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2012年溫州開示(四): 改造你的生命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3-08-09
和上開示集:修行人的必備條件(二)
普賢乘《教理上》(一)--前言
健全的人格性
佛跟魔的差別在哪裡?就是人格而已嘛。佛是人格健全的人,魔是人格不健全的人,差別就在這裡,功夫一樣啊。所以我說人格不健全的人不能修行,尤其不能精進修行。男的成魔,女的成精。妖精、狐狸精哪裡來?就是女的嘛,人格不健全就變狐狸精,會變妖精嘛。男的人格不健全就變牛魔王啊,金角、銀角、什麼魔嘛,就是這些人來的。所以這是一個要求。
回目錄
吳勝騰
劉揚、武慶全家(中國北京市)
王浩法
王寶誠全家
劉乃瑜
  大家請坐。中國人這一點很可愛,沒叫你坐你就不會坐。這本來制度上是有維那,會呼口令,可是我們現在制度不全,維那又缺席,所以大家就愣在那裡。剛才跟各位提到,這個行法的標準是一個公式,標準,它有一個前提,就是要師父認可。我們第一個條件,就是四十歲以下。一看,「我完了!這輩子去了」。大概在六十五歲以下,只要師父認可條件,那你是可以的。但是,你要對自己負責,不是說:「師父說我可以。」你就擺爛吶,那還是爛吶。

  你自己有想要精進,願意去克服困難,因為我們有很多社會責任已經完了,現在要開始,那可以。因為有經過社會責任洗練的人來修行,基本上他是比較快。我是指健康的人,不健康的不算。不健康的你還要再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為什麼?你那個人格不健全是沒辦法,所以我們第一條是人格性要健全;第二條是處眾生戒;第三條是自淨戒。在修行的標準上來講,這三條都要八十五分以上。不是平均八十五分,每一條都要八十五分以上。

  每個人帶有自己的性格,他的個性,那是一種色彩,那是很燦爛的。我們是准許有所不同,但是你基本上你要健康。一個人要是應對、進退有問題,基本上是沒辦法修行的。我跟各位講很簡單的道理,應對、進退有困難的人沒有辦法修行。因為為人處事、應對、進退你假如沒有辦法處理得很得當的話,你來修行,我跟你講,困難重重、重重、重重、重重。不止困難重重而已啊,因為你連問題出在哪裡你都不知道,而且你只會怪別人不對,你從來不會自我反省啊。你的反省就是弄到最後統統都是別人錯。這個人不要修行,因為你一修行,天下都錯了,那怎麼修行啊?所以這個條件是非常嚴格的。

佛跟魔的差別就在人格健全與否

  佛跟魔的差別在哪裡?就是人格而已嘛。佛是人格健全的人,魔是人格不健全的人,差別就在這裡,功夫一樣啊。所以我說人格不健全的人不能修行,尤其不能精進修行。男的成魔,女的成精。妖精、狐狸精哪裡來?就是女的嘛,人格不健全就變狐狸精,會變妖精嘛。男的人格不健全就變牛魔王啊,金角、銀角、什麼魔嘛,就是這些人來的。所以這是一個要求。

  但是你受過社會洗練,完成了社會責任以後,這種人修行是快,因為他的基本基礎已經具備了。原來的二十年,他應該可以縮短到十年以內,就原來的九年、十二年,你大概五、六年就可以完成了。這是在社會奮鬥很圓滿地退休的人,那這個是可以的。你要是滿頭包,被雙規、四規、三規、五規、六規,規出來的,大概就很麻煩了,那是不正常嘛。所以一個很正常的人來修行是很快的,這是指健康的身心來修行,他才能夠作為一個法器。身心不健康的人是不行的,這是一個要求。

  那麼進來的話,這是科班訓練。應該來講這叫宮廷教育,不止科班,不止正規班,而是宮廷式的教育。因為你進來裡面,管你吃、管你住、管你修行,師父還要提點你,天天還要保護你,這不比宮廷更那個嗎?你搞不好要修理你,雖然是用香板,還要獻上愛的教訓。因為你是法王子啊,真的具備這條件來,當生成就法王子啊。你不算到妙覺,也要給你到等覺啊,這一定是到這種程度,所以怎麼可以不恭敬你呢?你要被人家恭敬,你要具備條件吶,對不對?人家就恭敬到最後變成魔王,那怎麼可以啊?那我們對眾生、對三寶不能交待。所以這個條件的要求本身相當嚴格。

  好了,那麼除了這法王子以外,還有一些貴族,對不對?那這些貴族要怎麼辦呢?那沒有辦法走這一條路,那我們有第二條路,叫圓融道。圓融道就是昨天跟各位講的行業宗教,它的術語叫karma yoga。那個yoga不是你講的那個瑜伽中心的瑜伽,是宗教的意思;第二個呢,就是哲學義理的宗教,這個叫jnana yoga;第三個部分叫bhakti yoga,就巴克提瑜伽,是社會上翻譯的叫做奉愛瑜伽,其實它是唱誦儀軌宗教,唱誦儀軌的。那這三個部分也就構成我們今天整個中國佛教的大概狀況。

