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華嚴寺各分會 |  加入會員 |  回首頁 |  連絡我們 | 行動版  
  白話解經
網站全文檢索
   
全球華嚴網站
大華嚴寺-和上弘法G+
海雲繼夢博客
空庭網路書店
大華嚴寺粉絲專頁.喊個讚!
大華嚴寺官網
海雲和上優酷HD弘法頻道
海雲和上HD講經-Youtube網路電視台
華嚴facebook
語音弘法
   線上華嚴電子文庫
   漢文電子大藏經
   CBETA電子佛典集成
   空庭書苑網路書店
   推薦! youtube‧大華嚴寺影音頻道
  目前所在 : 華嚴首頁 > 新古典華嚴 > 白話解經 > 解「禪」 > 禪修正行
解「心」 解「經」 解「禪」 解「華嚴」 解「密」 解「空」
全部文章列表: 華嚴禪行法 | 禪修正行 | 禪觀 | 華嚴禪前行概論 | 禪修前行 | 
 
禪修正行(十二): 現代人喜歡活在妄想裡
上稿人- 究竟依編輯小組 2016-05-12
如何念佛、誦經不打妄想
密法釋疑【攝心問題】
華嚴經淨行品講記【四十七】:修行的功課(上)
大乘禪法現在從這裡去攻不容易攻,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的人就是喜歡活在妄想裡,說人生因為有夢而偉大。他都不知道人生因為有夢才災難。一萬個人有夢只要有一個成功。大家都以為他是那一個萬一的人,他沒想到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的概率比較大,是沒有錯,人間是因為有夢而美麗,美麗之後就是災難。真理是在這裡,不是因為有夢而偉大,因為有夢而有災難,人生因為夢而覺得很美。當這個夢被福報支撐著的時候那個災難就很大,當你夢不能達成你就會一直活在象牙塔裡,活在象牙塔裡,你繼續在過那個夢的生活。我們在座就有好幾個活是在夢裡頭,他自己在那邊想,自己在那邊編故事,自己在那邊過他的日子,有啊,他一直在想像的是他的,真的是這樣嗎?不是。
回目錄
莊芳琳、吳武明
林詳恩
廖敏慧閤家
胡蘋、張開雲
楊培儒、郭美綺
Amy Wu(中國廣州市)
王蒲生、王璵雯、何正裕、何旭智、何睿恩
黃煊芸、高鵬(中國廣州市)
  我們昨天談到御心得定,這裡面跟各位談到說,調身、調息、調心的所有功夫已經完成。那這裡,這個文是寫調身、調息、調心,(是)從大腦取向(來講)。大腦的想法來看是調身、調息、調心。那從修行的這個過程來看。我們跟各位講,安那般那法是調息然後調身、調心。大乘禪法是調心、調身、調息。你要留意一下。它的下手出不同。

  安那般那是從調息下手,大乘禪法是從調身下手,所以情況不一樣。我們用大腦的人會一直著重調身。所以,怎麼吃才健康,氣功怎麼打身體會健康,那就這樣產生的。我可以告訴各位,從調身下手的人修行,一概不會成就。不是說調身以後不能修行,是因為調身以後你會執著在那個地方。尤其是道家,有一派非常討厭,跟藏密的雙身法一樣,調身以後他就食色性也。這就是很麻煩的事。練功練得很強壯就什麼采陰補陽,這(在)西藏就叫雙身法。他調身幹什麼(呢)?享樂派、享樂派。所以用調身不是不能修行。調身以後進行的通常都錯了,十個有九個修錯了。調身以後去練武,練武以後,我們很少看到有幾個練武的人不跟女色有問題。那你就知道調身的弊病有多少?

