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優酷HD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禪」 > 禪修正行
解「經」 解「禪」 解「心」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禪修正行 | 禪觀 | 華嚴禪前行概論 | 禪修前行 | 華嚴禪行法 | 
 
禪修正行(十三):用功在觀察,境界沒有用!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11-17
《占察善惡業報經》2013開示(三十六):奢摩他觀與毘婆舍那觀
十一面觀音法門介紹(六):轉化境界.頂無障礙
和上開示集:數息法
有的是息入很短息出很長,那就表示你說,入的量很大,出的量很小,所以你才會拉很長,那你自己有沒有觀察到?這些你觀察不到,你的色身不會轉變。用功用在這裡。不是在境界上怎麼樣,在境界沒有用,你要講實際的這個過程,從數法到隨法這之間,你自己有多少的變化,不光是鼻息,你能夠注意得到你就會發現色身起變化的狀況。一定可以知道!只是我們沒有這樣做,我一坐下來我現在應該到隨法,師父講隨法的技術,隨法的工程,這些都有了明天再坐,我到止法了,進一階很快,尤其是到了淨法的時候,那更快,一看看這些境界我都有了,那就完了。
回目錄
李丁福、王慧貞
王泳皓
楊東昇
陳楚澐
劉光澤(中國北京)
盧超群
黃美容
蕭琤琤
【正行篇--淨法】
第二十五節 淨法。淨法,所謂「淨」是無染的意思,無妄想及慾望的污染,叫做「淨」。蓋入初禪以來,即無六慾間的各種污染,包括無身六根之慾及無心攀援之妄想,今即具備前述條件之基礎,即可進一步入清靜之域也。


  這裡有一點我們要跟各位講,宗教有很多觀念是很模糊的,只是一般人對宗教的這種認知,並不是很清楚。以相對的立場來看,色界比欲界那已經清靜很多了,它慾望已經沒有了,妄想也沒有了,它才能夠進入色界。我們現在在追求的那個極樂世界,你到底是怎麼定義的,大概沒有人去想過。你一心一意要追求的那個境界,從實質面來看,到最後,會不會是只是色界天而已,那你就很冤枉了。那是你自己弄錯了,不是宗教跟你弄錯的。

  站在佛教的立場來講,極樂世界是指一個絕對的清靜,不是這個地方所講的。這個清淨只叫做相對的清淨,那相對於欲界,那就已經很清淨了。可是,極樂世界的清淨不是色界的清淨這樣而已。所以這個我們都要弄得很清楚。可是你看一般社會上流行的講法,那都是含糊籠統的。你看他的定義講到最後,不會超過色界,甚至有的所講的,根本就只是阿忉利天而已,那就相當相當的冤枉。

  我們在這裡是簡單的跟各位做這樣的一個定義,修行到還法的時候,就已經接近完成的階段了。因為你在技術面來講,已經轉化到化境的確定,它已經定案了,你的世界要成立成什麼樣子,它已經出現了。你在工程面上面,三身已經合一了,這已經是完全無關了,跟欲界逐漸脫離關係了,因此就你的世界而言,已經逐漸建立起來了。

  那麼現在問題是,當你這些工程完成的時候,你要怎麼圓滿它?那麼淨法講的就是這一個圓滿的工程。這是第二段講的。淨法是六妙門中唯一依於工程或者境界而立名的,前五法皆按技術面而立名。以此階乃入初禪及登臨目標,故就境界而取名。它這裡是進入這個階段,所以我們只是告訴各位說,要到達初禪的時候,那麼它會有幾個現象,所以你要知道這裡,這個境界相不是你想的,是因為有前面的基礎。

  我們在修行的時候,很多人很喜歡玩文字遊戲,尤其現在很多比較新鮮的術語,你(只)要背起來(就)開始做文章,那麼這一種情況,通常都是心沒有進入狀況。我們只能夠說你接納那種語言模式而已。這樣子不好,不是真的修行成就,真的修行成就,你是心要進入狀況。

