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普賢心經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如來出現品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探玄記 | 昇夜摩天宮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世主妙嚴品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8-06-11
四念處:觀受是苦(二)
《華嚴經.梵行品講記》(十七):就那念佛這把尺,量你生命感受的深淺度
心經(十一):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一個有智慧的人第六意識很強;一個很聰明的人是阿賴耶識很強。一個人很靈活、很快,反應很快的是「第六分別意識」很強,一個人是很認真但讀書很慢的,那是第七末那識強,這幾個都不一樣, 你聽懂我跟你打賭,你會聽得很清楚然後完全都不懂,第六意識是倉庫;阿賴耶識也是倉庫,但是第六意識的倉庫是智慧的元素,阿賴耶識的倉庫是知識的元素,這兩個不同。
回目錄
陳泉名
林才東合家(普皆迴向)
趙錦泉闔家(香港)
TAI CHEE YUNG(馬來西亞)
穆慧嬌
陳志聰
(2015年8月12日上午•鹿谷道場)

  今天我們開始講經文,昨天跟各位談到《華嚴經》它一直演變。從原始的阿含藏演變到後來成為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已經把佛陀單純的解脫道,從印度文明中分離出來,原來這個解脫道是建立在印度文化的基礎上,那麼傳到外國來,外國人對印度文化不能完全接受,所以有文化的改造。文化的改造過程當中,逐漸的就把佛陀的解脫道真理突顯出來。這個時候,在印度文明的系統裡沒有講清楚的東西,在其他文化的系統中,反而就會顯得很清楚,這是大乘佛教,跟原始佛教上面的最大不同。

  那麼大乘佛教既然把這個真理確認出來以後,它再進一步的就是說這個真理,從真理的理到人之間,要怎麼連接起,這個就變成另外一個特色了,這就變成一貫性,從純理的真理,變成人世間具體存在的這個事相,就是現象界跟真理界,如何連在一起的問題,一連起來的話就變成一貫性了,這個就叫「一佛乘」而不是大乘,這個三個定義你要弄清楚。

  原始佛教,是在印度文明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就是從真理上來看,就不談佛陀的問題。建立以後,它到了外國也有同樣文明水準的地方,它就不能夠完全在印度文明的基礎上,來接受這個真理。首先必須把印度文明跟真理給分離出來,這個時候真理就是佛陀。你要留意到,原來是佛陀,他本身是真理,但是並不在意,大家只認識佛,並不認識真理,到了大乘以後就發現,那個印度人講的那個佛陀,他已經變成真理了,這個就有一個很重要的轉變,就是化身佛變成法身佛的這個問題產生了。

毗盧遮那佛就是真理

  所以為什麼思想會由化身佛釋迦牟尼佛,變成法身佛的毗盧遮那佛。毗盧遮那佛就是真理,所以古代不用真理這個字,而是用毗盧遮那佛這個字。我們說釋迦牟尼佛就是真理,就是指這個意思,他的化身佛其實就是法身佛,這是在大乘的基本定義裡,弄得很清楚的,當這個時候,真理跟文明分離出來以後,可是真理又是在人世間,所以才有化身佛啊!這個時候抽象的真理,怎麼變成具體的人事跟文明呢?這個要連在一起的時候,它就又由大乘轉變成一佛乘,我們看到原始佛教在印度產生。

  後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九百年後龍樹菩薩出來,他就把法身佛跟化身佛的問題提出來,雖然沒有很具體,像我現在講的這麼明顯,可是大乘佛教產生,它的種子還是在印度,它的產生的因緣是來自於時間,來自於時間就有爭論,因為有些人時間轉不過來。

  可是到了西域以後,它再加上一個空間的因素,所以法身佛很顯然的是誕生在西域,而不是誕生在印度,在西域是因為有時空的關係存在,在印度到龍樹菩薩,只有時間的關係存在,你們聽懂嗎?我跟你講這是很重要的發明,這個法身佛在這個時候,要跟現象界連在一起,像我們各位常講:「我學佛希望在生活中可以運用」,那是一佛乘的觀念,因為它理要拿到現象界來用啊!大家說學佛要學在生活中用,你理都不懂、事也不懂,你跟人相處都有問題,你怎麼在生活中運用?

  跟人家相處要吃飯的時候,這個──「所作皆辦,不受後有」,然後開始吃,吃的時候你就不知道狼吞虎嚥,什麼叫作「不受後有」?!那個理論你是很完整的一包,事件要完整的一包,這兩包根本不相連,要理事無礙要理事無礙,首先你要事無礙,事無礙以後才能夠理無礙,理無礙、事無礙這兩包都無礙以後,你才能理事無礙啊!

  我告訴各位,很多人是有先天性障礙,我跟各位講過幾個例子,信不信你自己看。你在家裡跟家人處得來處不來,這一點先弄清楚,你跟家人要處不來,絕對事事有礙,事事有礙那你就別想成就了。我跟你講,所以清涼國師講事法界,我說不要講事法界,要講事無礙法界,因為一講事法界大家都不重視事,現象界裡的你根本就不管,講感情也不講感情,「哎呀!兒女私情,我講我的菩提大道…」根本你是自閉症,你知道嗎?你還不是憂鬱症,是嚴重的自閉症,你完全跟人家不合嘛!結婚是結婚,跟老婆合不來、跟先生合不來,然後老是瞧不起他,你最了不起,結果你還是寡人嘛!還以為自己不群、我這個人不俗,根本你就沒人要和你一起,你還說你不群不俗,還自己臭美。

  所以事無礙法界很重要,你一定要在社會中跟人家相處,人家不是輕視你,也不是利用你,你要記得這一點,有的是被人家使喚來使喚去,有一種被虐狂,那個也不健全,所以彼此的互相尊重是很重要。在尊重的過程裡你一定有一種所謂無條件協助對方,不是為了得好感,你看有很多人就是這樣子,本來一個人在那邊看他來,嘿嘿笑起來,人家走了,那這個是有條件的,你要給人家一種可親,那種你自己有一種親切感,人家對你來講才有可親嘛,你假如都沒的話就麻煩,你就可厭,討厭的人自己站那臭美:「嗯!你看我多帥啊!」你自己在那邊臭美就沒用了,這個都不正常。

  多跟人家相處,這個是很重要,有了這一種情況你才能夠連接起來。佛教的思想發展跟人性有關,人性的存在是一種真理,知道嗎,真理一定跟人有關。假如真理跟人無關的話,那不叫真理叫物理。所以真理在這樣一種情況之下,語言表達的時候是逐漸進步的。早期在表達只是把它特點表達出來,逐漸的演變成一個真理跟事件之間的情況,連結產生這種狀況,後來才連結在一起,它是三個階段──小乘、大乘、一佛乘,是這樣連接過來的。

  所以來到我們這裡修行就會想說,學佛就要學在生活中,這講的很平常,你在印度才沒人理你這句話,他說你是魔,絕對是魔才講這種話,你不可能把生活當作真理,因為那是事法界不是真理的法界,紅塵的怎麼可以講成涅槃呢?那是到我們一佛乘的時候是「不出三界、不入三界、常在法界中」,那個紅塵是屬於法界的一部分,是一佛乘的思想才有的。你拿這個東西去跟muniji講,一炮就把你打死了,因為他們沒有這種觀念。他們的觀念,是在印度文化裡頭,他們要修行。

  印度道場那麼多,在古吉拉特神算是最大的道場,我們在那邊聚會的時候,幾萬人在一起,他們九點半開始,結果九點就開始了,我想九點開始也不要緊,十二點反正可以吃飯,結果搞到三點半,從兩千個人,一直增加到三萬人,他有那麼多人,你知道嗎,出家人只有五個。哪像我們阿貓阿狗口口聲聲「師父慈悲」,到最後都是師父自己揹。為什麼人家對出家人要求那麼嚴格,我們不是啊?!你說你在生活中,你怎麼生活中?你跟人家都合不來,做什麼事情都拖拖拉拉,各種理由,什麼也不做就是要人家養,那不行啊,不是這個樣子。

布施、供養、修福報,你做到了嗎?

