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微博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華嚴」 > 普賢心經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昇夜摩天宮品 | 世主妙嚴品 |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 普賢心經 | 華嚴經簡介  | 菩薩問明品 | 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彌勒菩薩章 | 華嚴海印三昧行法 | 如來出現品 | 探玄記 | 華嚴經導讀 | 淨行品 | 梵行品 | 
 
《普賢心經》講記(二): 從賢首、清涼到宗密的三教合一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8-02-08
輯刊《華嚴大藏經》序
華嚴宗的法脈與傳承
五祖 宗密大師
《華嚴經》的概念,怎麼轉變出變成社會的事無礙法界,華嚴經是理無礙法界,它會轉變到事無礙法界來,最主要就是在理論上的架構能夠三教合一,儒釋道三教合一。像你說中國傳統文化,是儒釋道三家的話,關鍵是宗密大師,因為他提出三教合一。三教合一的思想提出來以後,在中原,當時來講在長安朝廷裡面,儒釋道三家互相 鬥爭跟排擠的情況,從此就消失了。
回目錄
陳秋燕
王泳浩
鄭逢輝
徐學成(中國甘肅蘭州市)
李曉明(中國陝西寶雞市)
TAI CHEE YUNG(馬來西亞)
蔡榮財
李德明(美國)
(2015年8月11日下午•鹿谷道場)

  好,早上跟各位談到,《華嚴經》的故鄉是在西域,整個思想的內容,當然都是以印度為主,沒有錯。但是這個思想分有前半段跟後半段,前半段是原始佛教的思想;後半段是後來發展出來的大乘圓融思想。所謂圓融的意思,他就是從根本佛教的解脫道定義,擴大出來以後,他會跟各地文化的這種載體相結合,而產生了一種比較寬廣的
真理性的語言,這一點你必須有極大的心胸,才有可能體會到。

  像《心經》,你所知道的「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後面所講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基本上,悉達多太子不會這樣講,這個是到了西域以後才形成的東西,佛陀本身會講這一類的,也絕對沒有錯,但這一類不一定是這樣的語言文字,這種語言文字是後來形成,他才會那麼順。

  在《大般若經》六百卷裡,幾乎都圍繞著這兩句話在講,但是你就看不到這樣的語言模式,雖然《心經》也是從《大般若經》裡頭抽出來的,像《金剛經》也是《大般若經》裡頭抽出來的,像這樣一段一段的,《普賢心經》這樣一段一段,但是截取這一段菁華的大乘語言模式,在阿含藏裡頭幾乎沒有,那都是後來到了西域以後才形成的
所以這一種思惟形成的過程,你必須要擁有。

  昨天我跟各位講過一件事情,就是有煉丹派的道友,說我身體不好,很發心,他拿了他煉的丹來叫我吃,吃了以後他就失蹤了,我沒失蹤他居然失蹤了,我本來想跟他研究,在煉丹的整個過程是怎麼樣,他不敢再出現。煉丹,你要知道,他是把各種金屬(不一定是金屬),各種東西放在一個鍋裡頭,一再地去熬,這個熬出來的叫「丹」。煉丹派的朋友,大概都不知道這是什麼過程,譬如這是一塊鐵,鐵你不能吃,對不對,神經病才吃鐵,唯一能吃的金屬只有金子,你看金箔巧克力現在也有,現在你們那個保養的乳液裡頭也有金箔,那個是把它萃取化。金子是唯一能夠直接萃取,提煉離子的東西,所有其他的金屬都沒辦法。他要取那個離子出來,要經過非常高度的科技,才有辦法把它分解成離子。那麼古代就用「煉丹」的方法,把那些金屬萃成離子,然後綜合起來,那吃了會有效。

  但是你要知道,它假如沒有變成離子,你吃多了會變成重金屬中毒,你懂嗎?那個重金屬的離子,不能吃太多,即使是離子,那麼現代高科技就不用那麼繁雜,直接把那個重金屬的離子,直接做起來可以用,但是那是當今全世界最毒的污染,你不要看那些高科技,什麼十二吋晶圓體那些,都是超級毒物。就是進到工廠的生產線裡頭,一定要穿防護罩戴,穿得像怪物一樣,而且一定是一律白色,為什麼?防毒啊!所以你不要以為那些高科技人才多好,那些高科技人才幾乎都不孕,不管男的女的都不能生育,為什麼?就是高科技中毒。

  我要告訴各位的是,當這種轉型,在科技上都有這種變化的時候,其實很多知識性的東西,在人際之間的傳遞,它也經過了這種轉型,轉型以後,它會萃取出來真理所存在的東西,然後此方人跟那方人會在交流的過程當中,把這種語言表達的情況,轉為他的語言表達狀況。現在你會發現,你跟孩子之間都有這種情況,雖然是你親生的,不信你去驗,去驗證DNA絕對是你兒子,但是他就是不聽話,你會說:「你是我兒子,怎麼會不聽話?」兒子歸兒子;聽話歸聽話,「我是不小心跑到你家來,又不是我要來的,但是聽你講的話我就不爽」,那你怎麼辦?這個時候就產生這種情況,因為他的語言模式思惟模式,到了這邊的時候它又產生一種變化,他不見得是本質上跟你相異,但是語言表達方法就不同,這個時候就產生所謂口氣的問題,講話的態度問題,就是之前跟你講的:「你真有人蔘氣…」(台語),口氣很大 有沒有?那一種東西就表示你講話的態度,跟他會產生這種狀況,而你從小在教他的時候,你可能沒感受到,他已經不耐煩你的表達方式了,但是他表達不出來,長大以後他會表達喔!就是小的老子不服啦!不是老的老子不爽啦!

  你不要看台語的這幾個字,它是很有意義的,他的心態都完全表達出來。剛才我突然想到一個字就是「跑」,你應該聽懂喔,台語注意聽喔──「跑相追」,相互的你追我、我追你,互相追逐,那就是賽跑的意思。你們看看這個是漢朝人用的語言,兩千年以前的人用的語言──「跑相追」。

  你講的「等路」也是一樣,我去看人家去拜訪人家帶個「等路」,有沒有?「等路」什麼意思?古代就是有人從遠方回來了,我們到路邊那邊去等他,等在路邊叫等路嘛!人家都跑那麼遠來接你,你要送個東西給他,送的那個禮物就叫等路,那就是等路是禮物嘛,你去注意看,他的等路就是等在路邊,到村外面去或者城外邊去等你,就叫「等路」,那個人回來的話過城門,那個人家不會查你,但是一個人,自己背個包包進來,守城的城門的那個官員就會問你是誰、從哪裡來,那你要交代、要登記,你以為那麼好走路,所以等路變成很重要的,村裡的人跑去那邊等;或者是城裡的人跑到城外去等,那叫「等路」,語言裡都有它的意義,只有書呆子沒意義。

  譬如說追逐就是我們來賽跑,你根本就不懂得,那個意義、那個語言文字裡面真實的意義是什麼,那就活得很膚淺。跟各位說,你要活得深入一點、微細一點,你的生命才會精彩,你這個都不懂,那不行。

  這個就是在時代轉移的過程裡,它本來就會從根本佛法來,因為真理是永恆不變的,所以傳遞真理的時候,一定夾雜著那一些文化,那就有你的文化、有你的表達方法,我的文化有我的表達方法,那麼真理用你的語言表達,跟用我的語言表達是不一樣的,語言不同,可是真理那個東西是一樣的,那麼從印度到西域,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民族的轉化。所以它就產生由根本佛教、原始佛教轉變成大乘佛教。