  要進入初禪,有幾個初禪的條件,你看了以後,你一想,喜、樂、尋、伺,我有這個,心一境性我也有,我整天關在家裡都沒出去。洗鍋子、碗盤就洗一天,這個是心一境性,想想我已經到初禪了,早上一想就到初禪,晚上一想就到下地獄了,那是你想的!在這麼陽光明媚的時候,想一想這境界都很美,越想越美,好像到大溪地島去一樣那麼美,那你就到初禪了?不是,截取後面一段來妄想那是很容易成就的,成就妄想是很容易的,但是前面那種功夫那可不是了。

呼吸的過程每一遍你能不能看得很清楚

  我們跟各位講說,你要看得出你自己的呼吸狀態,那呼吸的過程每一遍你能不能看得很清楚,一個是肺活量,一個是呼吸的過程當中,息入息出的長短,還有息入的量跟息出的量。所以那個流程。我們假設說,那個出入孔的,那個水管都一樣粗,那麼流量才會一樣大,那你是不是一樣粗,有的是息入很短息出很長,那就表示你說,入的量很大,出的量很小,所以你才會拉很長,那你自己有沒有觀察到?這些你觀察不到,你的色身不會轉變。

  用功用在這裡。不是在境界上怎麼樣,在境界沒有用,你要講實際的這個過程,從數法到隨法這之間,你自己有多少的變化,不光是鼻息,你能夠注意得到你就會發現色身起變化的狀況。一定可以知道!只是我們沒有這樣做,我一坐下來我現在應該到隨法,師父講隨法的技術,隨法的工程,這些都有了明天再坐,我到止法了,進一階很快,尤其是到了淨法的時候,那更快,一看看這些境界我都有了,那就完了。

  所以很多人常常在這邊爭論、執著,他的境界、他認為,那他就活在他那個世界裡頭出不來。所以我們一再要求,你一定要從基礎上一步一步走上來!一定要好好的要求。譬如說數法完成了,我還要再檢定,真的嗎?我是這樣完成嗎?我這樣叫數法完成嗎?而不是這樣就,我已經到哪裡了,不對!沒有那種情況。

  第三段講,依此境界中,行者能夠就化境,就變化的境界相操縱裕如,心能夠清清楚楚的攝住在一個堅定的化境上,初禪這樣的境界才能顯現,這個叫御心成定,你能不能?那種變化境界你能不能掌握、能不能控制。這個自己要能夠很清楚。

你安不住,因為你沒有那個願力

  變化境界,在還法的時候我們就跟各位講了,你要選擇哪一個境界,事實上是跟你的本願有關。我們譬如說觀經十六相,或者二十五圓通,或者這個三十二不二門,不是用你自己選的。耳根圓通好,你怎麼修耳根圓通?你安不住,因為你沒有那個願力。修哪個法門要跟你本願相應,如果不能跟本願相應,那叫妄。妄想紛飛會做白日夢的人,它應該是從意根,或者是法塵去修行,而不是耳根圓通。是不一樣的。可是你就只記得有耳根圓通,因為那是觀世音菩薩,因為那是什麼,那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你是受到暗示,受到暗示你都除不掉,只有魔境來困擾你,不是化境。所以我們前面講的很清楚了。

  所以,在整個修行的過程,從數法到止法,這個過程當中,就是把我們的這個色身作轉變,心裡的那些污染跟暗示潛意識給它淨化掉,你的十功德才會產生,十功德沒有產生,你的心裡的魔境沒有除掉,你的真正的化境不會產生。

  你不要看大乘經典講的都很簡單,什麼境界、什麼境界,你呢?因為你這兩者沒有成就,色身的轉化沒有,心理的轉化沒有,慾望還那麼多,妄想還那麼多,大乘的境界你會出現嗎?根本不可能。所以這個是相當重要的一個工程。

  我們一再要求各位從基礎來,就是這個原因。你一直要從最後面來看,那都虛妄的,我們是希望大家,做個老老實實的真正的修行人。不要作一個膨風的吹牛者,只會在那邊吹牛境界有多高了,那沒有用。最下面,這一段我們看看。

若行者對於化境不能控制自如,那麼,化境將會引起心的不安,這包括煩惱、恐懼、期待、無奈等等,若心念無法止息,心不止息,將引起身的躁動與不安,此時,身不輕安,亦將引起息的急促與粗短,這些狀態都是欲界的現象。所以在前述各階段的堅固基礎中,才有可能進入禪定。

