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經」 > 耳根圓通章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2009藥師行法-芝加哥弘法講記 | 十二因緣講記 | 2008東南亞弘法(馬來西亞檳城)-地藏經 | 耳根圓通章 | 阿彌陀經-馬來西亞檳城開示 | 2008藥師經-北美溫哥華講記 | 占察善惡業報經 | 北京夕照寺-地藏經 | 2009藥師經-新加坡講記 | 
 
耳根圓通章(二十一):念佛是誰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8-03-14
即使已經成就,話頭你還是要深參!
華嚴的圓融道:唸佛法門「十六字洪名」
和上開示集:初玄中要
來到中國以後,禪宗把它轉變為念佛是誰,所以禪宗的人,每一個人都念佛,你放心沒有不念佛,不念佛的話大乘禪無法參,念佛是誰怎麼參。所以現代人在參禪,絕對沒辦法,因為你一定要經過念佛,而且非常專注的念佛,那個音箱的共鳴,它會持續很久。當你一靜坐下來,佛號就起來了,佛號起來的話,那你才會去留意到聲塵呢,還是聞性。這個東西在你自己本身裡頭發現,就在聲塵聞性當中,你發現了本來面目,這是一個修法的關鍵。
回目錄
陳穎玫
李芳菁、周恩臨、周睿智
Cherry Lee
李明哲、王碧英、李宜倢
王鈺婷、王智永、陳月琴
廖娪翧、賴蒼龍
陳頤真閤家
趙錦泉合家(香港)
鄭天凱閤家
侯麗貞閤家
  今天我們把這個部分給各位做一個結論,這個所謂耳根圓通章裡面,我們是怎麼修的,這是一個關鍵處。大概這個地方最主要是講能、所兩部分,一個能、一個所。能就是聞性,聞性就是六根的作用,當它被無明所操縱的時候,那就叫識性,那無明未操縱之前,那就叫根性。那不管根性或識性,這個地方統稱為聞性,所以聞性的意思,就是我們修學的能力,簡單的講,就是修學的能力。

  你現在生命必須進行一番改造,它有一個改造的動力,這個叫聞性。就這個修法,我們在修行的傳統領域裡,叫做聞性,印度叫做哈達瑜伽,我們這裡叫做聞慧。這個老兄當年翻譯,為什麼用這個字,我們現在想不出來,那只能夠你入定,去問般剌密帝跟房融,你們倆兄弟,當時是怎麼決定用這三個字,叫聞思修。可能跟當時的佛教文化背景有關,當時聞思修這三個字的意思,就是初唐、隋唐那個時代,跟魏晉南北朝那個時代,在講聞思修的意義,跟你現在所謂的聞思修,那意義是不會一樣的,而且會差距相當大,會差距很大。

  這種語言文字上的實際內容狀態,有什麼差異,這個疑情你要一直帶著,一定要一直帶著。這裡面牽涉到兩個部分。一個是對你說到,你佛教真實義的部分,的理解跟體會,這是第一個層面。第二層面,你可以瞭解到,你在這個世間,你跟人家相處,到底你瞭解不瞭解人家。有很多人常這樣講,其實你不瞭解我的心,不是人家不瞭解,是你不瞭解人家的心。你常常會這樣講,哎呀你不瞭解我,話講回來就是你不瞭解人家,那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因為你用的語言意義跟人家用的語言意義不一樣,看起來好像都用那個字。

  有很多人在講同理心,同理心沒有錯,人都有同理心。可是你不知道,你在講的同理心是,你要同理我的心,你從來沒想過,我要同理你的心,所以你老是覺得人家不瞭解你,你從來不想說你不瞭解人家。所以你對於這種詞彙的用法,古代怎麼用、今人怎麼用,要弄清楚。你要是帶有這種疑情的話,在跟人家相處的時候,你就會去體諒別人。

  同樣的還有第三個作用,就是印度人對這三個字在講什麼?這原始教義,對不對?我們中國人,為什麼翻成這樣的文字來?那你又是怎麼看它的?這個就是問題所在。你這個地方,你可能還體會不出來,你去看日本人看漢字,那你就發現了,那意義完全不一樣。日本人對《心經》也都看懂,一個字一個字都懂,他們念下來就完全不懂。當然你也不懂,不過他比你不懂的,更是荒腔走板,看來都是漢字,完全不一樣。那你就可以瞭解到,我們把梵文翻成中文的時候,那翻的那幾個人,譯經家,那幾人應該懂,教給我們的,你就統統是你的法,不是佛的法,你無法去體會,這是一個我們跟各位提的地方。