  真正修行,色身你不要管它。你看南傳原始,他們叫做原始佛教的這一邊,用安那般那來就是先調息,就是調息。那麼大乘禪法,它發展出來是調心,調身根本就不用去考慮,身體健康不健康根本就不重要。所以這一點你要瞭解。

  修行跟社會上的人用心的方法不一樣。我們很多年輕的朋友我們一再這樣跟他講,這是一個思維模式的訓練。大家喜歡讀社會的學校,為什麼呢?因為社會的學校它有文憑。社會的學校要的是什麼,你弄不清楚啊。你拿了那一張文憑,跟你了生死有關係嗎,有沒有關係?但是它在一個地方很好用,(在)社會謀職的時候它有用。可是假如你要進入道場,那我們跟你講說,譬如,你現在要在外面再讀兩年或者三年。那我跟你講說你這三年不如到道場裡面來,得到道場的認可以後,那我們說不定就直接送你出國。那你英文可以直接培養起來。為什麼?因為你要跟道場,有一個默契、一個共識,要讓人家認為你是可造就的人才。
好了,你一個人在外面混了三年,多了張文憑,你還要進道場來再混三年,那你不是浪費三年嗎?可是這種想法你就不會這樣想。你說“我先拿到(文憑)”,拿到以後那你還要再浪費三年,那你不知道。因為直接的訓練法跟你那一種形式上的訓練不一樣。

  我們學佛這個訓練也是一樣。你調息、調心是直接訓練。你要透過調身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可是調了身以後身強體健、福報現前,你怎麼調?那個時候社會上的物慾,它引誘你就不一樣。關鍵就來自於調身到最後是健康,健康屬於世間法。世間的誘惑力太強了,所以透過這個部分要想完成的不多。

  所以我們從這個原始教典上來看你可以看到,調心大乘的、調息小乘的,我們可以從這裡看得很清楚。所以我們這裡跟你特別做一個注意,行者當知:調息可及於調身,調身的效果又可及於調心。這是從安那般那行法中來談的。你大腦中所想的,調身以後身體很健康。健康以後,息就順了,息順了,身就怎麼樣……這一套我也懂啊,不是你懂而已,大家都懂。但是調息以後可以調身,調身以後可以調心,這一套你就不懂了。

  所以為什麼我們修行人講說,身體生病的時候你可以不要管它,關鍵就在這個地方。你只要好好調息,身體的病就會轉;你只要好好的調心,身體的病它也會轉,原因就在這個地方。那你假如說這樣我一定要直接從調身下手,那當然也可以。大概你除了身體健康以外別的沒有了。那你對於了生死這部分就發生障礙了。那你還是沒有達到了生死、出三界的目標,而且你又要重新再來,還是要從調息下手。你從調身下手,就等於多此一舉。這個地方我們提供給你作為一個參考。

  那麼我們可以這樣說,從調身下手,大概你會飛起來,會啊,你會成為仙人。不管你會飛也好,你成仙也好。仙不是沒洗澡的那個蘚。你成仙以後你都在欲界內,都在欲界內還沒有離開欲界。你透過調息就超過欲界了,進入色界。所以透過調息,色身的轉化相當的大,是由欲界的四大轉變成色界的四大。你透過調身,你沒有辦法轉變成色界的四大。就算你會飛,你都在欲界內飛,你還有慾望。

  你去看看,《賢首品》上面講的,很清楚:那些龍王、那些天人有那麼大的神通,可不只會飛而已,他還有慾望。還有貪、嗔、痴,都在欲界內。我們離開欲界進入色界的時候至少慾望沒有了,貪、嗔、痴也降伏了。就算有微細的貪、嗔、痴也不過到三禪天而已,四禪以上就沒了。

用大腦絶對無法出離三界

  所以你可以從這裡看到,真正的修行跟你的大腦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你完全用大腦來修行那最高也不過非想非非想處天,用大腦絶對無法出離三界,因為它最高到非想非非想處天。無色界是想天。我們欲界是慾望,色界是色相、形相,無色界是想像。你這三個要破,那你才能出三界;這三個不破沒有辦法出三界,很清楚。所以我們跟各位講這三身怎麼融合。這是我們昨天所談到的地方。

  今天我們再看下面二十三頁最後一段。修行至此,修行到這裡,息、身、心三者已達統合渾融一如的地步,也是道家所謂混元一氣,朝元的境界,而可入色界之前行俱足已。

  這個地方我這樣講算很大膽。這個佛教最討厭的就是道教,中國的佛教討厭這個,因為魚目混珠。可是你這個境界確實就是這個樣子,這是從事實面講。而道教所謂的混元一氣朝元的境界,你要懂得它是在講什麼。