  你一進到這裡面來,首先就為了你的生存在掙扎,不是修行人,你出家是很高貴的,那你有沒有高貴的本質,你要先弄清楚嘛,你又不是十八王公,那隻狗在那裡統統要人家供養的。所以你首先要知道你有沒有盡足夠的本份,這不是社會的功利主義,我們要想人家那一種無私的奉獻,首先你有無私的奉獻嘛!我們教人家要布施要供養要修福報,那你自己有沒有布施、供養、修福報?叫他做點事情一大堆理由,這個叫「布施、供養、修福報」?不是,因為光是嘴巴叫人家講一大堆理由,經典裡面念給人家聽,都是怎樣布施功德這麼大,請問你的行為有沒有布施、供養、修福報?所以才跟各位講,你不要計較,能做一點你就多做一點;不能做的就少做一點。不是說一定要做,假如規定你的事情一定要做,那就變逼迫了,那不叫修行。

  我記得一次,一個學生在佛光山出家,那時候在北海道場,我就帶著一群同學去看他,我就看他在二樓跑來跑去,那個你們長衫折起來,塞在那個口袋裡然後就一直做,我以為他有看到我,然後也從樓梯下來,他就從我這邊跑過去,拿了東西又要往那邊跑上去,我說:「他怎麼工作成這個樣子」,然後弄弄弄又下來了,我就擋在他面前,他抬頭說:「老師,你怎麼在這裡?」這是真的學生,真的出家人。這個才叫修行人啊!你想一面工作、一面偷看,有沒有機會溜,這個不是,就是修行人有一個本色,因為我有這樣的奉獻,所以他才有這樣的成就,你假如沒有的話,事法界你做不到。這是事法界是最粗糙的現象。到理法界就開始要訓練微細化,最後,深入到最微細出來到最現象界的,你都能夠自在出入,那才叫理事無礙。

現在是「普賢乘時代」

  那你假如這邊做不到根本不行,你只會在文章裡頭去看而已,講起來都是大道理,可是在現象界裡,你處處跟你所講的完全不一致,那就不行了,所以你要留意整個思想的演變過程。它分有這三個段落。到一佛乘的時候,在中國叫正法時代,因為一佛乘剛剛興起,經過一千年以後,一千五百年了,首先五百年,你看看五百年是很準的,唐宋是五百年,過了後來的一千年,就是元朝以後,就把那個文化整個破壞掉,明清以後就進入像法。到現在是末法了,一千五百年過去了,這一千五百年的時代讓我們感受到,從正法到像法的一種轉變,應該來講是前五百年後五百年,這樣講會比較好。現在我們這個時代叫作「普賢乘時代」,也是要進入正法的時代。

  要進入正法的時代是很辛苦的,各位要知道,因為你抓不到重點,在告訴你的時候你也聽不懂,而且現在的一流人士統統都在賺錢,你知道印度的一流人士叫婆羅門,第二級人叫剎帝利,他們培養的人都想做婆羅門,所以他們都很認真在修行,印度的文明是修行的文明。中國人不一樣,中國人第一流的人都是剎帝利,都是要當官的,當官的都是剎帝利,就印度來講,我們的第一流的人,他的定位是第二級的,不是第一級。

  當然不見得第一級的人都是第一流的,所以他們婆羅門很多就是祭師,你們到muniji道場去你看那些都是婆羅門,他們真正修行的這些人,跟那些婆羅門不一樣,這是第一個。中國人所培養的都是刹帝利,就是要當官的,當官當中它有一個制度是非常好的,就是國師。它有國師,就是說這些修行有成就的人,就是真正第一流第一級的人,他們都篩選出來。

  在中國,國師是國寶,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基本定義,它制度上的一種狀況。可是現代人不一樣,第一流的人都當第三級的吠舍──商人、自由人,一級比一級低啊。時代在變,現在要更正,所有的第一流的人統統跑去當商人,然後統統向錢看,沒有人注意仁義禮智信。偶爾有點良知就大做文章──捐款、公益、慈善 ……講是良心,怎麼炒作沒有人知道,因為這裡頭已經帶著很多很多的虛偽在裡面,當然做好事我們都鼓勵,不是喝斥,但是整個社會已經傾斜了,沒有人追求靈性,而靈性在這個時代也不是重點。

  各位要留意,你想踏入這個門來是要追求靈性的,你得向靈性的提升這個方面來做努力,不要再把世間的那種為了生存,餬口飯吃的那種餬口階級的人生,拿到這裡面來,那你就太可悲了。因為人基本上有四個等級,印度也分四個等級,我分的跟它不太一樣,第一級叫作餬口人生,你進來這裡面工作,為了工作而在計較的都是餬口人生,你放心,下輩子你絕對是窮困潦倒,每個月都是人家追著你要房租,你吃完一餐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就是那種可憐相的人生。

  第二級就是小康人生,你在社會上看很多人,口袋裡鈔票一大堆,大概都是給賣蚵仔煎那些人。當然現在蚵仔煎已經買了很多棟房子,以前是沒有啦,他現鈔統統帶在口袋,一拿出來買一包煙二十塊就拿了幾萬塊出來,然後拿一千塊給人家,那賣香煙的人就把香煙搶回來。不賣了。「一包煙十五塊拿一千塊給我要怎麼找?」乾脆就不賣了。欸!他在炫耀他有錢,他不是炫耀,那種人不是炫耀,是一種滿足感,因為以前沒錢,被人家追討過,所以現在有一點錢帶在身上他才安心。我也有那種習慣,口袋總要帶一點現金要不帶一點現金實在有一種不安全感。

  現在也不用錢,但是就要帶個現金,因為你沒有被餓過。有一次我從臺北搭火車回宜蘭,從臺北到宜蘭火車要八個小時,我們到福隆那個地方要買個便當吃,因為已經四個小時了,再從福隆到宜蘭要四個小時,當時一個便當五塊錢,一個饅頭五毛錢。那一天是禮拜六下了課從宜蘭到臺北住我姑媽家,然後到牯嶺街去買舊書,買了舊書,結果要買票的時候錢不夠,我買一本書五塊錢,又走回去到牯嶺街把那本書退給他,還我三塊錢,然後車票少了一塊二,那我就剩下一塊八,那一天回到福隆火車頭壞了,又等了四個鐘頭,要等臺北再拉個火車頭,來裝這個火車頭回去,那一趟路我們一共搭了,差不多十五個小時的火車。

  好了,在福隆火車站,要拿一塊錢買兩個饅頭的時候,那一塊錢他沒拿好,結果被風吹走了,只能買一個,剩下三毛錢,肚子是餓的要死啊,那一天回到家天都要快亮了,你看說你被餓過你才知道,那個身上沒錢是多可怕的事,你要留意到,人生不同階段,他有不同的心態存在。