  所以你要聽經,大致上聽的,像慧律法師講的佛教笑話,「哇!他講經很好,很會講,笑死了,笑到肚皮痛」。佛教故事、佛教常識,講一些因果理論。現在台灣還有一個叫海濤法師也是,別的不會講,就專門講這個。這個叫基礎佛學班,接引廣大的群眾,那這個可以。那你要靠這個了生死啊,跟你講門都沒!不可能的!修一點人天福報,有可能;增加一點迷信色彩,絶對可能。因為你只是接受意識形態,你不知道為什麼。
地獄的觀念,我那一天跟一個印度人講,他以為我們跟美國人一樣,都不懂因果。我跟他講,唐肅宗啊,就唐玄宗末年吶,天寶不是安祿山之亂嗎?後來收拾安祿山殘局的是郭子儀。那麼安祿山之亂平定以後,玄宗就退位了,肅宗就上台了。肅宗、德宗?我現在記不起來了,他有一個小公主,非常刁蠻,跟各位差不多,非常刁蠻。動不動一甩性子,那皇帝拿她也沒辦法,因為小公主嘛。

  這個小公主長大了,長大也麻煩,要嫁,嫁給誰呀?誰都不敢要啊。對不對?這個皇帝只要跟誰說「小公主的婚事怎麼樣」,那大臣雙腿就軟了,「你不要把她嫁到我家來!」郭子儀有好多兒子,皇帝看上了:「你那小兒子很帥呀,帥哥啊。我看小公主也很漂亮,剛好郎才女貌啊。」這個郭子儀嚇得不敢講話。你也不能抗命呀,只好接受了。

  接受了就麻煩了,這三天兩頭,這小公主拗起脾氣來就自己跑回皇宮去了。這個郭子儀不在家不知道就算了,一在家,那不得了啊,這可能要滿門抄斬吶,就趕快把小兒子綁了,綁去皇帝那裡:「這個不行,不行,要請皇上處治。」
皇上就把繩子解開:「小倆子家務事,不幹國法。」
當然郭子儀就放輕鬆了:「哦,還好」。

  回家想一想,哪一天惹毛了皇帝,那就麻煩了。想一想要怎麼樣改造這個小公主啊。你看,智慧就在這裡產生了。家裡的這種空地就蓋了一個偏殿叫暗室,就不給人家看。這小公主越不給她看,她越是好奇,就想要問:「那裡面在幹什麼?要做什麼?」
他說:「不行!不能講!秘密。」
越秘密她就越好奇,三更半夜呀,偷偷地跑去看。好了,等到落成那一天,她還在問:「裡面是什麼?」
他說:「你要看嗎?可以,可是不能跟人家講。」
「真的?」
「對啊,這個不公開的,只有你知道,別人不能知道的。」
其實就是要給她知道嘛,就帶她進去看,兩個人拿個蠟燭,「啊!這個是什麼?」
「這個就是罵公公的,舌頭要拔出來;這個就罵婆婆的,舌頭要拔出來;這個就是夫妻吵架的,她要被釘子釘。這個是怎麼,那個是什麼……」

  弄好以後,這個公主本來進去是這樣子(高興的),出來是這樣走路(打蔫的)。然後過了半年都沒有再吵架回家去了。皇帝過半年就覺得很奇怪,這個小公主怎麼又沒有拗回來了?
有一天就問郭子儀說:「最近好嗎?」
他說:「很好。」
「怎麼好?都沒吵架?」
「是呀,現在很乖,都不會吵架。」
皇帝就覺得很奇怪。再過半年,
「怎麼真的沒吵架?你是怎麼調教她的?」
郭子儀說:「皇上你想知道嗎?」
他說:「我很想知道,這個調皮搗蛋的怎麼那麼乖啊?」
他說:「那我帶你去看。」

  他就看了那一個,皇帝就非常讚歎吶,說:「好!朕下令天下,凡是有設縣的地方,都要成立這個城隍廟。」他那個時候就寫「城隍爺」,就城隍廟。城隍廟,鬼縣,現在長江三峽把它淹沒的那個地方,那叫什麼地方?酆都縣,對不對?那裡為首都,閻羅王主要是住在那裡。全國各縣郡,只要有縣長的地方,他就蓋城隍廟。溫州有沒有城隍廟?有啊。城隍廟的隔壁是什麼?縣太爺上班的地方。這傢伙不聽話,老是犯法,就送到城隍廟去,給他教育教育。從那個時候開始,六道輪迴、因果報應的這種理論就普及全國。