  因此每一階段的堅持修行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剛才講的。在這裡,我們要講後面的部分,我想前面我們要再一個過濾。絶大部分的人,對自己都很有自負,雖然有些時候很膽怯,但是他本身的那一種自負還是相當大的。我跟各位舉過的那個例子我們搭野雞車的經驗,沒有碰到境界時,每一個人都像那一個那助長威勢的乘客一樣,講的咬牙切齒,那對方錯了,這個可惡,你放他走,要給我見到我一定把他捶死了。可是到了警察局,他自己就閃一邊去尿尿了,司機問他說,那你剛才不是怎麼講嘛,哎呀在警察局講沒有用,都是他們的人,你知道嗎?這就是膽怯。但是,他在後面,背地裡他又會顯得他不可一世的樣子。

  我們也是一樣,你看起來很膽怯,叫你站出來你不敢站出來,「哎呀我修得不好,哎呀我不行呀我沒有準備」,私底下打妄想的時候,那不可一世,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希望你剛好能夠倒過來,把打妄想那一種粗魯野蠻的部分,能夠減到最低程度,乃至於完全把它消除掉。面對真正境界要成長自己的時候,我們應該要有勇猛的很勇敢的把它挑起來,那這個才對。

出家不是把頭剃了就好,那個頂天立地為人天師的這個部分,你怎麼承擔起來?!

  能不能這樣調過來?那就是修行。我們人生旅途當中有很多地方要你做這樣的決定,要你做這樣的決定,你敢不敢?現在又很多單身貴族,始終是單身,為什麼?他不敢決定,結婚他也不敢,叫他出家他更不敢,為什麼?因為他沒有正確的認知,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現象。我們自己不知道,你這邊猶豫那邊猶豫,你只有做錯誤的決定
。並不是說出家就對了,出家要承擔的那個部分你要去承擔,不是現個出家相混來混去,那也不過像凡夫一樣,所謂在家、出家凡夫沒有用,決定要出家不是把頭剃了就好,那個頂天立地為人天師的這個部分,你怎麼承擔起來?這個才重要,敢不敢?

  我還沒出家前,我認識了差不多三十幾個師父,三十幾個,這些年輕的比丘,那講起來真不得了,好厲害,他要做什麼做什麼,我們裡面也出了一個叫做明耀,他說像證嚴法師這樣算什麼?他的慈悲心更大,他要作什麼作什麼。那是可以,早上懺悔下午反悔的人,你說他能做什麼?這個就是顛倒。我們要承擔的不是這樣,你在心性上作調整的時候,你能不能真的,這樣去放下一切,去承擔?

為了要求道,要把世俗的通通放下,就好像慧可公案裡把手臂給砍斷一樣

  你不要小看那個公案,慧可在菩提達摩那邊,這個下雪的時候在外面壁立,乃至於斷臂求法,那不是相上的問題,不是表相的問題,是一個你真正的求道,我為了要求道,我要把世俗的通通放下,就好像把手臂給砍斷一樣,那個才叫做斷臂呀!我要出家,萬一我跟師父吵架的時候,我看我買個房子,跟師父吵架時我可以跑回家。那就完了。那你進到道場你就想著會跟師父吵架,你就隨時都要找到人跟人要吵架,他吵完就吵出來跑回家,就變成這樣了,那你能不能把那個後路給斷了!

  有沒有這種,有房子有錢,我統統把它丟掉,最好還是不要送給道場,送給道場了有一份恩情存在,將來跟人家吵架好了這個本錢大了?你吵起來誰都輸你了,不要這樣,把它用無名氏的名義捐出去,孤兒院、環保單位捐出去,自己隻身奮戰,那才斷一個手臂呀!你無後退、無後路,能不能?哪有那麼笨的人,賺錢都賺得要死了,所以我們一再修行難得成就,就是你一直想著要有後路。你這麼一坐,痛死了,那就把它痛死更好,成道了,不是,奇怪,師父怎麼還不打一下,這木魚敲一下就可以下來了,我就得救了,你不要在這裡尋求得救,這個心不具足你沒辦法,這個才叫承擔。