  這聞思修這三個字,我們這樣的解法,在歷史上還沒講過,沒人講過。換句話說,這《楞嚴經》在這邊,這部經為什麼在當時印度的國王,不讓它帶出來呢?這部經在當時,應該是已經統合了,印度這三大行法在裡面,所以我們在傳說中,那或許是一種傳說,把它歌頌得這麼殊勝,那我們卻很輕易的把它帶過去,這顯然是有問題,有一個嚴重的落差。裡面要如何去調整跟說明,我們不做那種學術研究,我們只是從修法中,把這個部分提出來,來提供給各位做參考。

  那麼現在呢從聞,聞慧,從哈達瑜伽這種修法來講的話,那麼它的重點是在能、所兩個部分。這個修法就在能、所上面。能、所的這個問題,在整個大乘佛教裡頭,修學上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可以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派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主流,可以這麼說。常常講到能所雙顯、能所雙泯,我們常常這樣帶過去。但是真正的講能所修法的部分,其實就是這個地方,聞慧的這個修法。

  它講聞性,聞性包括哪些呢?那麼有能就有所,「所」又包括哪些呢?這個就是我們要談的了。那麼你聞性,能聞,那麼有這個「聞、覺、空、滅」四個部分。那「所」,就是「動、靜、根、覺、空、滅」六個。聞性,第一個聞就包括對於動塵、靜塵跟根性這個部分的一種穿透,能的部分,所以叫「能聞」。你從這個經文上面的情況來看,它一個能跟所,那我們在修行當中,現在難就難在,這個「能」你很難下手,掌握不到。我們要從這個地方告訴你說,這個能力培養的重要性,因為這個修法的目的,是在矯正我們的身心的缺憾,我們的身體,受到我們心理的影響,因為心理受到生活環境的污染,所以你的生命能量被覆蓋了,消失了。

  你完全是活在那個無明以後,一直往後到最後的取、老死、生、老死那個地方,你一直活在那個地方。然後獨頭意思跟我執、自尊心的作用,你又以為你是閻羅王,你掌控一切生死,你什麼都懂,那就完了。所以你一直在變異念那邊生生滅滅、生生滅滅,這個沒有辦法。修行,尤其從「聞慧」這個地方來,聞慧不是聽了就好,這個是一個修法,完整的修法,它就是要我們,把這一個障礙先給除掉,這個障礙先給除掉。所以我們說,修行人是越修越快活,為什麼?因為他把這些烏雲給掀開了,生命能量綻放了,所以這個不一樣的。那你為什麼會一直悶著呢?這個就是一個關鍵處。

  所以這個修法,對於生命能量的展現,那有很大的幫助。印度人呢,他發現了用這個修法是最好的,所以它構成一個系統,我們來學這個部分,就是要學這個系統。因此你怎麼樣培養這個能,那它從所來,它首先就從所來。所呢,它把這個能的培養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動相,你直接正面可以看得到的。第二個是負相,這靜相你從負面來看的,這個叫動靜二黠。能夠看到動的,這是一種智慧。看到靜的,智慧比看到動的高一點。我們有很多人連動相也看不到,你不要以為這動的大家都看得到。當你的心被覆蔽的時候,被你的慾望覆蓋的時候,你什麼也沒看到。

  師父百般叮嚀,你聽都沒聽到,你說:有聽到,有啊,都聽到了,聽到有用嗎?心裡不留著就是沒聽到,就是你沒有那個能量,你留不住。你說聲塵我都聽到了,其實那都是綜合法塵,你根本沒有辦法接受。同樣的,當你在煩惱的時候,外面的境界再美,你也沒看到,你在煩惱、失戀或者事業失敗、或者失意,外面美有什麼用,對不對?你根本沒看到,看到也不起作用。陽光那麼燦爛,你說:「哎呀!進來,不要在那邊曬太陽,煩死了」對不對?雲雨霏霏在這山區裡,這濛濛的霧多美啊,你說:「哎呀!真煩死了,濕答答的。」你什麼也沒看到,你看到什麼,你這動相你都看不到,那靜相就更不用說了。所以當你那煩惱過重的時候,你別想修行,你世間生活的這些,你都看不到了,還修行什麼。