  那我們社會教育最大的媒介就是演戲嘛,演野台戲。野台戲當中有一半演的就是閻老爺的故事,地獄的故事。所以閻羅王在中國人的心目中他是很有份量的。雖然閻羅王,你知道他是外民族。閻羅王不是漢民族,閻老爺不是漢民族,他是來自印度的,他不是中國人,我們也非常信吶。你就知道,中國不但民族是雜種,中國文化也是雜種。它能夠廣為吸收世界各民族的文化,它並不因為它是外來文化我們就拒絶,我們也接受了,而且我們根深蒂固都已經有了。所以我們不覺得這種文化有什麼不好,對不對?我們民族也是一樣,各民族交融在一起,那不是很和諧嗎?很安詳嗎?大家共同地、幸福地、合作地生活在一起,這就是民族融合的一個最標準的一種象徵,最典型的。

  所以中國,你看中國是很特別的民族。恐怕你是中國人你都不知道,我們為什麼用龍來象徵我們?龍是什麼動物啊?龍是和平的動物。怎麼和平呢?原來我們在周朝的時候,是有萬邦。所謂萬邦,有一萬個民族,每一個民族都有它的圖騰。有的圖騰是拜火,所以你看,龍身的周圍都一定有火焰,我們現在是叫吉祥雲,其實那是火焰。龍的鼻子是熊鼻,龍的臉是馬臉,龍還有兩個須,有沒有?鯰須,還有鹿角、蛇身、鱗片、鷹爪,還有獅子的須,羊須,不管叫羊須叫什麼,它是融合各民族的圖騰於一族,所以這個徽章象徵的是各民族的融合,是一個全世界唯一最典型和平的一個象徵,一個圖騰。

  我們不會用。你把那條龍畫得那麼醜幹嗎?那麼凶,眼睛那麼大!怎麼會這樣?那不管,歷史上是這樣。我們認為它神聖,是因為它帶來祥和,帶來和平,它是個吉祥。因為當兩個民族要合的時候,一定怎麼樣?聯姻嘛,通婚嘛,對不對?要不然就打起來嘛,打起來一定把對方消滅嘛。那把你消滅就不會把你的圖騰加進來了。那因為我們聯姻,就把你的圖騰加進來。所以這個動物就一直變形啊,你看它尾巴,怎麼變成那個尾巴出來呢?它每一個都有不同的民族象徵在裡面。所以它代表的是民族的融合,文化的融合在裡面。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象徵啊,我們就是不懂得宣傳。所以今年龍年,龍的圖騰在歐洲就很多人討厭,說那個龍看起來就可怕。為什麼會這樣?我們不會宣傳。這個是提供給各位附帶的一個條件。

  中華民族生生不息,他之所以偉大,是真的偉大。那你有沒有在想過一個問題,我們中華民族叫做漢族,到底是以哪個民族為核心構成漢族,你知道嗎?反正大家都糊塗啦。你是中國人,連這個都不瞭解,你修行會開悟,我跟你打賭啊!你是什麼人你都搞不懂,你還會開悟?其實你是什麼人是無所謂,誰都可以開悟,沒錯。可是你在行法的時候對東西的觀察,就是這麼樣的一個洞見跟冷靜。

  有沒有想過?我漢民族,什麼叫漢民族?漢高祖假如不叫漢的話,你現在叫狗民族都不一定啊,對不對?他為什麼叫漢?他因為封漢王嘛。那我們這樣的一個民族到底以哪個民族為核心,你知道嗎?不知道。我把這個問題問了很多教授,沒有人知道,大概也找到一個影子。我們以周朝為祖來算的話,周姓姬,對不對?他其實姜太公是姓姜,有沒有看到?這是一個源頭啊。姜的下面是女,而中國有沒有這個族啊?它叫羌族,是兒子。姜太公可見是什麼?是女兒那邊生的嘛,所以他才姜,女兒嘛。他的族,周這個族是羌族,羌族是兒子啊,對不對?所以你假如以周朝為核心來看,這個民族應該是以羌族為主。而羌族是分佈在哪裡?隴東、隴南,跟周民族的發起有關係,有沒有?你只要稍微動一下你的深思就很清楚了嘛。可是我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了,因為我們現在是大熔爐混在一起的,你也不是真正的漢族了,對不對?你再仔細想想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我們為什麼不重視這個東西啊?我們應該來講叫做龍族,我們是龍的兒子,是一種和平的象徵,是這樣的一種狀況。要弄清楚這些。對自己的民族都不知道,你去跟外國人講,你根本講不清楚嘛。他們沒民族、沒文化。所以林書豪呢,那美國那個議長就說:「他是美國人,百分之百美國人!」我們說:「見鬼呀,他是身份證美國人,他血統根本就是台灣人,就我們中國人啊,怎麼會是美國人?」那沒有辦法,因為他的定義是這樣,那叫法律定義。民族血統,那有它很深的文化定義,這個淵源是很重要的。好,我們簡單地提供給各位,這個叫做課外的一個參考資料。

