薩之耳根圓通開示
義工的發心與殊勝
發心帶人來修行的功德
 「入流亡所」就是我們講「聞性」跟「聲塵」,這部分你能夠扣住,這個當下「所入」,「所」跟「入」兩個都寂滅,這個「亡所」就是「所入」那個「入」,入寂靜了或者能所合一了,這個時候叫「雙泯」。到這個地方「所入既寂」的時候雙泯了,就是動相跟靜相全部停止。那我們講動相跟靜相,通常你看註解,大概就是聲塵有動有靜,大概就開始劃分了,那你聞,聽得到的聲塵那叫做「聞」,聽不到的聲塵叫「無聞」,所以聲塵也就有聲、無聲,這個叫做「動靜」,這個解釋也可以,六十分。
回目錄
蔡榮財、鄭嘉惠
陳光裕闔家
江洵美詹文忠闔家+許寶玉江榮財闔家+十方三世諸佛諸塵
田曉瑜
孔承軒
點亮心燈(中國廣州市)
  我們講到修行要學的都很多。

  我在上面等,你們在下面等,就有一個跑去跟我講話,講一講就跑掉了,我想你們還在忙我就繼續等,這個叫「修行」啊?大家都是「等覺菩薩」。你們要做事怎麼做嘛?連個訊號也沒有,也不知道你們還在忙、還是在等,我想不對啊,我看這些土包子做事都這樣,我還是自己下來好了,要做眾生不請之友啊!這怎麼辦呢?你們怎麼辦事情這樣?要嘛就是禮數周到拚命纏,要嘛就是不管你反正自己來,我不知道這差距怎麼會那麼大。

  這個地方經文應該這樣改一下,「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這個地方應該這樣子改一下,要不然因為我們這文字上在排的跟法義上對不上來。「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我們就這樣子並在一起了。假如「彼佛教我聞思修」然後再「從聞思修入三摩地」,那麼「初於聞中,入流亡所,入流亡所,所入既寂」應該要這樣子,「所入既寂,動靜二相」它裡面應該有一個東西在,才會「瞭然不生」。那個部分我們留到後面再講,這裡要講的是「入流亡所,所入既寂」。

「入流亡所」就是我們講「聞性」跟「聲塵」

  「入流亡所」就是我們講「聞性」跟「聲塵」,這部分你能夠扣住,這個當下「所入」,「所」跟「入」兩個都寂滅,這個「亡所」就是「所入」那個「入」,入寂靜了或者能所合一了,這個時候叫「雙泯」。到這個地方「所入既寂」的時候雙泯了,就是動相跟靜相全部停止。那我們講動相跟靜相,通常你看註解,大概就是聲塵有動有靜,大概就開始劃分了,那你聞,聽得到的聲塵那叫做「聞」,聽不到的聲塵叫「無聞」,所以聲塵也就有聲、無聲,這個叫做「動靜」,這個解釋也可以,六十分。

  那個動靜兩個其實就是「能、所」兩個,能是動,所是靜,那你會看我解釋的跟祖師講的不同,這「能所雙泯」,因為所有的理論在般若系統的理論裡都講「能所雙泯」,不會講塵境有動有靜,當「能所雙泯」的時候那「根」才能夠滅。根在起作用的時候,根其實是個媒介。我們講說會輪轉世間,輪轉五趣是法身輪轉五趣,是因為無明介入,對不對,一般講都是這樣,這是一般講的啦,因為唯識這樣分析。

  從我們修行來講要把根除掉,根除掉你就不會有無明,可是你不可能除根。這問題在這裡,你不可能六根通通斬掉,這樣當太監就好了,這不可能。為什麼不可能?因為有根的作用就會有無明,所以修行到最後是要把根給除掉,根不但要除掉而且你那個覺知要把根給滅的這個部分還要再滅,那空相才能現前,空相現前空相也要滅,滅後的滅再滅,這個滅的「滅」不滅,那修行不到究竟位。各位要留意到這裡,所以這個「入流亡所」是起步沒錯,你要留意到「入流亡所」其實講的就是要「能所雙泯」,這個就是一個關鍵處了。