  所以你現在表現出來的心態,已經告訴你你的生命品質在哪裡,所以餬口人生的人,你知道他下輩子是什麼,不是詛咒啊,因為你表現的下輩子就是那種窮光蛋的樣子,而且有些人你看他這輩子就知道下輩子,不但是窮困潦倒,各種疾病纏身,這沒有辦法。小康人生是他還有一點福報,所以他一定會拿現金在手上,他不會去弄個什麼信用卡,那個信用卡對他來講很沒保障,現金讓他心裡有一種踏實感。這兩級是基層老百姓的。

  另外兩級,第三級叫作新貴,剛剛成為貴族但是新貴,新貴有一種特質就是攀附到貴族這個領域的人,跟上面開始有關係了。有一次我在百貨公司裡,我們在那邊辦活動,我就去逛逛,有個專櫃小姐問我說:「師父,有沒有這種人?」我問說是什麼樣的人,「他問我這個東西售價」,專櫃小姐有一個職業病,就是人一進來,「哇!這個現在打八折哦」,一般的顧客他很高興有優待,因為百貨公司都不打折嘛,結果這位專櫃小姐說這個打八折,那個人桌子一拍:「我這個人是買打折貨嗎?!」他就不敢說了,那就不要打折。他很高興,打八折他不要,他要不折扣。賣了以後也不敢跟老闆講。她說為什麼會有這種人?

  這叫新貴。因為他開始賺錢,而且是有系統的賺錢,因為他開始有簽合約,那一個月一個月有收入,他就很高興,這個時候他開始會透支,他可以買房子、買汽車,買了汽車就把鑰匙故意放在人家專櫃的櫃子上,為什麼 因為他是開BMW,為什麼這樣做呢?新貴就有這種情況,他到了一個新的領域,他要炫耀,跟小康的是心態一樣。小康炫耀的是錢;新貴是炫耀他的身份地位,這叫新貴。

  他開始向上攀援,最會貪污的也是這種人,因為他開始有權有勢了,會耀武揚威、狐假虎威都是新貴這種人。他逐漸脫離人性向前看的部分。第四級就是貴族,貴族下面就是有一群新貴,貴族有好有壞,壞的當然就魔王,專門在教有一群爪牙給他做壞事,中國大陸在打老虎,大老虎都是貴族,下面就養一堆腐敗的下屬。那貴族有好的,很重視家教重視人品,很重視靈性。所以你要攀附上面貴族,要懂得看人,那不會看人的,你就會跑到魔那邊去。你會找尋對象的,那就很適合很好。

  在這個時候你要知道,你的人種不是說你是什麼阿美族什麼族,不是那個人種,是這個四個種姓,你是哪個種姓,人品你就要弄好。這個東西沒弄好,你很難說要修行,假如你是個餬口人生的人、小康人生的人,你看進到道場裡頭你還是餬口人生,你就到處計較,做一點事情計較,好像你怕人家追你要房租一樣,這裡也不要房租,可是你那習氣會開始轉變,開始計較,做這個做那個,我掃地掃到這邊,那邊是你的;多掃一點過來你是會少塊肉哦?你就會在這裡計較,你說「我負責掃地,倒垃圾是你的事」,不然你要怎樣,你在計較什麼?你想修行修福報,修不到啊!所以這個都是從你的人生裡頭看到。

  那麼小康的話就開始炫耀了,「我做什麼……你有沒有?我有錢嘛!」做了一點福報,就開始讓人家知道,就拿現金給你看。小康就開始耀武揚威了。「來!給你一點工作」,人家講什麼他不管,他就:「和上說…和上說…」拿著雞毛當令箭,這個都是問題啊!所以你不要走上魔王那條路,你要從你開始,就看你會不會走向魔王那條路,要走向成佛那條路,到最後都要成為貴族。那你貴族要成為成佛的那個貴族;不要成為成魔的那個貴族。你現在先把這些東西弄清楚。

  我們整個的修學過程領域裡,幾乎都朝這個方向走,所以進入道場裡頭,第一個就是和──和諧,工作上不要太計較,能做的你儘量去做,因為都在修福報嘛,你能做而不想做,你的生命品質你自己對看看就知道了。

  這個是跟各位談整個佛教史裡,給我們看到的一個階段性,我跟你講這種佛教史,你在其他佛教史的經典裡找不到,那麼佛教傳入史綱,那個我只是寫了傳說階段,現實階段還沒開始寫,真的要寫的是要講的這一段,這個現實階段非常重要的一個演變,而這一個演變,不是現在史學家的那種考古考證的東西,是你要從人性的立場去看整個思想演變的過程,你看阿含藏裡面所寫的,都是解脫的那種東西,要不然就是夾入很多印度文化,到了西域就沒有阿含藏的這種東西,它反而形成是大乘佛教的經典出來,為什麼?它開始把這裡面的東西,阿含藏裡面的東西融入新的觀點。

  你看像《華嚴經》這種經典,它已經開始梳理成一套系統了,從真理到人間一套系統,上上下下都有,從真理下迴向到人間,從人間上迴向到真理,這個就是系統化。從一佛乘的那個時代的理論,到現在普賢乘的這個時代的理論又有不同,因為當時一佛乘的時代大部分的人,百分之八十是生活中是用在右腦生活的,現在我們用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左腦生活的,你要留意一下。

  有沒有給中醫推拿過,那個中醫推拿一定問你痛不痛,我跟你講都是左腦,古代一摸就知道了,不要問了。用右腦的他會跟你講這裡很痛哦,他不會問你這裡痛不痛,你留意一下,他一摸就知道你這裡會痛哦,這個醫師來修行很快會成就。那個一捏全身一直問:痛不痛、痛不痛…那個來修行不會成就,因為他用左腦。不是那個醫師修行不成就,是你用左腦的你都不會成就,這是很重要的一個觀點。

  這個是時代轉變,我們現在累積了很多經驗,所以我們用全新的方法重新跟你詮釋。你不要再活在那個老舊的時代裡。當然你的腦筋有限,你只能讀古代的那些掉書袋。魯莊王的車夫跟他講:你只會讀死人書,不會讀活人書一樣,死人都是聖人,活人都是凡夫,死人不會講話,所以寫的書都是聖賢之書;活人會講話,講的都你聽得懂的
所以都沒什麼用,死人寫的書,就是聖賢之書,因為他不會講話,這個是我們在看歷史演變的過程裡,我們的心性也跟著成長,而這一段歷史我跟各位講,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的一個特有的福報跟善根,你要能看得到,因為我們有足夠的歷史夠長。

吃素變成意識形態

  這一段很長的歷史裡頭,其實它有一個很沉重的包袱,就是歷史長了以後演變出很多無謂的意識形態,因為很多文化一直累積著,你也不知道現在我們為什麼,中國的佛教徒一定要吃素,而且吃素得癌症特別多,肝硬化也特別多,血脂特別高,為什麼會吃到這種狀況?可是吃素是個好現象啊,你為什麼吃的都是病呢?那你就要知道你的吃素變成意識形態了,是吃錯了,吃素該怎麼吃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只是意識形態就要吃素,然後把自己吃的亂七八糟,然後說我已經五十年清口了,結果一身是病,有用嗎?