  佛法在這裡,這個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狀況。透過動、靜在這個地方,因為「聞慧」這個修法,是讓你一步一步走上去。假如用「修慧」這個修法,那就不一樣,以聞性,假如說是耳根對聲塵的話,那以這一根來做訓練的話,用修慧它就不是這樣修,修慧是用唱頌名號。你不要以為念佛是什麼,念佛的理論,中國的淨土宗,到現在一個都沒有,因為它抓不到要領,它不懂得。它這個理論就是指,你自己創造一個聲音,你把它叫南無也可以,南無你們大概也只能南無了,你也不知道南無叫什麼意思。南無其實,語言我是不通,語音我也不瞭解,假如按照判斷,應該是屬於在釋迦牟尼佛之前,婆羅門教的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德,他的名字其實叫做南羅瑪,它的翻譯應該叫做羅摩或那瑪。那我們對他的皈依,就直接稱呼他的名字叫羅摩、羅摩。我們來到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其實他是走他這一派的行法,走他這一派的行法,因此稱呼他就叫南無。

  南無是個名字,那我們現在,把它變成皈依,其實他在稱念這個名號的時候,是有把他頂在奉持的意思,把這個人放在頂上,所以整個佛教裡頭,幾乎很多這種描述法。它是直接南無、南無、南無,把這個南無跟佛連在一起,跟法連在一起、跟僧連在一起,這就變成佛教了。那麼這後來呢,印度教它改變另外一個世代,他們不是追隨這個南羅瑪,它追隨的是佛陀以後的那一個,那叫做采丹亞。他要跟采丹亞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就叫哈瑞亞,他就不叫南無了,他叫哈瑞亞、哈瑞亞這樣的稱呼法。

  這裡面他們不管是從一個下手,你現在認為說,你念皈依也好,你念勝利也好,或者你念南無也好,都可以。他只要創造一個聲音,那個聲音裡頭帶有一種氣質,就我要跟你融合,換句話那個聲音的本質是果,那你是因,你的心是因,因要跟果合,這個叫因果合一的情況,就不是用能所了,而是用因果,這個是一個修法上最大的差別。那麼你自己來創造那個聲塵,其實是舌根的一種狀況,然後用你的聞性再聽回去。其實這裡面有一種狀況,大家稍微留意,因為你現在都受過教育你知道,我們自己發音以後,你靜下來,那個聲音,是一直在你的身體裡迴盪,一直在迴盪,自己是個音箱,音箱你發音以後,它那個餘音會存在。

就在聲塵聞性當中,你發現了本來面目

  所以這個東西,來到中國以後,禪宗把它轉變為念佛是誰,所以禪宗的人,每一個人都念佛,你放心沒有不念佛,不念佛的話大乘禪無法參,念佛是誰怎麼參。所以現代人在參禪,絕對沒辦法,因為你一定要經過念佛,而且非常專注的念佛,那個音箱的共鳴,它會持續很久。當你一靜坐下來,佛號就起來了,佛號起來的話,那你才會去留意到聲塵呢,還是聞性。這個東西在你自己本身裡頭發現,就在聲塵聞性當中,你發現了本來面目,這是一個修法的關鍵。

  那麼你從聞慧這邊來修的話,你是從外塵來的,聲塵變成外來的。你從修慧這邊來修的話,這是他們修法中的差別。你沒有辦法把這些東西弄清楚的話,你怎麼修?這叫盲修瞎練,你留意到這真實的、實質性的問題,實質性的東西。所以當你沒有辦法,看到外塵境界的時候呢,那你就要鍛鍊外塵。那你要修慧來的話,就自己來創造,看起來好像是自己在發音,其實是內部的聲音在迴蕩,重點是在講那個東西。

重點不在佛號,是在唱頌佛號迴盪以後引發出來因果合一的狀況

  那假如從修慧來談的時候,唱頌佛號是非常重要。那佛號是哪一個佛號都無所謂,因為重點不在佛號,重點是在那個迴盪以後,它會引發出來的,因果合一的狀況。那你的意識形態,你叫你一定要念什麼佛號,那是你的事了,那就變成你的業。還有人問:「師父,我見過三個師父,一個叫我念阿彌陀佛,一個叫我念地藏王,一個叫我念觀世音,那你看我念什麼好?」我說你念第四個。你這樣下去還有什麼用?無有是處,你不知道念佛是什麼,完全不知道。而這個東西在北傳佛教裡頭非常遺憾。