  我們在行法的過程裡,每一個人摸索所探究的都不一樣,那要講到完全符合佛陀的標準,我們大概都在八、九十分之間,開始沒有辦法整合起來來符合佛陀的標準。當然也有人說佛陀也未必是絕對的,那個就魔王來說話了,因為他要比佛更厲害。那我們在修行當中以佛陀為最高標準,下面的我們每一個人再怎麼修,你大概都是接近佛。我們大概在八十五、九十之間就開始產生分歧,而那個分歧常常會吵的不歡而散。你不要看那大菩薩,天台宗跟華嚴宗到現在還在吵架,唯識宗、新唯識、舊唯識到現在還在吵架,法性宗跟法相宗還在吵架,那沒辦法。這些我們都假設他有成就了,因為你不能說他不成就,那一天我說誰不成就馬上有人打電話來抗議,你幾歲啊!人家一百多歲你還說人家沒成就,我說是是是,他比佛還有成就了。

  那有沒有成就不管了,我們是告訴各位,大概我們的成就到達——修行人到達這樣的程度大概都會吵架,只是吵的方法比較文雅一點。我聽我師父說,他當學生的時候在慈老法師那邊學華嚴,他跟慈老法師因緣非常好,他也一直以為他就是華嚴人,所以他對慈老法師感情特別深厚。那個時候,慈老法師是在虛雲老和尚那裡講華嚴,所以他是住在鼓山湧泉寺,我假如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這樣。他在那裡一面跟慈老法師學華嚴,一面跟虛雲老和尚學禪,兩個都很有成就,但是沒錢。有成就沒用,只要沒錢就萬萬不能,這個慈老法師就去跟虛雲老和尚說,這個學生每個月只有兩分一的錢不夠用,希望提升到四分六,那虛雲老和尚說沒錢,還希望說兩分一降到一分半。兩個就在那邊,你知道一隻河馬和一隻大象吵起來是怎麼樣,兩個都很客氣,吵吵……就吵到當家那邊去了。

  當家師也是有成就的。虛雲老和尚說:「請當家來」,當家問那個侍者說:「什麼事?」,侍者跟你們差不多,「兩個老的又在吵架了」,當家說:「你跟他講我入定了」,這就是成就者的吵架方式。他們也會吵,怎麼不會吵,慈老法師也知道你沒錢,這不是不知道,可是就非得用錢不可,因為讀書人嘛,你總不能夠變成唸佛這樣都不寫,總要一些筆、紙這些東西。我是來教書的,我只有跟你老闆要嘛,老闆,我沒錢怎麼辦,只好兩個來了。大成就者也會有這種困難。

  常有人跟我講「你不是說修的好就會有錢嗎?」我看他們三個都修的很好,就是沒錢,說錢就嚥氣。這三個都那麼有成就的人,那當家師是虛雲老和尚很有成就的弟子,名字我忘記了。那你想想看還是一樣,遇到這些社會現象你還是沒辦法,但是你要處理的得當,吵架是吵架沒有錯,不是吵成那個樣子,像他們也吵架你都會覺得很美,對不對?不是說不能吵架,你那個吵架根本就野蠻嘛!不是這個樣子,有意見可以表達,實在沒辦法,沒辦法我們再想辦法,總要想出辦法來,不是隨便兩句話丟給他,就非得把他弄死不可,這不叫吵架這叫殘殺。我有意見、有問題怎麼談?