  所以你要知道,歷史綿延以後有會造成很多文化,造成很多意識形態,而這些東西都不可批評的。「人死一定要助念、一定要做七……」這個也完蛋了,這變意識形態了,當時為什麼這樣做,有它的必要,但是現在你一定要這樣做,實在是很痛苦,不過為了維持社會制度的穩定,大家也就這樣嘛!可是你從來沒想過,為什麼那麼多佛教徒當中,只有漢傳佛教的佛教徒要這樣做。

  同樣的養老院,美國人養老院他們就住得很幸福很快樂,我們的養老院就會住得很痛苦,為什麼?你都不知道為什麼,所以你沒有辦法去探究這些。你的生命都在餬口人生。

《普賢心經》的緣由

  我們把這個部分做一個總結,現在看看心經的部分,為什麼叫《普賢心經》?那麼原來的心經,叫作《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它是般若的心經,因為開口的是觀自在菩薩,所以我們叫觀自在菩薩心經。那這個《普賢心經》,它是普賢菩薩告訴善財童子的一段話,所以我們就把它叫作《普賢心經》。這個名字是我們取的。你認為《普賢菩薩心經》也可以;你要是說解脫道心經也可以;或者普賢乘心經也可以,你用一個比較好用的名詞,大家容易瞭解就好。這段經文不長,大家應該要常背,當然《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兩百六十個字比較簡單,這《普賢心經》不止,十六個偈子就是三百多個字,這很清楚看得到。

  你要瞭解到,這一段經文十六偈當中,我分成五段。第一段三偈;第二段三偈;第三段四偈;第四段四偈,後面兩段是結論,因為都是偈頌,我就不想把那個咒語給加上去了,假如你要把它當做一個法門,像心經變成一個法門來行持的話,也可以。那是有一點儀軌,比較像是密教的修法一樣,那我們不這樣做。現在我從法的立場,即真理結構的立場來跟你講,這一個法門是上迴向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修行關鍵。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它的內容也是跟這個內容差不多,但是你比較看不懂。它只是講空、講無,你看不出來是怎麼空怎麼無的。但是《普賢心經》這一段經文就是跟你講,怎麼空怎麼無,它剛好可以彌補那個《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基礎,這是非常重要的。首先你們要先從十二因緣法來看,我十二因緣法的解釋,跟你們傳統的那個解釋不一樣。傳統的解釋,它是一條線排過去,「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緣觸、緣受、緣愛、緣取、緣有、緣生、緣老死」,然後再進入無明。傳統是畫直線講的,我現在把它分成四個階段,這樣來看你才會知道它是什麼。

  這個整個是生命學的一個總綱領。首先無明到行到識這個地方,叫作前提性,第一個階段。生命是從「識」這個地方開始講,從這個識跟名色相接觸的時候,它會產生一種慣性,而從名色到六入這個地方開始,它要進入的就是先天性生命,因此這三個東西連在一起,叫作先天性生命。五蘊就是從名色到六入之間開始產生最微細的第一階的五蘊運作,名色到六入,這個地方構成整個的先天性生命,從六入到觸,這個地方後天性生命就誕生了,觸到受;受就愛,這個地方叫後天性生命的存在,留意到哦。

  名色就是叫「色」、「受」,五蘊當中的「色受想行識」,關鍵就是這兩個字,所以色受之間有這樣的一個工程存在,在色受之間這個地方我們叫作「現象界」。一個人能夠生活在現象界裡面的人,就已經很活潑,而你不是,你是活在意識界,就是「識」跟「愛」之間。你的這個後天性生命,「愛」是什麼?「愛」是要吃、食,因為你要維生,生命已經來到這個世間,你要維生,所以你會去選擇你要吃的。

  你看小鳥嘴巴短短的,那個小鳥一定是吃果子,嘴巴長的一定是吃蟲的,牠吃的東西,吃蟲也好;吃果子也好,絕對不是罪過,牠只是想吃,這個叫「搏食」。因為動物吃動物是搏鬥來的,所以叫「搏食」,有些動物它是相接觸,叫作「觸食」;無色界的是「思食」;人是「識食」。

  在原始佛教裡頭是講食不講業,講業就是跟婆羅門教混在一起,後來大乘是講業不講食,所以你講食,從原始佛教講食你就聽不懂,你都要講業。其實那個「業」跟「食」是有點差別,不是沒差別,當你後天生命產生的時候,你的「愛」直接跟「識」就相結合了,「愛」跟「識」相結合,「識」又跟「名色」在一起,它就變成這樣的一個關係,這個叫作意識界的生命,統統都虛幻的,你再看那個基本認識之一,所以你是活在意識界裡,知道嗎?那你實際的這個地方才是現象界。實際不是實相,是實際的,修行要從這裡轉過去。

  你活在這個地方,這是意識界,你要修行是從現象界轉實相界才能修行,從現象界轉意識界就在這邊輪迴,這個部分我們都在禪堂講的,我先跟各位提一下。

修行要從現象界轉實相界走

  現在我們先跟各位講經文,因為在這裡頭談的這個名色,這個地方,就已經開始有「五蘊」的運作。那我們現在看,所有的修行都是在那個結構之下開始進行的,然後要從現象界轉實相界走,那我們講修行直接就講這個部分,從現象界往實相界走。你在意識界裡頭所產生的狀況,要如何處理,那就要你自己去做了。因為這個東西就像剛才講的,假如這些文化性的東西都處理不好,那就沒辦法了。

  所以你看大德們在講課的時候,助教在做這些表格,他不會這樣一團亂找來找去,這個工夫為什麼你不會呢?因為你都在餬口人生。「你有講我才做,你沒講我不會做」,那怎麼研發?根本不可能嘛!要想能夠研發,能夠做出真正的好成績出來,你要怎麼樣成為貴族?所以我們要無盡的超越就在這裡,人生你只要一直找理由掩飾你自己的,都是餬口人生,沒得好結果,因為你沒有辦法向前看,你只看眼前這裡,「我最近忙死了、我就怎麼樣了……」,無有是處。怎麼樣向前遠看,這個是一個前提。

  像我們在跟你談這個,為什麼要花四五個鐘頭,跟你講那些前行,你必須把那個宏觀的部分具備,這微觀的你才有辦法進行,講五蘊,五蘊在哪裡運作,你根本不知道,你就只會「五蘊」──「觀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熱時燄,諸行如芭蕉」;然後「六識」怎麼講、《雜阿含》怎麼講、《大智度論》怎麼講;《大般若經》怎麼講,你大概就查這些資料,但問你說五蘊在哪裡運作,你怎麼會知道?!而這個東西都已經是屬於大本華嚴,不是小本華嚴。它是《華嚴經》裡的東西,剛才講我要分兩個地方講給你聽。第一個是識,名色到六入之間,其實你要知道「名色」是物質,「六入」、「六根」是物質結構,當這個物質碰到物質結構的時候,它產生物理現象。那麼這三個東西,物質結構跟物理現象,基本上都在身體上產生的。

  身體產生是身體跟生命有關嗎?那生命在哪裡,現在你要看的是這個東西,修行你就要瞭解,什麼叫生命?生命到底在哪裡?生命要進入你的身體是從哪裡進入的?這些都是身體、五官、五塵所產生的五種物理現象──眼、耳、鼻、舌、身,生命怎麼知道?生命跟身體是二,現在生命是怎麼知道生命怎麼進入你的身體的?生命是從你的右腦進入的,那麼進入的這個生命是什麼,問題在這裡了,生命是什麼?當然就生命,沒有辦法定義,生命有兩個字,一個叫識;一個叫覺。