  那麼剛才談到的這個圓融道裡所包含的這三個部分,是當今中國民間佛教的信仰。因為它有一個唱誦儀軌的佛教在這裡,所以,我們就很自然地發展出這一系列的民間信仰。這個信仰比較接近西方人的定義。所以你有本尊信仰。不管你念阿彌陀佛,念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或者準提咒、十一面觀音咒,還有這個聖觀音咒,現在修的那個什麼一千座的那個,這個法,修法,密法,這些都屬於本尊法。本尊法是一種唱誦儀軌的宗教。唱誦儀軌是幾乎所有原始民族都有的,它是直接修升天的法門,不是出三界的法門,是累積大功德、大福報的法門,但是跟了生死沒關係,跟解脫斷煩惱完全沒關係,這個你要弄清楚。要透過這個法來尋求解脫有沒有可能?有可能。但是它的修法並不比聖解脫道來得方便。只要想解脫,那解脫的公式、基本模式就在那裡。

  那你假如是一般拜拜的,民間信仰的,那都好。站在這樣的立場來講,絶不否認,也不反對,因為至少他不做壞事嘛。對不對?你就像昨天跟你講的,在福德山裡多加幾個雞嘛,good good good就加上去嘛,,把bad bad bad拿掉嘛,對不對?那這樣就好了嘛。他也不做壞事,促進社會和諧,那有什麼不好?所以,基本上我們是不拒絶、不否認。尤其是一些教育程度比較差,或者年紀比較大,很多觀念他轉不過來,這個時候你更要安慰他,鼓勵他:「堅定信心,就這樣做。」
我們道場有幾個老菩薩,八十幾歲了,常常問我說,

「師父,我這樣念對不對?」
我說:「對!」
「真的啊?你說的啊?」
我說:「對!到閻羅王那邊,你跟他講,我說對。」

  她就放心了。你這樣對,對還會對到閻羅王那邊去嗎?根本不可能嘛。那為什麼要這樣?這只是給她信心嘛。她邏輯搞不清楚,你不要跟她講道理嘛。年輕的比丘尼就跟她講:「啊,老菩薩,你不要這樣念吶。」她那個念珠,弄五百四十顆的念珠就「咯……」拉,然後「喯……」拉,一天拉了幾圈:「你看,師父!我今天念五十萬遍。」你拉了五十萬顆叫什麼,叫念五十萬遍吶?那個就好啊,反正坐在那裡不鬧事就好。八十幾了,又耳背,講話又聽不清楚,老是要很大聲地要問你,那你要怎麼跟她講?你講三句她聽不到一句,但是罵她的話,再遠她都聽得到。所以你就少說她的事,讓她心平氣和地做下去就好。

  不然,在家裏子女不理她,你要叫她流浪老人啊。講好聽是住在廟裡的老師父,她事實上就是流浪街頭的老女人。那你就收留她,給她好好地在那邊唸佛。那你說她不對嗎?總比她跟人家吵架那更好,每一次吵架,大概三天不能熄火。那沒辦法,那你就不要吵,讓她靜靜地唸佛,這樣就好了。然後每次見面還要說謊話,說:「你絶對上品上生,阿彌陀佛海會聖眾來接引你。」她就很高興了。你要跟她講這個不對啊,她這邊要氣你一個月。所以這個就是人世間的一種應對,這樣就好了。因為最後這一段路,給她圓滿嘛,你不要在這邊把她的心情給攪動。

  那你現在叫做耳聰目明、四肢矯捷的時候,你就好好修行,你不要偷懶。「既然她這樣可以,我也跟她一樣。」你去死好了!她八十幾了,已經那個樣子了,你還要求她什麼?那你現在能夠好好修行,你不修行,還學她那個樣,那當然是不行的。所以就有人說:「你看,你就是兩套標準。」是要兩套標準。我說:「不止兩套,每人一套,各不一樣。」這個是你要留意到,它是有不同的,因為眾生根器是不一樣的。

  圓融道的存在有其方便性,廣大的群眾,他有這個需要。那你真的想在這裡求解脫,也有這個方法。我們跟各位講,第一個,圓融道啊,你要發菩提心,是真的發菩提心;然後第二個,是行菩薩道,盡形壽行菩薩道,不能改。圓融道你要改的話就不圓融了。因為在這個盡形壽要行菩薩道的時候,你一定會遇到挫折跟困難,因此,第三個條件,你要做歸零功課。你在做的時候,那菩薩道在推行的時候,遇到挫折,遇到業相,遇到軟賊,遇到硬賊,一次一〇八拜。