下手處不同,所培養的性德也不同,性德不同,境界也不同

  所以在修行人的過程裡,他們的境界到某一個程度會有不同,尤其下手處不同,那所培養的性德也不同,性德不同那個境界也不同,所走過的過程也不同,那麼到那個地方既然有成就,那包容很要緊。要怎麼去包容?所謂包容是:「他錯,我對」,這個才叫包容,你總不能夠說:「好了,就算我錯了,我包容你啦」,這叫什麼包容,你錯了還包容人家?是你對,他錯,他既然錯了我包容他,這個才叫包容。你錯了你是懺悔,不叫包容。我錯了,「對不起,我錯了」;錯了,我就不願意跟你懺悔,我去跟佛懺悔,那也可以,不過這種成績降一級,你對當事人懺悔,你就完全悔過了,就過了。

  你不向當事人懺悔,向佛懺悔,發露懺悔,那要完全悔過沒有這個業要到善根發相,要到瑞相現前,要有瑞應;要不然你一定要當事人懺悔,當下懺悔。拖過去的時間越長,效率越低,拖到夠長,就叫果報現前,就這樣子。拖時間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為什麼要馬上懺悔,因為當下人家馬上平息。你要是不當下懺悔,時間拖下去,那你拖越久,效率越小,到最後人家可能都忘了,那就等因緣果報了,就變成這個樣子。所以我們要留意到修行的過程裡會有很多不同,只要你認為你是有能耐的、有才華的、有能力的、或者有成就的,那你的包容就要一直展開。這個時候我們就看到,你的包容越大,你的成就就越大,你要慢慢的去瞭解。現在,我們要跟各位談的是「能所」這個東西。

  因為有些時候,在講或在寫都會犯有這種邏輯上的毛病:像我在講,講一講我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一面講一面像放風箏,趕快把繩子拉回來,剛才講到哪裡才能接下去。在寫的時候也有這種情況。寫,他會理論一直分析下去,分析下去他可能會忘了整體性的結構,他那個地方的單獨的東西其實另外是一篇文章,但是在一本書裡頭的註解裡那就不好,不宜有這個東西,但是我們看到大德裡頭的註解常有這種狀況。那《華嚴經》它比較特別的,就是那些特別的理論它提到最前面先講,所以叫「華嚴十玄談」——玄談通常分十個在前面講,那麼那個部分在經典註解裡它就不再講了,那你要自己去運用,在講的時候他只是帶一下、帶一下。我們其他的這些疏像《正脈疏》、《寶鏡疏》裡頭會發現它有很多理論都在經文裡頭講,那一講進去就常常會離開整個經文的這個宗旨。

  那麼《楞嚴經》的特色就是它在第一卷經文裡把它主要的理論通通講了,佛陀在那邊主要是講那個理論,第二卷以後從波斯匿王開始談的時候其實是一種展開跟舉例,它的核心重點是在最前面,所以我們在講這個行法實際進行的部分,應該是跟前面的地方要拿來運用,這個裡面每一個行法都跟前面的佛陀在跟阿難開示的那十番顯現、七處徵心的地方都絕對有關。

  我們現在不是用那個方法,但是也一樣,那個「心是什麼」一定要跟你弄清楚,塵是什麼、心是什麼,這個「能」「所」一定要弄好。這個地方一般的註解為什麼動靜二相都講到塵境的動靜,這個是我們一般思維的模式,你沒有辦法說他不對,但是我覺得這樣講是不好。所是靜,能是動,「動靜二相瞭然不生」,就「能所雙泯」,你從這裡來看,所以我們前面才要跟你講「入流」跟「亡所」,「能」「所」要跟各位在前面講很清楚。

  那麼「所入既寂」從中國文字學的立場來看應該是這樣的文法,你不要把它變成「入」的那個入——「所入」的那個「能」既寂,不是,他「所入」就是「能所」,「既寂」,它的動靜二相——就是它的作用活動全停了,「瞭然不生」是在這個地方。所以這個「所入既寂」跟「動靜二相瞭然不生」是一致的,是兩種講法。「所」就是所,「入」就是能,「入流亡所」是「能」在上面,「所」在下面,文章排列,「所入」也是文法上最好用的,所在上面,入在下面。你假如說「入所」把它寫成「能所既寂」也可以,但是對於中國文學的結構來講不美。