  覺是先天性生命,當身體出生的時候,這個覺就帶來了,他在右腦裡面,所以他懂得呼吸、會吃奶、他身體有什麼狀況他會反應,尿布濕了會哭、肚子餓了會哭,這個就是先天性的。他要吃奶,媽媽的奶他分的出來,你換個奶給他,他會不要,他會記得媽媽的奶。你以為塞個奶瓶,做個那個奶嘴型給他,他就不要。因為他會記得媽媽的奶,這就是先天性的,但是後天性的生命還沒到。後天性的生命是在他半年以後,逐漸的到六年,就是六歲以前的孩子,是後天生命逐漸進入他身體裡頭。你要記得這個後天性生命,到六歲才成熟,你假如越早成熟的業障越大,所以你現在生個孩子,你會覺得「哇!好聰明他幾個月就會講話了。」那恭喜你──業障鬼。

  應該來講你的業,六歲成熟的時候,業有一百分;假如是五歲成熟的話,業有一千分;四歲成熟的話,業有一萬分,三歲成熟的話,業有十萬分,你就好好去算吧!越早越好,你的孩子就受苦受難,其他有沒有福報,是你後天教育跟先天性他所具備的條件來講。我要跟各位談的是,這一個先天性到後天性之間,其實它存在的是一種五蘊的運作,所以你會一直叫他叫爸爸叫媽媽,你就是一直在污染他,一直在灌輸他識性的東西。

  這孩子你說叫爸爸、叫爸爸他沒有反應,一會兒,「哇!」他很高興的兩手兩腳都在那邊亂踢,他高興什麼你不知道,因為你這樣在跟他吼著叫爸爸、叫媽媽的時候,開始在污染他。他右腦在累積他根的當體記憶,這個時候叫「想」,因為你一直在刺激他就是「受」,他想「蘊」產生,要透過行蘊,行蘊是「思」,就轉入到左腦就變成「識」,這個時候就叫作「識」的當體記憶,就是左腦把右腦的根的當體記憶copy過來,這copy的那個動作叫「行」,那就是「思」──行蘊,copy過來就變成「識」了。這個是「識」的當體記憶。你一直教他叫爸爸、叫爸爸,那個時候他的「根」的當體記憶,一直受刺激到某一個程度,它就會透過「思」、「行」、傳導到「識」,它必須這個「識」的當體記憶,累積到法塵的時候,它才會透過法塵,再透過「行」再傳入到右腦的意根,意根又產生意識,然後透過「行」再轉到「識」的當體記憶,「意」成為意識,也就是第六識,這個第六識它才會開始再累積,它像倉庫一樣,這個有了第六識以後,它就能夠把前五識累積起來,跟第六識一起累積起來,它是個大倉庫,這個倉庫叫「第六意識」。

一個孩子的業障重不重,是在「第六分別意識」;一個孩子聰明不聰明是在「第六意識」

  從第六意識開始,它還不會表達,它會很專注的一直在看、一直在看而不會表達,有些孩子到兩歲還不會講話,就不會表達,因此你就會開始想說教育孩子,你會留意到這孩子有一種情況,就脾氣很不好,為什麼不好,因為他第六意識強大,可是第六分別意識還不會,第六分別意識是個加工廠;第六意識是個倉庫,他有很多東西可是他不會講,因為他加工廠還沒開始運作,所以一個孩子的業障重不重,是在「第六分別意識」,一個孩子聰明不聰明是在「第六意識」,因為倉庫記的越多,他越好用,跟阿賴耶識不一樣,阿賴耶識儲存的都是意識形態的東西,是知識概念那種東西,所以我們就這樣把它區分。

  一個有智慧的人第六意識很強;一個很聰明的人是阿賴耶識很強。一個人很靈活、很快,反應很快的是「第六分別意識」很強,一個人是很認真但讀書很慢的,那是第七末那識強,這幾個都不一樣,你聽得懂我跟你打賭,你會聽得很清楚然後完全都不懂,第六意識是倉庫;阿賴耶識也是倉庫,但是第六意識的倉庫是智慧的元素,阿賴耶識的倉庫是知識的元素,這兩個不同。

  「第六分別意識」是加工廠,這個加工廠越大,設備越進步它越靈活,這個人就有點像天才,很有天賦但是很膚淺,因為他加工馬上就出去,連包裝都沒有,第七末那識它就比較遲鈍,比第六分別意識遲鈍,所以它都統統要存到倉庫裡面,即阿賴耶識裡面去,要用的話再從阿賴耶識裡面再搬出來,所以這種人很會讀書,極端的就很會考試,他讀書怎麼讀?整本都背起來。但是他有一點聰明就是考試他會答到重點。

  以前我們有個助教,我讀大學的時候,我大一他是大三,我大二他是大四,我大三他就當助教。我看他兩三年那個書,每一本他讀到哪裡就黑到哪裡,因為他很認真的背啊,他每次考試都寫得滿滿的,我們講師叫我幫他改試卷,看一看你就會發現他都答非所問,他整本都背起來。五個題目給他答,大概那本書統統寫完了,但重點在哪裡不知道,考試他就只能這樣子表現,所以永遠當助教。

修行人要的不是聰明是智慧

  有些人有一點聰明的就是,他會抓到重點,題目出來了,他把他所讀的重點會整理出來,所以成績很好,這種人做事就有困難,他就末那識跟阿賴耶識連的太緊,要怎麼鬆開?「末那識」要分一些給「第六分別意識」才有用,所以「第六分別意識」修行的時候,是把「第六分別意識」轉為「妙觀察智」,第七要轉為「平等性智」,關鍵是在這裡啊!那個第八阿賴耶識要轉為「大圓鏡智」,其實就是回到第六意識,倉庫這樣就好了。所以我們修行人要的不是聰明是智慧,是第六意識要有。那你現在什麼事都不做,你沒有第六意識,你要留意到。

  第六意識是第六識的雙胞胎,第六分別意識是第六意識的雙胞胎,它是衍生出來,所以「道生一」是第六識;「一生二」是第六意識;「二生三」是第六分別意識,三生萬物,無明就是第六分別意識知道嗎?所以理論與現象之間,你要怎麼搞清楚,這是一個「識」的家族,因為「五蘊」是識的家族裡面,很重要的一個成員,這五蘊擺平了識的家族就崩潰了,它就不再搞那些東西了,一定要回到第六意識以前,不要在第六分別意識以後,因為那就變成「識」,就無明的作用了。「無明緣行,行緣識」,有沒有?就在這個地方。那個「行」,無明緣「行」的那個「行」,識就在「行」,那個根的當體記憶不是想,然後行,那就是思。就是「無明緣思,思緣識」。

  你不要看那個「行」,它是五蘊的「行」,它跑進去了你不知道,那個第六意識,它是不是從第六識的雙胞胎?產生第六意識,這個時候覺性就在這個時候到達,它是先天性的,所以你要留意到這一點。「覺性」它是在那邊等著,覺性不會特別起作用,覺性一起作用就要回到形而上了,但是這個時候「識」也進來了,因為識跟著行就進來了,因為「無明緣行,行緣識」嘛!所以「行」一動的時候,「識」就進來了,「無明」就進來了,就「第六分別意識」也產生了,這些東西你要去沉思,不要計較。

  「哎呀!掃地掃到這裡……」你掃到哪裡都不要緊,你就是要把心放在這裡,你看它的結構,瞭解以後你才會知道:

觀色如聚沫 受如水上泡 想如熱時燄 諸行如芭蕉 心識猶如幻

  五蘊都在這裡,你這個東西假如不瞭解,它是怎麼運作的都不瞭解,你怎麼會想這個「觀色」是什麼?所以我們講「四念處」,「觀身」你就觀身就好,你別觀什麼,「觀身不淨」那就是意識形態,「觀受」你就去觀受,你說「觀受是苦」,這個還要你講哦,「觀心」你不觀心,然後就「觀心無常」,所以你永遠都很常。「觀法」,「嗯!觀法無我」,這要你講哦?!怎麼觀、如何觀、觀者誰,你不朝真正的路上去走,只走知識的路那根本就沒用,知識的路是「阿賴耶識」的路,你完全在無明的籠罩之下,你要「觀身、觀受、觀心、觀法」,然後你會發現觀者誰?觀什麼?「觀我?我是誰?」所以你不要看「念佛是誰」,這是個話頭,它是大般若,摩訶般若波羅蜜。如何觀?觀者誰?你這個東西要抓得住,這個才是行法。我們這個東西假如都不能瞭解,你只是在知識上轉,沒有用。

  正法告訴你,「觀身」──身是不淨的,為什麼說「五停心觀」?「白骨觀」、「不淨觀」、「數息觀」這些都是基礎,「四念處觀」、「四念處禪」有沒有?只要是觀身不淨的都是正法的,跟你們在學的那種巴克提一樣,什麼觀音法門、地藏法門,那個都不是真正法門,那是基礎的功夫。觀身,不是觀身不淨,「觀身不淨」屬於正法,觀身如何觀?觀者誰?觀什麼?那個才叫心法,所以你修行是從「觀身」來,你不要再加個不淨在那裡,這是差別啊!這種差別都不知道,那你還是在佛學院一年級而已。

  你想想看,這個是你要摸索的。所以為什麼前面在跟你講那個部分,「無明」為什麼要「緣行」?你看它直接就切入,受想行的「行」,你把它解釋成行動,那就沒什麼好講了。像我們「禪」這個字,你要去注意到「禪」這個字,古代翻思惟,叫「思惟修」。後來到唐朝就翻譯成「靜慮」,靜慮你就變一個是思惟修;一個是講靜慮,所以你就變成一個麻煩的東西出現了。

  你知道翻成靜慮,跟翻成思惟修有什麼不同?「靜慮」的意思是靜息心慮,心的活動要停止叫「靜慮」。現在你的靜慮是靜靜的坐在那邊好好去考慮,我跟你講完全錯誤你都不知道。搞了半天,禪修就是禪坐;禪坐就是靜慮,靜慮就是坐在那邊好好的去考慮,到了玄奘大師的時候,認為「思惟修」這種詞不是很好,因為思惟,你就會去思考,所以他就改為靜,就是息。靜息,息滅,息滅你的妄想心作用, 同樣你現在很多詞,你根本都是想當然耳的自己解釋,行就是行動,那就完了。完全錯解。

  所以這些都要回到根本定義去,你假如不能回到根本定義,阿含藏給你看也沒用,你還是用現代的想當然耳的解釋,所以我們說五大敗筆,是你修行不能成就的根本原因,都是你自己想的,要去查它的根本定義,原來用的是什麼。尤其中國字它常常是縮解,英文叫簡寫,它是縮減了。例如靜息心慮叫「靜慮」,那你現在靜慮,就靜靜的坐在那裡考慮,所以一坐就想起來了:「三年前你欠我豆腐錢三塊錢,還沒還我……」,那當然好啊,當時三塊錢現在最少也三千塊,坐五分鐘不到,就現賺三千塊怎麼不好,但這個跟我們講的「息心靜慮」無關,你既然不是息心靜慮,那又怎麼能獲得呢?所以這幾個你都要弄清楚。

  我們在跟各位談這個部分,不是認知而已,這是一種證得。跟各位談,我們從這個大般若的立場來看,這裡頭有兩段你要分清楚,眼耳鼻舌身這叫「五根」或者「五官」,接觸色聲香味觸「五塵」,這個時候會產生「五識」──眼耳鼻舌身。這個過程叫第一種識,第一種識的運作只在「根」的當體記憶跟「識」的當體記憶,這個時候「色、受、想、行、識」都有運作,但是它還很微細,你要知道這個「識」的當體記憶,「根」的當體記憶,它只是一種物理現象,過了就沒了;「識」的當體記憶,為什麼叫當體記憶,它會記得,但是不長,最多是一年。

六根接觸六塵境界就產生六識

  魚的當體記憶是魚的「識」的當體記憶,經過統計是只有七秒鐘,七秒鐘就忘了,所以魚受到驚嚇以後,它游開以後就再回來了,七秒鐘過後,這個地方的恐懼就消失了,這個叫「當體記憶」,這個是科學家研究的。這個五根、五識的當體記憶,既然是那麼短,為什麼我們知道它會最多一年呢?你看那個羊,到了冬天毛就長長了,到了夏天毛就掉了,這就是它的當體記憶,它到冬天必須長毛再長出來,不然它會冷死,它就是這個樣子,既然是這樣的話,它就不會產生文化。可是當這些當體記憶、人類的教育一直在累積的時候,它在一年之內會變成法塵,這些當體記憶你會累積很久,會變成法塵,人類大概是六年,這五識的當體記憶會累積成法塵,法塵要透過這個塵境,意根才能起作用。所以法塵的塵境跟意根再起作用,就成為意根的當體記憶,這個意根的當體記憶就是「想」,透過行又變成意識,這個意識跟前五識是一樣的,所以我們統稱為「六識」,六根接觸六塵境界就產生六識。

  我跟各位講,這個從法塵到意根到意識,這是第二種識,不一樣的,這是第二種識。前面那五根五塵五識那是第一種識,法塵、意根到意識,這是第二種識。因為它有這兩種的不同,你都不知道,古代的語言邏輯裡,這不可能講清楚。但是我們發現古代都講五根五塵,所以轉五識成「成所作智」,對不對?轉意識成「妙觀察智」,是不是?有哪裡不同?為什麼不轉六識成成所作智,要轉五識成成所作智?你要用心啊!「就轉五識成成所作智,那就轉啊,轉六識成妙觀察智,沒錯啊……」是這樣嗎?為何不轉六識?而且你要留意到,轉六識成妙觀察智,還是轉第六意識成妙觀察智?

  我們剛才在講的,第六識、第六意識、第六分別意識,都不一樣,是三個東西。可是你第六識、第六意識、第六分別意識,統統一樣。所以轉分別意識成妙觀察智也這樣講;轉第六意識成妙觀察智,你也講了;轉第六識成妙觀察智你也講了,到底要轉哪一個?你把三個當做一個。

  中國大陸有兩個雙胞胎兄弟,那個哥哥戀愛了,結果那個女孩子,跑到弟弟的房間去睡覺,兩兄弟雙胞胎她分不清楚,結果生了小孩,醫生查了半天,問到底爸爸是哪一個?查出來說這個同卵雙胞胎,八十萬個人當中只有一個,而他的基因是99.999%是一樣的,幾乎沒差別的。糟糕,爸爸是哪一個根本分不清楚。你們現在差不多跟這個案例一樣,這是同卵三胞胎──第六識、第六意識、第六分別意識,你根本就搞不懂。古人就有講了,他也知道他講不清楚,他這樣講出來然後下面都沒定義,你就去讀書吧!你讀得懂我跟你打賭。

  這東西是從我們開始學佛以後,我就一直帶疑情在看,我也跟大家都一樣嘛!可是越是一樣,我越覺得哪裡不一樣。到底哪裡不一樣?你不深入禪定,你是沒有辦法的,你用分別絕對分別不出來,我現在跟你講,你可能有聽到是不一樣,要不然也是都一樣,名字不同,內容都一樣,跟你講就不一樣,要不然雙胞胎走出來怎麼兩個人?都一樣一個就好了,怎麼變兩個?我們是都一樣,因為我們只有一個,我們不是雙胞胎,雙胞胎就兩個,三胞胎就三個,第六識、第六意識、第六分別意識它是三胞胎啊!