  一個行者要像行者的樣子,我們在整個過程當中,可以說,心心念念都要成就這個部分。你不要在那邊自己給自己做定義,你把出家的生活當作社會生活的另外一種。人家說這個「今生穿得百衲衣,來生可以得龍袍穿」,那我就趕快,越破的越好,你們要丟掉了我就撿起來穿,這個叫百衲衣,來生來世,生生世世就可以穿龍袍?那你是為什麼?你是為了穿龍袍而出家?還是怎麼?為了將來生生世世都可以成為世界美人,所以我就把頭剃掉,是因為剃了頭將來可以長得很莊嚴,是這樣嗎?這個都是我們非常錯誤的觀念。

修行那個承擔就在你心性的轉變上面

  修行,那個承擔就在你心性的轉變上面,在正法的行持上,你能不能夠真正的放下正法以外的東西,這個你要看清楚,正法以外的這些東西你能不能放下?這個才是真正的關鍵!我們在正法中,大家都很需要,我跟各位講,你都很有這種認知,可是有幾個人能夠說真正我為道為正法而奉獻?沒有。我告訴你,只有為什麼,為宗教狂熱而犧牲的人很多,為正法沒有,正法是要求你那個奉獻是一種高度的宗教情操。你要看得出來,宗教情操跟宗教狂熱不一樣,我們講習中跟各位講過很多,你要瞭解。

  一個行者,對於正法的認知,他的承擔是非常的圓融非常的窮盡的。所以想想各位,我們自己,我們有沒有這樣窮盡,有沒有這樣圓融,習氣上有嗎?有改嗎?真的是心裏邊沒有辦法調整,那你在整個我們前面講的六個階段,淨法不算,前面的六個階段,從觀鼻息是純粹世間法的部分,到了數法開始就踏進來了。你從這個數法開始,為數法這三個工程面,你就可以看到,我們自己的變化,色身起變化,到了隨法,你要知道那個法,兩個法的不同,你自己內心裡頭有一個很大的變化。

  常常有人這樣問,「數法修到什麼時候改為隨法?」我告訴你,你就是沒有修的人,我一樓蓋好了什麼時候蓋二樓?那你自己應該很清楚,一樓蓋到什麼時候叫做蓋好了你自己應該知道,那你怎麼數法在進行,進行到什麼時候要改為隨法你會不知道?也就是你沒有在進行修行的工作,你的大腦就會告訴你:我要弄清楚不然我怎麼修?
好多東西不是這樣子,生命不是這樣子,它是自然的,到那邊你就知道了,所以為什麼要大家一定要參加實際的修行,你那個數法到某一個程度你自然圓熟了,從數法改為隨法的時候,那個心理狀態,會開始起變化。

  因為從數法改為隨法的時候,你會開始注意息入盡跟息出盡的狀況,而一開始的時候不是,你只是記整個的循環,所以息入息出是連在一起的,到隨法的時候息入盡息出盡的時候,你的注意力開始轉過來了,原來在數法中你還帶有的那些妄想,暗示作用,在隨法中它就會全部堵住了,不會讓它再起作用,到止法的時候,所有妄想統統脫落,你要知道這種狀況,這三個技術的變化,在我們的身心上面,就已經起了改造的作用。
  
  那你沒有,你要是沒有進行,那就絕對沒有,我們去留意看看,那麼它要改造你的承擔就很重要。所以我們說,一個行者,要具備有他自己一個行者的本色,你不要老是拿你那一套在那邊干擾,那沒有用。

  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我們期望各位說,你提出問題來,不是提出你那一套,是指你按照我的方法去進行以後所產生的問題。因為這裡面它會產生跟你傳統的意識形態相衝突、相抵制,那麼那一套產生了你會變成說,我到底該怎麼辦?那時候作勘定。

把自己那一套給丟掉,接受人家給我的那一套,那才叫求法

  我們現在不是這個樣子,我們現在什麼樣子呢?統統拿你那一套來,硬是要我承認你的對,那你不要來修,反正你提出來我只能夠說你對,那這能叫做修學嗎?這不對,把我自己的那一套給放下完全放下,使它不生作用,那這個叫作斷一臂,斷臂求法,把自己那一套給丟掉,接受人家給我的那一套,那叫求法。你自己那一套不丟掉,你怎麼完成呢?想想看,這是生命的工程,是心靈的工程,不是外面的知識,不是,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要想在成就上有所進展,那你要瞭解這個部分,要很瞭解這個部分,要不然大家講來講去,還是在原地繞。