  逐漸的轉變成大乘佛教那個時間點,應該是春秋戰國時代,中國內地在大亂有很多人逃到西域去,那個時候的西域交通很方便,沒有沙漠,因為都是森林,羅布泊湖還相當的大,那個敦煌鳴沙山那邊那個湖泊,月牙泉也是很豐盛的,水草很豐美的跟現在不一樣。一直到魏晉南北朝的時候,就是經過漢朝那個時代,其實到了漢朝,中國文化是非常興盛的,所以開始就有很多西域人來到中原,這個時候把佛教大量地帶回來,其實在秦始皇之前,佛教就已經進來了,但是中國在大亂,所以沒有記錄。到漢朝的時候中國文明又很興盛,來的人雖然多啊,中國以強勢跟富裕的強國跟文化,當然就很難接受外來的文化。當然也接受,物質會接受,思想很難接受。

  但是到了漢明帝的時候,就有一個很大的轉變,所以漢明帝遣使取經,他已經發現到,當時來講,應該按照我們的判斷是,中國的文官制度經過了兩百多年的運用以後,當初的制度是很好的,漢朝開始,人就已經可以各地走動了,跟現在不一樣,當時是你這個縣城管轄地區的人,就只能在這個縣城管轄地區出入,不能外出,外出要帶有現在講的通行證。那種東西,就是衙門給你,你才能出去,不然是不行的。後來這個制度取消,老百姓可以自由流動,自由流動以後,那外來的文明就在內地開始竄流,同時人口迅速增加。漢朝時候統計的人口,超過三千萬人,漢朝那麼大的天下,到處都是空地,你放心,你最好是回到漢朝去,土地面積比現在的中國大陸大,人口總共只有三千萬,到明帝的時候三千萬人口,大約是漢朝初期人口增加了一倍,這個一倍有人說是漢武帝的時候,就比漢高祖的時候增加一倍,到漢明帝的時候估計是增加十倍了,那很難講,但我相信增加一倍以上一定有。

  因為漢朝初年,人口不可能只有幾百萬,當然那時候在屠殺的時候是殺得很厲害,人類第一次第一個階段進入屠殺期。到漢武帝增加一倍,到了明帝的時候,又增加了一倍以上這是一定的,所以三四千萬是難免,但是你要知道,管理一千萬跟管理三千萬的,管制方法是不太一樣。聽說外國有這種很好的管理方式,古代不叫作管理,叫作「教化」,要教化老百姓,那用儒家的教化好呢?還是佛家的教化好?用現在的語言來講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漢明帝那個時代的那些三公(宰相)就建議去求法,他求法是求教化的方法,跟你現在所想的那個真理的法不一樣。

  漢明帝他就開始引進來,但並沒有大量的推動,因為教化的方法,需要有大量的教化的老師,你找幾個人來根本沒用,所以攝摩騰、竺法蘭來,雖然很厲害,但你只有兩個人沒有用啊!幾千萬人口你怎麼教?這個裡頭就出現問題。所以一直到安世高到的時候才有真正的經典翻譯,這個時候我們叫作「信史階段」。在安世高翻譯經典之前,我們只能叫作傳說階段。

不是讀了經典你就成佛

  從信史階段開始,就進入第二個時期。佛法開始在中國各地落地生根,這個地方是很重要的部分,中國佛教在這個時候是不成派系,即使是信史階段,開始有經典說教導怎麼修行,我看也是跟各位一樣黑白修。什麼叫修行?你自己想的比較多,那麼在那個時代跟現在不一樣,現在不會自己想怎麼修,那個時代不會。現在這個時代是你自己想怎麼修,你就自以為是啊,你就馬上很厲害。因為有很多經典可以給你看,你以為讀了經典你就成佛了,不是。以前的時代根本沒有經典,有的話都是故事會比較多,講理論的你根本就搞不清楚,因為每個字每個詞的翻譯,在取捨的時候,那個定義都有問題。

  我們有很多字,從古代到現在一直在變,像欲望的「欲」,這個字就一直在變,忍耐的「忍」這個字也一直在變,忍是智慧的意思,欲望是願的意思。歷史上一直在做這種轉變,你根本就看不出來,你看的只是文字,你看不到內容,這個要留意。所以一個具備善根的人他在讀經,是從人性的立場來出發的,不是從知識的立場來出發,這個上午跟各位談的,那麼原始佛教的真理,就解脫的這個東西,到了西域以後,西域做了這樣的一個轉型,開始向中國傳入,這個時候的兩個現象各位要留意到,第一個是印度的東西,到了西域開始產生發酵,那我們簡單講從小乘走到大乘,就是由原始佛教,佛陀真理的這個部分,轉變成佛陀教法的這個部分,這是一個很大的不同,因為在印度你學佛,要學佛陀的這解脫道的法,基本上在印度的文明之上
自己來進行的。

  他有一個特色就是,印度人本身要求道的人,都有很深的禪定功夫,那麼佛陀在解脫道的東西,要傳到外地去,外地的人沒有禪定功夫喔,你要搞清楚這一點喔。所以佛陀在教導他的弟子很簡單,我們也很羡慕,「善來比丘!髮鬚自落;袈裟披身,證阿羅漢」哇!頭髮掉光光,袈裟披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袈裟來,那你就證阿羅漢了。看起來很簡單,那你現在呢?現在只有善男子、善女人,善來比丘你來不來?都是在搞鬼怪,你就不是真的要來啊?!因為在印度,佛陀的那些弟子那些善來比丘就證阿羅漢的那些都沒有佛陀教,他講了的是「善來比丘」那是你在講的,這當中他來接受佛陀教化,如何從他甚深禪定,自以為是很高成就的這個部分,轉過來接受佛陀的教導,這個轉化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你在這裡,請你們放心。有很多頑冥不化的,不但比那個石頭堅硬、比那不銹鋼還堅硬的,很難生鏽的那一種人,你根本無法說服他。佛陀也有很多這些阿羅漢,根本無法說服的,真有善根的人,成就再大都會有一種謙虛,「我這樣對嗎?」最典型的就是永嘉大師。他有那麼高的成就,還是很謙虛的,跟惠能的弟子在討論他的修行情況,他們才跟他講說:「不妨你去找我師父看看」,結果他見到惠能兩個就吵起來,吵完以後惠能說,這個你是正確的,這樣是對的。那對了,「好,我有信心」,就要走了。惠能說那何不住一宿,那麼遠來啊!這叫「一宿覺」。

  謙虛你可以得到印證,現在的人最麻煩的就是不謙虛,都自以為是他的對,「你講的?!也不用參考了」,不是僅供參考,而是就丟掉了算了,他還是堅持他自己的,那就沒有用。這個地方你要留意到,當時到了西域以後,就是佛陀所教的解脫道的這一法,是帶到西域了,所有出來弘法的人,也有跟著混飯吃的,也有不是的,絕大部分出來的人,都是帶有解脫的基因存在,也就是說他已經學到了,然後才帶出來,帶出來的時候,他在弘法必須要講到當地的人能夠聽得懂的這個東西,就一定是當地文化。