  各位,在歷史的傳承裡,都是希望各位當個乖兒子、希望各位當個乖女兒,所以你在修學的時候,你就乖乖聽話,當你乖乖聽話的時候,你就完蛋了,你就一直陷在那裡面。因為錯誤的傳承一直留著,你想要在這錯誤的傳承裡,突圍出去,你就變成大逆不道,那又無有是處了。你要知道,到了末法時代,接近無法的狀態,你還繼續下去,那你不就末法,不是無法了嗎?所以你在這個地方,一定要非常仔細的去,慎重的思考。我也不是要你一定照著我講的去做,但是你去思考這個問題,修法到底是什麼?到底要怎麼修?你自己要明辨。

  今天這個世代,不管是學者還是出家眾,我想在知識領域裡,學者的知識領域,往往會比出家眾來得高,目前為止,要看到真正有出家眾的修行者,大概很難。南傳因為歷史上它還滿穩定,傳承有很好的修行者,那還蠻多。藏傳,在早一代還沒有問題,現在流浪世界各地,我看都難。跟我們北傳一樣,兩百年來的戰亂跟破壞,在北傳的世界裡,現在要找一個真正的修行人,難。因為大家忙於奔波,忙於三餐、忙於衣食住行,都已經忙得不過來了,所以真的要能夠好好修行的,難!更何況有一個很好的指導,那更難!要找個兩三代都修得不錯的,真修行人聚在一起,兩三代,師徒相傳三代,現在大概不可能。你說從現在開始來培養,以後有一個好好的修行狀況,可能。隨時都有好時機,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那你必須好好的去修行。

  這個時候再來的行法、理論、行法指導跟行法狀態呢?那跟以往就不一樣了,所以你必須把這個地方看清楚。我們跟各位講,我是從聞慧的行法,跟修慧的行法,來跟各位做一個簡單的區別。聞慧它也創造那個聞性,聞慧在尋找那個聞性,修慧在創造那個聞性。它自己先發聲塵,那麼聞性就可以起了,那聞性你要如何融入,透過這部分直接成就,它是直接成就的方法。那麼你透過聞慧來的話,找聞性去找到,那你就必須動黠、靜黠到根黠,動靜二塵,你要弄清楚,然後,你才能夠感受到根性的存在。這個當中,這個理論是這樣講過來,你很平靜看不出來,你實際在進行的時候,那個是波瀾壯闊。

  我跟各位講,我們看一條溪,你大概只看一段,那個叫溪,靜靜的流水。小時候看到,這蔣總統在溪邊看那個魚逆流而上。所以他說人要奮鬥,很偉大,真的假的不知道,反正課本這樣寫。你看我們這條溪,你就知道像瀑布一樣,你知道溪像什麼嗎?好,今天你是一條魚或者一堆水,從源頭一直流下來的話,你就知道你要經過多少翻騰。這一段也是一樣,你今天心花開了,哇!陽光好燦爛,開始吐芽了,什麼吐芽,你看起來美起來的話,到處都美。這個雨水、露珠樣樣都美,你要是今天被師父罵一頓以後,哼,人家跟你說美,你說哪有美,我氣死了,還美。你那個都不叫做動,那不叫動塵。你那個時候所看的根本就情緒,都在變異念那邊,你知道嗎?都在變異念,那沒有辦法修行,你那個情緒、心裡,那個起伏那麼大的人,不能修行。

  你高興的時候坐下來,哇!滿天神佛。不高興坐下來,都是地獄,那個情緒不穩定的不是修行人。佛法在整個社會上來講,主要是攝受這些人,因為他情緒不穩定,高興起來忘了我是誰,哇,那摔下來的時候都想自殺了。那宗教就是穩定他不要自殺、不要死、不要死,你不要走往那邊去,那邊危險,不要靠牆,靠牆那邊你會跳下去,為什麼?它安慰你,這個是一種安撫心靈創傷的作用。宗教基本功能有這些,但這跟修法沒關係,就在這個時候,它會告訴你,佛菩薩加持你、佛菩薩加持你。那你晚上睡一覺,明天來說,菩薩有來跟我講話,是真的嗎?這個時候當然要跟你講真的,我不能跟你講說那是鬼啊,對不對?要趕你去死,當然都說你對呀,那是一種什麼,避風港的作用。因為你心靈受創傷,所以要給你一種安慰,所以宗教就這樣開了一個方便門,像避風港一樣把你收容在裡面。