  軟賊知道嗎?你說:「師父你好帥喲!你長得很像劉德華。」「嘿嘿嘿,好!劉德華,一〇八拜!」
這叫軟賊呀,給你灌迷湯啊。「啊!你講經講得很好啊,我最喜歡你講經了。」一〇八拜。你少灌迷湯!講好話,這叫軟賊,會軟化你的心志嘛。硬賊就是來找你來算賬的、來踢館的,那個你就清楚了,軟賊你就不清楚了。

「師父你長得好帥啊!你最近氣色好好呀!」
你說:「哪裡哪裡,沒有啦,沒有啦。」

  一〇八拜。所以叫歸零功課。人家罵你呀,怎麼樣,你怎麼這樣講?你怎麼那樣說?好好一〇八拜。業相,這叫業相,軟賊、硬賊的業相,統統一〇八拜。 「我明明做得很好,這是對的,他怎麼說我不好?」
業相,一〇八拜。你要懂得,這一種叫做反省、檢討。你懂得懺悔,你那個業海,業海有沒有?《地藏經》講的業海不是有三個嗎?每個人都有三個業海,只是深淺不一樣。你的業,自有史以來,是所造的業,「若有形象,盡虛空不能容受」你看看。所以你業海要怎麼填平呢?用一〇八拜來填。所以你剛開始行菩薩道的時候,會有很多挫折跟困難,是因為有業海。當這業海填平以後,你就會改善。當這個業海變成一個菩提高地的時候,那你要菩薩道就很快。所以填平業海是需要的,而你莫名其妙去填你也不會填。

  生活中的這些事件叫做業相,是最好懺悔的時候。所以每天出現五次,就五個一〇八拜,六次就六個一〇八拜。因為你在反省、檢討的時候,本身已經把這個業的本質去掉百分之八十了,所以再加上這一〇八拜,其實三拜、五拜就夠了,對不對?為什麼要一〇八呢?就是讓你把那個海給填平。你說:「我這個小事拜三拜就可以。」可以呀。可是再來你又碰到了,你的生命沒有空間,你知道嗎?沒有空間你就不能積蓄你的德行。你要積累你的德行,那你就要增加嘛。

  一〇八拜,真正在拜一〇八拜差不多十分鐘就拜完了。你剛開始偷懶啦,一拜一下就腰酸背痛啦怎麼樣,那半個鐘頭好了。那你剛開始反省、檢討也不多,除非人家指着你的鼻子大罵,否則你也想不起來。可是,隨着你的功夫進展,你越微細的,你就越會知道。「我在講的時候,那個人怎麼白我一眼?很不屑的樣子」。一〇八拜。剛開始你就不知道,他那個啊,「沒看到,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那你就不會拜了。可是當你一直進步的時候,越來就會越微細了。越微細的時候,你想:「啊,我剛才哪一句話講錯了。」那就一〇八拜啊。

  修行啊,你知道嗎?這不是法院。法院說:「有沒有?」你硬要說沒有。有的話,抓去關,所以我說沒有嘛,要沒有就不要關嘛。那法院你可以這樣做,可是修行是閻大爺在看的,你不能說謊話的。所以自己想一想:「唉!剛才那句話不應該這樣講。唉!我講那句話的動機是什麼?」講那一句話,一〇八拜;動機又不良,又一〇八拜。那一句話,這個兩百一十六拜叫多餘的拜。在法官面前:「沒有那回事,沒有!我的心地善良,純潔的、純白的、無污染的。」可是閻羅王說:「你打妄語呀。」對不對?

對良知負責,對法身慧命負責

  所以自己在做這個要求的時候,是自己對自己的良知負責,對你的法身慧命負責。所以呢,你自己會對自己要求越嚴格,你的道行就越精進嘛。所以我們自己想想,拜、拜。人家又來囉嗦,「好!好!對不起!對不起!是!是!」他走了我就拜。想一想:「哎呀,我剛才對他講的那種態度太過應付了,再加一〇八拜。」這都是你的德行吶。你會說:「反正師父也沒看到,管他的。師父問我有沒有拜?我說有。拜幾拜?青菜吶,隨便啊,五、六拜,七、八拜,都可以呀。」那就不行了。一個行者不是這樣,行者是對自己的良知負責,對自己的法身慧命負責,不是做給人家看的。所以當你對自己的要求越嚴格的時候,表示你是越符合行者的資格跟條件。那越符合你就越成就,成就越快。



  剛才那個有沒有copy過來?那個行者的態度表(見上圖)。這行者態度裡頭,就是說你一般信眾的話無所謂啦,「師父講就講嘛,那我聽也聽了,我知道就好了。」這就是莊嚴眾的部分。你是個學員、學生那就不一樣了。「真囉嗦,這個也要做,那個也要拜。」對不對?「早課晚課,又想睡覺啊,七早八早爬起來,早知道就不報名了。」這個是有這種現象,這個是徒弟,影響眾。不但這個適應了,我還要更進一步,我想要當個真正的修行者。這個時候你是受到影響了。這個時候還沒有,這個時候才開始而已,這個還在外圍,還沒到當機眾。