是故行者必須堅實的達成息、身、心三者的統一、混融,且每一身的種種相,及種種相的交錯組合,都要達到融合一體的地步。

  這個地方我們前面講過,大概在數法的時候,是講呼吸身跟色身,那現在來講,這三身連念身統統併進去,這每一身本來就有種種相,而這種種相相互之間的組合,那我們要怎麼樣子讓它全部,很完整的呈現出來,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

  我們現在在修行,台灣話叫做直通的,你知道嗎?只有一個,我就一直過去了,就這樣子,這樣對不對(呢)?對又怎麼樣(呢)?(就算)對,你也只有一個。你注意一個問題,我們要到達目的地,你要記得,到達目的地,不是一個人到就好。今天我當司機,我們要到的目的地,那我就能把車開過去,然後開到以後再打電話回來,跟主人講說,我已經到了,主人會告訴你,那我要怎麼辦?你記得嗎?主人還在原地,這個司機已經把車開到目的地了,打電話回去跟主人講,你說要我把車開到目的地來我已經開來了,現在他算不算到目的地,主人沒有去,告訴你,我們現在修行是這個樣子。

車開到了,但主人沒有載到,即修行形式做的很好,實質上沒有上路

  你自己把車開到了,那是你的想法,你要知道,要把主人帶過去這個才重要的。你現在是形式上做了很多,你實質上沒作。心沒有改造的話那主人沒有帶到。就是這種狀況,你不要以為說,這個故事講的很離譜,我們在修行的時候每個人,幾乎都是這個樣子,形式做的很好,實質上沒有上路。你再跑一百遍也沒有用,為什麼我們修行那麼久,不產生效果,問題在這裡。

  就像有一次,有個同修講,他說他修密法修得很灰心,他為了密法這二十年來最少花了兩千萬,供養法師就將近兩千萬,但是他沒有信心,我說怎麼了?他說他修千手觀音法,修到本尊現前,一千隻手一千隻眼睛都很清楚,你看他這麼用功,我說你還修什麼?他說四臂觀音、紅觀音、綠度母法都修了,所以他花了那麼多錢,我說四臂觀音怎麼修,四隻手,紅觀音,紅色的觀音,他一座一修,那本尊都現前,跟他相應,完全相應,我看他家裡的佛像,五六百萬,每一尊都是上等品的,他一修就現前,因為我們兩個對坐喝咖啡,他抬頭看看我,我揮揮手說:「你有沒有看到?」他說:「看到什麼?」我說阿喲,我再跟他手揮一揮在他臉前,我說你有沒有看到?他說看到什麼,我說奇怪,我的手在你的眼前晃,你沒有看到?「有啊,手有啊,有看到啊」,我說:「你坐在這裡有沒有看到本尊?」他說有,我說:「本尊在哪裡?」他說:「我一入起觀,他就現前了。」這叫顛倒,這手到你臉前晃你都沒看到,那佛像你沒看到你說你看到。

本尊現前,是要跟本尊的願力相交融,你能不能把他兌現出來,力行實踐,這個才叫本尊現前

  今天我們修行就是這麼顛倒,他說本尊現前跟他那個都完全一樣完全吻合,我說你弄錯了,本尊現前,是要跟本尊的願力相交融,你能不能把他兌現出來,力行實踐,這個才叫本尊現前。你以為那個相,那個相是人造的,你怎麼跟那個相去相應呢?你觀他那個相現前,那根本就是妄想!他想了一下,對啊,怎麼都弄錯了!後來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他手就這樣子了。師父我現在有看到了,為什麼?我們要懂得,你不要用你自己的。有很多人,他教你的,但是你學錯了,他教的沒有錯,他可能他教錯了,但你要有智慧去揀別。

  現在這個地方跟各位講的,也類似這種情況,有息身、有色身、有念身,三者要合一,不是你把這三者,像做餃子皮一樣的,把麵糊和水硬是捏在一起,那個叫做合一呀?不是!它這個合一的意思,是指一種組合,所以念身有種種相,色身也有種種相,息身也有種種相,這三個種種相合在一起,就成為現在的每一個人,當你念心很清楚的時候,你這樣的一個人就聰明,有智慧。當你這個息身很清楚,合在一起的時候,你這個人就很健康。當你這個人這個色身,而那兩身不具足的時候,那你看起來像一個人,其實就是人家講的耗呆耗呆?