  好了,這些人所謂聰明伶俐能幹的就完了,他就會產生一種宗教野心,因為他有這樣的經驗跟觀念,他以為他成就了,就處處想要教人家。想要教人家,是一種宗教野心,因為他沒有實修的能力,他可能也有所謂實修的經驗,其實那個經驗是全錯的。他坐在那邊,都在胡思亂想,都想他自己的計劃,那你說這樣下來,他不成為魔王嗎?那就很奇怪了,一定是魔王。這就是你的情緒不穩定,那你想要去修行,那你一定有目標,那個目標絶對不會是什麼開悟、明心見性、了生死、出三界,不會,因為你不可能跟那裡,有任何的關聯,你只是世間的概念跟想法。當然你把它當作一個事業來經營,事實上也不是壞事,從人天乘的立場來講,普勸大眾來學佛,這不是什麼壞事,這人天佛法,人天乘的部分。當你那個企圖心太強,一直想要征服別人的時候,那就暴露了宗教野心家的那種企圖心,這樣講是比較緩和了,其實是暴露了魔王的形態,就顯現出來了。

  所以我們在這裡,一定一再的跟各位談,那個前面不對的地方,你一定要掃除掉。所謂不對的就變異念、善惡念那個部分,即使善惡念都還要喝斥你。我記不得那個禪師了,有一天他因為主持道場,就有很多護法,這些護法當中有一個員外。所謂員外,就是我們現在講的大護法功德主,供養道場很多了。那這個師兄我們一般來講叫知客師,因為人家會送錢來,所以對他就很恭敬。這一個優婆塞就常常問,師父你看我修得怎麼樣?這個師父因為跟他應對多,當然說很好很好,這叫做社交應酬話。

  有一天他生日,就請這個師父過去,順便也把師弟帶去。因為師弟都在後面閉關,跟去了。他就也同樣的在問,是慣性不慣性不知道,「師父我應該怎麼修?」這個師兄知客師就跟他講,修得很好,你很好,你這樣繼續修就對了,他意思大概說,那你就繼續供養就好了。「哪有,他這樣修不行、這樣修不對。」「你不要講,要不然紅包就沒了。」你們跟信眾相處,特別小心一點,拍馬屁不要拍到馬腿上去。這優婆塞馬上說,「不,我就希望你講,我要聽這個真話,不是要聽那個奉承話。」那知客師跟伽藍的臉一樣紅,他本身也沒錯,道場總是需要一些花費,有人供養當然是很好。可是他忘了,這個供養者的心裡要什麼,這個你要給。這個時候發生了,他就問這個師父說要怎麼修,他說你這個不對,你這個只修福報,沒有修到功德。好了,他就開始教他,真正修法的地方。

你修法的實力要有

  所以我跟各位講,你修法的實力要有,那個有,不是說你會講就好。我跟各位講,會講不好。因為知道不算,會講不算,要做到才算。你在教人家不是用講的教人家,是用一種氣質去感染人家,這個是很重要。你有什麼氣質呢?那就是實力,你沒有實力哪有氣質呢,這要留意的是這一點。因為你會講,會浮起來,一個知客師不可能對修法都不懂,要不然人家怎麼會供養你。他就是會講,你會講就有人會護持你,這個,你就要特別留意。因為我講得好而來,我們應該來講都要拜懺。因為我講的好,你來供養,你是供養我講的好,你供養我這張嘴巴,你不是供養法身慧命,你要留意。

  當然有些人是找不到,講只是個媒介,你來了以後,我是不是能夠啟發你行,動起來,這個才是要領,你要留意到這點。修行人跟世間人不一樣,世間人你看你去買東西,你多買兩次,他認為你是個顧客,他就對你很好,你知道嗎?修行人不一樣,你對我好我就要注意,這會不會是軟賊?軟賊知道嗎?那軟軟的來的,我被你吃掉我都不知道,你是硬賊我還能反抗,對不對?譬如說有人拿著槍、拿著刀說:「開門,不然我把你幹掉」,你馬上110趕快打。那個人說:「我是瓦斯公司來巡表的」,你就不知道了,你就開門給他進來。開門給他進來他就把你綁起來,他說你不是要檢查瓦斯嗎?對!我檢查你這個瓦斯,你這笨蛋。因為軟賊你沒有辦法預防,你只有用很高的警覺性。所以人家供養,你就要特別留意,他不是要害你,是你自己會掉進去。他的供養本身沒有錯,因為他要修福報。