謙虛是具備善根的基本要件

  在一個沒有修行底蘊的地方,如何教導他們來接受基本的修行方法,這是非常重要的。印度他們是從基礎一直到像舍利弗、目犍連都已經到非想非非想處天了,那個定功那麼大的成就,基礎當然就沒話說了。現在我們這些人,叫作愛吹噓的,一點定功都沒有,你想你懂,懂得什麼?!你要修什麼,你怎麼修啊!你怎麼開悟啊!佛陀講的開悟是在這麼高的定功之下,三兩句話就可以了,關鍵話可以講出來。我們現在難的是,講關鍵話你根本聽不懂,慢慢地勸你,你又覺得太小兒科;把關鍵話拿出來,你又說「你在講什麼啊!」就變這種樣子,所以無有是處,這是很重要的。

  一個人懂得謙虛,自我稍微想一下,那是他具備善根的基本要件,那剛開始啊三兩年難免啦,氣刺氣刺(台語,意即驕傲外露),帶刺啊!棱棱角角,那要怎麼好好磨,磨的像鵝卵石這樣子沒有棱角的,那就要看你耐得住耐不住啊。像這個都是棱角磨掉了,那磨不掉的就已經碎掉了,它本來是好大一塊,磨來磨去變成這個樣子,就不知道碎了多少次,它不是機器車的,它很自然地從山上一直磨,磨到到海邊來,我們撿起來只是穿洞,把它連起來而已啊!所以人一定要經過磨練。

  你看到那些堅固法執、我執的也不用在意,給他去磨,他磨了會更好玩,這個是第一個;那個轉型的部分你要留意到。第二個,從你這個地方開始以後,你又要表達出來的時候,也同樣會產生一種狀況,會偏離真理的部分,像《心經》裡頭,你就會發現很多人會失掉真理,他只會講到「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他講那五蘊皆空如何從色,有沒有,後來也講到,「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他講的是「五蘊」,結果你的「色」就變成胡說八道的「色」。

  有一個博士他寫個心經的心得,說要拿給我看,我說它重點在哪裡,就在「色」。我說什麼「色」?色就是色情,色情就是空,空就是色情,我說那這樣就講不下去了,他說也給我看一看,我說不用看,基本命題就不對了。這個你要留意到,因為他不去看到,色受想行識的五蘊是什麼,單獨就一個色的,自己亂解一通,那就出問題啊!真正的關鍵在這個地方。

對你產生淨化與清理的作用,這個才叫作戒律  

  為什麼要講「五蘊皆空」?事實上,他還有六入就是六根、十二處十八界,「蘊處界」──「蘊」是五蘊;「處」是十二處;「界」是十八界,這個通通要算進去,你不能不算的。你這一些訓練沒有思惟過,你怎麼知道什麼叫作「波羅提木叉」、什麼叫「別解脫戒」、什麼叫作「定共戒」、「道共戒」。你根本戒都持不好,你還有什麼東西?!有一種叫作惡戒、惡比丘戒,自己定那些亂七八糟的,叫自我虐待,那就不是戒喔,那是一種被虐狂,沒有人要虐待你,你自己定幾條戒律來虐待自己也好,那不是修行的戒,因為修行的戒律,是在對你產生淨化與清理的作用,這個才叫作戒律。對群眾來講戒律,他是要大家和合相處,因為你必須身安心淨,你才能辦道,身不安心不淨你沒有辦法辦道。這是一個基本的應該要有的認知。

  那麼當這些東西轉型你看到以後,它有兩個因素:一個是佛陀的真理、一個是印度的文化,這兩個東西它來到一個新的國度以後,這兩個都會同時產生轉化,在它轉化的過程裡,真理是不變的,但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第二個部分,就是文化要如何產生,對於這個修行的基礎會有幫助,關鍵在這個地方,修行的基礎到底是什麼?任何一個時代,任何一個文化區域裡,一定會去找尋這個東西。印度有印度的定義跟需要,因為它的社會結構跟我們的社會結構不同。我們的社會結構,會對我們的修行者有所要求,剛開始是拿印度的標準,後來在運用跟教化的過程當中,他會發現我方此方眾生所需要具備的根本條件是什麼,他會慢慢鍛鍊出來。所以在西域有西域的標準。

  傳到中國以後,就有印度的標準跟西域的標準,因為在中國接受是同時接受這兩部分的,在經過幾百年以後,中國的這些大德們也發現了中國人所需要的是什麼,因為有中國的社會環境跟背景,它又產生了自己的東西,這個時候,它所要求的東西為主,外來的文化跟標準是作為參考,你要留意到,這是文化的部分。演變到今天這個時代
現代人又有現代的標準。所以我跟各位講,你要日中一食;或者過午不食,你要留意,兩個東西不能吃,一個綜合維他命;第二個易開罐飲料,這個都不行的。因為這種東西會破壞你的身體結構跟組織,你以為晚餐我不吃,我吃綜合維他命就好,那你哪有不吃?你還是吃了,吃一個維他命丸就等於兩碗飯了。

  吃藥是治病的,你吃補藥那是造成一種生命的漩渦,就是你的身體已經不正常了,需要治病的,吃藥是治病用的,你不是治病的話那就不對。同樣的那個夜不倒單,你變成入夜就不倒單,白天就倒單,因為我是修夜不倒單,沒有修白天不倒單。白天倒單,夜就不倒單,那你就變貓頭鷹了,不是這樣的,它有一定的規矩。所以我此方有此方的規矩為主,外來的作為一種參考。

  因為這是文化系統,重點就在解脫道本身的行法要如何進行。因為文化系統是佛陀教的解脫道,是末端解脫的那個地方,禪定很高以後如何解脫的部分。基礎的這個部分,佛陀也有講到,但是他講到的部分通常是帶過,因為在印度文化裡那些很正常的,要吃悅性食物;不要吃惰性食物,要體位法。這個佛陀體位法怎麼坳,那兩隻腳怎麼拿到脖子上來,你知道嗎?你現在兩隻腳除了伸直,其他也不會啊,你能不能拿起來放在脖子上?你不會體位法,你就說佛陀沒有體位法,但是這些東西經典為什麼不記載,因為就印度人來講,乃是每天必須的,是他每天必須的工作。所以你們在講現在教你的這些載體調整術,是你一定要學每天都要做的,不要說我沒講,你就沒做了,你一定要做,你自己想要解脫,這個基礎一定要有,呼吸法一定要,我們叫「生命導引術」。

  生命載體,就是指你的身體,你一定要調好。這些是幫助你,把身體裡面的雜質、廢棄物給清理掉,你必須做這個工作,這是基本的,把那些東西清了,自然就沒什麼病了。你其實你也不是病,你只有症狀,病跟症狀不一樣,你會痛根本就是症狀,不是病。引發你的那個痛,是哪個臟腑器官有問題,那個臟腑器官把它弄好以後,那個痛就解除了。你偏不信,「我就頭痛啦、我就肚子痛、腳痛、哪都痛……」那叫業障,會痛的症狀是業障,它不是真的病;真的病是五臟六腑有傷害的,那個才叫病。

  病跟症是不一樣,大部分的人認為他有病,都是症不是病,我講大部分人,是指八十%到九十%都是症狀不是病,所以那些東西用刮痧、拔罐、推拿就可以了,不用打針也不用吃藥,可是你不信啊,你就要裝著苦。人好好的他不要,他一定說我生病了,那不是病,完全是症狀。症狀只要生活環境改善、思惟模式改善就過了,但是你不聽,你一定要聽魔說的,那就沒有辦法。