  你去留意看看,各種因緣,那個種種相就是各種因緣,存在的多與少,就構成你這一生的那種現象。那我們現在修行,就是把這些因緣重組。在這個色身上,讓息,呼吸身加強,讓這個念身加強,你身體健康就沒有問題,你的聰明才智也沒有問題,那就看你的因素是怎麼加的,你的念身裡面所加的都是邪知邪見,那你就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了。你現在在訓練的這種呼吸身,是很正確的呼吸身呢?還是假想的呼吸身?這個你要弄清楚。

  我們好多人,在這個地方訓練的時候,都用自己想像的,所以你不能交融,不能融合。這個地方講到這裡,這文章是很簡單,這工程是很複雜,可是你要慢慢的去瞭解,我要各位多寫文章,我們將來要各位寫的更多,那是看你承擔不承擔?那你在這個時候,你寫了發表了,這樣就好。

  我們很多天才,這些天兵天將很厲害,寫了以後說:「師父,你看我這樣寫得怎麼樣?」我說,你放著,拿來我一看,寫得很好很好,他很高興。我都還沒有看怎麼知道你寫的好不好?你就可以知道那種心理是什麼樣的狀態。為什麼一定要得到人家的這種好評,你才會得到心安呢?你根本就是心外求法,寄託在外面。

  要你寫是要你承擔。月刊是你的園地,不是給我看的自以為滿足,不是這樣。你把它投稿以後大家看,大家反映,那你自己看怎麼去成長,今天寫的比昨天進步,明天寫的要比今天進步。

  有幾個同修,文筆很好,那你就應該要訓練自己多寫,你有可能每天寫一篇,一個月再來過濾,我挑兩篇精華的,內容好的或者效應大的,哪兩個部分自己去找。所謂內容好的,就自修心得的部分,效應大的就是比較容易影響眾生的那哪一部分,選中兩篇來投稿。

  這個是對自己的一種願力呀!弘法利眾生怎麼弘法,這就是弘法,不是要給誰看的,是給廣大的群眾看。要自己在文章裡面闢一個專欄,歡迎指教,對我所寫的有問題的話,那請你投稿到編輯組指名給我,那你自己再作答,這個才是承擔!

  人家寫信來,就馬上遞給師父,你看人家有問這個問題,你替我答,你造的業要人家幫你擦屁股!我們自己承擔,要敢勇於去挑戰。
跟各位講,修行是勇士的行為,這裡比較像的形容詞叫「探險家」,我們要面向未知,挑戰未來。不是一直躲在已知的範圍裡頭,那你怎麼會成就呢?了生死,出三界,我們哪有經驗?你既沒經驗要去達成,那不是在冒險嗎?你不是像探險家嗎?我們要朝著那樣的一個方向前進!永遠都在探索著未知的領域!這是個浩浩蕩蕩的行為,不是說一直躲在已知的範圍裡頭,你什麼時候才會進步,什麼時候才會有突破?

  修行本身是這個樣子,一枝香比一枝香,都是朝向未知的領域發展的,在已知的範圍繞來繞去沒有用,那不過在兜圈子,那好像在操場裡面賽跑一樣,再跑也是這一段路。不是,我們不是這樣訓練的,我們這種訓練有點像野外求生一樣,把你裝在炮管裡頭,一炮打出去,看你丟在、掉到哪裡去,自己想辦法活下去,那你才會有新的境界。你說丟在炮管裡頭,一炮打出去就粉身碎骨了,你想的,會粉身碎骨的也要讓他粉身碎骨,不然怎麼叫作探險。

  我們現在就是,成敗、計較、得失心太重,所以不能成就。修行真的在這個法門上,各位要篤定、豁開了就這樣作下去。我們不是,跟人家吵架的時候是完全豁開了,好一副英雄的模樣,那修行的時候豁不開,那不行!在任何環境裡頭,我們完全承受下來。是一個很沒有用的人,不要緊,但是在正法行上面,一定要完全承擔起來!這一點才重要。

