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禪修前行》(六): 法、報、化三身合一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4-12-02
實相念佛(二十):法報化三身
禪修前行講記*第五講:臨坐前的注意事項
安那般那即「數息觀」
我們在這個速食麵主義之下,修行的人也一樣喜歡跟人家講求快速,所以通常在講修行,尤其是禪修,都只管鼻息的問題。我們在這個地方要跟各位一定要建立一個很正確的觀念,你一定要建立起來。這鼻息是一種身體,肉體是一種身體,我們的心念也是一種身體,這是三種身體。這個心念要跟色身、要跟呼吸身結合為一體,你就完成了法、報、化三身合一的境界。
回目錄
冼志明閤家(香港)
李輝(中國北京市)
吳麗玉(美國)
李美玲
盧超群
蘇姿穎、唐崑維
  我們今天看二十七頁,最後一段。
又於坐中,息有不調者,多屬基礎工夫不當所致。每於坐中調息,應於數息之中,於息入盡及息出盡之「盡處」數之,若不如此,必有風喘氣急寬之相。

  我們在這個速食麵主義之下,修行的人也一樣喜歡跟人家講求快速,所以通常在講修行,尤其是禪修,都只管鼻息的問題。我們在這個地方要跟各位一定要建立一個很正確的觀念,你一定要建立起來。這鼻息是一種身體,肉體是一種身體,我們的心念也是一種身體,這是三種身體。這個心念要跟色身、要跟呼吸身結合為一體,你就完成了法、報、化三身合一的境界。

「六妙門」

  我這樣講你可能是生平裡第一次聽到,那不要緊,事實上如此。所以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我們這個地方所講的,就是傳統的「六妙門」講法,叫做調身、調息、調心,按照這樣來調。可是從數息的立場來講,它是先調息,調息以後,呼吸身會跟色身相結合,我們正行的時候,我會跟你講它的關鍵點在哪裡,你現在必須先有這種認識。因為大家都只在呼吸上一直調,調到最後,你的呼吸好像風箱,跟色身無關。所以有人會一、二、三一直數,數得清清楚楚,妄想也打得很厲害,就像誦經的人一樣,唱誦很高興,妄想不斷,你的唱誦在唱什麼嘛,你的唱誦就跟錄音機一樣,那不是工夫。要這兩者相結合,你會發現到呼吸是一種能,你的色身是一種所,能所要合一。這不是語言講的,事實上就是那個樣子。所以修行有那不可思議的境界是這樣產生的。

  你那個呼吸身跟色身不能結合,不能成就,絕對不能成就。你坐在那邊享受舒服、快感,那這個是有可能,但這不是我們的目標,那是起步的第一項。然後我們很多人在第一項就摔倒了。第一項摔倒的意思,你知道嗎?大家有沒有參加過賽跑?賽跑那個裁判槍拿起來,預備..就有人暈倒了。他在預備,他就頭要伸出去,頭又不往前,所以就滾下去了。一次,然後再一次,他又拿起不了,預備…那你又開始滾了,第二次,然後再第三次:預備…就有人三振出局了。這個就是第一次的感覺你就輸了,你不知道為什麼。有的第二次以後他怕了,他怕第三次被振了,人家碰一聲他還沒想到。人家已經跑一段了,他說對,趕快。那個第一步你拿捏得不好下面你根本就不用比賽了。我們這是在跟黑白無常比賽,你不能第一步就輸了,那你根本就下面沒有了。我們絶大部分的人都輸在第一項上面。你沒有參加過跑百米的那就不用說。你要是都參加馬拉松根本無所謂,你要跑先跑嘛。我先上個廁所再跑還可以,因為他是比耐力。但是跑百米就不一樣,它是比速度。那是在分秒之間,不是分啊,在秒與秒之間爭的。那個時候就跟我們這個相當,你要瞭解這一點。所以我們這裡講你在坐的時候你要調很多基本工夫要先具備,這裡這種觀念的認識是一個基本功夫。那我們一般息不調都指這個地方。現在 我畫了二個圖給各位參考一下是怎麼樣,相信大家假如在坐,你會發現一種情形,我坐下來數息,數一數就會有一個深呼吸。功夫好一點的,大概數個五、六開始深呼吸一次,那功夫不好的,大概數個二次,一、二,第三就要深呼吸了,那就表示這個地方息出盡、息入盡的地方, 可能在中間點上。一般所發生的錯誤,就在這個地方。