  我們講到這裡要跟各位講的就是,你那大通天通了。昨天也跟各位談到這個地方。(當)你這個息身、色身跟這個念身三者結合成一體的時候,這個力量真的是不可思議。當你注意力調到哪裡的時候,那個地方就會超越。

  我胃不好,我注意力移到胃部去胃就好了。你說我每次坐下來就是這樣,就是那個不倒單菩薩的樣子,一坐下來頭就掉到那個肚臍下面去了。那是因為你不當的功夫修成了,正當的功夫沒有修成。當你坐下來一直彎腰下來的時候,這裡面有兩個現象:第一個你骨質疏鬆;第二個你營養不良。所以你才會變成那個樣子。

  那你現在把這一個部分訓練完成以後,你只要注意把那個意念從這一個小通天的地方移開,移到腰部來你腰部就挺直了,移到腹部來腹部就挺了,你移到胸腔部來胸部就挺了,你移到頸部來頸部就正了,它自然就調過來了。你什麼脊椎彎曲,什麼移位長骨刺,你這樣讓它跑一遍的話,骨刺縮進去,你脊椎自然就會正了,沒有為什麼。所以打坐的人他的骨頭常常叩、叩,常會有這樣,為什麼?因為他到了這種功夫。

  我們人到了差不多十歲以後,那個腰部以下的那脊椎骨都已經黏在一起啦。除非你從小就開始練什麼瑜伽、芭蕾舞那些,那個地方的骨頭才會一直保持著鬆開的。我們那個脊椎骨現在都黏成一片。但是你經過這樣坐法以後,它會一個一個把它解開,也就是僵化的地方它都還有辦法把它鬆開。你看看你的四大是不是轉變了?(當然)是完全轉變了,不是你想像得到的,絶對不是你想像得到的。所以這一個訓練我們自己要懂得,並不是道家講的這些,我們就一定認為人家錯,不是這樣,這只是語言模式的不同,那所指的那個境界是一樣。

  那我們自己看看,你自己用功的情形是不是到了這個地方。因為這裡再過來就要進入禪定了。禪定境界要展開之前,你那個修行的功夫要一直進入,所以前面講的基礎你一定要打好,打好那個基礎,不然你沒有辦法進入。這是跟各位講你在外面常常會遇到的,道家的這些老道士他們修行有功夫的也是會到達這個地方,到了還法的這個階段。當然,他所用的語言跟術語跟我們不一樣。那你可能不適應他的語言模式,因為不適應他的語言模式就把人家評判為外道,恐怕是不對的。他這語言模式可能還是非常內道。我們佛弟子中才有很多外道。講一講都心外求法的外道,那就不對。沒有錯,我們在皈依的時候盡形壽皈依佛、皈依佛竟終不皈依天魔外道,這沒有錯。可是他的講法沒有錯,我接受他並不表示我就是皈依天魔外道,所以這一點你要弄清楚。
後面又給各位一個注意。行者當知:此境界中息,熄了。這個熄了應該有個火字旁的熄。但是因為這樣寫所以休息的息也一樣,身也息了,熄滅了,心也息了。所以我就不用火字旁的熄,統統都用這個息,三者皆同時轉化了。息、身、心同時轉化。心息就是妄想息,身息就是慾望息。故調息完成則一切都止息了,現在所剩下的是入禪定成色界身了。我們期待的境界就要來臨了。各位平息以待,是這樣嗎?告訴各位要進入這個禪定是浩浩蕩蕩的、是非常壯觀的。

  因為我們都從解門。你現在「就是,對,快點講下面是什麼」,所以叫做屏息以待,你弄錯了。從行法的基本上來看,要進入禪定有點像什麼你知道嗎?像坦克大決戰的那種情況。幾百輛大坦克車同時並進那麼樣的雄壯。不像我們現在,大家憋著氣趕快講下面,我就要入禪定了。不一樣!憋著氣怎麼入禪定呢?
因為前面已經跟你講了,息熄了、身也熄了、心也熄了。你看到熄了,都完了,熄了跟完了不一樣。這個熄了,生命才真的全部復活起來。我們是用這樣形容,像大花園裡,百花盛放的那種情況。為什麼要用這個來形容呢?就是指我們的生命全方位的觸角、全部展開。這有點像什麼?像那一天大停電,大停電的狀況中,就好像我們欲界的色身,你很多生命重要的關卡,全部關住了。現在突然來電了,啪、啪、啪、啪全部打開了,我們生命所有的關卡,就像那個時候所有的燈光全部打開一樣。天下通明而不是幽冥晦暗,所以它是很壯觀的,我們不懂這種境界。你不要看禪定,你由欲界入禪定的感覺,就有這種影子出來了。