  你講的好,他找到法了,可是你要知道,你不是光跟他講法,你要想辦法觸…那個什麼推動他,觸動他行的這個部分,不行不能解脫,不然我們就修聽就好了,為什麼修行,對不對?修行是要你行起來,跑香是不是叫你行起來,他叫你聽起來就好了,你修聽就好為什麼修行,你要行起來,要怎麼去行起來?那個第一步,第一步還沒開始之前,我們要先檢查你的資糧道,沒辦法檢查資糧道,我們也要告訴你,自己要去具備這些資糧道,關鍵就在這裡。

  所以從這個地方開始,我們一定要,統統要進到生滅念這邊,從生滅念這邊來進行,你才有可能。所以從聞慧這邊來講是指找尋,你要去尋找動塵。動塵,你必須超越變異念跟善惡念,到達生滅念這邊。所以這裡面是有一番功夫的,不是你自己想像的,今天陽光出來風光明媚、風和日麗,什麼和風煦日,搞這些都沒用,這是因為你的情緒,不是真實的生命,這非常不好的狀況。到了生滅念這邊,你才有可能穩定下來,至少你在置心一處的訓練,你要注意這些,同時進行到這個地方來。這個置心一處的訓練,你已經到達相當高的程度了,不完全止住妄想,你也應該能控制了,這一點你一定要注意到。

  我們跟你講,真修行是從住開始,異、滅那兩個階段不算。剛才跟你舉的那例子是異,善惡念。這護法員外,優婆塞供養,都是從善念開始,對不對?會起善念、得善果、造善業沒有錯,但是你還沒有辦法進到生滅念,所以要喝斥。可是你會覺得說,我拿錢給你,你還罵我,你本來善惡念,結果跑到變異念去,這個叫越修越倒退。所以佛門中有一句話說,要給你下香板修福報,你要很高興接受,喝斥你也一樣。當然師父把信眾,當作奴僕一樣的喝斥是不行的,是不一樣,這兩個態度是不一樣。你不要有被虐待狂,就人家把你當奴僕一樣的虐待,那個師父是阿鼻地獄,你要留意,那是阿鼻地獄業。那你自己因為我們信眾,我恭敬師父,那被修理是絕對對的,你要以正確的心態來接受,不要有那種被虐待狂的心態,這一點要留意。

  你不要人家喝斥你,給你壓力,你就不高興,那不是修行人。因為我們在這個兩個地方很難,你知道嗎?有很多師父他比較鄉愿,師父也是人,那凡夫,鄉愿。你有缺點,不敢直接跟你講,「哎呀不好意思,哎呀這樣講不行,哎呀這樣講他會死掉……」那為了怕你死掉,所以就鄉愿。鄉愿你永遠在變異念、在善惡念,走不到生滅念。所以這個地方,一定要下功夫,有沒有那種勇氣,師父有沒有那個勇氣,你碰到那個知客師,他是沒勇氣的,因為知客師看到紅包,他就心軟了,手軟腳軟通通軟了,那拿人錢手短,對不對?你要包紅包來,那不收也不行,不收大家不要吃飯。收了,只好說好話,說好話只好說你功德無量。我總不能收你的紅包說你這樣不對,那怎麼,在世間法中,這個是有矛盾的,但這個矛盾,你要怎麼處理好,這本身就是修行。

  我們送紅包給師父,不是要師父說吉祥話,你要記得這一點,那世間人又沒辦法,所以師父有時候夾在這裡也很矛盾。來了一群世間人,一個紅包那麼大,裡面其實都是一百塊,台幣不是美金。所以師父講的吉祥話很不值錢,又要阿彌陀佛、又要吉祥圓滿、又要大富大貴,還要大吉大利,講一堆一百塊。好了,那真正要修行的人,你要喝斥他。這裡面假設五個人來,有一個要你講真話,四個要你講假話,那你不能講真話,你一講真話打死四個人,不但打死四個人,那四張嘴巴會在外面造業,對不對?「那個師父怎麼這樣,我錢給他,他還罵我,是不是嫌我錢太少?」那你怎麼講呢?那要講真話的人,也在這裡面,那你怎麼講?因為一張嘴巴講出去,十個耳朵都聽到。所以這個時候就是問題了,這個就是修行的地方,你一定要去經歷這些。所以你不處眾,你不知道那個狀況,就在這裡,你就會分辨到那種狀況。