  另外還有一個東西你不知道,就是「覺」。覺性不是識性,當第六識到第六意識的時候,覺性就來了,就顯現了,它是一直存在,但為什麼我跟你講說到第六意識,這個時候才出現,其實在第六識它就已經到了,就是這二種識。有些人天生對音樂特別敏感;有些人天生對顏色分辨特別敏銳;有些人鼻子特別敏感;有的是舌根特別敏感,那個牛排,三分的、一分的、五分的,那樣的舌頭到底是怎麼搞的,哪裡不同啊!你看香水那麼多,那個鼻子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啊!聞那香水味道,他差一點點都分別得出來,我再怎麼聞就是很香而已,那個東西到底差別在哪裡?我跟你講這跟「識」絕對有關,你大概也只是講說,狗的鼻子比人敏感兩千倍,熊的鼻子比狗的鼻子敏感兩千倍,大概是這樣,因為科學家研究的。

  為什麼?我跟你講就在這「五蘊」裡面,差別就在這裡,為什麼貓從樓上把它丟下去,它不會受傷,為什麼?「因為是貓,所以不會受傷……」根本亂亂說,這叫作學佛嗎?這個都是五蘊裡面的東西啊!講起來你會覺得跟這個完全無關,但是這裡頭就跟前面絕對有關,因為這裡頭真正的問題是在,第六識到第六意識之間,第六意識它是一個倉庫,它倉庫就是把六識的當體記憶,全部儲存起來變成法塵。第六意識是有六個法塵哦!那麼在這個前面第一種識裡頭,那五種當體記憶,它沒有辦法累積成法塵,它是散落的,但是累積很多以後它會變成法塵,但是法塵是淩亂的,它必須來到法塵跟意根相應的時候,這個就很快了。

  所以小孩子一開竅為什麼學習很快,他那個法塵跟意根一通的時候,意根就變成意識出來了,這意識倉庫就開始分裂了,所以他一開竅很快就通了。在這個開竅的過程裡,那個在意識裡頭的那個法塵,他假如經常拿出來用,那就不得了。那就特別敏感了,尤其是當他在五個第一種識的時候,那個五根跟五塵相接觸的時候,哪個東西吸引它,它那個地方所累積的法塵會特別多,所以當法塵跟第六意識一接通以後,那個倉庫架設起來,那個法塵特別多。五根裡頭哪一根跟法塵接觸多的,那個塵境接觸多的會變成他的法塵,這個法塵一起作用他就變天才,統統是在這裡面。你以為這些跟佛法無關,這些假如跟佛法無關,你絕對只是知識,不是真理。

疑情帶著,從生活中去感受去判別

  所以我們跟各位講說,這絕對跟你的生命有關,而且這是很微細的地方。微細的你會不懂,因為我們很粗糙。但不要緊,你要一直聽,要把這個部分當做疑情。現在你們,我是直接切進去了,跟你攤開來講,我們當時這些完全沒有,這個疑情帶幾十年,為什麼這樣?為什麼叫第六識、第六意識;為什麼明明就講六根、六塵、六識,為什麼轉五識成成所作智?為什麼只有五識,為什麼第六識要轉,那個五識跟第六識是不是有區別?如何區別?查很多資料都沒有啊,那你自己要去看去查,至少疑情要帶著。一直查資料的人,他會從資料上去獲得知識,我們不查資料的人是疑情帶著,從生活中去感受去判別,你要知道你專注的時候,你對於生活中的那些你會計較嗎?因為你已經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你走在菩提道上,那外面風景很漂亮又怎樣啊!看過就好了,你為什麼要執著那個呢?「哎呦!那很漂亮、很漂亮……」我們停下來,砰砰砰砰撞在一堆了,所以你們就是這樣子,所以你放心,你現在跟人家計較一件事,下輩子,天上掉下來的石頭,一定砸到你的車子,因為這個因是你造的嘛。

堅持菩提道,這是你一生的根本

  你在菩提大道上,你只要一直往前進就好,外面風景很好、或者火災,房子燒掉了,干你什麼事啊!你假慈悲。「我是要救火」,救火?!你在高速公路上,人家在高速公路外,他火災你怎麼救火啊!如果你因此造成高速公路大堵車,裝模作樣,車子不好好開,在高速公路上就要救火,後面統統撞過來。你要留意到,堅持菩提道,這是你一生的根本,其他八風吹不動,你要記得。為什麼叫「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你還沒有颳風,你就已經不知道飄到哪裡去了,你自己就生起狂風暴雨了,你還講,還怎麼八風?!這是修行上的一個根本。

  當你要把心安住哪裡不知道,你去觀這個五根跟五塵;六根跟六塵之間的關係,隨時把心安住在這裡,這個叫「端坐紫金蓮」,自然就「毫光照大千」,修行就這麼簡單啊!你當然是不簡單,等一下頭痛、肚子痛,等一下什麼理由都有啦,第一個沒毫光、第二個沒紫金蓮,所以叫作「鬼窟裡做佛偈」,都在鬼窟裡自己搞。

  講這個法其實法的本身不難,真的是不難,難的是你的資糧道不夠,這個也看不慣、那個也看不慣,人家瘦嫌人家瘦,人家胖也嫌人家胖,人家矮也不行……都會礙你的事就對了,什麼理由都有啊!就是沒有紫金蓮可坐。跟你講這五蘊如何運作,跟五根五塵五識絕對有關,這個叫「第一種識」。法塵到意根到意識,這個是「第二種識」。可是你都不在這兩種識,你就在很悲哀的「第三種識」。第三種識就是知識、知識群、概念,概念組到意識形態,意識形態網,那叫第三種識;意識界裡頭的識。你在裡面就只有生死輪迴,沒辦法再講。

  你說:「我才不會生死輪迴,我下輩子就不再受生死輪迴」。我跟你講,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要不受生死輪迴,你要能夠免除意識界,回到現象界,然後再從現象界轉向實相界,在現象界裡你要看到實際這個東西。實際看不到,你活不到現象界裡,我們只要你看清楚實際狀況就好。實際狀況你看不清楚,你完全存在意識。

  再回到剛才那個生命大憲章,這個一個前提是這個「行」,這個「無明緣行,行緣識」,這個是一個先決性的條件,你必須弄清楚,關鍵在「行」,沒有行就沒有無明,你留意到。

  這裡是很清楚的告訴你,意識界、現象界、實相界、本體界,你不在禪堂,我就不跟你講這些了。這裡已經跟你講,你錯用心是從這邊來的,這個是先天性生命,這是後天性生命,然後在意識界裡,你要怎麼樣從這個意識界回到這裡來,這個現象界才有辦法從現象界轉出來。