  剛才我跟你形容的境界是大徹大悟的境界。這只是一個過程那你的感覺是這個樣子,只是深淺而已。而我們不要把它當做說它完全止住了,不是,那種狀況你自己要去感受。從行者的立場來看這些境界,它是非常非常殊勝的。我們所要的是這個。但是你的意識形態扭曲以後,這種境界你永遠進不去。

  道家就到這個地方為止,他進不去了。因為他的看法剛好相反,他用大腦,所以弄相反了。有些人會進入,因為他沒有受到污染的時候,他就很容易進入。現在我們聽了很多,你受了很多的污染,到那個境界的時候你突然止住了,你不敢再向前了。你看這樣多危險啊。

  釋迦牟尼佛當年,在菩提樹下開悟以後,那種華嚴境界那麼高廣、那麼玄妙,世間人沒辦法接受,他就要入滅了。你看那多危險,成佛以後就要入滅了,那就沒有人天眼目,我們今天也不會坐在這裡。

  但是,要成佛他有一個生命中一種內在的自軸,內在的一個發動機。你停電並不要緊,我自己再發電,他可以再發起來。換句話說當這種瓶頸的境界出現的時候,他有另外一種示現,能夠激發他勘正把它矯正過來。

  我們生命中就是缺少這一種監察院的功能。當然我們監察院是沒有辦法。我讀書的時候跟它調查了一下,從立憲以來到我們讀書的時候,監察院所發揮的功能有三件:第一件就是建國中學停車棚自行車停車棚的那個所長貪污,那個被彈劾了一次,還有一個是校長跟老師之間這個問題,被彈劾了一次。第三個,它彈劾的就是不知道哪個單位的一個工友,那麼發生問題也被彈劾一次。整個監察院總共只有這三個。每年國家付好多錢弄那個,那個事不管,那是外在的問題,還有政治因素的存在。

  修行不是,修行是生命當中它有一個這一種內在的穩定機構,它有那個東西會發揮作用。所以每一次當我們的境界產生那種瓶頸,它馬上又會矯正過來。在很多地方,佛陀在那個時候也會發生這種現象,但是它有個內在的機制它會產生。

  那就是公案裡面講的故事一樣:釋提恆因跟大梵天王會下來請法,請佛住世、請轉法輪,這個部分用外向的語言模式來講是這個樣子,內在的生命機制就讓它自己會在沸騰。眾生是這樣,不懂得這個大法那要怎麼辦,他的善巧方便就產生了。我們現在沒有辦法,我們現在處理事情的,什麼事情發生統統都把它打死,不是對就是錯,都是是非題了,你就完蛋了。人生不是是非題,人生的過程當中,它有許多綜合性的,不能講對錯的。

  我們說太陽從哪邊出來?你說只有東方,太陽從東方出來,太陽不能從窗戶那一方出來,不行嗎?每天太陽都從窗戶那邊爬進來,那不對嗎?你不能老是說只有東方才對,那你就弄錯了。太陽是從它要出來的那一方,所以小朋友在做這答案是很正確的。我們大人受污染的都錯了。從東方,東方在哪裡?東方,那羅盤來看才知道東方。太陽明明是從那邊出來你就是不會講,小朋友就講得很好,太陽從我家樹木的那邊出來,太陽從婆婆的房間那邊出來,這個都對的,這哪有不對呢?答案有很多,答案不是只有一個。可是我們受污染的大腦只有一個,太陽從東邊出來。可是在你生命中,不是東邊這兩個字,你生命中有很多現象。太陽從哪裡出來,答案太多了。你有沒有想過,太陽從衣架子那邊出來不對嗎?太陽從鬧鐘那邊出來不對嗎?因為我們生活中存在的這些因素,所以它答案就有那麼多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但所指的都是同一個標的。太陽從我的床頭出來有不對嗎?怎麼不對呢,你想想看?所以正確的答案反而有很多,這是相上來看的。