  告訴你這些修行的整個狀況以後,從印度到西域是第一個轉變,這個轉變其實很簡單,就是你要教我解脫道,那你就從頭教起嘛,因為我是外民族,你們印度本民族你知道,你把印度文化裡頭教的那些東西都教出來,就在這個時候,西域人有西域的觀點,他要開始從文化上去做抉擇。同樣的這個基礎做好了以後傳到中國,中國是有文化的,而且中國文化有一個特色叫作「吾道一以貫之」,這孔夫子怎麼貫我們不知道,反正他一貫就對了。佛陀的東西傳到中國以後,中國人也要把它一貫化,佛陀的東西能不能一貫化,在這之前都沒有人講,但是中國的文化是一以貫之,那佛陀要怎麼一以貫之?這個一以貫之來到中國以後,中國的祖師們把它架構起來,這個一以貫之的就是「華嚴宗」。

《華嚴經》具足了佛教的「本體論」與「實踐學」

  所以他從哪裡從一心法界、一真法界去架構,當然他不能叫作一以貫之,那就是儒家孔子講的話,他就不講孔子講的話,免得被儒家統戰了,他不被統戰他就創出一真法界。而這裡頭,法界是一;法身也是一。這個時候就逐漸形成了對於那個「一」的認知,而這個認知是在華嚴經裡頭的本會──第一會跟第二會,講得很清楚叫做「本體論」,《華嚴經》在這個地方,本體論講得很清楚,那第二部分就是「實踐學」,怎麼樣實踐可以從我們現象界回到本體界去,這是一個關鍵。

  那麼華嚴經這兩套全部具足,但具足以後,要怎麼樣用這個理論的方式,把它表達出來呢?第一個下手的是賢首國師;第二個下手的是李通玄長者;第三個下手的是清涼國師,這三個人貢獻最大。其他的人也有貢獻,不是沒有,但是比起他們三個人來,那就差異很大,這是第一個。真正把這些一佛乘的思想,就是一以貫之,一佛乘的思想把它再擴大,那是宗密大師。他講「教禪合一,定慧等持,福慧雙修」,同時又強調「儒釋道三家合一」,使得華嚴宗的思想,在中國神州大地普遍的展開,就是這個特色。

  經過他們三四代人的努力,這個一佛乘的思想在中國成形了,這個是我們在跟各位講,華嚴宗簡史的過程裡,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從解脫道到大乘叫「摩訶衍乘」。佛陀的這個法可以叫「解脫乘」,從解脫到摩訶衍;摩訶衍到一佛乘。那麼「一佛乘」在唐朝形成以後,進入成熟階段就停止了。

  宋朝有晉水淨源,有長水子璿,長水子璿我們叫作六祖;晉水淨源叫七祖,他們就已經拿華嚴思想去運用,大家比較不認識。後來的華嚴就叫「五教」,就專弘五教,五教作為第一個華嚴宗的DNA。其實華嚴宗的DNA相當的多,五教是第一個也是最明顯的,那麼傳到現在來,我們也不叫一佛乘,我們就叫「普賢乘」。「普賢乘」是文殊菩薩跟善財童子講的時候,提到「普賢乘」這個名字,所以我們就用普賢乘,作為一個綜合性的運用,同時可以重新展開。

  你要查資料大概查不到,歷史上哪有普賢乘,華嚴經就有普賢乘,所以我們現在重新架構的是「普賢乘」。我們在這個地方,作為普賢乘的總基地,關鍵是在這裡,所以你要知道整個思想的演變過程是怎麼來的。

  佛陀的解脫道,應該來講以印度文化來講,就要叫解脫乘。印度文明本身,只要你修行有成就的,那會教人的就叫Muniji。只要他帶幾個徒弟成立一個叫魔術團表演給你看的,就叫Muniji。所以他們變魔術的也有Muniji,沒什麼了不起啊。釋迦牟尼也是Muniji,因為他會教人家,所以Muni是這樣來的。但是這個對於印度修行文明來講,佛陀覺得不對,雖然佛陀是從數論派跟瑜伽行派學過來的,他理論也有,實踐也有。他在理論跟實踐的對比當中,認為不是這樣,因此他離開僧團,重新來過,他才發現他的解脫道。

所謂修行有成就,是指解脫成就

  所以各位不要老是罵人家是外道,佛陀是從那邊出身的,那是我們的娘家,你要知道。佛陀只是覺得這不對,所以佛陀最偉大的成就,就是把印度的修行文明修行文化,統歸為「要解脫」這個問題。你會有那些本事,人家也是下一番苦功夫,那個不能夠叫作解脫,所以我們在講成就是指「解脫成就」的。至於他吹笛子會使眼鏡蛇跳舞,那也是一種成就,但是它跟解脫無關,你要留意到。我們講的成就是指解脫來講的,假如跟解脫無關的,我們都不叫作成就,我們說他是有功夫的人。

  偶爾你也會講,「喔!他成就很大」;「喔!會飛天鑽地啊!」這個也是一種成就,但不是解脫。當然用詞上他們也認為他們也是身心靈都有成就身心舒暢啊,當然身心靈很好,當沒有人供養的時候,身心靈就不好了。所以我們不能夠說他沒有成就或者不對,不是,但是他跟我們解脫無關,我們指的是要解脫的這一部分。所以我們常講說,你進到這裡面來,第一個你是來學神通特異功能的,還是來學知識的?在華嚴裡頭這兩個東西是最麻煩的,學知識的他會說是來學經教的,在這個地方告訴你的,你必須聽好,把那個KEY重點抓住,我在教你的那重點,你一定要抓到,那你才走得上來,假如我教你的重點你抓不到,還是用你自己的一套去搜尋知識,那沒有用,那只是知識。

  三藏十二部一套、四庫全書一套、英文的百科全書又一套,三大套你讀得完嗎?讀完也大概都忘光了,你必須在這個地方繞。你不要看我這樣講啊,我在講有很多漏洞,你知道嗎?就我剛才講「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含藏裡,悉達多太子沒講,我是這樣講了,可能阿含藏裡有這一段、有這一句話,因為我沒有去印證過,我也沒有去研究過,我只是說這兩套語言模式差距很大,只是這樣子而已,你要研究拿來對比,當然會產生我講的這種漏洞,但我只是告訴你,這兩個是有很大的差距這樣而已。

  那麼這種東西的形成以後,佛陀的這一代,我們在講的佛法就是解脫之法,你要記得這兩個不是知識的東西。所以你看很多大德,他有成就但他並不認識這些經典的語言文字,你要留意到這一點,這個就是他從解脫道上,去得到佛陀的DNA。你有很多知識沒有用,都是理由,不是理論,都是理由講不出理論,因為真正在解脫道用功的人
他基本上他們有相通的地方,有些東西我沒看過,我講出來跟那經典記載會一樣,因為你都是在解脫道上奮鬥,所以你的心得,也一定會在經典裡頭相應。但是你只是講理由的人,你不相應,因為那是獨頭意識,你沒有一個思惟的系統,所以如何讓你具備思惟系統,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