  息入、息出本應在「O」這個地方,這個終點的地方換氣才正常;若現在在「A」點換氣,必有急相;反之,若在「B」點換氣,必有寬相。此寬、急相,隨着「A」點或「B」點的距離,距離「O」點的距離大小,而分有喘相、風相、氣相。
  
  大概我是這樣講,那你自己參考看看。你離這個原點「O」越遠,那你就變成「風相、喘相」,你假如離得越近,那就是「氣相」。你要是很準,就在「O」點上面,那你的調息就完成了,你就不會有那一種喘相的情形。所以我們才跟各位講,你要入座開始數息之前,一定要訓練自己去瞭解你的呼吸狀況是個什麼樣子?因為我們剛開始,是數一到十,你不是算隨法,不是一、二,一、二這樣算。你現在是繞一圈才算一,那繞一圈才算一的時候就要息入息出,這樣算一圈。然後再來一個息入,這時候你要在哪裡算?那一點一定要設定好。所以你要設定好那一點,你對於息入、息出一定要看得很清楚,對自己的呼吸狀態,一定要感受得很清楚。現在我跟各位談這一點你絶對不要掉以輕心。有人說我學那麼久從來沒有人講這一點,那你就常常在那邊數不好,我們一定要把自己的呼吸看得很清楚,然後你在那個呼吸一個循環的時候,一個固定的點上算上一點,然後第二個循環的時候算二,第三個循環算三,你這樣子就不會有那個長短差。不會有長短差你就不會有這些叫做氣急敗壞之相。不然我告訴你給你坐幾天你就不想坐了。你就坐在那邊煩惱,這個師父也不早講,叫我來修這個叫什麼禪,回去好,我找個理由。家裡有事了,身體不舒服了,你理由都出來了。就是因為你這一點弄不好,所以你不用急,我這個地方講慢慢的,一個禮拜的時間到兩個禮拜的時間,就是要你去感受那個息的狀況。你感受得到以後,你要數一、二、三就沒有問題,剩下來才是我一數到十,常 常數一半就跑掉了,這個時候你就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數到三大概你還有辦法,一個人數到三都數不了你的身體大概非常糟糕,生命能量接近於零了,你現在是接近於三,還可以數,當你一數到三,一數到三都穩定下來以後,那你要增加到一數到五就沒有問題了。一數到五沒有問題那你再一數到七。然後一數到九、一數到十自己去看。那這樣你就不會常常 ,我剛才數到哪裡去?我記得五還是六。因為數到五的時候我又想到玉山, 數到六的時候不知道想到哪裡去了。那這個時候呢你就慢慢地,從一到三開始,你的信心才會很穩固地建立起來。假如 你這個地方沒信心,你不可能有興趣,在沒有興趣的前提之下你這個絶對學不好。因為這只是個基礎,第一步而已,下面那工程浩大。

  告訴各位,這三個月下來你至少學得初禪,別的沒有,初禪應該可以學到。所以這個方法,各位要先自己把它弄清楚。這是你的,這裡不抽擁金,也不抽股份,股息都是屬於你自己的,你放心。

因此,行者於初入坐時,即應先覺知息入及息出的狀況。若急於數息,則常有寬、急之相。當此「風相、喘相、氣相」生時,於坐中覺知已,即當放寬身心,重新來過;先覺「息相」後再數息。 

  這是一個要領,給各位的一個要領,你自己坐下來以後,先去感覺息出、息入的息相,這息的相是什麼樣子?然後你選定一點,選定一點來進行就沒有問題了,希望我們在這個地方,這個要領能夠學好。進入華嚴禪法沒什麼特點,這是第一個特點,「先覺息相」。