  標的,本體的標的是只有一個。那你透過這不同的相能不能看到那個標的,你要瞭解它的理你就知道,他的鬧鐘是放在東邊,就很清楚。你倒過來你看看,他的衣架放在東邊,他家裡的那棵樹在東邊,你就統統調過來了。他家裡的窗戶在東邊,很清楚。因為你有理,所以一切相統統歸位了、統統向東邊,是不是這樣。你沒有理,好了,你看到那些你就頭昏了,太陽從哪裡出來,太陽從小溪的那個轉彎處出來,你說我會昏倒,它怎麼從小溪的轉彎處出出來。好,那你就知道,他講的那小溪轉彎處在東邊。有理、無理差別在這裡。你之所以弄不清楚,你這是無理的人。你有理的話一切統統歸位了,是不是這樣。

  修行,它給我們的這種啟示那太多太多了。所以你一個沒有這種理的存在就是沒有內在的生命機制。這種內斂的生命機制沒有,你的生命就很容易不穩定振動,你有這種內斂的穩定機制的話,不管外面的境界怎麼樣震撼,你都會平息下來。

  這個在經濟理論來講叫做蛛網定理。蜘蛛網的定理。它理論是這樣展開的:譬如說種西瓜,今年西瓜豐收價格很差的時候,明年就沒有人種西瓜了,去年價格那麼差,今年不種了,今年一不種西瓜,今年西瓜收成就少了,哇,價格很高了。那明年,(因為)去年價格很好,今年統統種西瓜,又來了,穀賤傷農。農業有這種現象,今年價格好,今年就種,因為今年種要明年收成,明年收成大家都收成價格又不好,一想想去年收成不好,今年不種,因為你不種、我不種、大家都不種,野生西瓜價格都很高,農產品有這種情況,這就是非計劃的生產。那就造成一種不穩定的狀況,一直在那邊不穩定。

  現在,有了農會組織以後就不一樣了,他告訴你,我們計劃生產多少種多少,其他的不要種。每年都很穩定,它就在一個穩定的價格上。那這個農會就是這個農業生產的什麼?穩定的機制。你需要有這個東西。沒有這個東西農民就很糟糕了。不種也不行、種也不行,因為農民看不出來,農民沒有組織。所以一看到今年價格好大家統統種下去了,一看到價格不好大家都不敢種,所以它價格一直在那邊不穩定。所以三、四十年前大家都有這種經驗,今年價格這麼差,明年一定很多。今年東西這麼多明年就沒有了,今年好好吃,明年就沒得吃了。有沒有?三、四十年,台灣的農業是這個樣子。農會發展起來以後,計劃型經濟推動了,好了,就逐漸穩定下來了。

  很清楚了,我們生命中要不要這樣一個穩定的機制,這個穩定的機制就是修行。修行重點就在於得理,理是在這個地方,你才能成就。所以我們到了這個地方你要怎麼突破,就靠理來成就你啦。要不然到這個地方,你一直停在大通天上面,你不能突破。道家,大部分的修行都到這裡,它叫朝元了,朝元以後,它是怎麼朝元,那就要看後面了。要到淨法以後你才能產生。這個部分道家沒有談到,道家後來談到這個部分統統從佛經上面抄過去的。什麼太上老君說妙法蓮華經,太上老君也會說妙法蓮華經?他說如是我聞就是如是我,聞一時太上老君在玄玄上帝那裡說,就變成這個狀況了,這是一個很大的不幸。因為中國人在這個地方行法他沒有辦法發展出來,這是從印度來的,我們才能夠看得這麼清楚。那我們可以從這裡認知,這是提供給各位作一個參考。

  最後這一句話,換言之,在欲界中,呼吸身是失蹤的,色身是被五欲六塵繫縛著,而念身是被妄想駕馭在空中,猶如被放風箏一般。這個地方我是作一個結論。我們在欲界裡面,這三身,呼吸身是不見了,所以人人都有呼吸,人人都不知道呼吸的狀況。我講的是狀況,就是呼吸的那種形態是怎麼樣,形態就整個呼吸的過程不夠清楚。因此我們說從這裡下手,這是一個修法。色身是被五欲六塵繫縛著,被大腦的意識形態把你控制著;我們的念身被妄想駕馭。形容這個妄想、念身的部分是佛家講的最清楚啦。