  《楞嚴經》之所以這麼暢銷,用現在話來講叫做暢銷。就是它文辭美,這文學家的作品,所以它有牽涉到文學結構、文法結構上的問題,你不要看著文字就抱著它一直解釋下去,你要看一看這些文學家在寫文章時候的心理狀態、那個筆觸、還有他的敏感度。假如這一點我們不去考慮,那你就會被文字騙了,因為這個譯經不是什麼大德譯經,是文學家翻譯的。你要留意到啊,是文學家所翻譯的,那就不一樣,他不是譯經家翻譯的,所以你這個地方絕對不要被騙,我的意思不是說他的經文翻譯錯誤,而是因為它太優美了,我們不能用太通俗的那種層面來看待它,它有另外這個部分。

  我記得,最近我們把佛像送到陝師大去——陝西師範大學,這就發生同樣的情況。華嚴三聖去了,那個毗盧遮那佛端起來那很莊嚴,文殊、普賢端起來就擺上去了,就很高興了,那負責人就逢人便介紹。我去了,他也一樣介紹,很高興。我一看,怎麼少了一個什麼,因為文殊普賢下面的那個墊子——有兩塊木板他沒拿起來,結果大象就蹲在地上,獅子也蹲在地上。我說,這裡面有兩個墊子,他說,沒有啊,我說,有啊,那箱子裡面都有附上來,箱子早就丟掉了。我們常常發生這種情況,你只拿一半沒有拿到另一半,為了美化它我們才做了一個墊子上去,那墊子就沒用了,沒用了就看得怪怪的。同樣的更嚴重的還有人大概只拿墊子不拿佛像,因為那墊子很漂亮,這個就是你弄錯了。弄對的還好,把佛像拿起來墊子丟掉了;弄錯了,就把墊子拿起來佛像丟掉了。這文學它就有這個缺點就有這個缺點,它美,美則美矣,那個真常常會失真。

  我們在看的時候,我不知道你是拿墊子還是拿佛像,那應該兩者兼併都拿才完美。因為能夠遇到這樣的經文是很難得的,我相信《楞嚴經》在翻譯回去的時候一定會面目全非,因為有的要翻法義呢,還是要翻文學?在翻的過程當中,也一定會被文學所左右,所以這地方你看它這個能、所、動、靜它一直交互運用,它不會一直很咬文嚼字的那種情況,從頭到尾都是能所、能所,它不這樣子,所以它文美就美在這裡,你在讀這種經文的時候要特別小心。我們都受過適當的相當的文學訓練,我想都有這種感受,到這個地方我們告一段落了。下面的部分我想就留到下一次我們再把經文,我想再把《正脈疏》跟《寶鏡疏》裡面所談的部分來對照著,提供給各位作參考。

  這一次這裡要結束之前,幾個工作我希望各位能繼續進行,第一個就是我們分組的工作,一個法義組、一個行法組。大概簡單的講,法義組的工作就是要參與所有的禪宗的典籍資料的整理,因為禪宗一些公案現在社會上出了很多,結果公案變成禪宗笑話,尤其蔡志忠的漫畫一畫,通通變笑話了,那就很糟糕,我們看不到禪是什麼。對於初學者那是很好,可是對於我們想要用功的人反而是一種障礙。我們希望對文字工作有興趣的同修們朝法義這邊來,那一方面也可以編輯,將來把這些東西整理出來。譬如說有人整理《祖堂集》、有的人整理《五燈會元》、有的人來整理《景德傳燈錄》、有的整理《碧嚴錄》。整理好以後,我們原文一則一則的弄出來,再加上一些相關的祖師大德的傳記,有的在《高僧傳》裡頭、有的在他其他的語錄、法會裡頭,近代也有一些人針對這些禪宗大德寫傳記的這種研究都有,那我們怎麼並在一起來重新來出版。這個是一個工作。

  我們在這個當中所講的,有關禪法的這些開示要怎麼整理出來成書、來發行,這個是文字工作有興趣的人參加法義這一組,那麼其他的人可以參加行法這一組,行法有我們教內行法、教外行法,教內行法就這禪堂裡頭的巡堂、執事、維那、監香這些工作要來接受訓練,那麼在教外就是我們道場裡的其他工作:交通、大寮、清潔,還有其他的工作,我們會場佈置等等。那麼希望大家都要參加,不要只坐完了屁股拍拍就「入流亡所」了。