又於坐中,身息已調,若心有「沉、浮、寬、急」之相,則當依前之法調適之。

  前面已經教過了,你在坐的時候若是有這種現象,你就要調,還是用前面的方法來調。假如有沉相, 此中所覺之「沉相」, 應提意在息的風門。提起你的注意力在息入、息出的風門這裡。剛開始,你就訓練這個部份,注意守住風門。風門一定要看清楚,不是鼻尖,也不要眼觀鼻,鼻觀心,那會養成鬥雞眼。「風門」是指鼻中膈的底部,兩個鼻孔間,接近嘴唇的地方。你把心的注意力集中在這裡,去數息,息出、息入的情況。各位假如睡覺不好睡時,那你就躺着開始注意鼻息的狀況;告訴你,有人失眠的話,你就告訴他這一個方法,睡不着你不要做什麼,就躺着把心放在鼻中膈這裡,這個叫風門,那你去注意你的呼吸狀況,他一定會睡得非常舒服,我告訴你他不要五分鐘就睡着了,那你們要是火氣太大睡不着你試試看,這個是睡得着早火氣不一定會降。這是治沉相的一個方法,我們講對治的方法跟密宗不一樣,密法有什麼境界就用什麼法,不管[羶罷]、這個什麼「綠度母」、「大黑天」等等,它有很多法,有沒有效我們不管,但是你禪法就是這一個,不管是什麼妄想、什麼魔境,通通攝之在風門,其它你不要管。在這一法中所謂的正念,是指這個地方,你記得這樣一個原則,這是最好的靈丹妙藥;修行中有任何的禪病,你要對治,這是最好的一個方法。你都不要去想什麼,人家告訴你誦什麼咒,那是他的法,密法的部份,是有要領的,那我們不管,這裡地方用這個方法對治。

又若無法舉意, 如果注意力始終沒有辦法提起,則當提意至眉間。

  放在風門又不行,就提高到眉間。告訴各位,這個風門到眉間,這個地方叫「金剛寶劍」,道家來講它叫「小周天」,我們不叫小周天,但禪法有這個表意。我們這裡禪棒有兩支,小的那一支就是指這個地方,大的那一支是指我們海底一直通到頂門的地方。你這個地方通了這個地方(指海底頂門)很快會通,所以跟你講,你注意息,就可以使(色)身做轉變了。所以身、息是一體的,一致的,在這個地方你沒有透過實修,沒有實踐力行,你就感受不到這一點,而你有實踐力行,你就可以知道那是為什麼!現在呢,告訴你提到眉間。

但是行者有沉浮之心相

  我們告訴你可以這樣對治,但是你有這種沉浮之相,多半是以妄想、昏沉的作用所致,所以要知道它的原因在哪裡。

故當覺已,即應先行掃除妄念。於「沉相」中,舉意風門,守意息入、息出,昏沉之勢,定可卻除。若覺「浮相」,多是妄唸作祟,此時舉意至丹田,意定在伏妄念。此時亦然,行者當守意息入、息出之際,妄念可卻。

  馬上就可以除掉。剛開始並沒有那麼容易,所以你要反覆練習。各位有沒有用過螺絲起子?拿螺絲起子去鎖螺絲,應該是很簡單的事,可你去看一看小孩子拿螺絲起子,常常鎖到,手指頭會受傷,為什麼?他還不熟練這個工夫啊!看是很簡單,但是不熟,你就是不會。所以奉勸各位這一段時間,這一兩個禮拜所做的訓練,是在訓練這個部份。一定有妄念,若沒有妄念,你就不是欲界天的人。不是欲界內的人,還不是欲界天,你是屬於色界來的還是無色界來的不知道,那這是很不可能的情況。因為從那邊來的人大概不會在這邊混,他幹嘛要來這裡混嘛,福報那麼大,所以我們這個時候有這麼多的妄想,然後有這麼多的色身障礙,才有這些情況,那你要懂得一再的訓練。

  我們可以告訴各位,你在做這種訓練的時候產生的障礙,就好像我們生活中有障礙一樣,你把它克服一次,那就消你一個業障;不要說消多少業障。克服一個障礙、妄念,或者是這種浮、沉、寬、急之相,你克服一次就等於消你身上的業障一樣,生活中的業障一樣。消多少我們不管了,至少你一個一個克服,至少一比一。何況這不只一比一千而已。這個是修行的功德所在。這個是對治的一個要領。大概這一段這樣講已經很清楚了。下面講:

「身、心、息」三事,於坐中本無前後,端依行者隨覺隨治,使「身、息、心」三事調適,不相乖違。若得融和不二,則能除諸患,卻除百病,障魔不生,定道可成。  

這個地方是講身、心、息這三者,雖然文章這樣寫,你會覺得說好像是各自獨立的;告訴你這三者不是獨立的,這三個是一個,只是你感受到的層面不同。我跟各位舉個例子,你有沒有牙齒痛的經驗?牙齒痛到底是牙齒痛還是哪裡痛你有沒有感覺到?牙齒痛起來的時候,我告訴你全身都痛,你知道嗎?全身都痛,你牙齒痛起來的時候,你一定坐立不安,有沒有?假如牙齒痛就牙齒痛,那你說那你牙齒痛就好,我要唱歌。那喉嚨跟牙齒沒關,對不對?可是你會發現牙齒痛起來你做什麼都不是,全身都在痛。同樣地,身、心、息三個它還是一體的。只是你現在感覺的是身不調,是這樣子,其實身不調是從「息不調」來的,息調以後身就調,身調以後心就調了。所以你要慢慢去感受到,實際修行上面的問題。我們自己發生一種狀況以後,你不要一直說就是這樣,那是最笨的人,他智慧打不開,一發生這種事情我就靜靜看它是怎麼來的?它到最後是往哪裡去?這個因果之間的關係你在那個時候你就可以感受到了,對不對?我們世間人也常會這樣,肚子痛。你怎麼肚子痛?肚子痛就肚子痛。你怎麼肚子痛一定有原因的,你吃了什麼東西痛?不是,吹了風,吹了風所以肚子痛。這個叫脹氣。那吃得東西不好肚子痛,那就以後要小心。不管怎麼樣它有一個原因在。世間事都這個樣子,那你可以想像得到,我們自己對自己心靈上的這種變化當中你要不要去注意觀察,重點就在這個地方,重點就在這個地方。

這是我們在坐的時候,所以叫做「住相」。修行的過程,要留意的是入相、住相、出相三個部份,再來就是坐完要起來了,這個叫「出相」。

行者於坐中將欲出定之時,於「身、息、心」三者,乃至由細至粗,此中宜注意。

我們入相是由粗到細,住相是指在細中,現在要出呢,就是由細到粗。這樣才對,應該有這樣的一個感覺,我們的身、心、息,平常在動中,在動是指粗,逐漸的要靜下來是指細,然後住是住在細中,現在要出呢,就由細轉粗,是這樣的一種狀況。

  第一個,將欲出時,乃心欲出定,此由內發,故先細後粗,先內後外。先不是思,這個心先動。此時宜先放心異緣,心要放開來,在住相中是繫心一處,置心一處。現在心要放開來,先感知心思所緣,現在要出定了,心要放開來,要瞭解一下週遭狀況,不然你怎麼出定,對不對?次感知身體狀況,現在身體的狀況怎麼樣。後感知週遭環境。要出定的時候,心先放,然後呢身體狀況怎麼樣,這個時候,就像各位在睡覺的時候也要這樣訓練,醒來的時候你不要馬上就跳出來了,醒來的時候先感覺一下,噢,我醒了,醒了,週遭環境怎麼樣,然後眼睛張開,先感受一下,再看看環境,你這樣才會清清楚楚了。我們現在醒來不是,被 嚇醒的,突然人從睡鄉里嘣!跳出來,就像蝦子從水中跳出來一樣。不是這樣的,你醒了,要先瞭解一下環境,那你現在這個地方也是一樣。要出定的時候,心先……像頭一樣先探出來,然後感覺自己身體狀況,然後再發覺週遭環境,這是一個人的本能,動物本來都是這個樣子,我們人也更應該這個樣子,這個覺性自己要來這樣培養。

如是順利,先將細法散去,待「身、心、境」皆已清寧,方稱出相中「調心」竟。

  都搞清楚了,弄清楚了,那你才知道說要出來之前,那心已經調好了,能適應外面的狀況。突然間就跳出來,那就危險。其次出相中調息者。剛才先調心現在調息要出來。

細法既散,即應開口放氣,此時宜想息從百脈隨意而散。坐能住心,息必微細;此欲出定,息將漸粗、漸促。因此,初欲出定,必令細法散去。若細法未散,住在身中,將令行者頭痛、骨節僵硬,痛苦難當;爾後入坐,將心煩氣燥,有息不調相。