  思惟系統,我們在講說是事業用心呢?還是善思惟用心?事業的思惟用心,是指你的思惟是在對「所」的地方,善思惟用心是指在「能」的地方,對你的身語意本身去作思惟的。會找理由的人通常不會去思考他的身語意業對不對的問題,他只是對外在排斥人家而已。所以這是一個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處。我們自己如何去認知這個部分,我想是各位你自己要用功的地方。

  修行的用功就在這裡,我的身語意業對不對,假如我們自己對自己的身語意業沒有興趣也沒有信心去自我反思的話,這個人是不可能學佛,不可能修行。學佛至少身語意業要想辦法怎麼改進,你總不能夠:「老娘就是這樣啊!」「老子就是這樣啦!」這來修行幹嘛?!修行就是身語意業要改,然後使它達到止於至善,所以基本上他們都很謙虛的。人家講什麼對我的身語意業有所改善的,我就學。現在你們學了西方的知識以後,那就沒用,只要會操作電腦會搜尋資料,就以為成佛了,這個要命啊!會剪貼一些東西就是成佛,絕對不是,所以這是第一個,到西域這一個轉變。

  你現在看到的,佛法裡頭只講說神通,是外道。你大概只剩下這裡,從西域再傳到中國,大概你就知道神通是外道。可是你要知道,治病很多是神通治病的,像那阿南達瑪迦在台灣的,幾乎都在治病啊,那個催眠術也是神通、變魔術也是一種神通,而這些東西,都來自印度的所謂外道。我們所謂的外道,因為他本來在印度的文明裡頭這樣的東西很多,甚至於可以把他埋在地下,一年以後十年以後挖出來,他還不會死,他可以丟在水裡,他不呼吸也不會死,他有這個本事,這也叫神通。神通是千變萬化的非常多,看你往哪邊鑽,所以我們講外道。

  你根本對外道都就不認識,所以你迷上去你就會說:你修得很好。那個海燈法師,知道嗎?大陸很有名的一個氣功師叫嚴新,嚴新的師父就是海燈,海燈法師有一指禪功,一個手指頭挺著自己就可以倒立,厲害吧?!可以啊,但是很多人就追這種神通,這跟解脫有沒有關係,這不一定解脫。海燈法師有沒有解脫,你可以說他解脫,因為我們不認識,大家這麼讚揚,他應該是相當有成就的。海燈法師的
影片有拍過,我記得我看了十集,他當時發心學佛的過程,初期的階段,天下大亂的時候,他經歷了,後來的成就我們就不知道了,但是蔣總統撤退到台灣以後,大陸那邊的演變我們就完全不知道,而這個人聽說很有成就,聽說啦,他的弟子嚴新更有成就,他成就的是氣功,也是治病,那你要知道,你們這一些對解脫道不認識、對外道也不認識的人,一講修行通通會迷著那些外道。

  有一個醫師很有名,他說:「師父,我把把脈義診」,「喔!你身體很不好」,「那個算命的怎麼樣怎麼樣都是迷信,你們修行喔,要真修行不要迷信。」有一次我去「噯!有個法師聽說是你弟子喔!」我說:「是啊。」「他修得很好。」我說:「怎麼好?」「他算撲克牌很準」,他就信了,經常到那邊去,捐錢做什麼,這裡跟我說他病得要死,也要來打禪七到現在還沒看到人,這種科學家、大醫師啊,在國內還算數一數二的,他不信你啦,他信那外道神通,你們不要看這些人不信,他本來就帶著什麼一種奇蹟來,看看師父能不能講一下
我就「嗯!」恍然大悟了,沒有用,我們不講那些神通,要不然你就看電影的那個大師,「喔!喔!喔!我知道了。」你去死好了,你就相信那些而已。

  裝神弄鬼你都相信,跟你講真的好好用功你就不信,叫你好好用功,你說:「我自有看家本領」,所以下輩子再來,下輩子就有看家本領,是這樣嗎?解脫道是什麼一定要弄清楚,為什麼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就是到達止於至善的那種意志,具備這個條件以後,要跟文化相融合,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因為只有跟文化融合,你才能夠徹底了解人性。

  我跟各位說,你那個很多理由的人是沒有用的,因為你是獨頭意識,那種理由根本就不是理由,就是我跟你講說是症狀不是病,症狀很好改你不信,你就一定要把它弄到病了以後無藥可醫的時候,才說師父救我。師父說你最好趕快去換個身子再來。

鍛鍊圓融

  你跟文化融合的時候,在鍛鍊一個東西叫圓融,圓融非常重要,你要留意到,圓融才是重點,你要從你跟人家相處的時候,講話的口氣,如何弄得大家歡喜,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那往往就在於你講話的時候的當下那一刹那。你說我又沒講什麼,可是人家不高興了,這個你就要自己去反思,我當時講的時候怎麼樣,那個口氣怎麼樣,那個態度怎麼樣,那個眼神怎麼樣?有沒有?你這些都要去反思,從小我們教育小孩的時候,就要反思這個,你到長大了時候你已經想不來了。「我就這樣跟他講,也沒怎樣啊……」當然你沒怎樣,可是他已經被你踐踏了,但你不知道。

  這個時候尤其像各位你是現出家相的人要特別留意,人家是看你是法師喔,你是有修有德的人,你不管講什麼人家都認為是對的,但是那種口氣不合他就不來了,就不來了,你要留意到,當他不來的時候,你就斷了人家的法身慧命。你會說他不來這裡可以去別的地方那裡,那是你講的,人家很高興衝著這地方來,那你就要讓人家高高興興地回去,這個很重要喔。尤其最討厭的就是那一種,「啊!你們沒有出家啦,你們不知道道場的規矩怎麼樣」,這個一定是打死人,而且是非常嚴重的,到底你們出家有什麼秘密啊?!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要佛門廣開啊,廣開方便之門。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可見在你的心態上都有問題啊。

  這個身語意業你要自己去思考怎麼樣讓人家對此地產生歡喜心,昨天你們討論要登歡喜地,那你要登什麼地?悲慘地?!要登歡喜地,你怎麼給人家歡喜嘛,這是很重要的。所以跟各位講,你們現在這裡記得用一個B5大小的紙,這裡有掉下來的樹葉你把它壓乾在經本裡頭,給它乾了,在那個紙張上面寫個法語,那個葉子放一張在上面,你要知道他的名字,就寫他的名字某某仁者或某某賢者,下面寫你的名字然後護貝起來,樹葉也在裡面,給他當作紀念品啊,歡迎你蒞臨大華嚴寺參拜紀念,可以吧,在全世界獨一無二。這不是很好嗎?