  你真的是要從異到住這個地方,是我們在講修行,資糧道上面非常重要的。當你到了住以後,我們才有辦法講動靜根,住以後才有辦法講動靜根。覺空滅的部分是已經到生這邊來了,你先把這兩個狀況給弄清楚,所以修學你在這個地方。不弄清楚,後面你進不去啊,在這個地方你就看到第一個問題,異跟住之間你可以產生你的浩然正氣,因為你到底有沒有那種勇氣講下去,這個很重要,勇氣,你要留意。

  一般來講,當家師對外會犯了跟知客師同樣的毛病,當家師只有對內才有可能,那個首座也是一樣,講經的法師,講完就到裡面去不出來,他講的法會很正點。這講完經以後,跟大家在那邊瞎扯鬼混的,那講一講都是佛教笑話,因為他要混給大家,聽得很高興,講的就是佛教笑話、佛教常識,因為他佛法深入不了,講完就回去。可是講完就回去,這個人修不到福報,因為他不跟眾生相處。講完又跟大家混在一起,福報修到了,這裡面它都有矛盾的,而在這矛盾中,你的浩然正氣要培養起來。

異跟住當中是培養浩然正氣

  異跟住當中是培養浩然正氣,生命能量的爆發是從住跟生之間。其實在住裡面,你就會透過你的浩然正氣,就像那點火的那個叫引信,你沒有一點浩然正氣,你修行不可能的,沒有那個正氣不行,關鍵在這裡。所以這一個法本身,不是什麼特別的法,是一個根本法。非常簡單的根本法,你都弄不好了,你說聞思修,修慧,那個巴喀提瑜伽你怎麼修啊?因果同時你怎麼修?我們講因果同時這個法講很久,沒辦法跟你再講下去。因為你不可能修,這是最基本的聞慧,這哈達瑜伽是最基本的修法。

  但是我跟你講哈達瑜伽,不是把這個大腿揹在這,那不叫哈達瑜伽,那個叫社會瑜伽,社會上在用的瑜伽。瑜伽是一種生命的改造,你要知道是這個意義,現在進行的也是這個改造。你就知道為什麼異跟住之間,你要有正氣。這正氣你假如說在異滅那邊,變異念跟善惡念之間的話,你沒有正氣。或許你會覺得,我選善惡念不選變異念,就儘量到這邊來,那個不叫正氣。在古人,他不分別這些,是可以叫正氣,因為我都選善惡念,我不要變異念。變異念裡面有一些欺負別人的、占人家便宜的,那我都是善惡念,這個是人天福報,跟正氣還沒有關係,你要留意到這裡,這個叫做修人天福報,跟我們講的正氣還沒關係。

  所以你到這個由異轉住的時候,那個正氣要到達很高的程度,你才轉的過來,浩然正氣要有那一股勇氣。假如說要有一個相對的名詞來講,從滅到異,那叫義氣是可以,正義的義,義氣那可以,這邊呢,異到住是正氣,浩然正氣。那再過來的話住跟生,住裡面就可以培養你的生命能量,那個生命能量,就開始可以進行生命改造了。那麼從異跟住或者滅到異,異到住之間,我們的修行,假如要叫修行叫做改正、修改,修改身口意三業中錯誤的部分,可以這樣講,修改。那麼在住裡面的修行,它叫重組,因為你在找尋,重組,這個修行叫重組,有很多生命因素你都可以重組。

貪讀書和貪玩都是貪,只是對象不同,但只要有貪都不對

  譬如說貪心,貪心不是不對,因為會貪的人比較會鑽,你去注意看看。你會說他很專心經營事業,你不會說他很貪心經營事業。所以貪心跟專心是一樣的,但是呢,當他一再喝酒的時候,你說他貪杯中物,你不會說他很專心喝酒,對不對?所以小孩子打電動玩具,你說他貪玩,小孩子讀書,你不會說他貪讀,你會說他很專心讀書,這個都矛盾,這個是一樣的,這個時候叫重組。他貪玩,把他改為貪書總可以,貪著讀書,貪著讀書你就很高興,其實都是貪,假如貪不對的話,那就都不對,讀書也不對,對不對?你專心修行也是貪修行,那貪修行也不對,只要有貪都不對,不是,這個要重組。