  這樣的話,這個就變成宿疾,宿疾知道嗎?就是舊病。那我們人生旅途當中多生累劫以來,你在過去生中不知道怎麼修,有沒有修這一法,修到這項中去的話,那你這輩子來,那你就會有這些病。現在這些凡夫他沒有在修行,他不知道。那這些病一定會發出來,把這個業消了。那他假如不是這樣,那這個病假如更嚴重的話,那就不是發出來而已,它甚至於會帶他到死亡。那就變成嚴重的疾病,那也就是當初在修學這個法的時候,有極不調相,有非常不調的情況。乃至累積下來就變成所謂癌症這一類的。那因果之間的關係,一般人是弄不清楚的。那你只有進入狀況中,你才能發現得到,沒有進入狀況,那無法去瞭解這些。那我們從這個地方先看,心怎麼調,息怎麼調,然後我看調身。大致上我們要出定都是從這個地方看而已。因為這個調身的部分。

 調息之後,將當調身,然後微動身軀,次動雙肩,以及手臂、頭頸,後動雙足。此皆微動,不宜太促,悉令柔軟。後以雙手遍揉諸毛孔,次摩雙掌令暖以揜雙眼,然後開之。待身稍熱,方可隨意出入。站定之後,更宜兩手拍打全身,待血液通暢,即可如常矣!

  這個交代得很清楚,我們坐一坐,好!出定!「叩」一聲,馬上就跑了,跑出去就洗臉了,那很快有各種病,這要留意。要出定你看調心,調心的過程調息,調息的過程調身,調身的過程,你看看這是不是一件工程。就坐一坐要起來就這 麼麻煩了。那你想想看,我們入坐怎麼坐,坐的當中在做什麼?現在出來的時候是怎麼樣出來的,這樣的一個方法大家應該仔細地去體會,所以跟各位講這是一件生命改造的工程。

所以行者出定,每須在意,從內向外,從細向粗。如是由心、息向身,逐一調之;此與入定時,由身、息、向心,逐一調法,正好相反。這個提供給各位做參考。因為我們要做的這些是前行的準備工作。

現在我們要跟各位談一談這個七支坐相,這是今天要跟各位談的重點。

  有很多道家的朋友,他是不用七支坐法,他是三清坐法,它的太清、玄清,還有什麼清,他們的坐法是兩腳下垂,坐一般的太師椅的那個坐法,他們說這樣坐,叫做方便隨意自在坐,它有很多名詞,那種自在坐,它不是我們講的這種修定方式。兩腳下垂,坐不久,因為那等於站的另外一種姿勢,它血液跟氣脈沒有辦法循環。你看著這個七支坐相的原因在哪裡,你就知道為什麼這樣坐。他們的主張是說這二腿下,這樣盤腿起來坐,不是每個人都能坐的,這是一個基本原因。那我們也跟各位講,這個坐法它有它的巧妙處,那麼我們必須好好的去作訓練。

我們看:所謂七支坐相,乃毗盧遮那七支坐法。行者修道,於四威儀中皆可學道,四威儀,行住坐臥,然此四威儀,乃以坐修為最勝,故以坐修一法通收初學。

  你站著、躺著、走著也可以,行、住、坐、臥都可以,最好初學,無論如何不要學躺。你躺下去叫臥禪,那當然臥禪。二十四小時都可以臥了。那你禪不起來了,你被床鋪纏着了。

  這個所有的初學都從坐禪開始,你除非有特別因緣,像我們剛才跟各位講的,那你真的睡不着,那時候躺着訓練一下,那只是個方便,那不是叫你真的去學那一法。

  有了,公案中最有名的是阿難。阿難是怎麼開悟的,他也不是四威儀開悟了,他是四威儀之外開悟的。我們絶大部分開悟的人二個方法,一個坐中開悟,虛雲老 和尚是坐中開悟。那我們公案裡頭看到很多大德他是行禪開悟。踩到香蕉皮,就在那一剎那之間開悟了。或者腳在搬石頭,石頭砸到腳根,他開悟了。那我們那二腿你都打爛了你也不會開悟,所以你最好從這個地方來。
阿難他不是,他到世尊入滅的時候,他才證得初果。那麼要結集的這段期間他一直沒有辦法再進步,他很急,因為他這一年的時間,他一直的在精進,但是一直沒有辦法成就。到最後了,時間到了,就要封關了,他進不去了,怎麼辦呢,他想想完了,完了。尤其最後那七天他根本就不眠不休,他想沒有辦法了,就要昏倒了。他坐在床鋪上,要躺下去,就在坐著跟躺着之間他才開悟了。所以他即不是坐著開悟,也不是躺着開悟,是坐著跟躺着之間。他當時,所以阿難開悟的那個相,他應該是坐著,這個手伸出去,要躺下去的那一相,他是這樣開悟的。那這是很少有的情況。