  這個色身被五欲六塵繫縛著,那麼西方社會在這個部分表達的比較清楚。從希臘、雅典藝術開始,那麼對於人體的描述,那可以說完全是五欲六塵。為什麼他們會發展出這樣的文化?那跟地中海那一種美好的天氣跟地理環境有關。因為在雅典那一帶,生活很穩定,空氣很好、社會也很祥和,所以他們幻想中的神都會有戀愛。所以你看希臘神話,那個阿波羅跟黛安娜一個太陽、一個太陰呢,他們的那一種羅曼史,那真的不可思議。那是因為它的整個地理背景所形成,所以地中海風光非常的優美,所以它也醞釀出這麼優美的這種神話。

神的信仰受到地理因素、天候因素、物質文明的影響很大

  這些神走到印度都變了,都窮兇殘極啊,為什麼?因為印度是一個生活非常困難的地方。來到中國神也都變了、都變了,神的好壞要受到人的道德影響,這就很明顯的看出來了。現在這些神到日本又不一樣,因為日本的小孩子、年輕的這一代生活在很完美的物質生活當中,所以他們夜叉、羅剎他也描述得非常的美,畫得相當的美麗。那這個就可以說神的信仰受到地理因素、天候因素、物質文明的影響很大。那麼希臘羅馬、雅典文化在當時那麼美好的環境中,它醞釀出來的這個部分它表達在藝術上,就對人體的描述特別的多。他們上帝可以因為一時的生氣把人類給毀了,他們的上帝可以因為一時的高興可以玩弄人類,他們的上帝也因為一時的興趣起來,他可以來到人間來做愛,來跟人間的這些人來互相戀愛。所以他們才會有那樣的一則數不清的公案,講不清楚的公案。說上帝來到人間,那把他的獨生子留在人間,就是這個背景,不然他怎麼來的。那麼這個地方他所產生的就說明了對於色身的一種描述,被五欲六塵繫縛的一種狀況。
那麼到印度就不一樣了,印度因為受到這種苦的逼迫,五欲六塵他看得很清楚,他一直要掙開、一直要掙開。今天,我們要是把這一種痛苦的生活環境,這樣的一種狀況,要去跟哪一些生活在這麼富裕中的人來說明有多苦,他很難接受的。有幾個人會接受呢?他生活的是在那麼優美的環境中,你跟他說苦,他怎麼苦啊?你跟他說,榴蓮打到你會很痛,他這個可能知道。你說,吃了榴蓮會很苦,你才頭殻壞去。(因此)你要懂得這種環境的情況。所以我們在這裡要能夠瞭解,要能夠瞭解得很清楚。

  你不能夠從微觀看,這個是要從宏觀看。所以我們在這個時候,你講這個禪法從息,調息來進入修行是容易說明的,因為呼吸身是失蹤的,你要他再找回來,他只要有一點感受到他馬上就入了。但是你要講苦,很難,尤其這些已開發國家的地方你跟誰講苦啊?你跟那些受苦受難的人來講他可能會接受。可是他的慾望還是要追求物質的享受,那你跟他講的苦他很難接納。他不是不承認。可是你跟他講說不要受物慾的影響,他明明看到人家都成就了,怎麼他就不能成就呢?像那些落後的國家。你說叫他樹木不要砍伐,可不可以?真理講得很對,森林是我們這個地球的肺呀,你不能再砍下去了。沒有錯,他講回來,你們已經開發完成了,我們還沒開發,你要怎麼辦?那你現在要他不開發可以不可以?可以,那你要經濟援助他?問題不在真理,問題是在錢,問題在於他需要經濟成長。那你要他不開發,那你要不要他經濟成長?同樣的情況。