  那是對象不對、媒介不對,其實那用心的方法是對的,用心的方法是對的。那你能不能重組一下,不要貪杯中物、不要貪酒肉、貪吃素就好了,對不對,貪吃素人家說功德無量、發菩提心,你貪酒肉叫做造業,何苦嘛,重組嗎,改組一下,就這樣子。同樣讀書,你貪黃色書刊、你貪武俠小說,可是現在研究金庸會變金庸學了,社會就是這樣矛盾,這裡頭主要是重組。那在重組中很多沒有必要的雜質,你就會除掉了,在異滅當中主要是除惡質,到了住裡面主要是除雜質,那麼這些雜質也好,惡質也好,事實上它有很多習氣,你不是那麼快能除的。所以透過這裡面,住。從住到最後面的時候,到住的後半段,其實它是用淨化的方法。

  所以修行我們分三個階段:一個是修改、修正。就改進、改善,這個用修改的方法,這是第一階段,最初的、錯誤的身語意業怎麼改掉?但是在改的時候有很多你會發現,到後階段你又會把它撿回來。但是第二階段呢,是重組。重組以後到第三階段是淨化,因為重組完畢,你只要淨化就好了。淨化就把黏在上面的雜質跟惡質全部除掉。這個時候要除掉的雜質跟惡質,都比較微細的。這裡面是牽涉到整體的狀況,我們在這邊搞不清楚的時候,你很難去進行。那麼現在留意到這裡了,已經都回到住裡面來了,要住要生這兩個階段裡頭的修行,我們才有辦法回到這個地方。所以還是跟各位談,修行不是直接就可以從這裡講進去的,要直接從這裡講進去,各位的層次都要相當的高,這門檻相當高,我們期望,各位真的把前面的真的弄清楚。

  我們不是說,你的人格都不健全,是我們雜訊太複雜,希望大家,你把雜訊整理整理,沒有必要的,不要一直夾帶著,你的人格健全,你才能夠發光發亮。道場單一,你不要跑到山外山去,華嚴山外山好多座,南部北部都有,是非一大堆,那就不要造那廣大的業。其他道場不是不能去,我們不反對,你跟其他道場接觸來往,不止其他道場,還有其他的南傳的修法、藏傳的修法,還有其他外教的修法,婆羅門教。那天我去看牙齒,要出來就碰到一個印度教的傳教士,我這個什麼都帶,就是沒帶名片,所以留了一個字條給他,剛好我們最近印度教的一些資料也進來。他說很希望跟我們見面,我就留了一份資料給他,那希望他聯絡過來。可以不是不行,我們不反對跟其他宗教來往,我們也不反對,你跟其他山頭來往、其他道場、其他善知識來往,我們不反對,你放心。

  但是你在修法的時候,一定不要夾雜,不要把他們的講法夾進來,那很麻煩。因為我在跟你講的時候,是整個系統很完整,你再夾雜那些,那扯不清,因為他在這裡定位在哪裡?譬如說四個階段你在哪個階段?你來到這裡不修行,你就不要來,我們各位講實在的。你假如要玩一玩,那來聽一點我們不反對,你聽了以後回去跟你的善知識學,或許對你有加分作用,這個我們不反對。那你說我不是要來學的,那你來護法可以,你聲明來護法,也不一定要進來。我們兩方面應該都很圓融,你要來學,你學好回去,你跟善知識好好研究都沒有問題。你在這邊學,要去外面參訪也可以,因為大家,人是活的,各方面都有在來往,互相交往這無所謂,我們主張,也是有四分之一的時間,你要跟無量法門來接觸,所以這個都無所謂。

  真要修行,你這一套功夫要練好,你練好這一套功夫,我們保證你不墮三惡道,保證你成佛。你要不是這個樣子的話,我們沒辦法跟你保證,一面喝甘露,一面喝毒藥,誰拿你有辦法?你說甘露怎麼無效?那你毒藥要放下,對不對?那你要毒藥又喝甘露,到底哪一方面發生作用?天曉得!你說應該甘露會把毒藥給除掉,可是大部分,都是毒藥把甘露除掉。這個部分我們跟各位談到這裡。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