  這個時候要趕快進行,現在已經十二月了,我們四月份在溫哥華跟多倫多有兩個禪七,所以這些幹部要很密集的訓練,因為第二次是二月,三月再一次,四月就要出去了,所以這幾個幹部我們要密集訓練。不是你報名就通過,因為這裡面牽涉到你要有時間,大概三個禮拜,總不能夠下了機場進禪堂,打完七就出禪堂就到機場就回來了,我想既然到那邊要走走看看。溫哥華我也是一樣,道場機場、機場道場,去了五次才去史丹利公園。人家才問說你才來?我說是啊,好像很訝異,我想幾個地方不妨大家走走看看,有那個機緣出去。但是基本條件要具備,既然有這個機會跟著出去弘法,我們希望大家都能參與,你要參與基本條件要有,你不要到那邊講話開口都跟我們不一樣,雜訊一堆,我們對雜訊是非常厭惡,跟各位談清楚,你不要到了那邊又神通廣大,這個是經過嚴格的挑選訓練。

  這一次不能參加不要緊,因為明年大陸也有好幾個禪七,要到美國去的、加拿大去的,明年四月份是在溫哥華跟多倫多,十月份大概會在聖荷西跟芝加哥,機會是都有。但是到那邊去,你的英文能力也要差不多一點,不要像我這麼爛,不要他一開口你就眼睛瞪著他,多少要學一些。我想澳洲跟紐西蘭也差不多要開始了,澳洲我們也打過一次禪七,那個效果都非常的好,就要看各位了。這機會我們開放給各位,這個訓練它本身就是禪修訓練營就是幹部訓練營。我們希望各位在這個過程裡一方面自己的道行要增加,一方面我們這個工作的能力你也要有,不是我就只負責坐蒲團,你不是莊嚴眾,是個幹部,那我們希望各方面都來。

  要到大陸去的就是不要亂講話,我們到哪裡都方便,我們這邊台灣人是抹黑抹得太過分了。我們到南京去看那無量殿,那裡面都是國民黨時代的種種東西都佈置在那裡,看的都好窩心,人家共產黨心量那麼大,我們把人家形容成這個樣子,結果我們的心量一塌糊塗,你到了那個地方去稍微留意一下,不要有太不好的那種反應,尤其言語上面,不是怕他,是你自己心理不公平,要正常一點,到國外去是都很方便。大陸,因為你很緊張,看到地瓜這可以吃嗎?奇怪,在台灣就在吃蕃薯了,在那裡蕃薯怎麼不能吃;還有人緊張到這種程度,奇怪,我們有地瓜他們怎麼也有?奇怪,你有蕃薯他們不能有蕃薯喔。你看當年那個恐怖……,恐怖的無以復加,不要這個樣子。

這世界真美麗,佛陀所到的地方都是極樂世界

  修行把自己坦蕩蕩放開一點,我想我們修行人到處都很方便。北京就要打禪七了,原則上是五月,西安十二月還要再打一次禪七,大概明年六月開始假如快的話應該上半年在西安我們會有傳法灌頂,一年兩次,而且是大規模的。假如慢一點的話我們是期望在明年的下半年,能夠開始傳法灌頂的活動。假如事情弄好的話,那個傳法活動我們可能會以安居的形式三個月一期、三個月一期這樣來進行,所以這規模是相當大的,不要帶著恐懼的心跟狐疑的心。這世界真美麗,佛陀所到的地方都是極樂世界,就像現在一樣,陽光普照。

  當然我們禪法的同修從禪法上來、你禪法上要怎麼來進行呢,我想我們多一點時間我希望各位你能主動的跟道場這邊聯絡,你應該要怎麼進行,這一個部分跟這個區塊希望你能夠串起來成為一個禪法苑,不要太被動老是要人家找你,你要能夠主動來參與。