  到當機眾的時候,你就要跟師父合一了,思想觀念、共識都要有。所以你的距離有多遠,你自己想想看。每一個人都想到這裡來(當機眾),那你具備這些資糧、這些條件嗎?要不然你到不了這裡來,就算給你坐在這裡也沒用。因為這個條件是你自己的心態,這個態度,修行的態度啊,這個不是你自己嘴巴講的。想要,你想要的部分都是獨頭意識。大家都想修行,大家也都想過要想解脫。對不對?哪個人何嘗不想解脫啊?可是叫你解脫,「你給我一百萬我就解脫了」,對不對?叫你說,你反過來,你拿一百萬來給人家,你解脫,你不幹吶。你是一百萬重要,還是解脫重要?問題就在這裡嘛。人家給你一百萬你當然解脫啊,這個還叫什麼解脫啊?所以你在想的都是你的獨頭意識。你沒有構成一套思維,尤其跟靈性接不上關係,都不算。所以真的想修行,我們真的跟各位講,你真想修行,一定要有相當的心理準備,沒有絶對的心理準備是不可能。因為這在改造你的生命。

  原來生活好端端的,人家要講話,你自己要改變。那一個同修跟我講說,
「師父這個眼鏡是最新的。」
我說:「怎麼樣?」
「木頭做的,非常好的,它的名字叫卡地亞。」
我說:「哦,真好,還戴個卡地亞。」
戴出來就完蛋了,「和上戴卡地亞!」
他剛講我還不知道,「和上戴卡地亞,有什麼不對呀?」
「那是世界名牌呀!」
我說:「哦,又怎麼樣?」
「當和上遇到鑽石的時候……」
我說:「我沒有戴鑽石啊。」
「當和上遇到卡地亞的時候……要怎麼辦?」
我說:「去死啦!我戴個眼鏡有那麼大的關係嗎?」
可是你要知道,人家眼睛別的不看吶,看到和上就看到卡地亞,那你就完了。所以這個就是你所發生的事。要想修行,你必須犧牲掉一些東西,所以以後呢,要戴「地亞卡」,不能戴卡地亞。

  這是你為了想修行,為了想改造你的生命,那你有很多你必須放下的習氣,這是必須的。有些是無關緊要啦,有些是必須要的。可不會修的人就把無關緊要看得很重要,把重要的沒看到,那你當然就修不成了。那你能不能很明確地把很重要的給卡住,一定改過?而那個東西很可能就是你的致命傷,你不願改,而一定要改,這個叫苦行。因為這個時候最苦啊。

  每次我說:「去——」這個習氣不好,口德不好,不能老叫人家去死啊。所以「去——」我就要愣一下。所以你說苦不苦?苦啊!要不然「去——」一句話就衝出去,那你就沒在修行啊。所以「去——嗯——」不講。所以你就發現苦是苦在這個地方。

  有很多習氣,你不知道無所謂。我以前當兵的時候,有一個班兵,他講話老是「廢話!」人家一講啊,「廢話!」這實在是氣死了。別人講,他講「廢話!」我們都覺得不禮貌。我講話他說我「廢話」,是想揍人!好好好,這個部隊裡這個打架是犯大忌。所以換他講,講完我說:「廢話!」他瞪我。他又講:「……」
我說:「廢話!」
「我,我這個是什麼廢話?」
我說:「你說人家廢話就可以,人家說你廢話就不行?」
他說:「廢話!」又來了。
我說:「你這個是不是廢話?」
你自己在講,你自己沒感覺,因為慣性了嘛。可是你講他兩次,他就受不了了。他再講你就「廢話」。後來我就不跟他講道理,他一開口我就「廢話!」開口就「廢話!」
他說:「受不了,不跟你講了!」
我說:「廢話!」
他就一直跑。後來再回來,就沒再聽過他「廢話」了。所以你要知道這有多痛苦啊。

  我們高中一個訓導主任,一上台講話:「這個,這個這個,這個……」我們在下面算,講三分鐘有四十一個「這個」。他也氣得不得了,那沒辦法。可是他「這個、這個、這個」一直出來。不會講話的人就是「這個、這個、這個」出來。好了,那個暑假以後,「這個」要上台了,哎?「這個」上台怎麼都沒有「這個」啊?改掉了。用一個暑假的時間他要去改,你看他有多痛苦啊。這個叫苦行。苦行就是改變你自己,不是改變外面!