  所以我們一般的標準,學法還是從坐禪中來,那麼要坐的時候它有七個要領,我們叫做七支坐法,因為這七個要領,都是相上的問題,所以我們叫七支坐相。

  第一個是結跏趺坐,結跏趺坐的時候,不管你是單盤、雙盤、金剛坐、方便坐,都無所謂,但是重點在三點要鼎立,屁股還有兩腿一定要成三點,這樣坐的才會穩。

  第二個「雙手結定印,姆指要相拄」,有很多人是這樣坐的,還有人是這樣坐的。然後放在這個膝蓋上面。那麼你在你的道場,你善知識那邊怎麼指導,你就跟他學這樣子。不過這裡告訴你的是是雙手結伽,這個結定印,這個叫如來定印,一定記得這地方是輕輕的,大概指甲碰指甲,指尖碰指尖,你不要擠成這個樣子,這表示你很緊張。這個是平行的放著,二掌怎樣放著這無所謂。你自己去調調看,這裡面很多故事,那我想這不足為信。你要認為有關你自己再去調。

  第三個,「頭要正、頸要正」,頭正頸就正;「脊要平、肩要平」,就是脊椎要直;肩要平。頭正、肩平跟脊直,頸正的這個地方剛好構成一個十字形。這個頸要正,這個頸要正你就要收下顎,這樣頸部才會正,要不然頸就向後傾。下顎要收下巴,眼睛向前平視,開合以自然遮光為主,你稍微瞭解這種情況。「舌抵齶」,這舌頭要頂着上面牙齦的地方,口水會自然下流,你就不用為了吞口水,干擾你的注意力。

第四個收下顎,頭頂向正上方,這個地方,我們下面再跟各位講,現在先看下面。

七支坐相的目的,乃在調身。調身之中,除了身相之外,重點則在呼吸順暢,口水自然成津,下嚥無礙。換氣自然,無有膈噎之障,使能氣流通身無有障礙。是故靜坐能通氣疏鬱,自然卻除百病;愚者不知奇妙,擅自作主,亂改其制。其輕者,不得其利;重者,病相連連。皆導源於此也。

這個為什麼我們要強調這七個部份?現在我們看下面這一文。
第一個、結跏趺坐。這個基本的姿勢。其標準姿勢是指雙盤的坐姿。若筋骨不適者,亦可單盤,左、右盤不拘,金剛坐亦可。金剛座就是兩腿交叉收進來,這樣就好了。唯令通身舒暢、脊腰可直、可正即可。也就是說你這個坐姿,要讓這個腰、脊椎要直,能夠正、能夠直這樣就好了。此中之注意要項,這裡要跟各位談的就是臀部、左腳膝、右腳膝,三點必須鼎立。鼎立不一定膝蓋着地,你要能夠把這兩邊拉平就好了。

  唯此三點皆正確着地,身體的重量才能均勻的分佈在三角形的面積上,此一姿勢才能久坐而不傾倒。倘不能成「正三角形」而坐,則行者的坐姿,必將因力學作用,而將身體調出奇奇怪怪的姿勢。若此時間一久,可有傾覆之虞,且隨歲月的增長,可能衍生各種禪病之相。  

因為我們修學,不是只有這三個月,假如只有這三個月,那無所謂。那你可能三十年呢,等到發生問題,覺得為什麼會這樣的時候,那你會說我一向如此,那個病因就被你蓋住了,因為三十年下來,那我三十年都這樣坐,都沒事啊怎麼現在有問題呢?那你從第一次坐開始,就在累積那個病了。那你不知道,你會以為都三十年都沒事,怎麼現在這個病跟它有關呢?我們現在的生活習慣就是這個樣子。所以第一個呢,這個坐姿一定要坐好。這個三角點坐起來的時候它是一個它是一個三角形的面積,正三角形的面積,坐好的時候,那就很穩,坐如鐘的姿勢,你可以從這個地方看得到。你假如這個坐得不好的時候,不會坐如鐘,會像一塊石頭歪一邊,變成那個樣子。