  你以為知客在那邊幹嘛,還是很忙碌的,要給人家歡喜,這個東西是你親手做的是最珍貴的,知道嗎?你會毛筆的用毛筆寫;不會毛筆的用鋼筆寫,寫了以後你看人家拿回去多珍惜啊!這有錢買不到,怎麼不會做一點給人家歡喜的事,人家一拿「啊~你有供養嗎?這樣要揹因果喔!」你不能有這種索求,這就是給予。

  給眾生歡喜,這就是這個道場的特色。你就懂得把我們的竹葉給做上去,等我們這個園林弄好以後,會有很多漂亮的樹葉,有開花的時候花瓣墊上去,那就是彩色的世界。你要懂得去經營你自己跟眾生結緣,你說:「那也不會開悟,我做那個幹嘛?!」你要多做一點服務眾生給眾生歡喜,為什麼做這些事眾生會歡喜,因為你的器世間跟眷屬世間會更美好。

一定要廣結善緣,給眾生歡喜

  佛陀成佛的時候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你成佛的時候,你一個法身大士都沒有,因為你不結緣誰跟你在一起。你一定要廣結善緣,要從這個地方來做,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那來到中國以後,他把這種東西貫串起來,就不那麼簡單了。一佛乘它最主要是講生命的,不講生命的不叫真理,他叫物理,所以一定要跟真理有關。你假如說這輩子修行,跟眾生不結善緣的話,下輩子只能成為物理學家、專家、工程師那一類,因為你跟人無緣,但是你又很精進,所以修的都是外道的特異功能。一定要跟人在一起你才能夠產生人性的一種淬煉跟成熟。人性要健全,要獨立,然後要成熟,這三個階段,你健全不健全你自己看。不要老是師父說、師父說。這個跟小孩子講爸爸說、老師說一樣,你就在那個年紀啊!自己能不能獨立;健全以後就獨立;獨立以後你要成熟,你會看。你會開始照顧到別人,看看別人的立場,怎麼來處理這件事,這是最重要的一個關鍵。

  這個東西來到中國以後,他成為一個系統就是說──「真理的狀態到底是什麼?」而這個東西剛好在《華嚴經》裡頭,講得最完整,講真理存在的狀況。至於《寶積經》、《大集經》、或者是般若經典,裡面有沒有這東西?那需要專家去研究。法華部有沒有?基本上,我不能夠說都讀過了,即使讀過也忘了。我光是《華嚴經》搞四十年,才搞出這個結論來,那個東西都沒能研究,你怎麼說我們懂多少?!

  這個本體論的東西,華嚴經的這個部分是講得非常好,別的我們不能說沒有,有的話他們去講,我們就講我們的。因為這個本體論裡頭,就是真理存在的狀況,表達的非常好。然後他也講到,從那個形而上最高的地方,一直往下走,到現象界我們人的這個世界來,這是本體論在講的,叫「下迴向」,從上面形而上一直走下來。那麼另外一個就是實踐學;實踐學是我們人在現象界裡,要怎麼樣回到形而上本體界去的這一條路,這個就是我們講的「解脫道」。

  佛陀在講這個部分,解脫道講的多,也就是實踐學講的多。本體論的部分,我們現在沒有辦法去整理,到底講了多少,但是華嚴經是把它彙集起來,成為一整部的大經,這個華嚴經十會當中,第一會、第二會就講這個部分,第十會就是普賢行願品,因為第九會是入法界品。其實沒有十大願王這一卷,後來再入不思議解脫境界,這就是入法界,這是一品,然後普賢行願品一品。所以四十華嚴其實是兩品,而入法界品是三十九卷,第四十卷是第十會,也是第四十品。所以三十九品應該是四十品經,那不管,古代都這麼說。我們新的這個時代,要把這個東西弄清楚。

  那實踐學是一直往上走的,所以叫上迴向。第四十品的第八十一卷這一卷,是整個華嚴經的結論,所以他叫〈普賢行願品〉。這個部分我要跟各位談的是實踐學在華嚴經裡頭,他講了三種,第一種叫第一番「遍明六位行法因果」;第二番「遍明八位行法因果」這是〈離世間品〉;第三番〈入法界品〉是「遍明無量位行法因果」。這個跟傳統清涼國師講的不一樣。清涼國師講的是「三番遍明六位行法因果」,他三番都是講六位。我們仔細地把經典研究以後發現,〈離世間品〉講八位行法;〈入法界品〉是無量位行法。你仔細的看才能知道這種差別。

  這不能夠說清涼國師講錯,你要留意到,不是這個意思,是當時在建立思想體系的時候,他已經看到這三個部分是有區別的,他已經釐清楚,他有沒有時間,把它搞成這個樣子,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他已經看到「三番遍明行法因果」了,至於六位、八位、無量位,那不是重點;那是我個人的一種特質、我所看到的。清涼國師身為一位國師,住在皇宮裡頭帶著那些弟子,他是跟佛陀一樣大的福報,來的都是名門俊秀,大家都很認真讀書,沒有那種披毛戴角的虎狼豹彪,都沒有,大家都很聽話的,沒有那個一大堆理由的,所以他怎麼講,大家就怎麼修,所以他也教得很輕鬆。一輩子《華嚴經》講五十遍,你看我一遍到現在都講不完,這個有夠累的喔!然後每一次要講一段
我就要整部經都翻來覆去翻多少遍,又為了帶這些虎狼豹彪,我還得把這個經典一再地拆開重組、拆開重組……不小心才發現不是「遍明六位行法因果」,不是三番都講六位,這樣講來講去才發現。

  因為我一方面又要寫論文;一方面又要跟這些學者專家講;一方面又要跟這些披毛戴角的虎狼豹彪各種層次的人講,你看看我必須各方面都能去適應,所以我們在開發這新時代是很辛苦的,然後是非會很多,因為這裡頭高低層次不一、褒貶不一,亂七八糟的都有,反正這個叫作雜花莊嚴,對不對,只有這樣才會精彩,要不然清一色,就跟荷蘭的那個鬱金香花園一樣,整個公園都是紅色的鬱金香,看到眼花繚亂,可是它都是紅色的,怎麼眼花繚亂?!只有我們雜花莊嚴才會眼花繚亂。所以人家要批評我們,隨他批評,因為你雜花莊嚴嘛!你去看那個荷蘭的鬱金香公園,那個一片一整片都是紅色;一整片都是黃色,你就沒得批評了。你只有說美呀!美就是一,一就是美。那我們雜花莊嚴裡頭不一樣,你會看到很亂,這四個字聽起來很美,你們處在一起你就知道喔!

  你知道花園裡頭,死鳥、死老鼠有沒有,那爛花、爛泥巴那才叫花園,也就是那一種泥濘地很爛的地方,它才會有各種花。那花整理得很好,還有白石子鋪路,還有工友在那邊撿落葉,我跟你講,那個是假的,那怎麼雜花莊嚴?!

  「雜花莊嚴」你是受不了的,我們都講雜花莊嚴真好,你自己看看,像你們天天在吵架就是雜花莊嚴,哪一天不吵,這裡就變淨土了,他不吵那一天大概也變死城了。雜花莊嚴的特色就是很有生命感,而且是正向的,不會負向的吵架,你要記得這一點,凡是負向吵架的不叫雜花混亂。雜花要莊嚴都是正向的不會混亂,會有混亂的狀況就表示你不莊嚴。所以我們這個叫正能正向的因素很重要。

  那麼現在到了中國以後,把這個架構起來了,我們剛才跟各位講過,賢首國師第一個,李通玄長者第二個,清涼國師是第三個,宗密是第四個,但是宗密最大的成就最了不起的就是他把一佛乘的華嚴,融入到儒釋道三家,融入到禪教合一,就禪的行法跟教要合一,叫「教禪合一」。那這個東西從他提出來以後,一直在整個中國佛教跟中國社會裡頭,普遍存在著這樣一個觀念。