  因此,你要跟這些人來講五欲六塵的不當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不可能從色身來講,你要從呼吸身來講,就是這個原因。不只剛才我們前半段講的那個原因,他這個原因我看在理上來講,它是事實上存在的。因為你講說五欲六塵如何的不當,你們都在享受五欲六塵還說不當。你來跟我講是這樣沒有錯,可是他們一堆人都在享受,有什麼不對,而你跟那一堆人講他又不接受。你說五欲六塵很苦,他(說)哪有苦,雞尾酒會這樣子,一攤接一攤下去,怎麼會苦?住的是洋房、是大廈。你說這種天氣很熱、很苦,沒有錯,我們這裡開冷氣不苦,你怎麼講呢?所以你這個地方你從這邊講,很難講,不是你講的錯,是你這樣講人家不能接納。

  你從呼吸身來講,他就接受了。所以你要懂得,真理是真理,真理你不會講。你講出來的是真理,可是別人不能接納,你要怎麼講得人家接納,你從這裡來。那麼念身被妄想駕馭的那個部分,你也很難講。

人間是因為有夢而美麗,美麗之後就是災難

  大乘禪法現在從這裡去攻不容易攻,為什麼呢?因為現在的人就是喜歡活在妄想裡,說人生因為有夢而偉大。他都不知道人生因為有夢才災難。一萬個人有夢只要有一個成功。大家都以為他是那一個萬一的人,他沒想到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的概率比較大,是沒有錯,人間是因為有夢而美麗,美麗之後就是災難。真理是在這裡,不是因為有夢而偉大,因為有夢而有災難,人生因為夢而覺得很美。當這個夢被福報支撐著的時候那個災難就很大,當你夢不能達成你就會一直活在象牙塔裡,活在象牙塔裡,你繼續在過那個夢的生活。我們在座就有好幾個活是在夢裡頭,他自己在那邊想,自己在那邊編故事,自己在那邊過他的日子,有啊,他一直在想像的是他的,真的是這樣嗎?不是。

  有個有一次這麼說,你看看哦,我們這裡在講的是高旻寺的禪,所以他就一定要人家照著他的高旻寺的禪來進行,有沒有可能。他以為他這個來果禪師呢。你表相上看的都是來果禪師的禪,都是高旻寺的禪。我跟你講不一樣就不一樣,你知道麼?你以為每一個都學高旻寺的禪,每一個都是來果禪師喔,不一樣。你看的好像一樣,我跟你講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你有沒有買過柿子,柿子,我們怎麼講、台灣話怎麼講,不是臭柿子,臭柿子是番茄。那個柿子你看它紅紅的一個,人家跟你講,不要買那一個,你說這個紅紅的,你回去你就要丟掉了,你再吃下去你就會跳起來,因為你不會分別,同樣是柿子、同樣是紅的,有的就可以吃,有的就不能吃。你知道嗎,你夠內行嗎?可是不一樣,你買的是紅柿子,我買的也是紅柿子,為什麼我就要給你罵?你就應該給人家罵嘛,沒有為什麼,因為你要給人家罵,因為你不知道那個差別。

  所以我們說你因地人在修的跟果地人不一樣。你就乖乖的聽人家的話講,你不要那麼大聲。都是高旻寺的禪都是不一樣的禪,你懂嗎?不同啊,差別在哪裡、你懂得多少呢?愚痴、無知又自大就這樣來了,關鍵在這裡。

  所以我們說,這個念身被妄想駕馭在空中,好像被放風箏一樣。你的慾望會去牽動它,你的妄想一直在那個自己的小圈圈裡面繞,你一直在過那象牙塔裡的生活,你什麼也不懂,你除了妄想還是妄想。老是覺得我是白雪公主,我是白雪公主已經八十六歲了。因為你從三歲開始打妄想,打白雪公主的妄想。因為你三歲的時候聽到白雪公主的故事,然後一直打到八十六歲,要進棺材的時候說,哎呀,給我一個白雪公主的娃娃,你看,他一生都有福報、有福報。他要是沒有福報,在人生中來幾個霹靂,我看你去白雪公主,我看你再去等白馬王子,你老是看到黑馬先生來,黑馬老公公來,你以為說我跌倒的時候,白馬王子叩……叩,就把我救起來了,好幸福喔。你沒想到你跌倒的時候就有一個,黑馬老先生說,小妹妹你怎麼啦?你抬頭一看哇,怎麼穿黑的,咚,我再跌下去。你喔,要是碰到幾次黑馬的,那就沒有問題了。你就只好說,我還是站起來,我還是自己走,我不要再等了,因為你有福報,每次都是,那種穿白衣服的來,那沒辦法,你就只好再繼續做夢了。妄想就是那麼可怕,所以你念身要去跟人家講不是講說念身不能成就。因為眾生在那邊搞搞纏,你會扯不清楚啊。