  我們現在剛好相反,正法行上走不進去,結果世間瑣事上面,個個都是英雄,尤其在吵架的時候,那聲音特別洪亮,叫他起來做心得報告的時候,「沒有啦,我不知道啦」,然後「師父阿彌陀佛,我有個問題請教,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啦…」講了老半天,要講什麼也講不出來,吵架的時候倒是很厲害,尖酸刻薄毒辣的口若懸河,一口氣滔滔不絕都出來了,為什麼?顛倒。我們在這個地方一定要把它弄清楚。

  當然,行者到了這個階段,淨法的階段,那些情況是統統沒了,可是我們現在,在數法還沒有完成之前,那些習性一定要統統矯正過來。到了數法完成以後,大概就比較沒有那種情況,因為你的慾望已經減低了,法喜已經感受了,應該是虛心向道的時候,所以這種情況,它會刪除掉。我們今天這些情況沒有刪除掉,所以你會一直在那邊繞不出來。

我們往下看,行者當知,此時,心的鍛鍊已經到達精純的地步,妄想已經止息而超越欲界,身的鍛鍊亦已完成,慾望除卻,舌根、鼻根已經不再起作用,可以禪悅為食了,其他四根的作用已經降到接近於「零」的地步。這個時候接近禪定。

  其實這個時候就是要進入禪定的狀況了,我們只是告訴各位,你在這個時候你應該要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情形,這是指淨法。心它已經妄想止息了;身,慾望已經除卻了,慾望除卻以後,舌根鼻根首先不起作用,這個舌根鼻根是在我們頂門的這個地方最下方的地方,是這個下面,它的作用,就大腦的這個部分起作用,那麼修行第一個完成的就是這裡不起作用。

  我們大家一用功以後,首先,常常會有人看,見到光,光起作用,那光是這個地方的作用,眼根的地方,所以你一靜坐,就好像有光,那是你必然會有的,有聽到聲音,也都是在這個地方起作用的,那是你自己腦筋結構的問題,你不要一聽到聲音,就以為怎麼樣,沒有啦。你哪有那麼好命?文殊菩薩跟你講什麼?誰跟你講什麼?那都是你自己的一種心理的妄想狀態,那心理的妄想狀態就大腦的作用了。

  那麼到了這個地方,要完成初禪定,這個部分它自然的就會產生這些現象,我們在這個時候,自己要很清楚的能夠瞭解到。我們告訴過各位,按照這樣正法的修行,按照這樣的一種行法來講,它自己本身是完全清清楚楚的。我們在這個修行的過程當中,哪個階段不清楚,那就是表示你在那個階段上,本身訓練還沒有完成。你要記得這一點,正法的修行,絕對沒有隱瞞,絕對沒有負作用,所以你自己在做,應該很清楚。

  就像我們吃飯,吃飯不會有負作用的,吃飯吃到胃有問題,那大概只有一種狀況,你的胃你自己本身失去了感覺的功能。人家要吃一個便當就飽了,你連吃五個便當還不知道飽,還要再吃下去,那你當然會出問題。否則不會有這種狀況,但是,你吃其他的點心零食,那就沒有人會跟你說,它不會起負作用的。

  所以正常的修行,它不會有負作用,不但不會有負作用,每一個階段的過程,你都能會很清楚。所以我們才說,你在修行的時候,自己應該可以看得明明白白,不可能弄不清楚。到這個地方,要成就初禪定的這些相,都已經現前了。我們今天講到這裡,明天再把初禪定的這種特相,那個初禪定的條件,我們來跟各位講,怎麼樣來驗證的部分。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經」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十七):初心不與後心俱   
 耳根圓通章(十七):動靜皆能亡所
 耳根圓通章(十六):長生不老還是無常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華嚴禪行法》(五):最勝第一義
 《華嚴禪行法》(四):眾生業力與菩薩願力
 禪修正行(十六): 只要緊守正念就好
 
更多文章列表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十六):只要有法的地方,都要學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十五):承佛威力  
 八十華嚴 夜摩天宮偈讚品(十四):真理的真理性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神聖的遊戲場【六】:迎請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六】:佛母修持法
 神聖的遊戲場【五】:海印行法與海印三昧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