  所以從這個時候,我們就看到中國人「四海一家皆兄弟」的思想,就是這種觀念來的,就是來自於思想上的一個建立,這是非常重要的部分。賢首國師之前有沒有呢?也有。像嘉祥吉藏就是了,那麼以前的這個靈辯,還有當時佛陀跋陀羅翻譯的時候那一群賢聖,都是了不起的人,但是他沒有積極的在建設一佛乘思想的架構,包括杜順的神僧,他是禪師,那個智儼就是。杜順的弟子叫智儼,他也在五教上面有所貢獻,其實他是三教不是五教,後來也講到五教,可是思想不成熟。

  五教是到了賢首的時候才定型,那個十玄門也是,應該來講是賢首國師提出來的,不會是智儼提出來,可是我們講智儼就已經有提出了,這個就要專家去研究了。我們知道有這樣的一個歷史淵源。而思想的成熟,我在想是賢首首先提出來的。因為賢首假如他再晚個二十年才死的話,他的十玄門可能還會再改變。所以一直到他自己,我們統計出來就有四段,他的十玄門就有四個演變,四個階段。

  到了清涼國師,清涼應該福報大所以也比較懶,基本上出家人中福報這麼大的,大概沒有人超過清涼國師。他一生經歷九位皇帝,身為七個皇帝的師父,你想想看,他出家八十年,活了一百零二歲,你看誰有他的福報?!他著作是很多沒有錯,但思想的創見比較少,有沒有改變呢?有。但是基本上是在賢首國師的前提之下完成的,「一真法界」是他提出來,四個無礙法界也是他提出來,他不是沒有貢獻,也是有貢獻的,但是以他這麼大的福報,這樣的貢獻,我覺得是不太夠,貢獻應該更大一點。像我這沒福報的,都搞那麼多東西出來了,他就應該要更有貢獻。但不管怎麼樣,他那個時候是在一個最典型代表一種思想的成熟狀態,因為他是處在那思想的成熟狀態中,所以他的弟子宗密,就產生一個極大的突破。

  各位一定要記得這一點,從智儼到賢首,賢首不同於智儼,你要留意到這一點,從這個賢首到慧苑,慧苑就把他給推翻了,清涼又把慧苑給推翻了,所以他們兩個才連在一起──三祖、四祖。當中有隔了一個慧苑。慧苑這個人,其實也是個天才,但是他的成就,寫了那勘定記本身,應該來講他就是有才華沒弟子,他假如能夠有弟子,那就不一樣。所以他的思想,當清涼國師把他推翻了,他也就消滅了,這個就是為什麼你一定要帶弟子的原因。

  帶弟子你要知道,人家要不要當你弟子,你要搞清楚喔,不是你要收弟子就有弟子,要做你弟子,在思想上要能承接你,你沒有思想能夠讓人家承接,當然不可能有弟子。有的那種子孫,也不是好子孫,你一定要留意到這一點。清涼本身他當然弟子很多,可是還是沒有人比宗密來得有成就,而宗密的成就者,實在是很了不起,從那個傳承上面看,四聖八者十二賢聖啊!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那麼他最重要的就是,他們這一代一代都不同,這宗密他最主要是在清涼國師的這種華嚴思想很成熟的情況之下,他把華嚴的經教義理跟禪相結合,叫「教禪合一」,這個在歷史上是第一人。第二個他從原人論上來看,他把這個儒釋道合匯在一起,你去看那個《原人論》他對於儒釋道之間的那個排比講法,也有他獨到的一處。就是說做為一個僧人,他除了飽讀詩書以外,三藏十二部都通,又能夠排比,對的出來,這個叫「合匯」。

  現代人在講合匯是沒依據的,什麼禪淨雙修、什麼禪淨律密四修,合在一起都胡說八道,只是為了跟人家講說,把現代的社會資源、佛教社會資源,瓜分一些來用而已,跟修行沒有關係。要禪淨合一有禪淨的合一的方法,修法一定要有,不然這不可能的。那麼他講教禪合一,他有理論,所以他寫《禪源諸詮集》,失傳了,這個集的序還留著,所以我們都叫〈禪源諸詮集都序〉,就是這個序言的這個部分留著。那麼這一部叫作集的東西,是把宗密以前中國禪宗的歷史就是禪源諸詮集,它的源流作一個總整理總梳理。

  換句話說是禪宗最重要的一部歷史、斷代史、專業史,很可惜失傳了,能不能找得到,我想還需要一番功夫,看看我們在他的墓裡頭能不能找到一部出來,他那個東西應該是手寫的,手寫以後假如沒有刻版翻傳,你就找不到第二部,能不能有還不知道。

  那個清涼國師的《華嚴經疏鈔》跟《探玄記》都有木刻版,因為他們都是國師,所以有木刻版,後來再流傳就很方便不會失傳,當你手寫的就寫一部是一部,叫誰再寫第二部?這個就是困難所在。那麼他把這一個教禪合一又儒釋道三家合一,所以華嚴的這個一佛乘思想很簡單地就融入了中國佛教社會裡面,融入中國佛教社會以後,華嚴宗的思,就很普遍地散佈在整個民間,這個是最可貴的地方。

從華嚴三聖演變成三大士信仰

  那麼我們今天講,大概你看到佛教思想存在的這個部分,你都可以發現一個事實,都是屬於華嚴思想的系列,大概中國佛教社會裡頭所看到,都是華嚴思想系列。當然他從華嚴三聖演變成三大士信仰,在三大士信仰是宋朝的信仰,轉變到明朝的毗盧觀音信仰。普遍存在的包括現在台北龍山寺,都是觀音、毗盧觀音的信仰,那麼這個部分
都來自於《華嚴經》的基本概念。

  《華嚴經》的概念,怎麼轉變出變成社會的事無礙法界,華嚴經是理無礙法界,它會轉變到事無礙法界來,最主要就是在理論上的架構能夠三教合一,儒釋道三教合一。像你說中國傳統文化,是儒釋道三家的話,關鍵是宗密大師,因為他提出三教合一。三教合一的思想提出來以後,在中原,當時來講在長安朝廷裡面,儒釋道三家互相鬥爭跟排擠的情況,從此就消失了。

  他在841年入滅,845年有會毀佛,毀佛以後就沒有了,就沒有再破壞佛教了,這個就是他的思想,開始傳播出去所造的影響。所以我們在研究整個思想的背景過程裡,一定要把這個部分給弄清楚,這是很重要一個關鍵。所以我們在講華嚴宗史的時候,一定要講到這個重點上來,不是華嚴宗有多厲害,是華嚴宗的祖師們貢獻很大,他把教禪合一,然後又儒釋道三家合一,儒家的人沒有做到,儒釋道三家合一的道家也都沒有人做;儒釋道三家合一的只有佛家的人,做了儒釋道三家合一的工作,然後在整個歷史上,將近一千年、一千三百多年,一直影響著這個神州大地。你就要知道他的影響有多大。

  所以一個思想的成熟,到清涼國師的成熟,這是非常重要,這個成熟再往下走,他產生的效果,你看一千多年了,文化沒有停止,它繼續前進,從華嚴三聖到三大士信仰到毗盧觀音信仰,一路走來,一直演變,這裡頭沒有把我們帶入黑暗時期,也沒有帶入凋零的時代,雖然蒙古人進來,把中國佛教的禪宗打亂了,使我們修行的基礎失傳了。但是華嚴宗的思想,繼續普遍地流傳著,關鍵就在這個地方。