  本來我想說大家小參很好講,參來參去我就覺得不對,這一群人怎麼都搞歪了。我突然間才想到。為什麼慧忠國師會說大唐無禪師?無禪師,不是沒有禪師,禪師是有,禪師是指指導眾生,怎麼入道的那個人很難出現?自己修行要成就很快,那一種自己成就的禪師很多,唐朝怎麼會說沒有呢,好幾百個大成就者,你不能說慧能不是禪師,你不能夠說青原不是禪師、懷讓不是禪師,難道慧忠不是禪師嗎?

眾生的念身都被妄想駕馭

  但是要指導眾生上路的真不簡單,花了二個月的時間,哎,昨天才發現說,用這樣子把你壓著榨在這一條路上你才會跳進去啦,把路放寬以後……都走不上道。把你規範在那個地方,昨天就上到了,昨天的問題才像個問題。兩個月來那麼多問題密密麻麻的,哪是問題呢?根本都胡說八道。等一下身體熱,等一下這裡有聲音,等一下那裡有光,那跟你息入息出有什麼關係呢?但是要怎麼把你引導過來呢?因為在語言開示當中,很容易產生這種偏差,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眾生的念身都被妄想駕馭,你就好像那空中的風箏一樣。這邊在操作,你在那邊跳一跳、跳一跳。要掉下來了,他又把你拉二下你又上去了。要掉下來了拉二下你又上去了,沒有辦法。所以不是這種法不好修,是要開導你進入狀況很不容易、很不容易。

  禪師在哪裡,禪師在引導你怎麼上去,你那一邊路線錯誤,怎麼樣再把你引導過來,不然你看你所發的問題,統統偏了,有幾個上呢?真的,昨天那些問題是很上道的問題。雖然還在交流道上摸索,那已經到交流道了。那前面兩個月,你看看那摸來摸去,都在沙漠裡頭混,還說要上高速公路,怎麼上?都還在草原泥沼裡頭,怎麼上高速公路呢?還上不去。至少昨天的情況你可以看到我們已經摸到交流道上面來了,已經找到那個指標了,沒有問題了。所以你要懂得這三個部分:呼吸身、色身、念身。那你從這裡看看,從呼吸身下還是好修行。

  我們明天我看看能不能把淨法講完,要不然淨法分兩次,妙行講一次。這三次講完以後我們再來看看從念身怎麼去突圍、突破。因為講呼吸身,息入息出你是只好被框在那個地方,但是講念身要講你的妄想那很麻煩,弄到最後變成都是我的妄想你沒妄想。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我要護持此篇文章】
回目錄
我要加入【網路二百五憨護法】→
姓名: *
E-mail: *
解「心」
 《心要法門》16--看清自己,活在當下
 《心要法門》15--欣賞生命
 《心要法門》14--不要以為自己懂
 
更多文章列表
解「經」
 耳根圓通章(十四):入流亡所
 《藥師經》2008北美開示(七):專念受持
 《藥師經》東南亞開示(九):福德門發大願
 
更多文章列表
解「禪」
 禪修正行(十四):五禪支:「尋、伺、喜、樂、一境性」
 禪修正行(十三):用功在觀察,境界沒有用!
 禪修正行(十二): 現代人喜歡活在妄想裡
 
更多文章列表
解「華嚴」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六): 能所顯現,修行第一關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五):圓融道的行法
 《華嚴經簡介》2012溫州開示(四):修行要有打不死的決心
 
更多文章列表
解「密」
 神聖的遊戲場【三】:上供下施
 根本佛母 準提密法 【三】:顯、密之別
 神聖的遊戲場【二】 :海會總持與本尊對治
 
更多文章列表
解「空」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7):寂寂斷見聞,蕩蕩心無著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6):六祖惠能的遺教
 解壇經:付囑流通第十(5):歷代祖師三十三祖
 
更多文章列表
關於海雲和上新古典華嚴法像威儀修行入門華嚴活動關於大華嚴寺每週主題行動網