  禪法的部分,我們現在是隆正師負責,因為隆正師他有一個工作就是負責澳洲跟紐西蘭的活動,所以他常不在。他不在你就找明宗師,可是明宗師他又負責廣東的法務,所以他呢也會你常遇不到,打電話可能都打不通,打不通你就跟陳玉能陳師兄,大概我們所有禪法的活動就陳師兄跟麗貞,兩個站起來給人家看一看,你就找他們跟他們要電話,主動找他,你不要怕,他們都很「勇」(台語)。

要修行你就主動

  要修行你就主動,我們是四眾道場,出家眾、在家眾不要緊,男眾、女眾不要緊,平等平等,沒有說要剃頭的才會成就。剃頭的只要沒煩惱就好了,成就不成就我看其次,我看剃了頭煩惱更多,煩惱被隱藏在頭皮裡面,本來煩惱在頭皮外面,現在煩惱跑到頭皮裡面去就麻煩了。我們的順序也排的很清楚,沒有不恭敬的地方。比丘隆正、比丘尼明宗、優婆塞陳玉能、優婆夷戴麗貞,這四眾都在,這禪法很健全。從社會倫理來講比丘走前面、比丘尼走後面,優婆塞、優婆夷接下去,這也沒錯。我們禪法班算是因緣具足,就要出發了,剩下來就各位好好的鍛鍊。

  那麼有一些話你要講,在禪堂裡有哪些話要講,下口令要清楚,最近隆正蠻進步了,本來下口令好像倒洗澡水一樣,啪!通通下去了,現在口齒清晰就可以了,這個都是鍛鍊,常常要訓練,除了口令以外,有一些簡單的開示,那我們要教人家。到歐美去的禪七,講是禪七都是訓練營,久久一次要怎麼打禪七,他什麼狀況都沒摸清楚,那你們要把這個弄清楚,到那邊不可能長篇大論的講,至少你要把那幾個弄清楚。那五念,應該來講六念:本體念、第一念、第二念、生滅念、善惡念、變異念六念,那過程你要講一遍,內容你不會講,那你要把這定義講清楚。毗盧遮那七支坐相,觸功德什麼現象,修行的一個簡單的過程,粗住、細住等等,你要讓這些來學我們禪法的人一種基本認識。這個社會上有什麼情況、現代人的心理狀況怎麼樣,你要簡單的分析一下,要把這一方面,方方面面的通通提到。我相信在我們道場裡出入那麼久你應該這些都沒問題,我們這些資訊太多了不管是書籍、光碟一大堆的你都可以運用。

  每一個想要報名參加的,就按照基本方法,每個人四本書,每一本書一篇論文寫下來——心得啦,因為就像你要講的一樣,要能夠把那輪廓給括出來。當然要去的人這一次要講的你要弄出來。因為這次要講的這本來是一篇文章,我想這篇文章也一直沒人講到這個層面來,我想把它整理一下,在還沒整理之前先把這些綱要跟各位談了,那麼也希望各位你要真聽進去,不要在語言文字上面在那邊繞不清楚。

禪法的「那個」你就要自己去感受

  我們在修行講的都是實際的「那個東西」,禪宗的話─「那個」,哪個?師父你說「那個」是什麼,這欠揍。「那個」你就要自己去感受,那個、這個都一樣就是你自己內心感受的。這個假如沒有弄好,沒辦法,我們希望你趕快把這個部分處理好。大家都有機會,但是一個原則,認同,你要不認同華嚴禪其他別講,要認同華嚴禪,幾個基本條件你要具備的:身先士卒,工作要能夠承擔,你不要等到做事你又種種條件、因素都來了。

  我覺得我們這當中一個最了不起的菩薩就是我們台北那娟敏,娟敏她還沒到我們道場來,她從來沒上過廚房,到我們道場來才開始學著削水果,水果一削手就受傷,她不知道刀子那麼厲害。這幾年下來她獨立起來,她站起來了,她能夠成長、能夠堅強。那福報那麼大,到了五十歲你看都還沒進廚房,先生給她錢、爸爸給她錢她都不要用,因為她錢沒用,所有東西都家裡幫她處理好的。那你想想看,你能這麼堅強嗎?人家那是真的大家閨秀,她什麼都不碰,也不必碰,但是她現在堅強起來,她還是學,埋頭苦幹,現在在我們道場裡她是最認真的、最辛苦的,她可以不必這樣,她為什麼要這樣?她在家裡當少奶奶、是金枝玉葉、是掌中明珠,她幹嘛來這裡受苦受難,被我們這些同修氣得要死。你要這樣身心健全,她知道她以前這些都沒有做過,所以她更認真地去學去做,她比別人付出的更多,無怨無悔,常常被氣哭了,人家還是再回來,還是再做,這個就是成長。