《普賢心經》來自於〈離世間品〉

  這個是跟各位提到一個思想演變的部分,你一定要有這個歷史的背景,然後你才知道這裡面我們要講的是什麼,那麼現在我們轉過來再看看這經文的部分。《普賢心經》現在跟你作正式的介紹,它是來自〈離世間品〉。離世間品是六度集經的演變,這裡面的這段經文獨立而且很完整,因為是一個心法的要點,所以我們把它摘錄出來叫做《普賢心經》。它是普賢菩薩告訴善財童子的一段話,那麼這個經典他最大的特色,就在於它立足於原始經典,從五蘊講起。修行是從五蘊下手,假如五蘊你沒有辦法處理,你就沒辦法修行。而你要處理五蘊的事,是最直接的,必須要去做的,你會有那種揪心之痛,因為它直接就碰到你的核心問題,而今天修行之所以有困難,沒有辦法進行就在於你在迴避你的心。因為你會隱瞞、會逃避,這是不能隱瞞的,你必須面對你自己,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不要裝蒜,明明就要你還說不要,那你就沒有辦法面對自己。

  「想吃嗎?」想吃就想吃,「噯!沒有啦,我隨便吃就好」,騙人的,一吃就可以一碗接一碗一直吃,哪是隨便吃就好,「你要吃什麼?」你能不能很明確的表達,這個是很明確的問題。修養可以造假,人家要請你吃,「啊!不不不,我還有事要走」,走了去別的地方自己吃嘛,為什麼?因為你要造假,不能夠直接跟人家說,我要吃,來了就是等著要吃,這樣不好看。所以我就拒絕了。然後出去外面了再吃,就在外面坐下來要吃的時候,他們也到了,這時候你就知道面具被拆穿了。

  修養可以造假,所以才有偽君子,修行不能造假,造假就不是修行,因為你必須面對你自己,自我反思我的身語意業,「這樣對嗎?」然後他要由粗向細,所以會到微細到極微細的地方去,這是你自己要下的功夫,這功夫不做是不行的,稱不上是修行;所以修行一定是對著我們自己,要一再地嚴格要求。當你一再嚴格要求,你就不會在意外面的是是非非了,所以沒有病嘛!病只是磨,它來磨你,磨知道嗎?石磨是石頭,就是要磨你,更何況這當中你根本就不是病。病是指臟腑器官出事才叫病,你現在有的都是酸痛麻癢這一類的,皮膚癢、腰酸背痛,那都不是病,那叫症狀。症只要改變觀念,生活習慣改了,它就會改善了。

  你要懂得,真正想要進入修行領域裡頭所碰到的東西,都是你自己的身語意業,它跟外人無關,自己反思自己的身語意業的時候是向內,不但向內還要一直微細。我們簡單講說:「這樣對嗎?有沒有更好的方法?」用理論上的話來講,就是這麼粗糙嗎,有沒有更微細更精密的,所以我們才跟你講說,修行是生命改造工程,是人類最偉大最精密的一項工程。它是極微細。你要看得到這一點,假如你看不到這一點,那你就不能叫作修行,你只能浮在最表面上的這個部分。

  當你只是浮在表面上的這部分的時候,那你很難說過去。所以各位一定要留意到這一點,修行不是不看別人,跟別人相處要圓融,他更重要的重點是反觀自己,當我在跟別人相處的時候,我的身語意業是不是做到恰到好處?這個恰到好處還要一再的微細,這個精密度是很高的。

  我們跟各位講過在教孩子的時候,那個兩三歲的孩子剛剛懂事,爸爸下班回來,你就要教他說拿拖鞋給爸爸穿,這個時候小孩子拖鞋拿起來就用丟的,然後一隻往東一隻往西,那媽媽就很讚歎「喔!好乖好乖」,這孩子就死定了,他以為這樣他就做得很好,你要告訴他說不是這樣,你撿起來拿著,拿到爸爸的腳邊放著,然後跟爸爸一鞠躬,「請爸爸穿拖鞋」,這樣才叫作工作完畢,你要教你就教好,不要教一半,教一半他以為,那我這樣用丟的就好了,這個就是微細。當他再長大一點還要教他,幫爸爸把皮鞋收去放好。

  吃飯也是一樣,吃飯像雞啄的一樣,一半在桌上、一半在地上,吃完了。「喔!很乖」,你就完了,那孩子你就沒辦法教了,吃完要告訴他怎麼吃,不能掉到桌上地上這樣才完整。「好了嗎?」「還沒」,四五歲的時候教他碗要放好,筷子要放好。然後跟爸爸媽媽講:「我吃飽了,可以去玩嗎?」這句話要講才說可以,讓他去玩。這一個完整的教育你不要教一半。

  當然再更長大,那就不用放在桌上了,只要拿到料理台去放好,不能用丟的,放到料理台。再更長大,要教他洗碗,所以隨著年齡要一直教,這就是精密。所以你會看到為什麼有煮飯的,也有一萬八的、也有八萬一的,關鍵就在精密度,為什麼在一個家裡跟人家煮飯他薪水可以領八萬一,另外一個就只能領一萬八,光你開水龍頭,人家就說你趕快回家,水龍頭不是這樣開的,沒有人教你啊!那這時候發生什麼事,這個就是精密的問題,那完全來自於你在生活中,對於自己的身語意業的反思,有沒有到位。

  所以為什麼叫「無過失身語意業,不可壞身語意業,不害身語意業,不退轉身語意業,不可動身語意業」,為什麼要講十個,身語意業不是那麼簡單,整個修行由身語意業來作表達,而他一定跟眾生有關,不是自己坐在家裡自己做,你必須與眾生相處才能看得到,這個是它從這個經文來談,身語意業來看是相,從相上來看,實際上你在觀察的那本身裡頭就有五蘊,從五蘊開始,因為五蘊是來自於十二因緣法,十二因緣法中的無明緣行、行緣識,這是一個前提性,你必須能夠確認,這個地方假如不能確認,「我為什麼要用識?我不要用識就好了」,那就變成知識。

修行從五蘊開始下手

  先天性的生命是從識到名色,名色到六入,這個名色到六入的過程裡,五蘊就起作用。當它起作用完成以後就到觸,「觸受愛」這是後天性的生命,你現在所看的生命是愛以後的「愛取有」,「愛取有」是已經進入了意識界,意識界有到生老死你就輪迴了。所以修行從哪裡?從五蘊開始下手,這是根本的教法。所以一開始就講色受想行識,這個東西假如沒有弄好,你沒有辦法進行,這是基本架構,我們把這基本架構完成以後,下面才有可能再繼續講下去。這些基本的東西各位要看清楚。

  這個佛法中真正的核心問題,你絕對不要把它認為只有這一篇,這一篇是那個晶片,沒有錯。但是這個晶片的運用,絕對是在你跟人家相處的時候起作用。假如你不能夠一再地反思,而是拼命找一大堆理由暪騙自己的時候,我們很難跟各位談。這些進行的工程要怎麼進行,那會變成知識。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耳根圓通章(二十三):法身大士的體相用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十):閻羅王的五封信
 《地藏經》2008東南亞弘法-檳城開示(九):供養地藏建立你的國土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二十二):菩薩是我們的性德
 彌勒菩薩章(三):行為概念可以數學量化
 普賢心經(三):第六意識與阿賴耶識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二】:陀羅尼總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十一):密中密——輪字法門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十一】:真理,如日光普照大地!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