第二、雙手結定印。其標準姿勢是掌心向上,姆指相拄。這二個掌心都要向上,此相含頂門及兩足心。因為標準是雙盤,雙盤你注意,腳心通通向上,通通向上,這二個腳心,二個手心,再加頂門,對不對,頭要正,這樣叫做五頂五智尊,這個是密教的術語。那事實上這五心向上在整個修學中它影響相當大。所以修密法中的根本印相,那個相的基本印,他本身身相這個就是一個印,不是只有手印那邊比的那叫做手印。這個叫身印,基本上的身印。所以你看,所有成就者都是這一相,它起作用也是這一相。

禪行者能約此相,則禪密一家矣!他們就合在一起了。你不知道為什麼,它就是這個樣子。故雙掌心不宜有礙,且姆指相拄,令氣流暢無斷。這個地方,現在我們初學,你不知道,這個地方他氣是可以通的。他輕輕相拄而已,就好像兩條電線這樣跨着就好了,他電就過去了,他不一定要怎麼扭在一團,那是有動相的時候才有 這種狀況。否則輕輕一跨就可以了。我們也是一樣,這個二腿盤迴來,假如你是金剛坐,而不是我們一般的這種雙盤的話,你要注意腿盤起來的時候,這個腳跟要靠近身體,你假如盤雙盤盤起來的時候,腳跟要儘量靠近鼠蹊部。那你假如是金剛坐的話,那個要給靠過來我們肛門的地方;二個足根一定要往身體的部分靠進來,這是一個很基本的部分。你不要靠到把屁股坐到腳跟上,儘量往裡面靠,掌心給它向上。

此相兩合,可使行者心性平和,氣血流暢,不至於火氣上揚,口臭四溢。

這個我們到過幾個很精進的道場,他們都很認真在修學,每次講話都要距離五公尺以上.為什麼火氣那麼大會口臭四溢,這就是行法不當!在台灣這幾個很精進道場中,我們發現一個最大的問題,都是個人努力精進,沒有人指導。所以在精進的時候他們有一個特色,一個人一個關房,南部很多這種道場,我告訴各位,你最好不要去,設備很好,你自己悶在裡頭,你死了也沒人知道,告訴你你死在裡面人家還說他很精進,已經三天沒出來了。要修行一定要這樣共修,禪堂坐,指導是開放的,沒有秘密的,即使是小參,是你我二個人在對話,也是開放的,這裡面沒有秘密的。你一個人悶在那個地方你怎麼修。我去參觀他們關房裡頭,那真是千奇百怪,有那個關房叫楞嚴關房,楞嚴關房,那關房裡面很顯然是精進楞嚴經,我看那裡面什麼經都有,有一個叫淨土關,我看他什麼法器都有。他在淨土關裡只擺一本《四合經》跟早晚課誦本,這個叫做淨土關嗎?不對了,我敢肯定他出來的時候梵貝一定很好,所以他應該叫梵貝關,那怎麼叫淨土關呢?所以這個都是沒有人指導的情況之下,所產生的一種怪異現象。一個道場它帶一個道風應該大家要一致。那這種情況我們只 能說他們很發心行慈善事業,提供一個地方給這些人在那邊精進的盲修瞎練,只是這樣而已。所以發生偏差都不知道為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像這個就是這種情況。……此五心向上,氣清;姆指相拄,氣順。氣清且順,可免氣息之不調相,乃行者於住心一處之增上緣也。

  這個「住心」一處或者「置心」一處都可以,所以這個身相調整,它是一個很重要的增上緣。

第三、頭正,是福報相;脊直,是健康相;眼平視,是慈悲相;此三相攝三千威儀。此有二義:一者,此三相助成坐相可久可長,歷劫不易其姿,亦不改定功之貌,且可卻一切風寒外境之侵擾。
這段講的很豪放、很雄壯,你要能夠慢慢地地享受它。這個第一個,福報相、健康相、慈悲相,這個你自己慢慢去享受,這個三千威儀。有二個意義:

  第一個,助成坐相可久可長,歷劫不易其姿,亦不改定功之貌。各位你假如說我只是混一混玩一玩就好,那也就算了。那你假如不小心一氣之下我給你坐看看,那你很有可能像智者大師的師兄一樣,一坐八百年。他在唐朝,在隋朝的時候坐進去了,經過唐朝不知道,到南宋末年的時候才被發現,他就坐在樹下,一坐入定了,坐了八百年沒人知道。有一天,一個官員,人家抬轎的,以前抬轎沒有開車,轎子到那邊放下來,這個官員從轎子裡出來,哎,怎麼一個人坐那裡!竟然八百年都沒有人看到。後來想辦法他就找來一個老和尚問說:這個是人嗎?一堆人猜了老半天,說肯定是人,這個是人沒錯。 可是那個不只風塵僕僕、灰塵已經覆蓋很多,又風雨,風霜又下雪等等,你看看,八百年,不改定功之貌。且可卻一切風寒外境之侵擾。這時候一個老修行來了,說怎麼呢,說把他請出來問問看,既然不會爛就是沒有死。官員沒學佛,就算有學佛佛法造詣也不深,那怎麼辦呢?引磬三聲,他出定了。問他是誰?他說我是隋煬帝的國師的師兄,他還以為是隋朝呢。人家跟他講說後來怎麼樣怎麼樣,都沒人知道。他都不知道,什麼唐太宗了什麼,統統不知道。那他怎麼知道,證明他是隋煬帝、隋文帝時代的人呢?就從他所描述的狀況中瞭解。你不把人家叫出來他還不會死,叫出來他就要死了。在定中八百年人家沒死,那把人家叫出來物理現象他就要死了,過幾年他就走了。這個就是說定他的特殊性。我們不知道,你知道修什麼嗎?

第二個,頭正、頸正,可以不加重身體的負擔。脊直、肩平,可使神經、血液、內分泌等系統放鬆,自然運作。眼平視,使眼簾自然下垂,以遮光為度。外塵不侵、境不侵心,行者攝心自然成就矣!

  你這姿勢調好了,那要成就就快了。這些基本條件你都沒有辦法弄好,那你很難講成就,因為障礙很多。

第四、舌抵齶。其標準姿勢是自然閉嘴、口中無空隙,此時舌尖上頂上顎齒齦處,舌尖應在上門牙之牙齦處。

  你不要把舌頭一轉,貼到犬齒、臼齒那邊去,你貼到那邊去的話,一出定,講話就會變鸚鵡一樣。

此相之中,行者之口水,自然隨舌根兩旁下流入咽喉處,故長期住意在息,咽喉不至於乾涸、澀癢,而影響靜坐,亦不致於有吞嚥口水而影響數息之顧慮,故可長時入坐。這很簡單,講得很清楚了。

第五、收下顎。頭正、頸正,是指頭不左右偏;收下顎是指頭不前後偏。具此相,頭頂百會穴,正直向正下方,此標準姿勢,是指百會穴與海底穴是重疊的。

  知道嗎,你從上面看,整個脊椎,是只有一個圈圈而已,從百會到海底,所有的脊椎,它是直的。那脊椎是有點S型沒有錯,可是這兩個穴道是重疊的。

從正上方透視,兩者是一。此一姿勢方可久坐,經劫不替,此乃真大丈夫相也。這個才是真正的坐如鐘,你看看,這姿勢有多美啊!不用搔首弄姿。

此毘盧遮那七支坐相,即是:
身定氣清又神閒,如是經劫不動搖。
若人入坐一須臾,如同永恆無別異。
若人以此來攝心,即能頓證佛性海。
是故行者當勤修此法,莫易他緣,妄自行於他相之坐姿。或有善知識之指導,
則宜依之勤學,莫使自心混亂,致使定功不克!

  到這個地方一個單元這是基本的。我們剩下來的時間,再把後面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我們不詳細講了,我們前面有講過幾個部分,我把幾個重點跟關鍵的地方,再跟各位做個簡單的說明。因為這裡面都是、可以說是參考資料,相關的參考資料,將來你可以翻開對對看, 在實際禪修的過程當中,這裡面有很多資料,可以給你做參考。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