  今天你認同華嚴禪,你能不能夠這樣的投入,就這樣。你說我家裡要忙沒有錯,她也是家裡要忙,她有孩子、有先生、有公公、婆婆。你都把家裡的事弄好,弄好剩下的時間你投入多少都可以。那投入的時候要完全投入,你不要一邊投入一邊拿個牙籤剔牙齒,還在翹腳捻鬍鬚,說我很投入,我整天都在這裡。哪有用?那都沒用啦!你不要來這裡談是非、探聽、報馬、長舌,那個都沒有必要,來做一個普賢行者、做一個禪行者所要做的事,不是要來這裡探聽是非的。我們這裡是很開放的,你要去搞是非那你自己墮落,我們沒叫你搞是非,道場裡是「無是非處」——沒有是非的地方,還要再生是非你就自己去處理,那個因果自己負。

要你發心,是成長你生命的功德力

  所以我們期望你來你投入行法,要你多方面去參與你才有辦法全方位展開,才有辦法,你要是真的沒辦法那也無所謂,但是有可能的話,我們儘量希望大家投入跟參與。這個時候心胸必須是很開朗的,不要好像被脅迫、被俘虜了。「我跑錯了,跑到大華嚴寺來被人家關起來」。這裡沒有人抓你,你不要誤會,要你發心,是成長你生命的功德力,這些行法堂的工作、行法方面的工作、或者是教義方面的工作,是希望你能夠從方方面面來成長自己。這個成長,理上這樣講叫「生命成長」,假如在相上來講那古代的話叫「功德無量」,再把它拆開來,打齋功德無量、行堂功德無量、助印經書功德無量,有沒有?抄寫經書功德無量,是不是這樣?就是那一些,有幾大功德、幾大功德還不只功德無量,死後死到哪裡去,這功德無量,升天國、生淨土都可以講一些。這些不是不對,這些都是真的,所以古代的講法是這樣,我們認為不再跟各位談這些了,這些你應該都要知道,所以我們就不講。

  但是從實際上我們現在展開的這些項目,大家是都需要參與的。那麼每一個人只參與一項,我們不要你參與多,你參與的那一項能夠竭盡心思來做就非常好。像現在淑娟、美玲她也完全投入,她就她的部分來做,她完全投入,這個是真功德。像我們玉能師兄跟麗貞師姐也是這一塊,他完全投入。尤其是麗貞,你們吃飯大概有一半是她的功勞,買菜、扛菜、東跑西跑。那個我們都想不到的地方他都去跑,他不只是跑台北跑到中南部去、到西螺去,替我們為了吃飯、吃菜能不能省點錢去打好公共關係,還給人家發心等等。這個就是大家盡力能做的,儘量主動的來做。不要一直站在那裡,你叫我就做,沒叫我就站衛兵,我們衛兵不要那麼多,要的是你主動來參與。好吧,我們就跟各位談到這個地方。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十四):入流亡所
 《藥師經》2008北美開示(七):專念受持
 《藥師經》東南亞開示(九):福德門發大願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禪修正行(十四):五禪支:「尋、伺、喜、樂、一境性」
 禪修正行(十三):用功在觀察,境界沒有用!
 禪修正行(十二): 現代人喜歡活在妄想裡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六): 能所顯現,修行第一關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五):圓融道的行法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四):修行要有打不死的決心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神聖的遊戲場【三】:上供下施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三】:顯、密之別
 神聖的遊戲場【二】 :海會總持與本尊對治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