  那談到怎麼輪迴,因為第一次「無明緣行,行緣識」的時候,就進入現象界,但是因為你不在現象界而是在意識界,所以是這樣走過來,生、老死這個地方再透過一個「識」,死了,識再過來就變「愛、取、有、生」,你沒有再回到現象界,所以在這個時候就會一直這樣循環,這個就是你的輪迴。因為你都是在「愛取有生」這邊,所以你永遠不知道現象界是什麼,你就想當然耳,自己過你自己的生活,所以生死輪迴你會覺得很美,因為你都有你的理由。你要知道,叫你做什麼你都是有你的理由。從現象的狀況裡來看,你這樣真的很糟糕。所有要叫你做事,你都覺得人家在找你麻煩,我就要睡覺,為什麼要找我做什麼?現在是我的時間,都是這樣子。那我要做什麼──我要精進、我要積極、我要怎樣……都是你的理由,那種五大敗筆,使你一直在這個地方輪迴,而你不願認錯,為什麼?因為你還有一點福報可以再輪迴,當你那個福報用盡的時候,你的苦難來臨。然後你又開始進入復甦期,生命四個階段的復甦期,復甦期前面就是一個蕭條期,而你現在就處在蕭條期裡,透支你的福報。所以到復甦期再怎麼修福報,就是要償還前輩子的透支,所以才有越濟人這個東西

  越濟人就是蕭條期的人,在透支你的福報,而你說這個你們應該要大慈大悲,銀行要大慈大悲,錢給你用不完,你看你要怎麼還?這個東西是這樣來的,因為你不覺,無始劫來生死輪迴,這裡在講你不聽這裡,所以叫你跳,你就不知道跳到哪裡去啊,這個地方覺不覺,「覺」是跟你這個同時在一起,這個識下來,不覺故愛屬意識界輪迴,你到這個地方假如能覺,覺則受,返現象界出離心,入實相界,故有十八界,名色、六入、識等四念處等等的行法,因為你不覺,所以一直生死輪迴。然後因為你是從「愛」、「取」,因為你的愛,所以你認為你所做的都對,然後你就生死輪迴,無始劫來的生死輪迴。你必須要有「覺」,這個不覺所以「愛」再輪迴,因為你有覺能受,就是從覺以後,從這個「愛」開始到「受」到「觸」,往回走回去,這個就是修行的要領。

  現在跟你講你不聽,你就自己去翻書,不知道翻到哪裡去了,翻一翻風一吹就輪迴了。再一次了,下輩子來再翻,風一吹再輪迴,就一直輪迴,你不願意改啊!你要知道這輩子進這個道場來,你再去輪迴,你看這個再輪迴一次來,我們的子孫後面五百世統統成佛了,你才這個輪迴出來,再來一次坐在這裡。你要記得哦!五百世的子孫統統成佛了,你才再出來再來一次,又不願意走現象界再走意識界,再一次,那下去是三惡道,你不要以為你能夠下輩子再來聽經,沒有那回事。下輩子的再來聽經,你就經過無數的三惡道生死輪迴。不是恐嚇你,是你自己要能夠看的清楚,佛法在講的是什麼,因為那個不覺啊,不是你要覺不覺的問題,是你的習氣。在跟你講說你要主動要積極,你有嗎?你馬上說出來的就是:「你爸、老娘、你祖媽……」這些東西出來了,你不可能會有覺。

修行不能成就是心態的問題,不是你不用功

  你要知道,這三個臺灣語言的詞彙,是表明你的心態。「哼!我才不會用這個詞……」我知道啦,這個詞是有夠粗魯的,潑婦罵街就是你祖母的,你不是潑婦,你不會。可是你這個心態存在,修行不能成就是心態的問題,不是你不用功。因為你是偏一邊鑽牛角尖,你不是精進,你要留意啊!精進跟鑽牛角尖不一樣,鑽牛角尖的那些畜生是很精進的,它成天不休息的在那邊鑽啊,它哪不精進啊!但是它是鑽牛角尖,不是精進。所以各位是精進的,你就不要鑽牛角尖、不要自以為是 不要一廂情願,不要五大敗筆,這是提醒各位我們在修行的時候,你應該要具備的資糧道。這些資糧道不具備,內容講得再好都沒用。

  昨天我看那個黃師兄在工作,那個安全門。我說安全門實在有夠醜,換也不是,換了就不是安全門,安全門要保留著,然後要把它美化一下,像個華嚴的樣子,他說:「可以,那很簡單。」看他怎麼簡單呢,他把那個樹皮扶起來,扶在那個安全門上面,然後用熨斗去燙平。這是一個技術,因為想要美觀又要防火啊,我們外行人就想說,這要怎麼簡單?那就是工程面的問題,做起來很簡單,熨斗熨一熨就好了,你以為你來熨就可以嗎?他熨起來那個鐵門就變成木門了,他有本事啊,你有嗎?因為我們不懂啊!

  我只是告訴他理想要這樣做,那他是專家,他有工程訓練,你有嗎?你也想要把它美化,可是你做就很醜啊!那就是工程面的問題,你沒有工程面,你跟人家講什麼,你還沒開始就自己想一套。為什麼我們對黃師兄會那麼信任,因為我只給他一個原則,我相信的是他的專業,不是我對他有什麼偏好。因為他有這個專業,那你有這個實力嗎?所以我一直跟各位講實力才是重點,你要沒有實力,你不要自己想,你沒有辦法,實力拿出來你都不行啊!

  我們在學寫字的時候為什麼要臨帖?寫自己的字體,你永遠寫不好。要臨帖以後,才能寫出你的字體,這是一個關鍵。你有沒有臨過帖?沒有吧。所以為什麼叫作依止善知識,不是善知識自己拿翹,不是,是你有沒有那個心態。那個瑪爾巴,就密勒日巴的師父,他是完全依止善知識,他去找到他師父的時候,說我完全信任你,我完全交給你,你教我做什麼都好。他那些師兄弟就羡慕又嫉妒又恨,然後就開始害他。「喂!有個房子你去住」,那裡面有毒蛇都不跟他講,他就進去了,他看到毒蛇就把它抓到一邊去,就開始打坐了、就精進了。結果毒蛇都不咬他。「好吧既然這樣,那在竹林裡放把火把你燒了」,燒就燒嘛!他是燒房子又不是燒我,房子燒完了,他人從火堆裡走出來沒怎樣,有次發大水,師兄就跟他講:「你走過去吧!」他就走過去。那些師兄弟看他能走過去,「那我們也走過去!」一大堆人統統死在裡面。

  你有完全賦予嗎?你沒有辦法完全賦予,因果就你自己挑,你完全賦予就沒事了,關鍵在哪裡?在這個地方──「專」。你疑情在菩提道上,師父怎麼教你,你就怎麼做。他會害你,是他的因果,你不聽,因果是你的,你要留意到。所以依止善知識,不是你自己念的,念的不算,你有做到嗎?為什麼叫「三緣念」──緣念道場、緣念法門、緣念善知識,你有嗎?你住在道場是靠佛吃飯,還是真的在精進呢?黃檗禪師為什麼能成就?為什麼裴休真正服膺的是他,為什麼把他兒子送去他修行?法海有名吧!抓白蛇精的那一個就是他兒子,人家有成就是有道理的你要懂得自己用功,把心沉下來,五大敗筆拿開才有可能。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