改造自己就是修行

  那個教官,他是訓導主任吶,教官一上來:「不要笑!不要笑!」你越講不笑,我們越喜歡笑,你就拿他沒辦法。後來就他自己改了。那你知道要改自己就是修行。而要改造自己是很痛苦的事,那你必須去面對。一個訓導主任一上台都是「這個、這個、這個」,那你就不要當這個校長啦。那為了要當校長,他必須把「這個」改掉嘛。三分鐘講四十一個「這個」,你說他在講什麼,你聽懂嗎?我只聽到「這個」,什麼也沒聽到。全校同學都在笑,然後他「這個」就開始氣了。我們只聽到「這個」,其他都沒聽到。你就必須要改。越緊張,他就那個毛病越犯。

  這個是修行,修行就改這個。我們也是一樣。現在問題就是你看不到,那就麻煩了。所以在我們的訓練裡,是針對自己的缺點來的。那你看不到自己的缺點,你就不知道什麼叫修行。這是圓融道的部分。

  第三個,我們叫普賢道。普賢道是綜合圓融道跟次第道(聖解脫道)的部分。而且,它最重要的是到最上面的階段裡,要從形而下的太極佛到形而上的無極佛這個地方,只有普賢道有這個行法。怎麼泯入?這個行法分五個階段,叫五段行法,它只有靠普賢行願力,它才有可能修。你的般若智慧,不成長到普賢行願力,是沒有辦法進入形而上本體界的,所以它是同時來的。

  所以普賢道的第一個特色就是一開始你就要入法界修行,直接入法界;第二個特色就是到最後,要入形而上本體界的時候,要靠普賢行願力,這是普賢道的兩個特色。那要上法界修行的時候,你就要帶上普賢乘的基因,這是它的一個前提,要不然你進不了法界。這裡頭要講的是一些術語,這個術語我們過兩天再講,現在還不跟你談那個部分。因為談這個部分,專業術語的時候,那你就統統聽不懂。所以修行上你要先懂得這些基本的條件,具備以後,下個步驟你才有可能進行,這是指普賢道的部分,普賢乘。

  所以我們華嚴行法叫普賢乘行法。普賢乘是真理運作的一種存在狀態。《華嚴經》是把這個真理存在的運作狀態理論化,給表達出來。而我們華嚴宗的道場,是把這個理論要付諸實施,在實際實踐的過程裡要談的部分。所以宗的存在是為了兌現那個普賢乘的真理狀態而存在的。《華嚴經》是我們運作的一個軌跡,給我們作參考。所以這個行法我們在指導上分八段,叫做八段行法,或者叫做八位行法。一般講《華嚴經》是講六位行法。因為《華嚴經》講這個行法,它分三次講。第一次是六位行法;第二次講是八位行法;第三次講是無量位行法,這是不一樣的。傳統的講法是三番遍明因果,都是六位行法。

  但我跟各位講,我講的不照古人的講法。我不是不知道古人怎麼講,我是告訴你,現代人在看經典跟實際修法的狀況那跟古人的看法是不一樣。所以,我把三番遍明因果就分三個講法:第一番遍明因果叫六位行法;第二番遍明因果是八位行法,所以在經文的分段上,我就跟古人的分法不同;第三番是入《法界品》,它的遍明因果是無量行位行法,無量位的行法,也就是每一個善知識所教你的都直接成佛的法,所以叫無量位。那這個跟古人講的分類方式是不一樣的。不是我不懂,不是我講錯了,這是新的理論架構,就像我們現在在講的這行法的部分一樣。

在古代的典籍裡頭,唯一看到這些行法的記載是在《瑜伽師地論》裡面。《瑜伽師地論》是玄奘大師翻譯的。那你假如不懂得,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修。我們是有這些東西,可是我們不知道怎麼修,你不覺得很遺憾嗎?現在我就是把這種東西給串聯起來。《瑜伽師地論》它是分十七個位階,十七個位階一共分成八大類,正好跟《華嚴經》的第二番遍明因果行法完全吻合。所以你要懂得說,經典在開遮的時候有哪些不同。我們不是沒依據的,我們的依據是很明顯的,這個你要弄清楚。

  所以我們真正講行法的時候,是按照《離世間品》來跟你講,因為它的理論是最完整。那六位行法的時候太廣了。那個無量位行法是《入法界品》,那善財童子的每一參,都是直接到達成就的地方。那它的修行也是五段行法,而這五段行法,你一定要按照六位行法的指導來修五段行法,所以你這個就很麻煩了。

  你自己怎麼看《華嚴經》?你根本看不懂。因為它前後是交叉的。所以我們第一個部分是跟你講說,本體論分六大區塊;第二個是講實踐論,分三大部門,那這個是交叉在一起的,尤其到最後那個「十大願王」,是由形而下的太極佛進入形而上無極佛的一個關鍵,而它那行法就更麻煩了。所謂麻煩是不知道就好,不知道,就變成往生極樂世界了,就變這樣了。

  而事實上呢,你對「十大願王」的那種解讀方式,大概我們歷史上對「十大願王」的解讀,我跟各位講,歷史上所有的註解,我們都看過了。清涼國師把「十大願王」叫做「重示普因章」,就另外一個,所以他也寫了《別行疏鈔》一本。那個宗密,圭峰大師還做了注,演繹,他把那裡面的理論講得很清楚,但是,他沒有講到這一點,「十大願王」是《華嚴經》的結論,這一個他沒講,他只講「重示普因」,「重示普因」其實是總結。所以總結啊,「十大願王」就變成什麼?第四十品經。《八十華嚴》是三十九品,這是第四十品。

  那麼這一卷經文《十大願王》不是九會,它是第十會。我們通常講七處九會嘛,七處九會是沒錯,傳統是這樣講,可是這個是另外一會。在《八十華嚴》裡沒有這一卷,《四十華嚴》才有「十大願王」這一卷,而這一卷是另外一會。因為《四十華嚴》的全名叫「入不思議解脫境界」,到這個地方,「入不思議解脫境界」就是入法界,它下面再加了一句「普賢行願品」,所以《普賢行願品》是單獨另外一會。所以四十捲經文,《入法界品》的部分只有三十九卷,《普賢行願品》是另外一會,完全不一樣的。這個你大概就不知道了。而這個總結,是跟前面的本體論相銜接的,所以它是回到形而上本體界去。而這個關鍵,上回向的這個關鍵,它的重點是華嚴三昧。

  這個經文裡頭的對照你可以看得很清楚,但是所有的解說都沒談到邏輯,這個哲學部分都沒談到,它只是銷文,把《普賢行願品》這個經文的意義解一遍,所以沒有行法,我剛才講那五段行法都沒有。而這品經文,這卷經文,「十大願王」特別強調的一個東西,就是「普賢行願力」。「普賢行願力」是怎麼來的?是從法界力來的。法界力是從法界智的作用來的,法界智是從般若智來的。換句話說,般若智一再地運用,會到達般若波羅密多。你要留意到,般若到般若波羅密多是不一樣的。你不修行,這一點談不到。你只會說:「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藴皆空,度一切苦厄。」然後啊,就有人大做文章,觀自在菩薩就是觀世音菩薩,觀世自在菩薩,觀世音菩薩,觀自在菩薩,譯名不同而已,其實是同一個。那不修行的人講不修行的話。

打掉妄想,真心起作用,才叫「觀」

  觀自在是能觀能自在。那要講「觀」這個字,那置心一處開始,打掉你的妄想,不用大腦,然後呢,真心起作用,才叫觀。光講這個部分,你就要修十年。然後這個十年只是把「觀」給建立起來,要觀到自在,能觀能自在啊,要再加十年。二十年,你的觀的定力就可以到達十二個小時以上,就六個時辰以上。到六個時辰以上,其實你的觀的能力,已經產生了般若的智慧,又到達般若波羅密多這個地方。到達般若波羅密多其實你已經證得,術語叫做「五種智三摩地」,在我們一般的佛教來講,叫無餘涅槃,你已經證得無餘涅槃。證得無餘涅槃以後,二十四年功夫,今生成就無漏法身,叫divine body,那個永恆不壞的聖體啊,你就完成了。

  你說:「我沒那麼長的命吶。」你放心,你只要修這個法,一百八十歲都沒問題。你現在八、九十歲而已,還有八、九十歲。但是你不願意,你會想:「哎喲!我真歹命吶!這輩子已經夠辛苦,還要再活八、九十年,那麼辛苦幹嗎?」那就不用修了,那就早早去死好了,就變這樣子啊。修行在改造你的命運,改造你的生命。因為你對於修行沒有正確的認知,所以你沒有辦法去改造它。

  可是呢,棄之可惜,食之無味。不修,不知道幹什麼;要修,實在……好吧,馬馬虎虎嘛,就修一修嘛。人家說唸佛,唸一唸嘛;拜佛,拜一拜嘛;師父來了,供一供嘛。好了,你就變這樣。這樣的話,你的福報會微量增加。因為你總沒做壞事嘛,對不對?微量增加福報。微量增加福報跟解脫沒關係,對社會的穩定與和諧有幫助,就這麼樣子啊。

  所以真想修行,基本認知很重要。然後做完決定啊,你要破釜沉舟,不要等後路,再逃回去,那就沒搞頭了。所以一般來講,出家以後是不做還俗的打算,才把頭髮剃掉。可是你現在會覺得,剃頭髮,外面也很多剃頭髮,尤其被抓去關的,每一個都剃頭髮,對不對?我們是不一樣的,是你立定志向才做這個決定。唯一能改變是心行在改變,你要在這裡一再一再地超越,這是非常精采,人生非常微妙的。所以我們說修行是人類最精密、最偉大的一項工程,關鍵就在這個地方。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